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兒童文學的現場

陳香在兒童文學界的形象越來越鮮明,越來越突出。她從最初默不作聲的現場旁觀者——她是作為記者采訪報道出現的,在人們不知不覺中成為兒童文學話語體系的建構者之一。如今,她每次走來時,與會者都有一種期待:陳香今天會說些什麼呢?因為每次聽她發言,我們都能聽到地道、新穎的見解。而她的新作《童心宇宙:兒童文學的本質與邊界》(接力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推出,更加強化瞭她作為文學批評傢的身份。

也許與她的職業有關,她的文學批評與其他批評傢相比,有一顯著特色——現場感。一部新作問世之後,陳香對其發聲往往是最早的。這與她的記者身份有關。她會將作品評論與她的新聞工作自然而然地結合在一起,在最短的時間內,展現給我們。將評論的專業性與報紙的新聞性結合在一起,是她的拿手好戲。她的文章,總體看上去,是一篇專業批評文章,但語調既是批評傢的,又是記者的;她在以批評傢的身份對作品加以評論的同時,作為記者的獨到觀察又始終在支使著她的行文。強烈的“時效意識”,左右著她的修辭風格:幹凈,凝練,利落,夾敘夾議,姿態呈俯視,偏重於對被關註對象之當下意義的揭示,以及對關註對象的準確定位。

這種現場感風格,還在於陳香熱衷於對正在發生的文學現象和潮流的關註,要比一般的批評傢更為熱心。而對文學現象和潮流的描述和分析,都是比較恰當的。她擅長做這種批評,這得益於她飛鳥式的穿梭。很多兒童文學研討會,都會出現她的身影。她身輕如燕地在兒童文學的原野上飛來飛去,將兒童文學的風景和生態仔細看在眼裡。她能如數傢珍地談論很多新近出版的國內外兒童文學作品。於是,我們從她那裡聽到瞭兒童文學的風向、潮起潮落的準確信息,聽到瞭對未來喜悅情景的暢想或者是對可能出現的逆流、斜風的預警。

她對文學的專心,不言而喻。但我們也許並不缺這種專心之人。我們缺的是既專心又專業的人。目前很多兒童文學評論,有點兒隔靴搔癢、似是而非,有點兒隔,有點兒淺,有點兒飄。這麼多年,陳香一直在修煉自己,一直在讓自己成為一個專業人士。她沒有停留於對兒童文學的浮泛關註,一直在往深處去,往高處走。她知道,對一篇作品或對一個文學現象的精準判斷力,不僅來自對存在狀態的全面瞭解,更在於對話語資源的把握,即理論功底的形成。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努力夯實自己的理論基礎。從她的批評文章中看到瞭無處不在的理論光芒。理性之光,越來越明朗地照耀著她的文字世界。

她對兒童文學的直覺能力,也是良好的。她也許天生與兒童文學有緣。生活中的陳香,總有那種孩童般的純真和活潑。直覺,理性,合流運行,從而使她的文章義高而不虛妄,真切而不淺疏。

“兒童文學本質上應該是一種充盈著強烈的故事性、趣味性和遊戲精神,充分張揚幻想精神,愉快的、充滿無限生命力的文學世界。首先,兒童文學應該是給兒童帶來解放和自由的文學,鼓勵兒童從容不迫享受童年的幸福,滿足並發展兒童的生命欲求和願望。其次,兒童文學應該采取特定的方式闡述兒童所生存的真實的世界,在感受他人他事時獲得認同感和撫慰感,並實現最終的成長;再則,兒童文學不能無視苦難而一味迷戀描述兒童所謂的幸福生活,苦難的缺失,將導致人文精神的隕落。”諸如此類的表述,都是專業性的表述。而這些表述的背後,是陳香直覺能力與理性能力之雙翅的優美扇動。

(作者:曹文軒,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