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黨走,是我們堅定的選擇”——訪藏東英雄村芒康縣安麥西

新華社拉薩3月27日電

新華社記者羅佈次仁、薛文獻、陳尚才、孫非

3月的金沙江畔,楊柳吐綠,春風拂面,安麥西群眾跳起歡快的芒康弦子,迎來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62年前,為瞭獲得解放和自由,安麥西村14名農奴付出瞭生命的代價;半個多世紀以來,一代代安麥西人弘揚英雄精神,艱苦奮鬥,在脫貧致富的征程中書寫新的傳奇。

犧牲:為瞭獲得解放

位於金沙江畔的昌都市芒康縣索多西鄉安麥西村,與四川省巴塘縣隔河相望。

1955年5月,十四世達賴由成都返藏。隨同經師赤江、噶倫索康·旺慶格勒等沿途召集當地土司和上層僧人,煽動“要想盡辦法拖延和阻止民主改革”,鼓動武力對抗。芒康土司普巴本·澤成加措伺機發動武裝叛亂。

他派出“貢嘎喇嘛倉”骨幹分子強巴群增帶領100多名藏軍駐紮安麥西,憑借後方增援優勢隔江對峙,企圖殲滅駐蘇窪龍鄉的解放軍。

1958年,四川甘孜等地民主改革順利完成,廣大農奴第一次擁有瞭屬於自己的土地、房屋、牲畜等,成為新社會的主人。此時,西藏盡管和平解放已近7年,但百萬農奴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安麥西期盼著民主改革的到來,全村13戶農奴靠牛皮船,暗中接送解放軍偵察員、運送物資,幫助解放軍收集情報、傳遞信息等,叛匪對此恨之入骨。

1959年2月1日,強巴群增突然將全村60多名農奴抓起來,逼問解放軍的情況,追問與解放軍“私通”人員。

曾經俯首帖耳的農奴,誰都不願意出賣解放軍,強巴群增從中挑選出14名青壯年,嚴刑拷打,5個人相繼倒在血泊中!

強巴群增見問不出情況,使出更加狠毒的手段,叫人把向秋等9名青年拉到江邊懸崖,放言不交代解放軍下落,就把他們推下懸崖,爾後把向秋等6人推下金沙江。

78歲的鄧都是向秋的兒子,因年幼躲過一劫:“我父親被推到瞭懸崖下後,阿珠、阿多、格桑嘉措被叛匪帶到山上槍殺瞭。”

今年76歲的向秋拉姆含淚告訴記者:“當時我的哥哥尼瑪吉村也在其中,叛匪把他推下懸崖後,滿臉是血的哥哥奮力爬到江邊,又被他們無情地推進金沙江。”

“阿增和多鄧是雙手被反綁推下懸崖的,墜在江邊的巖石上沒死,叛匪就拿石頭活活將他們砸死。”向秋拉姆泣不成聲,雙手掩面哽咽:“紮西多登和登都是被叛匪在寺廟的樹上捆瞭兩天一夜後,活活砍死的。”

阿珠的女兒益西拉姆記得,父親是光著腳被帶走的,“他讓我給他找一雙藏靴,還沒來得及找就被拖走瞭。”想起這一幕,89歲的老人眼眶滿是淚水。

劫後餘生的農奴來不及給親人收屍,又被驅離故土,舉傢流浪,四處乞討,住山洞,挖野菜、吃野果充饑。逃難中的向秋拉姆常想,“真希望自己是蟲子可以鉆進土裡,是隻鳥可以飛上天空。像我們這樣,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就是在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始終堅信民主改革的到來!”鄧都說。

奮鬥:創造美好生活

安麥西現有86戶455人,是索多西鄉的一個自然村。

坐在三層樓房,看著院裡綠意盎然的石榴樹,向秋拉姆說:“今天的幸福生活,過去連做夢都想不到。”

1959年3月,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層反動集團發動武裝叛亂,黨和政府順應歷史潮流和人民願望,平定叛亂,組織百萬農奴實行民主改革。

在乞討中過瞭兩個藏歷新年的向秋拉姆一傢,回村後分到瞭房子、土地和牛羊。她還成為首批女共青團員,協助工作隊到各村宣講黨的政策。

在黨的培養下,年輕有為的鄧都先後當過民兵和倉庫保管員,後來擔任莽嶺區區長、索多西鄉黨委書記,成為國傢幹部。幾十年來,他帶領群眾平田整地1000多畝,推廣良種提高產量,修建水渠20多公裡,生產生活條件不斷改善。

20世紀80年代,地處偏遠的安麥西人生活依然比較艱難。向秋拉姆的兒子——1974年出生的桑登記得,他隻上瞭一兩年學就去放牛瞭。

改革開放後,桑登的父親阿白最先找到瞭“商機”:從雲南買回銅鍋銅瓢售賣;買頭騾子馱運生活日用品到牧場上去換酥油奶渣,再運到城裡;請來木匠做核桃木藏式茶幾賣到芒康、昌都。在阿白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多種經營的行列。

“我們傢可能是最早的‘萬元戶’吧。”桑登說,“我們傢的房子,前前後後蓋瞭4次,從一層的土坯房到兩層房,再到三層樓房,傢用電器、生活設施也不斷更新,總之是越過越好瞭。”

進入21世紀以來,安麥西更是迎來新的發展機遇。阿白、多吉、桑登等先後擔任組長,組織村民新修、改建住房,整治村容村貌,修建小型電站、外出務工、跑運輸,或把當地盛產的藏葡萄、石榴、辣椒等運到城裡,群眾的生活水平得到很大改善。

走進鄧都傢,院子裡停著一輛國產SUV,正房邊上新蓋瞭寬敞的客廳,藏式茶幾上擺著糖果、奶渣、藏式點心和當地水果等。

“沒有黨和國傢,就沒有這麼好的生活。”老人身板硬朗,精神矍鑠。

桑登介紹,安麥西村民現有自用小車13臺,跑運輸的大車17臺。全村在2017年實現脫貧摘帽,2020年人均純收入達14600元。

“共產黨讓我們過上幸福生活的諾言,早就實現瞭。跟黨走,我們永遠不後悔。”飽經風霜的向秋拉姆,目光堅毅。

傳承:賡續紅色血脈

春天的安麥西,層層梯田間,綠油油的青稞苗長勢喜人,房前屋後的石榴樹遮天蔽院,高大的核桃樹泛出嫩芽。

62年來,翻滾的金沙江奔湧不息。英雄的精神,激勵著一代代村民。

鄧都30歲時加入瞭中國共產黨,無論在什麼崗位,他都帶領群眾艱苦奮鬥、發展生產,默默奉獻。

在集體經濟時期曾擔任多年組長、隊長的阿松丁增,是出瞭名的“拼命三郎”:“我們村有兩個組。聽說另一組5點去幹活,那我們組就4點起床。”

阿松丁增說,他們天不亮先去山裡背積肥用的青岡樹葉,再到江邊背肥料土撒到田裡,然後才回傢喝口茶吃早飯,白天在山上平田整地幹一整天。有時候,晚上也要燃起柴火幹……

包產到戶後,壯勞力被組織起來修建水渠、道路等,碰上急難險重的任務,阿松丁增總是沖在最前面。

“在懸崖邊修路要放炮,一般都是我去。有時候要系根繩子從山上吊下來,連跑的地方都沒有。”談起往事,阿松丁增難掩心中的激動,“我是黨員,群眾要過河,我得先把腳踩到水裡。”

2013年,致富帶頭人阿白被選為組長。他帶領群眾修建村民活動中心,在鑿石塊時用力過猛,導致背部受傷,後常年臥床養病,不幸在2019年辭世。

“作為英雄的後人,就要傳承和發揚英雄精神,永遠聽黨話、跟黨走,把為人民服務落到實處。”桑登說。

歷經風雨滄桑,曾被鮮血染紅的這片土地,銘刻著安麥西人對黨的赤膽忠心,也記載著英雄後人持續奮鬥、攻堅克難的榮耀與自豪。

近年來,安麥西人抓住水電站建設契機,包工程、跑運輸,同時發展種植養殖業,改善基礎設施,努力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

改革開放以來,從安麥西走出去的幹部、職工有48人,現有在校中小學生87人,大學生17人。

巍巍橫斷山脈,滔滔金沙江水,見證瞭安麥西英雄的昨天,也必將見證安麥西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