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

1989年,我參加瞭我的高考。那一年,高考的時間是7月7、8、9日三天,到我的高考之年,這個時間已持續瞭10年(據說隻有1983年的高考是7月15日起)。當年全國共有260萬人參加高考,60萬人被錄取。很幸運,我是屬於擠過獨木橋的那一批。

2003年,全國高考日期改為每年6月7、8號,據說是為瞭契合諧音“錄取吧”,此後一直延續到瞭2019年,年年都是“錄取吧”,年年的錄取率從百分之二十幾躍升為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無他,大學擴招而已。擴招的原因之一,據說是為瞭給大量勞動力釋放到社會留一個緩沖期和減壓池,同時帶來的副作用就是大學文憑的註水和大學生身份的貶值。

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

沒想到在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迫使高考日期又換到瞭7月。可憐的莘莘學子,又要承受七月流火的威壓。這樣一個輪回,和不得不采用網絡授課學習一樣,一下子把天南海北城裡城外的考生都提到瞭同一個起點。

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從6月到7月,高考日期,17年的輪回

不得不說,高考作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試,為所有人都提供瞭一個相對公平的機會,這種機會上的公平也是我們現階段所能達到的最大的公平。很多人的人生命運就這麼在這裡發生瞭轉折。

突然間又想起瞭前兩天爆出來的“頂替高考”案,看到頂替者直接將所有責任推給瞭其已過世的舅媽,說是舅媽找的中介給辦的,不禁令人哭笑不得。頂替者直接侵犯瞭被頂替者的受教育權、姓名權,剝奪瞭被頂替者的公平機會和改變命運的契機,這無異於圖財害命,完事之後竟然還能想出這麼一個脫身之招,實在是高,想必這麼多年過去瞭,如果真的有鬼魂來世,地獄閻羅,六道輪回,那麼就算是有關部門掌握瞭招魂之術,也可能因為亡者已入輪回投胎瞭導致招魂失敗,最後落得個死無對證,好算計。

但這能讓頂替者良心上過得去嗎?不想深入求證,反正個人有個人的活法,誰樂意去幹涉呢。

近些年來,國傢終於對高考進行瞭大規模的規制,從技術到法治,全方位的,又是電子檔案,又是在線報志願、在線錄取,又是采集圖像和指靜脈,又是考點無線信號屏蔽,又是作弊、替考入刑,總之再發生這種頂替案,作案成本會高到可怕。如前幾日仝某是往屆生冒充應屆生考上中戲一事暴雷,幕後作假者為瞭對抗檢查掩蓋造假甚至不惜偽造戶口遷移證明材料,自己把自己逼進瞭監獄,警示意義相當大。今年的高考想必會更加嚴格,想投機取巧的不妨看看前車之覆,再決定是否接受為後車之鑒。

加油吧,孩子們。高考不僅僅是一個考試,那也是進入社會的第一道門檻,是一躍而過金榜題名,還是被門檻絆個馬趴跌出校園,總之都是自己的選擇。各位的人生,將在7月憑自己的努力獲得一次命運的轉折。作為後浪,我們隻有羨慕和恭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