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禁酒戰爭:被伏特加統治的戰鬥民族,為什麼離不開烈酒呢?

有人說俄羅斯是被伏特加統治的戰鬥民族,但你知道嗎?俄羅斯並不是沒有嘗試過改變民眾酗酒成性的特點。那俄羅斯究竟是如何與酒相愛相殺的呢?

俄羅斯人民又為何如此愛喝酒呢?俄羅斯人喜歡喝伏特加就像魚兒離不開水一樣,在俄羅斯一直有這麼一種說法,每年淹死在伏特加裡面的俄羅斯人比淹死在水裡的還要多。而且俄羅斯人相比於輕度酒來說更喜歡烈酒,根據相關數據的統計,俄羅斯男人的預期壽命因為酗酒成性,從最開始的68歲下降到瞭58歲。

而俄羅斯人如此愛喝酒跟他們所居住的環境離不開關系,我們都知道,歷史上的俄國一直是一個被沙皇統治的封建國傢。而俄羅斯幾乎全境都處在溫帶和寒帶氣候之上,這就直接導致俄羅斯的氣溫全年都比較低,而冬天更是嚴寒難耐。當時的有錢人能夠買到足夠的柴火過冬,但是窮苦人民卻沒有錢買柴火,可總不能聽天由命被活活凍死吧!於是他們便選擇飲用伏特加這樣的烈酒來讓身體暖和起來。慢慢地這也演變成瞭一種習慣被留存下來。

在彼得大帝統治時期,這位君主不但沒有制止民眾酗酒的行為,反而還鼓勵大眾喝酒,他經常舉行一些酒會,受到邀請但是拒絕飲酒者甚至還會被處以罰款。同時彼得大帝還表示無論貧富貴賤,人人都可以釀酒,他還頒佈瞭一系列奇怪的法令,那就是喝酒的人不得受任何人幹擾。而也正是這一系列法令的頒佈,讓俄羅斯的民族開始出現瞭大規模酗酒的現象。

而凱瑟琳大帝葉卡捷琳娜二世在掌握政權之後,也表示喝醉的老百姓最好管理。而自此之後,為瞭履行這種思想,政府開始將伏特加的銷售權下放到個人的手中,而這樣一來,普通民眾購買伏特加酒就更加方便瞭,這為整個民族的醉酒可謂是起到瞭推波助瀾的效果。

雖然現在我們認為這項法案的頒佈可謂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但是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法案的頒佈都有它存在的意義,而當時政府對伏特加的管制如此放松,很大程度上是為瞭提高自己的統治力和影響力。

俄羅斯民族酗酒成性跟他們的歷史有著莫大的關系,但是酗酒成性的民族絕對不會成為一個強大的民族,曾經的俄羅斯便印證瞭這一點,那麼在此期間又發生瞭什麼事情呢?

1905年,日俄戰爭爆發,僅僅一年之後,俄羅斯戰敗。而此次戰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軍隊酗酒成性,導致後勤物資無法及時補給到前線。而西方媒體更是報道出不是日軍擊敗瞭俄軍,而是酒精打敗瞭俄軍。1914年,一戰在歐洲大陸打響,吸取到上一次戰爭慘敗教訓的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深知酒精為軍隊帶來的負面作用,於是他下令禁止軍隊在任何地區購買含酒精的飲料。而這也是俄國歷史上第一次頒佈禁酒令。

雖然禁酒令的頒佈在表面上取得瞭不小的成果,但同時禁酒令的頒佈也帶來瞭相當嚴重的後果,那就是前線士兵因為失去瞭伏特加這樣的精神寄托,就變得軍心渙散,逃兵四竄,到處都可以看到因為喝不到伏特加而鬱鬱不振的俄國潰兵。

1917年,10月革命的一聲炮響,俄國推翻瞭沙皇統治,正式進入瞭蘇聯時代,而這時新政權的建立也讓國內的禁酒環境變的寬松瞭起來。在列寧時期,他也曾號召蘇維埃政府頒佈禁酒令,但是最後卻遭到民眾的一致反對,嚴重的時候,還影響瞭蘇維埃的支持率,於是列寧隻好撤銷禁酒令。

隨著時間的推移,蘇聯步入瞭斯大林時期,二戰全面爆發,蘇聯也遭到德軍的侵略,而這時禁酒令也被全面取消,伏特加在當時還一度成為瞭蘇軍標配的戰略物資,為瞭激勵戰士們,斯大林簽訂瞭一份協議,協議規定,自1942年9月1日起,給每個前線作戰人員每天分發100克40度的伏特加酒。據統計,二戰期間,蘇聯紅軍共消耗超過2億升的伏特加酒。他們也甚至自豪地說,打敗德軍的就是喀秋莎火箭炮和伏特加。

雖然二戰的勝利看起來似乎是有著伏特加的加持,但是這也間接讓整個民族開始慢慢變得酗酒成性,甚至影響到國傢的方方面面。在赫魯曉夫執政期間,他也頒佈過禁酒令,政府限制烈酒的市面銷售,但是卻不限制生產,而這一禁令在當時也是形同虛設,反倒激增瞭一大批地下交易和黑市的興起。

俄羅斯禁酒戰爭屢戰屢敗,那麼真的就沒有強有力的政策能夠頒佈嗎?

在蘇聯時期,其實也有相應的強制性政策頒佈,那就是戈爾巴喬夫頒佈的禁酒令,而他也成為蘇聯歷史上禁酒最為嚴格的領導人。1985年,剛剛上任蘇聯總書記的戈爾巴喬夫便頒佈瞭禁酒的相關法令。規定表示,從1986年開始,減少烈性酒的產量,直到1988年完全停止含有酒精的飲料生產。

而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帶來的就是社會的劇烈動蕩,隨著法案的頒佈,大量伏特加酒廠被關閉,大部分售酒商店遭到取締,而跟烈酒相關的產業鏈也在一瞬間分崩離析。蘇聯老百姓更是對此表示強烈不滿。隨後,伏特加的生產和銷售便開始轉入地下,而民間的私釀和黑市販賣也越來越多,但是因為沒有統一的標準,民間私釀的伏特加品質都很差,有人甚至直接用一些含有酒精的日用品充當酒精飲料賣給別人。

在這段嚴厲的禁酒期間,醫用酒精的消耗量足足增加瞭2倍以上,而當時酒癮發作的人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直接掉包教堂裡供奉神靈的“聖酒”,更極端一點的甚至還用鞋油兌水甚至是偷飲花露水和香水這類含酒精的物品來解酒癮。有相關報道稱,蘇聯在禁酒期間境內中毒的人數劇增。之後隨著蘇聯的解體,葉利欽成為瞭俄羅斯的第一任總統,而在他執政期間吸取瞭戈爾巴喬夫的教訓,解除瞭禁酒令,一時間全俄酗酒的現象又開始出現瞭。

而這位總統也是伏特加的忠實愛好者,他也在醉酒後鬧出瞭不少醜聞,比如在他訪問瑞典時,就在喝完酒後命令已婚的副總統將瑞典公主娶回傢;1994年,葉利欽與當時的德國總統共進午餐,在喝醉之後甚至走上舞臺來瞭一段滑稽的舞蹈。而像這樣的醜聞還有很多,作為國傢的最高領導人,自然就是一個國傢的顏面,而如此不合時宜的事情也讓彼時的俄羅斯蒙羞。

再加上,當時俄羅斯的經濟環境因為蘇聯解體而受到極大的影響,很多人都因此失業,整天隻能用酒精來麻醉自己,而這樣的爛攤子落到瞭後來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頭上。因為當時俄羅斯伏特加的產業牽涉到各行各業的利益,同時俄羅斯很大一部分的稅收也是由伏特加而來,所以普京采用瞭較為溫和的政策來控制酗酒帶來的社會危害,一步一步潛移默化的來,比如不允許在互聯網上宣傳酒精飲品廣告,任何酒精生產設備都要嚴格登記等。

時至今日,俄羅斯人仍然喜歡喝酒,但是一部分精英人士已經不會將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因為他們覺得在清醒的時候,更容易做出正確的決定。一個民族因酒而起,也因酒而衰落。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京要想實現國民全面合理飲酒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這條路不能走得太激進,也不能走得太寬松,隻要方向正確,相信俄羅斯的禁酒戰爭終有一天會勝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