估值70億獨角獸被車主追債,車置寶迷局調查:錢都去瞭哪裡?

每經記者 黃辛旭

“當初為瞭給剛出生的孩子看病,我把車交給車置寶進行拍賣,沒想到這是我噩夢的開始。賣車款遲遲沒有收到,孩子治病要用錢,我的生活受到瞭很大影響。”日前,一位來自青海的車置寶用戶李平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據記者瞭解,李平於2019年12月初在車置寶完成交車、合同簽訂等流程,雙方協議賣車款為5.65萬元,但這筆錢卻未能如數落入李平口袋。

事實上,像李平這樣的車主不在少數。近日,記者采訪瞭10餘名車置寶用戶。根據這些用戶的敘述,他們與車置寶簽訂合同交車後,車置寶承諾在3~10個工作日內給予賣車款的80%,剩餘尾款則在過戶後付清。但現實情況是,車輛早已被過戶,賣車款卻遲遲未到賬。

同樣車財兩空的還有使用車置寶的買傢,他們已繳納全款購車錢,卻無法提車,也無法退款。

“2019年底,我在車置寶上買瞭兩輛車,付瞭17萬多的購車款,但車輛並沒有收到,錢也不翼而飛。”一位內蒙古的二手車商郭林告訴記者,在他付清全款後,車置寶工作人員告知他,賣方車主取消瞭此次交易,將進入退款流程。然而,在約定時間內,郭林並未收到退款,車置寶方面也一拖再拖,至今沒有消息。

“車置寶(這傢公司)已經沒有瞭。”一位車置寶的前員工告訴記者,早在2020年中,車置寶已經“人去樓空”。

作為一傢C2B的二手車電商平臺,車置寶曾聚集瞭不少用戶,也曾是吸睛無數的“獨角獸”,但如今卻成為被大量用戶追債的“毒角獸”。

買賣方遭遇“車財兩空”

2019年11月,劉珍在車置寶平臺上提交瞭賣車信息,車輛報價12.6萬元。劉珍告訴記者,這是她第二次在車置寶上賣車,之前的賣車經歷讓她對這一平臺十分信任。

在簽訂成交意向合同後,劉珍獲得瞭1千元的賣車訂金,車款卻未到賬。“此後我通過電話、去門店詢問等方式催款,但得到的回復永遠是再等等。”劉珍說。

估值70億獨角獸被車主追債,車置寶迷局調查:錢都去瞭哪裡?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此過程中,車置寶的員工曾聯系她重新簽訂《車輛受托收購合同》,給出的理由是之前的買傢取消瞭交易。同時,該員工稱此次簽訂協議後,劉珍就可收到欠款。於是,劉珍選擇簽訂新合同,但她仍未收到賣車款。

多次交涉未果後,劉珍要求退還車輛,但被車置寶方面告知,車輛正在過戶中,暫時不能退回。“幾個月的等待之後,我隻能自己去車管所將滬牌掛失再補辦,但車輛卻無法追回。”劉珍說,此後她開始通過消費者協會、工商局等多種途徑進行投訴,但都未獲得實質性進展。

直到2020年2月,車置寶工作人員聯系劉珍稱可以分期付款,但還款的前提是需要劉珍簽一份還款協議書。根據還款協議書,劉珍需承諾多項條款。例如,“不再以任何形式幹擾乙方(車置寶)總部及全國各門店正常運營,不以任何形式散播乙方負面消息。若甲方前期已到政府有關部門投訴、或通過網絡平臺發佈負面消息的,應於本協議簽訂之日起三日內主動撤訴或刪帖”。這一次,劉珍選擇瞭拒絕簽訂。

“我堅持投訴,還曾和幾位上海的賣車車主一起去南京維權,車置寶聯合創始人兼CTO張煒當天出面答應給我們分期付款。”劉珍說,之後她確實陸續收到瞭幾筆錢,但至今仍有3.5萬元的車款未能追回。劉珍多次向記者表示,由於當初緊盯這件事,她已經算是用戶中比較幸運的瞭。

來自江西的趙明則是一位買傢,他於2019年10月18日在車置寶上海門店拍賣中標一臺榮威ei6混動轎車。“當天,我支付車款和手續費共計7.19萬元,但一直無法提車,購車款也不能退回。”趙明說。

此外,記者還從一位二手車車商處拿到一份表格,該表格的具體內容是部分車置寶用戶統計的自己和車置寶的交易信息。該表格顯示,有706人在車置寶登記瞭個人的詳細信息,涉及欠款金額從1千元訂金到幾十萬元不等。

“有車商200多萬元的購車款無法追回,也有車主30萬~40萬元的賣車款沒有著落,這都不是小數目。加上去年疫情的影響,大傢都受到瞭很大打擊。”郭林說。

車置寶的“套路”

根據郭林的回憶,車置寶開始出現問題大約是在2019年11月。“車置寶當時修改瞭拍車的規則。以前在車置寶上拍車,中簽率很低。但從那時開始,隻要買傢拍車一定會中簽。”郭林說,“中簽以後,平臺方就催我們趕快付款,否則就要扣除2千~5千元的保證金。”

另一位二手車車商安海告訴記者這是車置寶的“套路”:“當買傢付款以後,車置寶遲遲不能交付車輛,之後會以車主不願賣車為由發起退款流程,再之後就不瞭瞭之。我們很多車商都遇到瞭這樣的情況。”

買車車主趙明則認為,在“套路”之外,車置寶欺騙瞭用戶。“後來,我通過車輛信息找到瞭原車主。對方早已向車置寶交付車輛,並且已經收到我的購車款,但車置寶卻不辦理過戶手續。我甚至從原車主得知車置寶已經將車輛再次出售給瞭另外的買傢,這難道不是欺詐嗎?”趙明說。

回溯當時,車置寶已經開始負面信息纏身,網絡上頻繁出現車置寶“欠薪”、“欺詐”、“維權”等相關言論和視頻。

根據車置寶創始人兼CEO黃樂當時的說法:“車置寶一直以來現金流都非常健康穩定,但是在2019年9月底至10月間,遇到瞭銀行大規模抽貸。這本來是一次常規事件,但因為銀行年末政策原因等導致的時間差,後續貸款未能及時到賬,使得車置寶短期內的資金鏈緊張。”

估值70億獨角獸被車主追債,車置寶迷局調查:錢都去瞭哪裡?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當時車置寶的公司經營已經出現問題,還在用各種方式讓我們付款。我們復盤之後認為這些錢可能是拿去填補企業融資貸款和其他營業虧損瞭。”郭林說。

為瞭維護自己的權益,2020年1月,討要欠款的賣車者、買車者、二手車車商從全國各地來到位於南京市浦口區的車置寶總部進行維權,但並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的結果。

記者瞭解到,一些買車者或者賣車者曾到法院起訴,結果被認定為合同糾紛而非合同詐騙,勝訴之後卻無法實際執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合同糾紛是因為合同條文發生的糾紛,屬於民事糾紛。而合同詐騙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規定的罪名,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采取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欺騙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

一位法律人士告訴記者,如果行為人從簽訂合同時起就具有騙取的動機和目的,這種情況屬於比較典型的合同詐騙行為。另外若簽訂合同時行為人並無詐騙故意,但在履行合同的過程中,或因履行困難或因其他方面原因,行為人想無償地非法占有或所有簽約對方的財物或其它標的,此時,行為人便已經具備瞭非法所有或占有的目的 。如果公司最後承擔瞭違約責任,就不算合同詐騙,要看每個案子具體的情況。

資金流向成謎

買車者和賣車者都車財兩空,甚至車置寶的員工也在2019年底遭遇瞭工資緩發的情況。那麼,車置寶的資金都去瞭哪裡?

估值70億獨角獸被車主追債,車置寶迷局調查:錢都去瞭哪裡?

車置寶內部員工收到的《關於緩發2019年12月工資的通知》的內部郵件(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根據2020年車置寶公關人員的說法,公司在2019年10月的一筆融資沒有談妥。“公司線下門店自營和市場推廣成本都比較高,在融資不順利後,我們的資金鏈就出現瞭比較緊張的情況。”該公關人員說。

在陷入漩渦之前,車置寶曾是南京的明星企業。啟信寶數據顯示,車置寶共有7筆融資。最後一筆融資是2019年1月,在由南京銀行、紫金投資集團主辦的“點金計劃”中,車置寶曾獲得2億元債權融資。

2019年底,在胡潤研究院發佈的《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榜》中,車置寶更是以70億元估值進入榜單,與滴滴、Airbnb、小紅書等公司一起入選胡潤全球獨角獸企業。

“賣車之前,我曾專門去網絡上搜索過車置寶。當時並沒有看到負面信息,所以選擇在車置寶上賣車。”李平說。

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圍繞在車置寶公司頭上的光環便逐漸暗淡。啟信寶數據顯示,江蘇車置寶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自身風險一欄中,涉及123條裁判文書、30條限制高消費、28條失信未執行、4條被執行人、4條股權凍結等多重風險,而黃樂個人則有314條限制高消費風險。

在去年3月接受采訪時,黃樂曾表示,車置寶遇到危機時,相關部門都介入瞭調查,證明車置寶在經營上沒有任何問題,僅僅是短期資金緊張導致的欠款延遲支付,不存在外部謠傳的“詐騙”、“虛假車源”等情況。

“車置寶承諾不會欠車商、車主一分錢。”黃樂曾如此表態。不過,一年之後,車主和車商仍走在討債的路上。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平、郭林、劉珍、趙明、安海、李航均為化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