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黨益民

《雪祭》,一部榮獲“五個一工程”大獎的現實題材小說,是作者黨益民蘸著血淚寫出來的賦情長詩,是書寫邊疆軍旅生活的有溫度的、有力度、有厚度的典范之作,是反映幾代西藏軍人激蕩命運的史詩之作。書中有作者對戰友、對時代、對國傢深沉的感情,有喧囂時代中深摯的擔當。

中國軍網微信將陸續刊發小說《雪祭》中的精彩章節。謹以此向全體戰友,向所有邊防軍人致敬!

(三十八)

黃雪麗至今沒有結婚的原因,不僅是因為趙天成,還有一個原因:三年前衛生隊一個女醫生的犧牲,給她留下瞭很深的陰影。

那女醫生叫田芳,得瞭肺癌,犧牲時才三十二歲。黃雪麗剛分到衛生隊時,給田芳當助手。田芳曾經給她講過一件事情,讓她很感動,記憶深刻。田芳說,她懷孕四個月的時候,還要經常到工地去巡診。有一天,她來到一個連隊,一個志願兵找到她,漲紅著臉,見旁邊無人,磨蹭瞭半天才悄悄對她說,想摸一摸她的肚子。她嚇瞭一跳,當時很生氣,說你再說這種混帳話,我就告訴你們連長!那志願兵突然哭瞭起來,說田醫生您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我隻是想摸摸您肚子裡的孩子,感受一下啥叫胎動。

那志願兵說,他妻子從懷孕到孩子出生,他一直沒有時間回傢,後來孩子出生後幾天就死瞭。而且醫生說,他的妻子再也不能生育瞭。也就是說,他一輩子也不可能感覺什麼是胎動瞭。田芳被他的故事感動瞭,說你過來,你來摸摸吧。可是那個志願兵用衣袖擦去淚水,笑瞭笑說,不用瞭,我已經感覺到瞭。說完,轉身跑走瞭。田芳給她說起這件事時,她也很感動,忍不住落瞭淚。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田芳直到懷孕六個月才離開高原,回老傢去生孩子。可她的孩子生下來不健全,不到一個月就死瞭。醫生聽說她的丈夫也在高原部隊,就勸她說,以後你們要想再懷孩子,夫妻兩個一定要回到內地生活至少半年再懷,因為高原會影響男人的精子質量,懷上的孩子有可能不健康。田芳回到部隊,準備過兩年再要個孩子,可是後來,她卻被確診為肺癌,從發現到去世,不到半年。

打那以後,黃雪麗就害怕結婚。為瞭壓制自己的感情和女性的本能,她把心思和精力都放在瞭工作上。她自學瞭中醫針灸、心肺復蘇緊急治療,並探索出瞭“寒冷條件下熱敷輸液部位減輕疼痛”等三項高原實用護理技術,總結出瞭“高原皮試時間應延長五分鐘”、“高原抗生素靜滴每分鐘滴數應控制在常規數量的80%以內”等七條特殊護理經驗。盡管她是醫生,但她最害怕給戰士化驗抽血。由於高原缺氧,許多官兵的血液濃度都增高瞭,血液凝固堵塞住血管,使得她抽血時不得不用大號的針頭。有時實在抽不出來,她不得不先註射一點醫用鹽水,等血液稀釋後再抽,就這樣,抽出來的血還是醬紫色。看見這樣的血,她忍不住會掉淚。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雨過天晴,連隊又進入瞭緊張的施工狀態。

這天早飯後,黃雪麗把自己養在兩個罐頭盒裡的格桑花端到帳篷外面,擺放在陽光下。這兩盒格桑花,是她前幾天從山坡上移栽到罐頭盒裡的,她想把春天帶進她簡陋的帳篷,讓花香伴她呼吸,伴她入眠。格桑花很美麗,也很堅強,她們生長在高海拔的地方,歷經嚴寒風霜,卻能始終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在雪山下倔強地悄悄開放。可她移進罐頭盒裡的兩株格桑花,沒過三天就蔫瞭。同樣的壞境,同樣的土質,她不知為什麼會這樣。她蹲在地上,看著已經打蔫的格桑花,自言自語地說:“你們可別死瞭啊?”

趙天成準備上工地,正好從旁邊路過,嚇瞭一跳:

“誰死瞭?”

黃雪麗抬頭見是趙天成,羞紅瞭臉說:

“我是說這花。”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趙天成看見地上的兩盒格桑花,嘿嘿笑瞭,說:“你以為這花跟內地的花一樣啊,可以隨便移栽在花盆裡,任你擺佈?格桑花桀驁不遜,一身傲骨,你讓她脫離瞭賴以生存的土壤,離開瞭風霜雪雨的環境,讓她躲進你溫暖的帳篷,她肯定不適應,肯定會死的。”

黃雪麗說:“真的假的?我用的就是它們原來的土呀。”

趙天成說:“你肯定晚上搬回帳篷裡瞭,帳篷裡有火爐,花哪兒受得瞭啊,不死才怪呢。你放在帳篷外面就沒事兒瞭。”

黃雪麗紅著臉,鼻子裡哼瞭一聲,轉身進瞭帳篷。

但是從這天起,她沒有再將花兒搬進帳篷。果然像趙天成說的那樣,它們慢慢地活瞭過來,在帳篷外的那個角落裡靜靜地開放。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這天,戰士們都上瞭工地。午飯後,黃雪麗一個人坐在帳篷裡的火爐邊上,想著女人的心思。來七連後,她的皮膚變得越來越粗糙瞭,臉上已經脫過兩層皮,臉頰上有瞭女人最忌諱的紫紅的“藏光”,女性生理也有些紊亂,上個月都沒有來月經。她十分懼怕。停止瞭月經,是不是就意味著自己不再是女人瞭?可是她還沒有結婚,甚至還沒有跟男人接過吻呢。她已經二十七歲瞭,沒有經歷過這些似乎不可想象,但她確實沒有。她沒有真正戀愛過,有的隻是暗戀。

可是到瞭這個月,月經不期而至,她別提多高興瞭,可這種快樂又不能告訴別人,隻能自己一個人獨享。(此處省略125字)

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但是再堅強的女人也是女人。作為女軍人,條令不允許戴耳環、抹口紅。但是作為一個女人,這些都是她所喜歡的。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個人坐在小帳篷裡,拿出珍藏瞭很久的那支口紅,對著小圓鏡,仔細地把自己的嘴唇抹紅,又翻出奶奶送給她的那對銀耳環,給自己戴上,然後對著小圓鏡左看右看,總也看不夠,感覺自己很美。有時她會戴著耳環、留著口紅悄然睡去,直到第二天起床時才取下耳環,擦去口紅。還有高跟鞋。她買過好幾雙高跟鞋,但隻有在回傢休假著便裝時才穿。(此處省略94字)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雪拉山的生活很艱苦,對於女人來說有更多的不便,但她卻能感覺快樂,因為她天天可以看見自己暗戀的那個人。她對自己說,應該好好珍惜每一天。可是真的看見瞭他,她又裝出一副毫不在乎甚至傲慢的樣子,轉身走開。她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人,不想讓他看出她慌亂的內心。她也知道,他們不會有未來。但是能像現在這樣相處,也是一種幸福。可是這種幸福很快要結束瞭。因為雪拉山的工程一結束,她就要回到衛生隊去瞭。

憑心而論,陸海濤長得比趙天成帥氣,也比他有前途,更重要的是陸海濤未婚,而且一直在等著她。誰都能看出來,她與陸海濤很般配。可是她對陸海濤沒有一點感覺,她心裡隻有趙天成。到底喜歡他什麼?她也說不清楚。就是一種感覺,一種輕松快樂的感覺。

她發現火爐不旺瞭,便又加瞭一些幹牛糞,把早已準備好的一桶水放在爐子上,然後開始整理藥箱。不一會兒,桶底“噝噝”冒著熱氣。這個時候的雪拉山,天氣不是很冷,帳篷裡的溫度很快就升起來瞭。她想趁大傢都上瞭工地,擦個熱水澡。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她已記不清有多長時間沒有洗澡瞭。在雪拉山上,隻能用熱水簡單擦一擦。例假剛過,身上還有味兒。晚上大傢都回來瞭,帳篷又不隔音,什麼都能聽見,她怎麼洗澡?她隻有等大傢都上瞭工地白天偷偷洗,而且高原的午後陽光充足,比晚上要暖和很多。有什麼辦法呢?在男人群裡生活,就是有許多不方便。(此處省略32字)趙天成讓人用破帳篷搭的女廁所倒是讓她感覺很方便、很安全,四周遮蓋得很嚴實,前面有一道小門,門內側有個插銷。但夜裡上廁所就比較麻煩,因為經常有野狼出沒。自從上次遇到狼後,聽到狼嚎她就害怕。為瞭夜裡不上廁所,她盡量晚上不喝水。

整理好藥箱,桶裡的水還沒有熱,為瞭打發時間,她打開瞭收音機。由於海拔高,信號不好,裡面隻有“噝噝啦啦”的聲音,播音員的聲音時斷時續。可她每天都喜歡把收音機打開,聽聽這斷斷續續“噝噝啦啦”的山外之音。她還有一個消遣的辦法,就是看報。報紙半個多月才能送上來一回,所以看到的全是舊聞。戰士們編瞭段順口溜:牛糞當柴燒,冰雪當面包。日報變月報,電波收不到。她關掉收音機,從枕頭下拿出日記本,坐在火爐旁,開始記日記。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這時,門外響起瞭陸海濤的聲音:“可以進來嗎?”

一聽是他的聲音,黃雪麗有些心煩,她把日記本合起來放在床上,又打開收音機,沒好氣地說:“想進就進來唄,門又沒關。”

陸海濤走瞭進來,笑著問:“一個人呆在帳篷裡,幹什麼呢?”

“聽收音機唄。”她故意把收音機的音量扭到最大。

“凈是雜音,什麼也聽不到嘛。”

“無聊唄,聽著玩兒。”

“這鬼地方,生活太單調瞭!”陸海濤自己找來馬紮,坐到黃雪麗對面,“你把那玩意兒關掉,我陪你聊聊天。”

黃雪麗沒有關掉收音機,反而把聲音調大瞭。

陸海濤說:“我發現,你對我的態度有問題。”

“你想要什麼態度?過去的事都過去瞭,我不想再提瞭!”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陸海濤很尷尬,坐在那裡很不自在。黃雪麗看也不看他,擺弄著她的收音機。陸海濤自嘲地笑瞭笑,站起來說:“看來今天不是聊天的時候,等你心情好瞭咱們再聊。你休息吧,我上工地去瞭。”

陸海濤一走,黃雪麗倒有些自責,覺得自己剛才的態度有些過分。不管怎麼說他是領導,大傢還是戰友,低頭不見抬頭見,不該讓他下不來臺。她提醒自己:以後該註意點,別再傷人傢自尊瞭。

桶裡的水熱瞭。黃雪麗拉上窗簾,將門插死,把熱水從爐子上提下來,倒入一個大鐵皮水盆裡。她把爐火捅旺,敞開爐膛,環顧四周,確信很安全,這才脫光衣服,坐進水盆裡。她正洗著,驀地看見帆佈窗簾悄悄被人掀起一個角,她忙捂住胸部,失聲驚叫起來:

“誰在外面?你快走開,你快走開!”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陸海濤正準備上工地,聽到黃雪麗的喊聲,急忙從連部跑出來,正好看見牛大偉從帳篷後面逃向山坡。他大聲喊道:

“牛大偉,你給我站住!”

牛大偉不跑瞭,癱軟在山坡上……

剛才,牛大偉下午扛著兩臺風鉆從鷹嘴崖回來。副指導員杜林讓他在晚飯前,用柴油清洗完兩臺風鉆。他路過黃雪麗帳篷時,看見窗簾吊著,門關著,覺得很奇怪。正站在那裡納悶,突然聽見裡面撩撥水的聲音,猜想黃雪麗可能在洗澡,頓時口舌發幹,心兒一陣狂跳,呼吸幾乎都停止瞭。他放下風鉆,身不由己地走過去,撩開窗簾一角,看見黃雪麗真的在洗澡……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這件醜聞,隻有三個人知道。陸海濤告訴黃雪麗,在帳篷外面偷看的是牛大偉,連裡準備給他嚴重警告,讓他在軍人大會上作檢討。黃雪麗先是哭泣,後來沉默瞭。過瞭一會兒,她說:“算瞭吧,這種事最好不要張揚出去瞭,對牛大偉不好,我也丟臉。你批評他一下就行瞭。他還年輕,不要因為這件事毀瞭他一輩子。”

黃雪麗的話讓陸海濤很感動,他尊重黃雪麗的意見,沒有給牛大偉處分,也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們三個之外的任何一個人。但是,他打消瞭調牛大偉去團部電影隊的念頭。

未完待續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作者簡介

高原志願兵想摸摸女醫生懷孕的肚子,原因聽完讓人落淚

黨益民,陜西富平人,訴訟法學研究生,武警西藏總隊政治工作部主任。2次榮立二等功,11次榮立三等功。中國作傢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理事。出版長篇小說《喧囂荒塬》《一路格桑花》《石羊裡的西夏》《阿宮》《父親的雪山,母親的河》《根據地》《雪祭》、長篇報告文學《用胸膛行走西藏》《守望天山》等10餘部文學著作。《一路格桑花》改編成20集電視連續劇,在央視一套黃金時段播出;《守望天山》改編成電影和歌劇。作品曾獲全軍文藝新作品一等獎、北京文學獎、徐遲文學獎、柳青文學獎、“五個一工程”獎、魯迅文學獎等多種獎項,部分作品被譯介到國外。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6年11月版 黨益民 著

授權發佈

中國軍網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黨益民

編輯:李先慧

編審:曲延濤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