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21年的普利茲克獎頒給瞭一對法國搭檔: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Anne Lacaton & Jean-Philippe Vassal)。

兩位並非是多麼知名的明星建築師,甚至很多人第一次聽到他們的名字。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他們的作品看起來似乎有點樸素,不那麼“高大上”,以一系列可持續性住宅項目為主。他們致力於通過住房改造項目翻新和優化公寓樓,讓居住者可以更加舒適。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13年,法國敦刻爾克,北加萊海峽大區當代藝術基金會中心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13年,Ouraq Jaures 學生和社會公寓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16年,法國波爾多,530套公寓

但他們的建築理念裡可以看見對人文關懷和建築的社會價值的追求。

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委會在評審辭裡寫道:

“他們不僅定義瞭一種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而且還對建築專業這一定義本身提出瞭調整。他們的建築作品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況以及社會窘困做出瞭回應,尤其在城市住房領域,並由此重新點燃瞭現代主義建築師改善大眾生活的希望和夢想。”

如果城市的標志是一些真正有趣的生活環境或新型的住房呢?

長久以來,諸如博物館、歌劇院等大型建築被認為是一座城市的標志性建築。

而瓦薩爾則認為,我們對標志性建築的定義需要改變。在他看來,用大量的錢去建那些非常大的建築,而很少用錢去建住房,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我們應該更深入地思考,城市的標志應該在哪裡。”

“如果城市的標志是一些真正有趣的生活環境或新型的住房呢?”

“我們捫心自問,在建築沒有紀念性的情況下,是否可以做出有趣的建築,甚至是非凡的建築。”

30年來,他們一直在關註被很多人忽視的住宅問題,更多地去實踐如何讓人們住得更好,而非去追求設計出城市的標志性建築。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05年,法國米盧斯,14套社會住宅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10年,法國聖納澤爾,23套低層公寓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16年,法國波多爾,530套公寓。

改造後,從技術上改善瞭房屋功能,為每套公寓增加瞭寬敞而靈活的空間,並且在施工期間沒有遷走居民,同時幫他們維持瞭租金的穩定。

他們認為建築應當關乎每個個體,應當真正可以幫助人們和個人的日常生活。

拉卡頓說:

“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對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它並不是為瞭展現什麼或者強加於他人的,而是應當是熟悉、實用和美觀的,能夠靜靜地為在其中每天發生的日常生活提供支持。”

用相對較低的成本優化更多人的居住條件

他們在設計中始終堅持可持續的理念,利用經濟和生態的材料,用相對較低的成本優化更多人的居住條件。

瓦薩爾曾說他們的目標是“最大限度地發揮經濟效益,為那些不一定有很多錢的傢庭增加自由和生活的可能性。”

拉卡頓也認為建造好社會住房是很重要的,因為即使生活在補助之下的人們也不會改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想象。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波爾多530套公寓改造前後示意圖

他們始終堅持對原有建築物的尊重,堅決反對簡單的拆除和大面積的擴建。

“改造是利用現有資源做到更多更好的機會。拆除是簡便但卻短視的決定。浪費瞭很多東西,浪費瞭能源,浪費瞭材料,也浪費瞭歷史。而且,它會帶來非常負面的社會影響。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暴力行為。”

“如果你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仔細研究,先前存在的東西肯定是有其價值的。實際上,這是一個觀察力的問題,要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一個建設地點,做到專註和精準……以瞭解其中的價值和缺失,並瞭解如何在保留全部現有價值的情況下做出改變。”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530套公寓改造前後對比圖

這與他們早期的經歷有關。

二人相識於20世紀70年代後期,共同在法國波爾多國立建築景觀設計學院接受正規建築學教育。後來瓦薩爾前往尼日爾從事城市規劃實踐,拉卡頓經常去看望他,在那裡他們構造瞭自己早期的建築理念。

尼日爾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傢之一,那裡沒有建築學,人們用簡單的材料,為自己創造出適用的空間。他們也開始重新認識建築,並從當地人建造的簡單房屋中獲得瞭很多的啟發。

“在非洲我們看到很多的例子,盡管材料有限,人們卻能夠將一個原先不可能居住或工作的地方轉變為適合的場所。”

“那裡的人們如此令人難以置信,如此慷慨,幾乎赤手空拳地幹著各種事情;他們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資源,但總是保持樂觀,充滿詩意和創造力。那裡確實是我的第二個建築學校。”

“我折服於他們對現存事物的關註和使用方式,以及他們在極為稀缺的物質條件下的創造能力。這或許會讓你回歸物質的本質。”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一個草屋(Straw Hut)。在尼日爾二人開始瞭第一個合作項目,用灌木樹枝建造起一個草屋,這個草屋在完工兩年後才倒下。

尼日爾的經歷讓他們意識到,物件和材料的價值並不是由造價決定的,而取決於它是否好用、優美或是堅固,以及使用者的創造力。而這讓他們在簡約和可持續的建造之路上不斷拓展新的可能性。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1998年,法國費雷角私宅

隻有當人們置身其中感覺良好時,建築才會變得美麗

拉卡頓和瓦薩爾在他們的許多項目中都采用瞭適應性強且價格便宜的溫室建造技術。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1993年,Maison Latapie

他們首次應用溫室技術,所搭建的冬季花園以適度的預算獲得瞭更大的居住空間,並綜合利用自然光線、自然通風、遮陽和隔熱等手段,創造瞭可以人工調節的理想微氣候。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00年,Maison Coutras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2005年,Cité Manifeste in Mulhouse

維護居住者的身心健康,在他們看來是極為重要的。他們表示,隻有當人們置身其中感覺良好,室內光線優美,空氣宜人,室內外流動暢通無阻時,建築才會變得美麗。

溫室裡的植物、光照和通透度,會讓生活更加舒適,讓居住其中的人們感到愉悅。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1999年,波爾多住宅

除瞭私人住宅,社會住房也同樣註重裡面的設計。

在改造公寓時,狹窄昏暗的空間都被他們打開。他們設計出室外花園,除瞭帶來更廣闊的視野,人們還可以自己探索如何使用這些過渡空間,或許是植物,或許是安放沙發躺椅……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在他們看來,好的建築一定要讓居住在裡面的人感到自在和舒適,並且要能激發起居住者以自己的想法來使用空間:

“良好的建築是一個能夠讓特別的事情發生的空間,人們隻要進入那裡,就會情不自禁地微笑。這也是人們與城市的關系、人們與其所見事物的關系,這是一個令人感到幸福的地方,令人感到舒適和愜意的地方——一個充滿情感和愉悅的空間。”

“我們想要在創造的空間裡提供一種品質。這個空間也應該是對居住者友好的,張開懷抱的,因為從此以後就是他們的瞭,不再屬於建築師瞭。”


就像他們的建築風格那樣,兩位建築師也始終保持著低調,盡管在獲得普利茲克獎之前,他們就已經獲得多項大獎瞭。

《大都會》雜志(Metropolis)曾經這樣描述他們,

“他們通過建築而非書籍,提出瞭一套理念,一套不脫離使用和居住、不脫離生活的建築理論。

他們不會喋喋不休地說出那些死板的哲學傢的名字,也不會口若懸河地談論‘建築的未來’,他們也沒有做過TED演講。

然而,他們的工作比大多數同行的工作更為緊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拉卡頓和瓦薩爾的工作室

他們的建築作品並不多麼恢宏,顯得平易近人,卻具有人文性、社會性的意義。更為重要的是它們關乎普通人的生活,關乎如何讓人們現代城市裡生活得更好。

一如馬德裡建築學院和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終身教授胡安 ·赫瑞羅斯( Juan Herreros)的評價,“他們明白,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不是‘標新立異’,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拉卡頓說,“對我們來說,建築的力量不在於它的形式或它有多麼復雜,更多的是來自於它能夠為生活、親密關系產生空間的能力。”

他們身上也有著身為建築師的責任感,“因為現在的城市如此復雜,我們作為建築師必須勇於應對。”

這個時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實事求是的建築師

南特建築學院,兩人將建築學院視為建築教育的一部分

一些人為他們的獲獎感到意外,但普利茲克獎的選擇或許也反映瞭一些趨勢。近年來,普利茲克獎的評選似乎在日漸回歸人文關懷,註重建築的實用價值。

就像今年普利茲克獎評委會主席亞歷杭德羅·阿拉維納所說的那樣,

“今年,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感知到自己是整個人類的一份子。無論是出於健康、政治還是社會原因,都需要建立一種集體意識。就像在任何相互連通的系統一樣,對環境公平,對人類公平,也就是對下一代公平。拉卡頓和瓦薩爾在精致中體現激進,並且在細微處彰顯細膩和膽識,在尊重建築環境與直截瞭當的方法之間實現瞭平衡”。

或許是時候,重新思考建築的意義瞭。

主要參考資料:

https://www.pritzkerprize.com/laureates/anne-lacaton-and-jean-philippe-vassal#

https://www.archdaily.com/958565/anne-lacaton-and-jean-philippe-vassal-receive-the-2021-pritzker-architecture-prize

https://www.metropolismag.com/architecture/preservation/lacaton-vassal-pioneered-strategy-saving-france-social-housing/

https://mp.weixin.qq.com/s/Mg9eXSs1cUjiWkfyuYWMPA

https://mp.weixin.qq.com/s/V9mHb4EYb8r1XXQzeSoqKQ

https://mp.weixin.qq.com/s/vjCvr4GrspZCbrX94dXKHQ

https://mp.weixin.qq.com/s/YT5ULzhMT2ruC38U1Q1Lt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