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陜北紅軍創始人,32歲當軍長,卻無軍銜,還曾被降為副處級

在我軍史上,吳岱峰是個非常可惜的人物。

我們知道,陜北紅軍在中國革命史上有著起承轉合的特殊地位,為中國革命作出瞭歷史性貢獻。

當年,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鬥爭失利,紅軍被迫進行長征,正是這支軍隊創建的陜甘革命根地,為紅軍三大主力提供瞭長征的落腳點,在革命的危難關頭挽救瞭紅軍主力隊伍。

毋庸置疑,陜北紅軍的創始人們,無不對中國革命居功至偉。而吳岱峰,就是這支偉大部隊的創始人之一。

然而,新中國成立後,吳岱峰卻沒有軍銜,職務也不是很高,甚至一度成為副處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他是陜北紅軍創始人,32歲當軍長,卻無軍銜,還曾被降為副處級

吳岱峰,陜西安定(今子長)人,出生於一個富裕傢庭,1921年入太原講武堂學習,1926年參加革命。

吳岱峰曾在國民革命軍任職,擔任過大隊長、第10軍駐鄭州副官等職,當時他才20出頭的年紀,可以說年少有為,前途無限。然而,吳岱峰卻對這支軍隊越來越不滿,甚至產生瞭脫離的念頭。

從軍之初,吳岱峰就有一個理想,那就是救國救民。可隨著對這支軍隊的瞭解,吳岱峰發現它充斥著官僚化和腐敗,根本不是一支為理想奮鬥的隊伍。軍官們大多不關心國傢民族,隻在乎自己的功名利祿。

1927年4月,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違背民意倒行逆施,徹底摧毀瞭吳岱峰僅存的一絲期望。

吳岱峰毅然舉起武裝反抗的大旗,參與領導策劃皖北和阜陽暴動,並建立瞭安徽第一個蘇維埃政權。

1931年,受山西省委派遣,吳岱峰參與創建中國工農紅軍晉西遊擊大隊,任晉西遊擊大隊支部委員和副大隊長。

晉西遊擊大隊是山西境內的第一支紅軍,它的發展壯大,引起瞭山西軍閥閻錫山的不安。閻錫山將晉西遊擊大隊視為眼中釘,不惜調用一個師的兵力到晉西進行“圍剿”,使剛發展起來的隊伍頓時陷入危難。

他是陜北紅軍創始人,32歲當軍長,卻無軍銜,還曾被降為副處級

吳岱峰經過慎重考慮,認為晉西遊擊大隊的實力還不足以與閻錫山抗衡,於是率領部隊突破黃河天險進入陜北,與劉志丹、謝子長領導的陜北紅軍會師,兩軍合編為陜甘遊擊總隊,以劉志丹為總指揮,而副總指揮正是吳岱峰。

吳岱峰與劉志丹並肩作戰,屢破強敵,不僅讓紅軍在陜北逐漸站穩腳跟,也大大開辟瞭紅色根據地的范圍 。

然而,這種大好革命形勢隨著一位特派員的到來迅速中止。

此人就是杜衡。1932年,陜甘遊擊總隊改編為紅26軍,按說,作為陜甘支隊的總指揮和副總指揮,劉志丹和吳岱峰理所應當成為紅26軍的軍長和副軍長,可事實上,紅26軍的指揮權卻被杜衡把持。

杜衡控制紅26軍後,大肆排擠劉志丹和吳岱峰等功勛人物,劉志丹被降為2團政治處長,吳岱峰更是被降為連長。

在毫無過錯的情況下,從軍級幹部降為連級幹部,換做一般人,早就怨聲載道,甚至做出極端反應。所幸吳岱峰是個組織紀律性極強的人,不計個人榮辱得失,依然奮戰在革命的最前線。

1933年10月,在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嚴重困難之際,吳岱峰挺身而出,擔任陜甘紅軍遊擊隊總指揮部總指揮,統一指揮紅軍遊擊隊,在敵強我弱的嚴峻形勢下,率部同敵人進行殊死戰鬥,鞏固瞭陜甘革命根據地。

反觀杜衡,由於錯誤指揮,導致部隊屢屢敗績,損失慘重,後被國民黨特務逮捕。面對反動派的拷問,杜衡毫無氣節,投靠中統,甚至寫“自白書”,供出他知的所有組織成員,使省委機關和陜西各地黨組織遭到嚴重的破壞。

吳岱峰因表現突出,重新受到組織上重用,並於1935年擔任紅29軍軍長。這一年,他年僅32歲。

以吳岱峰紅軍時期的資歷,55年授銜時,完全可以授上將,甚至是大將。

他是陜北紅軍創始人,32歲當軍長,卻無軍銜,還曾被降為副處級

但很可惜的是,吳岱峰解放戰爭時期的資歷不高,沒有指揮過大兵團作戰,隻擔任過陜北軍區司令員、陜西軍區第二副司令員等職。

吳岱峰抗戰時期曾任陜甘寧晉綏聯防軍警備3旅旅長,所以綜合各時期資歷,授中將也不成問題。

可如前所說,吳岱峰建國後沒有軍銜,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因很簡單,授銜前,吳岱峰已經離開軍隊,從事地方工作。55年授銜時,毛主席建議,“凡是已經離開軍隊的,原則上不參與授銜”,吳岱峰因而沒有參與授銜,自然也就沒有軍銜。

由於解放戰爭時期的資歷不是很高,吳岱峰建國後的職務也不是很高,曾任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西北紅軍戰史編輯委員會副主任,特殊年代裡,更是一度降為中組部八處黨支部副書記。

1985年,吳岱峰退休,因曾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委,享受正部級待遇。2005年,吳岱峰去世,享年102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