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導讀:近年來,隨著電子信息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快速發展和擴散,電子信息技術日益成為現代軍事力量的重要支柱,電子戰越來越成為現代大國軍力競爭的核心和焦點。2019年11月,美國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CSBA)發佈瞭《Winning The Invisible War Gaining An Enduring U.S.Advantage In The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報告,對美國、俄羅斯、中國電子戰能力進行瞭評估。

CSBA采用瞭由美國國傢安全委員會的安德魯•馬歇爾(Andrew Marshall)率先提出並領導國防部網絡評估辦公室歷時40年開發的網絡評估框架。研究首先分析瞭各國電子戰戰略,然後梳理各國發展現狀並進行對比。

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網絡評估框架

1、國傢評估

1)中國

CSBA認為,中國自1990年以來不斷提升電子信息技術在軍事學說中的地位,2004年中國國防白皮書提出未來戰爭是“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2015中國國防白皮書強調“在信息化的局部戰爭中戰鬥”,2019年國防白皮書進一步將戰爭的下一階段確定為“智能化”。

CSBA認為,中國希望建立一種能夠不依賴單個裝備的優異性能就能擊敗敵人的電子戰的系統之系統(SoS),這反映瞭解放軍系統戰的概念。每個系統以及系統的組合的設計,都是為瞭產生預期的效果,並通過集中的、一致同意的決策來處理可能的威脅。指揮官在在行動開始之前通過信息和情報系統來分析情況,確定可能的行動方針及執行計劃,包括可能的分支和後續行動。

根據系統戰的概念,中國針對傳感器和通信系統研發、部署瞭一套全面的電子戰系統。該系統旨在抑制、降低、破壞或欺騙在無線電、雷達、微波、紅外和光學頻率范圍內運行的敵方電子系統,以及敵對計算機和信息系統。該系統著重於擊敗美軍,主要針對美國系統和運營中感知到的特定漏洞而設計。例如考慮到美國在西太對抗中十分依賴遠程投送,有限基地又高度依賴於外部通訊線路並且都在中國遠程精確武器范圍內,因此中國將幹擾或破壞美國的通信鏈接確定為優先事項。

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中國遠程傳感器和武器網絡

在組織方面,2015年中國重組瞭大部分收集和傳播信息的部隊,以及控制對手獲取準確信息的部隊,組建瞭新的戰略支援部隊(SSF)。SSF包括太空系統部和網絡系統部兩部分。太空系統部負責太空作業的幾乎所有方面,包括衛星發射、跟蹤、遙測和太空戰。網絡系統部由之前負責網絡戰、電子戰、心理戰和信息作戰的單位組成。

SSF可進行戰略信息支持,包括網絡運營以及情報收集和發佈。對於電子戰行動而言,SSF還可進行戰略情報破壞,包括在沖突初期“癱瘓敵人的作戰系統”和“破壞敵方的作戰指揮系統”。與僅專註於網絡的美國網絡司令部不同,SSF包括太空、網絡和電子戰能力,它還負責組織、訓練和裝備戰略性網絡和電子戰部隊。

2)俄羅斯

俄羅斯軍事作戰理念的發展比中國更有活力,其新思想來源於俄羅斯軍隊不斷的試驗、實戰經驗以及大規模演習。在敘利亞和烏克蘭開發的新的電子和網絡戰以及局部精確偵察和打擊的新方法,通過不斷發展的遠程打擊、威懾力、信息戰概念補充到瞭俄羅斯武裝部隊作戰理論中。

俄羅斯軍事領導人的權威著作認為,電子戰是通過信息戰在作戰和戰略上獲得對對立軍隊的信息優勢的關鍵因素。俄羅斯軍隊尋求建立一種全面的電子戰的系統之系統,旨在全面擊敗美軍的C4ISR網絡。

俄羅斯電子戰人員和裝備,主要分為以下三類:(1)軍事區的電子戰資產、武裝部隊及武器;(2)KTK(綜合技術控制)系統中的電子戰資產;(3)戰略無線電幹擾系統的電子戰資產。

俄羅斯軍隊的大多數電子戰人員和裝備都屬於第一類,其分發給陸軍電子戰旅、電子戰飛機連以及個別的船隻或飛機。KTK系統是所有電子戰部門中的平行組織,負責頻譜管理和監視、發射控制(EMCON)和信息保證。戰略性無線電幹擾系統的目的尚未得到很好的瞭解。

盡管電子戰能力和操作員分佈在整個俄羅斯武裝部隊中,但它們基本上被組織為操作獨立電子戰系統的特種電子戰部隊。俄羅斯陸軍的專用電子戰旅與其他功能旅並駕齊驅,是每個師的組成部分。在船舶和飛機中隊中,電子戰人員被組織為操作無人機和其他獨立電子戰系統的組,而不是被納入艦隊或飛機機組人員中。通常,船上和飛機上集成的電子戰設備的能力不及與其相關的電子戰部隊操作的系統。

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俄羅斯武裝部隊電子戰部隊的組織

自2009年以來,俄羅斯軍隊對其電子戰部隊和能力進行瞭重大改革。在過去的十年中,俄羅斯武裝部隊對其電子戰部隊中80%至90%的裝備進行瞭現代化改造,預計到2020年將取代2009年以前70%的系統。

目前,俄羅斯軍方已經裝備瞭多種車載幹擾器和被動式傳感器,覆蓋瞭相關的射頻(RF)和可見光譜。這些系統大多被設計成在狹窄的頻率范圍內執行單一功能。雖然已經現代化瞭,但俄羅斯的許多新電子戰系統隻是蘇聯技術的升級版。此外,大多數飛機和艦載電子戰系統是用於自衛,而不是針對敵人的傳感器或通信系統進行攻擊。

俄羅斯電子戰部隊正在裝備少量新技術,包括基於無人機的幹擾器和傳感器、精確制導彈藥(PGM)幹擾器和廣域高頻(HF)幹擾器。俄羅斯電子戰部隊也正在部署電子戰指揮控制(C2)系統,設計用於協調電子戰行動的計劃,但他們並不打算進行自動的、實時的頻譜管理和電磁頻譜發射控制,就像美國軍方電磁作戰管理(EMBM)系統正在追求的一樣。

3)美國

美國國防部於2013年發佈瞭電磁頻譜戰略,並於2017年發佈瞭電子戰策略。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報告(NDS)又設計瞭一種新的態勢模型,使美軍接近潛在的對手和目標,並可以進行迅速幹預。在該模型中,力量部署分為兩層,外層為接觸層,該層定期與盟友和對手互動。它將在發生沖突時首先作出反應。內層為緩沖層,是在發生沖突時可以立即向接觸層提供援助的部隊。

中美俄電子戰能力評估:美國與中俄差異明顯,各國都在積極探索

模型將力量置於接觸層、緩沖層

由美國國防部首席信息官(CIO)開發的電磁頻譜戰略設定瞭一個雄心勃勃的願景,即在需要的時候和需要的地方獲得頻譜接入,但隻解決國防部內部以及國防部和平民用戶之間的頻譜管理。電子戰戰略為美國國防部電磁頻譜運營確立瞭四個主要目標:

(1)目標1:組織電子戰企業以確保EMS的優勢。美國國防部建立瞭電子戰執行委員會(EW EXCOMM)和電磁頻譜跨職能團隊(EMSO CFT),以監督和整合軍事部門和作戰支援機構為提高其獲得和保持電磁頻譜優勢的能力而做出的各種努力。EW EXCOMM的成員和支持人員將其作為附帶的職責,而EMSO CFT的成員是專職的。但是,EW EXCOMM和EMSO CFT缺乏俄羅斯武裝部隊電子戰司令部或中國SSF的權限或專門的指揮結構。

(2)目標2:培訓和教育21世紀的電子戰和電磁頻譜作戰部隊。在國防部中,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的培訓被委派給軍事部門和機構,導致培訓改進的進度不平衡。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和陸軍都在不同程度上將電磁頻譜訓練納入瞭對所有人員的基礎和通用軍事訓練中,並且美國空軍正在制定針對所有飛行員的訓練計劃。

(3)目標3:為部隊配備敏捷、自適應和集成的電子戰能力。國防部和美國國防工業在開發新的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技術(特別是自適應、認知和多功能電子戰和電磁頻譜系統)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是,由於美國軍方的需求開發流程無法產生對新技術的需求,國防部面臨著將這些新技術發展為采購項目的挑戰。

(4)目標4:加強與行業、學術界、盟友和相關合作夥伴的夥伴關系。國防部通過北約電子戰咨詢委員會(NEWAC)和國傢武裝首長會議(CNAD)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盟友建立瞭穩固的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關系。NEWAC負責需求的開發並監督北約的電子戰政策、原則和指揮控制概念,還監督電子戰對北約作戰和演習的支持。

2、差異

美國與中俄在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的戰略和能力上的重大分歧,可以揭示美國國防部在追求電子戰優勢方面的挑戰和機遇。以下詳細介紹瞭美國、中國和俄羅斯軍隊之間關於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的主要差異。

1)SoS體系結構VS殺戮網和任務指揮

中國采用一個綜合的SoS系統去幹擾敵人的指揮控制和遞送信息的能力,而不是消耗消滅敵人。這被描述為系統戰,它利用瞭中國的主場的信息優勢。以SoS為中心的力量設計旨在提供冗餘和堅固性,但是可能以犧牲靈活性和彈性為代價。盡管可能在沖突發生之前才組裝全部隊的SoS系統,但SoS系統和組件的設計是事先精心設計的,針對各種作戰情況都有預案。

美國軍隊的設計方法也依賴於SoS體系結構,但與中俄不同的是,作為一支遠征部隊,美軍無法建立高度冗餘且具有彈性的SoS部隊結構。由於尚不清楚未來沖突的地點、對手、盟軍和美國部隊,這要求部隊設計具有靈活性。美國軍事領導人將這種方法稱為“殺戮網”,而不是傳統的殺戮鏈。

俄羅斯軍方試圖在重要地區(如與白俄羅斯毗鄰的西方軍事區和北約波羅的海國傢)建立靜態、強大的電子戰系統和危機應對系統。俄羅斯軍隊在敘利亞和烏克蘭進行遠征行動時,依靠聯網的移動電子戰和EMSO系統贏得信息對抗。但是,在國土和遠征領域,俄羅斯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能力的協調和整合能力低於中美。

中俄采用的指揮控制方法反映瞭科學的戰爭觀。在系統戰的概念下,中國指揮控制系統依靠事先經過分析並達成一致的戰術,再通過預先架構的SoS實施指揮控制、火力、偵察和情報工作。俄羅斯的指揮控制方式是將權力下放給下屬,但重視運用系統論的能力(一種基於建模和控制論的俄羅斯作戰系統理論)來科學指揮部隊並預測作戰成果。

這些指揮控制概念與美國軍方的概念完全不同,後者將權力下放給下屬,並且當與高級領導失去聯系時依賴低級軍官自身判斷局勢和遵循指揮官意圖的能力來進行作戰。這種方法在美國軍事學說中被稱為“任務指揮”。

2)專業化VS靈活性

中俄部署瞭各種各樣的電子戰系統,這些電子戰系統主要用於解決某些類型的敵對能力甚至特定的系統。中俄的電子戰系統和人員被組織成專門的電子戰部隊,並被分散到綜合部隊中進行準備和部署。結果,中俄部隊部署瞭大量的電子戰和特遣部隊,這可能會限制中俄武裝部隊廣泛采用諸如自適應電子戰、網絡化電子戰等新技術的能力。

美國的電子戰能力也被組織成專門的電子戰部隊,用於訓練和行政目的,並分散到綜合部隊中進行準備和部署。與俄羅斯和中國軍隊相比,美軍使用的電子戰平臺和系統的多樣性要小得多,但是這些系統傾向於更具多功能性,以應對更廣泛的威脅。美國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系統的狹窄范圍可能使美國軍方更容易部署新的電子戰和電磁頻譜操作技術。

3)電子戰VS電磁作戰管理

由於中俄的潛在軍事目標在附近,因此中俄的武裝部隊可以將其大部分電子戰和傳感器系統建立在自己的領土上,在那裡通信將是可靠的,並且難以阻塞。因此,中國和俄羅斯軍隊可以預先計劃其使用頻譜,而無需實時協調電子戰的運行、感知和通信。

而美國作為一支遠征軍,美軍期望通過JEMSO等概念和使用電磁作戰管理系統,對頻譜動態進行管理,並在電磁頻譜中整合不同的行動。美國國防部正在尋求多種系統來實現這一目標,但相關系統尚未部署。

4)被動感應VS主動感應

中俄由於地利,可以采用無源傳感器、高頻雷達等設備,它們可以實現更大的檢測范圍並且還能避免位置暴露。而美國一般依賴主動的單基地雷達進行態勢感知和防禦並通過電磁通信來協調作戰。

5)軍民融合VS軍事研發

中俄在較小程度上實現瞭軍民融合或一體化,軍事研發企業可以利用商業領域取得的技術進步。這將極大地擴展中俄軍隊的研究和發展范圍,並可能導致中俄獲得一些中俄民企與美國或歐洲組織合作開發的商業技術。而美歐民企一般十分抵制政府購買或共同開發技術。與中國和俄羅斯相比,美國軍方的研發活動與智力資本之間的不對稱性可能會阻礙美國國防部采用和開發新技術的能力。

小結

目前,電子戰仍處於方興未艾的階段,各國都在積極探索未來電子戰的模式及戰法。本文對中美俄電子戰發展戰略、現狀、特點進行梳理及總結,具有較好的參考價值。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