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前言

1928年,他因手槍走火誤殺自己的親密戰友,毛澤東卻不讓殺他,隻打瞭100大板以示懲戒,8年後,毛澤東給他寫去親筆信,信中贊他“為紅軍慶得幹才”,多年後,他又曾主動給毛澤東寫信公開反對他和江青在一起之事…….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開國上將陳伯鈞

陳伯鈞開槍誤殺呂赤,毛澤東:不殺陳伯鈞可好?

1910年11月26日,陳伯鈞出生在四川省達縣河市鎮一個普通的農民傢庭,1923年他考入萬縣四川省立第四師范學校,因不滿當時的社會現狀,他毅然決然地加入瞭進步學生運動,也因此被開除瞭學籍。

1927年1月,他又考入瞭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一大隊,同年5月參加瞭平定夏鬥寅叛亂的戰鬥,因作戰勇敢在咸寧前線加入瞭中國共產黨,9月時,又跟隨毛澤東參加瞭秋收起義,也是開辟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元勛之一,在井岡山,他曾擔任工農革命軍教導隊副隊長兼黨支部書記。

1928年春,毛澤東率領的一團攻克瞭湖南酃縣,當時駐守在酃縣的一支正規軍隊,這就讓紅軍隊伍收獲頗多,陳伯鈞在繳獲戰利品時,發現瞭一支十分精致的手槍,他對於這支手槍可謂是愛不釋手,雖然這支槍因為受潮有些生銹,不用力就扣不動,但是也毫不影響陳伯鈞反復擦拭這把手槍。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陳伯鈞

一次,教導隊長呂赤又一次看到陳伯鈞抱著手槍擦拭,便開玩笑道:“你那破槍,‘半斤廢鐵’,扔瞭算瞭!”

可陳伯鈞舍不得,他將槍上所有的零件都拆卸瞭下來,仔細擦拭瞭一番,然後重新組裝瞭起來,看著手中精致的手槍,陳伯鈞想去找呂赤顯擺一番,可不巧的是呂赤那時去外面搞土地革命瞭,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於是,陳伯鈞就打算等呂赤回來之後,再去找他顯擺一番,過瞭沒幾天後,呂赤果然回來瞭,陳伯鈞聽聞呂赤回來後,高興地拿著自己的手槍,來到呂赤所在的院內,笑著迎上去,持槍比劃說:“你看,我這槍可不是‘半斤廢鐵’呀。”

說著,陳伯鈞就扣動瞭扳機,可他忘瞭將槍內的子彈取出,隻聽一聲槍響後,呂赤就應聲倒地瞭。

陳伯鈞看著呂赤倒地,瞬間愣住瞭,看著昔日與自己關系要好的戰友,突然倒在自己的面前,陳伯鈞沖瞭上去,將呂赤抱在懷中,呼喚著他的名字,還叫人來幫忙,可一切已經為時已晚,上一秒還沖著陳伯鈞笑著的呂赤,現在已經沒有瞭呼吸。

自呂赤被自己誤殺後,陳伯鈞心情十分沮喪,他也因為殺害戰友被關瞭禁閉,隻能在禁閉室中等待著上級的審判。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毛澤東

因害怕陳伯鈞會做傻事,時任一師二團的參謀長徐彥剛便在禁閉室陪瞭陳伯鈞兩個晚上,他看著陳伯鈞難過的樣子,安慰道:“你要相信毛委員會對這件事作出一個十分公正的處置的。”

對於呂赤的死,毛澤東也十分難過,可當他弄清楚情況後也並沒有直接下令要求立刻槍殺陳伯鈞,而是將士兵委員會主任張令彬找來,商量道:“呂隊長被陳伯鈞誤殺,我心裡也十分難過,但是你看不殺陳伯鈞可好?”

張令彬或許是被毛澤東的話驚到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愣瞭幾秒後才說:“可很多人都要求殺他。”

毛澤東有些惋惜地說道:“可如今已經死瞭一個黃埔生,人死不能復生,若是再殺一個,那就等於我們的隊伍中失去瞭兩個軍事指揮員。陳伯鈞不是故意傷人,我看還是不殺為好,這樣,你回去做做疏導工作,開個士兵委員會,講清不殺的原因和道理。”

張令彬本還想再說些什麼,可看著毛澤東堅定的眼神,他隻能回到教導隊向士兵們轉述瞭毛澤東的原話,並說清楚瞭不殺陳伯鈞的原因和道理。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陳伯鈞

過瞭不久,毛澤東又再次集合部隊,同所有士兵說:“呂赤是一個好同志,他的死我很痛心,可陳伯鈞也並非是壞人,他本想和呂隊長開個玩笑,可槍走火瞭,誤殺瞭人。你們要知道他們都是黃埔軍校出來的,表現都很不錯,軍事上也很有一套,現在我們很缺這樣的人才,我們能不能隻追悼一個人?若是追悼兩人,也是我們隊伍中的損失,你們覺得我講得對不對?”

臺下的士兵們彼此看瞭看,大傢都覺得毛澤東講得既不是法度軍紀,又入情入理,想要殺陳伯鈞的心也開始動搖。

有人依舊問毛澤東:“那陳伯鈞殺瞭人就這麼不瞭瞭之瞭嗎?”

毛澤東聽到這話後,直接嚴肅地說:“那當然不可能,我們雖不讓他償命,但是也是要懲罰他的,我是這樣決定的——呂赤同志未能完成的工作要由陳伯鈞一個人加倍完成,另外還要給他一個適當又能長教訓的處分,你們覺得可合適?”

當大傢聽到毛澤東的這句話後,也紛紛表示同意,在經過商議後,組織上給瞭陳伯鈞留黨察看和打100大板的處分。

決議作出後,毛澤東親自來到禁閉室同陳伯鈞說:“你打死瞭呂赤,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你要好好吸取教訓,雖然不需要你償命,但是得打你100大板,以此為訓呀!”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1937年,參加秋收起義人員合影,左二為陳伯鈞

陳伯鈞聽著毛澤東的話,眼淚不自覺地落瞭下來,他心裡明白,若不是毛澤東的阻止,自己或許也去向呂赤賠罪瞭。

毛澤東贊陳伯鈞:為紅軍慶得幹才

毛澤東救瞭陳伯鈞一命的行為,也為革命留下瞭一名勇將,在之後的幾十年裡,陳伯鈞將自己的整個生命都投入瞭中國革命事業中,他不僅對毛澤東十分忠誠,而且用自己的整個身心向所有人證明瞭他對中國共產主義事業和共產黨的赤膽忠心。

一次,陳伯鈞接到領導命令,要帶領一個班的兵力,護送毛澤東下山去尋回主力部隊,在下山的第二天,為確保山上的安全,陳伯鈞又命令這個班的戰士回山歸建,他同毛澤覃帶著3名戰士繼續執行任務。

經過一天的急行軍後,他們終於來到瞭距離茶陵隻有兩三公裡的一個小村莊,當時由於人少,毛澤東便親自安排瞭夜間輪流放哨,他與陳伯鈞一起負責下半夜到拂曉的警戒。

午夜時分,茶陵方向的槍聲開始慢慢稀落下來,過瞭沒一會兒向南的方向突然傳來瞭槍擊聲,毛澤東很快就意識到瞭事情的嚴重性,決定立即起身向南追趕部隊。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毛澤東

毛澤東為此詢問陳伯鈞:“若是後面的敵人追來瞭怎麼辦?”

陳伯鈞沒有思考,直接說:“我和警衛員在身後打掩護,你們隻管往前走就好!”

傍晚時分,他們終於追上瞭大部隊,毛澤東的判斷也是正確的,團長陳皓要叛變,想把隊伍帶走。

毛澤東當即召開瞭幹部會議,將陳皓撤職,並押回井岡山受審。開完會後,毛澤東又對陳伯鈞說:“伯鈞同志,你現在馬上出發,抄小道到礱市,送信給永新縣委,叫他們準備好迎接大部隊的準備。”

陳伯鈞聽到毛澤東的話,連夜啟程趕到瞭幾十公裡外的礱市,圓滿完成瞭任務,為此,毛澤東也對他進行瞭表揚。

1934年10月18日,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大背景下,陳伯鈞率部開始瞭長征,而他主要負責的任務就是掩護中央縱隊,為主力紅軍殿後。

可在長征開始後,因中央紅軍人員眾多,需要進行大搬傢,行動就很是遲緩,為此,陳伯鈞的殿後任務也是十分艱巨的。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陳伯鈞

為瞭能給中央紅軍大部隊爭取更多的時間,陳伯鈞指揮十三師和兄弟部隊一邊走一邊打,在紅嶺時與敵軍相遇,陳伯鈞並沒有敵軍人數眾多而慌瞭神,他先是命令第三十七軍團迅速搶占地理位置最好的制高點,又命令第三十九團勇猛突擊,沖入敵陣與敵人拼個你死我活。

在陳伯鈞的一番迅猛操作之下,敵軍被打的節節敗退,而陳伯鈞也很好地掩護瞭紅軍第三十四師的安全。

在長征路途中,要說與敵人打得最為激烈的一場惡戰當屬湘江之戰。在這一場戰役中,陳伯鈞所率領的十三師一直擔任著後衛的任務,他們始終頑強阻擊著人數超過自己隊伍數倍的敵人,與此同時,他們還要收容其他隊伍掉隊的紅軍戰士們,而在快要湘江邊的時候,陳伯鈞收容的戰士們已經達到十三師人數的二倍。

當晚9點時,十三師和掉隊的紅軍戰士們距離渡口還有90裡路的距離,此時,他們收到瞭陳雲的來信,信上寫著:“這是緊急關頭,關系中國革命的命運,希望你們下最大決心,趕快搶過湘江!”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陳伯鈞

陳伯鈞看到陳雲的信,便趕緊命令偵察部隊去查看情況,偵查部隊過瞭一會兒便向他報告道:“敵人正從左右兩翼向湘江渡口撲來。”

陳伯鈞得知情況兇險後,直接下令:“現在全師扔掉輜重,急行軍,一定要在敵人到達之前渡過湘江!”

而在此前,紅五軍團 為瞭掩護全軍渡江,紅三十四師就已經全軍覆沒,如今隻剩下紅十三師這一個師,而陳伯鈞的任務就是必須帶著這支隊伍渡過湘江。

當紅軍戰士聽到陳伯鈞的命令後,他們就開始拼命地跑,終於在拂曉前趕到瞭湘江邊。此時的江邊已經沒有瞭浮橋和渡船,大傢隻能在陳伯鈞的帶領下在寒冷的水中行進,最後在大傢的努力下,所有人都成功渡過瞭湘江。

後來,劉伯承元帥曾高度評價第十三師:“十三師是我最放心的師團!”就連當時時任一軍團政委的聶榮臻元帥,在1972年在北戴河療養的時候,也曾握著陳伯鈞的手感慨地說:“要不是你當時帶領著十三師在湘軍戰役中與敵軍苦戰一整天,我們前面的隊伍是絕無可能順利渡江的,多虧瞭你呀!”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劉伯承

血戰湘江後,由於紅軍隊伍嚴重減員,軍委便將五軍團、八軍團和十三師進行瞭合編,統稱為五軍團,而陳伯鈞也接替瞭劉伯承軍長參謀長的職位。

1935年,在遵義會議期間,陳伯鈞因腿傷復發在遵義開刀做瞭手術,可在會後,又正值紅軍三渡赤水來到茅臺,因前方戰事吃緊,剛剛做完手術沒多久的陳伯鈞奉命回到瞭第五軍團,這一次他又率領第五軍團掩護全軍四渡赤水,還掩護大軍南渡烏江。

在烏江戰役中,陳伯鈞親自指揮五軍團與敵軍作戰7個小時,最後成功阻擊瞭敵人對紅軍的追捕,由於第五軍團擔負著全軍殿後的任務,常常要阻擊數倍的敵軍,掩護兄弟部隊全部通過後,再急行百裡追趕大部隊。

在長征的途中,第五軍團做出瞭極大的犧牲,但也圓滿地完成瞭任務,因此他們被稱為“紅軍鐵流後衛”,陳伯鈞也因為在長征路途中做出的突出貢獻也有瞭“鐵屁股”的稱號。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毛澤東

1936年10月15日,在紅軍三大主力長征勝利會師時,毛澤東親自給陳伯鈞寫瞭一封信,信中說:

陳伯鈞同志:

聞你在六軍,為紅軍慶得幹才!你的身體好否?同志都想念你的,我們都好,相見之期不願,願共努力!

此致

革命的敬禮

毛澤東

而在這封信中毛澤東也給予瞭陳伯鈞革命生涯中最高的評價:“為紅軍慶得幹才!”

陳伯鈞公開反對毛澤東與江青結婚

1938年秋,延安突然盛傳出一個與毛澤東相關的消息:毛澤東與從上海來的演員江青談戀愛瞭,還有人傳出他們已經在一起的消息。

當這個消息傳到中央和很多老同志耳中時,引發瞭極大的議論,很多人對此事都不贊同,這一消息自然也逃不過陳伯鈞的耳朵。

當這個消息傳到抗大總校訓練部部長陳伯鈞耳中時,他一開始並不相信這件事,後來才得到瞭證實。

一天,陳伯鈞同郭化若談起瞭這件事,兩個人都認為這件事非常不合適,陳伯鈞說起這件事很是激動,他很快就決定給毛澤東寫一封信,勸他不要這麼做。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毛澤東和江青

回到房間後,陳伯鈞便拿出一張信紙,在信紙上寫下“親愛的毛主席”幾個大字,在下面他除瞭寫瞭對毛澤東的慰問,更是將與這件事有關的言論和自己的看法都寫瞭許多,在這封信的字裡行間都體現瞭他對毛澤東的感情,在信的最後,他也寫道讓毛澤東慎重考慮這件事。

這封信寫完後,陳伯鈞找來幾人看瞭一下這封信,並希望能有幾個人可以與自己聯名“上書”,可當他把這封信給很多人看過之後,發現並沒有人願意同他一起和毛澤東說這件事,但即便是自己一個人,陳伯鈞也固執的將這封信托人轉交給瞭主席。

很快,陳伯鈞就收到瞭毛澤東的回信,在信中毛澤東寫道:

“親愛的伯鈞同志:謝謝你對我私人生活的關心,天塌不下來的……”

面對毛澤東的回信,陳伯鈞覺得很是震驚,但是他也明白多說無益。當天陳伯鈞就在日記中寫道:“…….使我有無限感慨……在寫信時我未免有很多直率與莽撞,這種不老當的習慣,以後還應更加註意。”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長征勝利後合影,後排右二為陳伯鈞

在1944年初,陳伯鈞突然收到一封賀龍的信,而在信中賀龍十分嚴厲地批評瞭他,說他並不尊重毛澤東,而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呢?

原來陳伯鈞常會在不同的場合稱呼毛澤東為“毛先生”、“老毛”,陳伯鈞看著賀龍的這封信,思緒回到瞭過去,在隴東給幹部作時事報告的時候,是引用過別人稱毛澤東為“毛先生”的話,在與一些領導同志閑談時,說井岡山時期的事情按照當時的稱呼,叫毛澤東為“老毛”,稱朱德為“胡子”,這在他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瞭,在井岡山時大傢都習慣瞭這樣的稱呼。

如今賀龍指出陳伯鈞的錯誤,陳伯鈞也是接受的,畢竟毛澤東是領袖,這樣的稱呼的確不合適。

而他也在日記中寫道:“這種批評精神我是擁護的,我愛說話,還有點詼諧,因此在談吐中說‘毛先生’還是有的,這是我的嚴肅性不夠,老實講我是非常尊重且信仰毛的…….在‘樹毛之領袖形象’時,這種稱呼顯然是不合適的……”

1955年,陳伯鈞被授予上將軍銜,1967年4月,陳伯鈞接到瞭參加武藝國際勞動節觀禮的通知,他很是高興,因為在此他可以見到偉大人民領袖毛澤東,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再見到毛主席。

那一天,陳伯鈞很早就來到瞭天安門城樓上,等待著毛澤東的到來,沒過多久後,毛澤東便穿著軍裝來瞭,和早已在城樓等候的人們挨著握手,當他來到陳伯鈞身邊的時候,熱情的問道:“伯鈞呀,我聽說你病瞭?好些瞭嗎?”

陳伯鈞給毛主席寫信,反對毛主席與江青結合,毛主席:天塌不下來

圖|毛澤東

陳伯鈞敬禮後,緊握著毛澤東的手,頗有感觸地說:“好多瞭,謝謝主席的關心。”

可自此次見面後,陳伯鈞就再也沒有見過將自己從槍下留出、稱自己為“幹才”的毛主席,1974年2月6日,陳伯鈞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僅有64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