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質疑與外賣騎手掙利,餓瞭麼營收比美團外賣小4倍,新業務開展受同門制約

春節期間,餓瞭麼又因一則與騎手之間的金錢糾紛上瞭熱搜。

在春節期間,餓瞭麼推出一項賽事活動,騎手完成送單活動後,可以拿到8200元獎金。活動分為6期,騎手根據完成的單數換取積分。

前五期活動,騎手可以按時完成,但是第六期活動(活動時間為2月15日-21日)騎手需要跑380單才能獲得310積分。這段時間恰好處於春節假期期間,商傢停業,市場上無法提供如此之多的單量。

被質疑與外賣騎手掙利,餓瞭麼營收比美團外賣小4倍,新業務開展受同門制約

這是一種以高額獎金,開頭難度簡單,讓人認為完成遊戲難度不大,但在最後突然增加難度,令人無法完成的套路。

廣告中的高額獎金實則為一個噱頭,平臺方用其吸引用戶參與,但最高獎勵的標準無人可以達到,實現人多花錢少的效果。

餓瞭麼與自傢騎手的糾紛不止於此。1月11日,江蘇泰州市一名騎手因為合同約定的配送服務費的原因而自焚。

2020年12月21日,北京一名餓瞭麼騎手,猝死在送餐途中,餓瞭麼表示出於人道主義,願為其傢屬支付2000元。傢屬發現,騎手每天繳納的3元保險費,餓瞭麼還扣除瞭1.94元,騎手實際繳納的保險金額隻為1.06元。

在媒體報道後,餓瞭麼又表示賠償金額上漲至60萬元,並著手制定提高騎手保險額度的計劃。

被質疑與外賣騎手掙利,餓瞭麼營收比美團外賣小4倍,新業務開展受同門制約

圖片來源:餓瞭麼官微

如此之多的新聞,令人不禁發問餓瞭麼這傢知名企業怎麼總跟自己的“員工”過不去,總在自己人身上找錢。

當然“員工”這個詞用得可能不算準確,餓瞭麼用外包和眾包的模式,讓騎手與自己沒有任何直接的合同上的關系,騎手隻是穿著藍色的衣服來幹活而已。

實際上,餓瞭麼的收入以及新業務開展並不樂觀,開源受阻的情況下,節流成為瞭必要手段。

根據阿裡巴巴公佈的2021財年第三季度(2020年10-12月)財報,餓瞭麼所屬的本地生活服務板塊,收入為83.48億元,同比增長10%,而7-9月的收入為88.39億元,環比下降6%。

本地生活服務收入主要來自實時配送和本地生活服務平臺餓瞭麼的平臺傭金、提供配送服務收取的服務費及其他服務費。

而美團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營收為354.01億元,是阿裡巴巴本地生活業務收入的4.3倍。

被質疑與外賣騎手掙利,餓瞭麼營收比美團外賣小4倍,新業務開展受同門制約

據QuestMobile數據,餓瞭麼在2020年10月份,月活躍用戶剛剛反超美團外賣,這是近兩年來的首次反超。

餓瞭麼在去年8月推出百億補貼計劃,隨後又將補貼從餐飲擴展到生活服務等全品類,涉及城市從24座擴展至130座。

餓瞭麼為瞭獲得市場份額又采取瞭補貼的老方法,在收獲用戶的同時,成本也增加瞭許多。

被質疑與外賣騎手掙利,餓瞭麼營收比美團外賣小4倍,新業務開展受同門制約

如果把眼光放到阿裡巴巴身上,餓瞭麼可以成為其對抗京東、拼多多等其他電商的重要幫手,利用其即時物流的發展基礎,將自身的業務與其結合,發揮物流配送的優勢。

目前,天貓超市與餓瞭麼開始整合,後者為其提供“一小時達”和“半日達”服務。餓瞭麼也在從送外賣轉變為送萬物,盡力貼近所有生活服務場景。

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天貓超市和盒馬在內的直營業務收入為56.2億元,同比增長61%。生鮮賽場充滿瞭激烈的競爭,餓瞭麼的快速配送服務,將會成為阿裡巴巴直營生鮮業務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是,餓瞭麼雖然在阿裡巴巴這顆大樹底下好乘涼,但其也喪失瞭美團擁有的開展營業領域的自由。

在美團選擇的電商、快遞、生鮮、即時物流等新業務領域,餓瞭麼在進入前都會考慮與在該領域阿裡巴巴集團旗下其他公司的關系。

電商領域有淘寶,快遞領域有菜鳥,生鮮領域有盒馬,即時配送裡有點我達,阿裡巴巴集團內部就有眾多與餓瞭麼競爭的企業。

在新業務拓展遇阻的環境下,餓瞭麼在外賣老賽場又用巨額補貼的方式來爭奪市場,拖累營收的增長,最終也就隻能在騎手身上的小錢多找補一些瞭。

背靠阿裡大樹的餓瞭麼可以成為一塊不可或缺的拼圖,但若獨立成為一張畫則是一件難事。

(作者:林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