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前天和一個朋友見面,二十多分鐘的聊天裡,她倒盡苦水。

而事實是,她身體健康,事業順利,兒女雙全,老公也溫柔體貼。

她不否認這些擁有,但她習慣說兩個字——“但是”,明明身居要職,她說“早晚還不是要被頂替”;明明傢庭幸福,她說“昨天還跟老公生瞭悶氣”。

就這樣,沒有的是缺憾,擁有的是障礙。

其實,像她一樣煩惱的人很多很多,心理學傢阿德勒的解釋是: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總想讓自己脫穎而出,總想過更好的生活,所以有瞭比較、評判,也就產生瞭煩惱。

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我們好多的爭取和掙紮,歸根結底隻是三種感覺在作祟:“我很重要”的價值感、“我值得被愛”的安全感和“我可以做到”的資格感。

01

“我很重要”的價值感

每個人都渴望被人需要,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因為這是很多人存在感的來源。價值感回答的問題是:

  • “我重要嗎?”
  • “我的存在有意義嗎?”

來訪者秀秀跟我說的第一句是:“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活著就像行屍走肉。”

她哭訴道,自己省吃儉用,把父母照顧得妥帖周到。即便工作辛苦,還是悉心照顧著老公和兒子的起居,可是,兒子不聽話,父母不領情,老公各種忽視……

總之,沒有人懂她愛她。

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工作中也是,她一直經歷幫別人忙,但部門聚餐時唯獨落下她,她問我:“是忘瞭嗎?我不信。”然後自言自語道:“真失敗,我就是這麼不招人待見。”

其實,她就是典型的價值感很低,慢慢形成瞭討好型人格行為上討好父母、伴侶、孩子、同事,但情緒上卻堆積很多抱怨、委屈和壓抑的情緒。

所以,她覺得自己就是“不招人待見”,做再多都沒用,自己就是不重要,付出永遠沒有回報,同事才會忽視她,老公和孩子不聽話,父母不理解。

惡性循環之後,她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最危險的是,討好型的人易患抑鬱癥。因為他們總是過度壓抑自我,心理學傢塞利格曼曾說,抑鬱癥患者最核心的問題就是價值感低下,認為自己活著毫無意義和價值。

而我們做很多事,跟很多人建立關系,最終的目的都不過是為瞭證明“我很重要”——這是我們存在的一大動力。

02

“我值得被愛”的安全感

安全感是一段關系得以開始的根基,也是一段關系出現裂痕的導火索。安全感所回答的問題是:

  • “我值不值得被愛?”
  • “這個世界是不是安全?”

缺乏安全感的人,會有世界隨時會被擊潰的危機感,在這種壓力下,他們會做出各種匪夷所思的行為。

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同學靜靜有二胎後,大兒子就問題頻出,比如吃飯必須和弟弟用一樣的碗,晚上必須和媽媽一起睡,明明會穿衣服,寧願遲到也要等媽媽給他穿。

說教沒用後,靜靜開始批評他,這時他就會握著拳頭朝弟弟喊:都是因為你。

更讓靜靜頭疼的是,一向獨立自理的兒子頻頻在幼兒園尿褲子,靜靜說他這是故意整人。

其實,我更願意相信是孩子的安全感出瞭問題。

弟弟出生後,他害怕媽媽的愛被分享,所以想各種辦法來試探,而媽媽的訓斥恰好給瞭他一個負面反饋:媽媽果然不愛我。

這樣一來,他就會更加變本加厲,不惜用退化性行為來換取媽媽對弟弟一樣的照顧。

是不是有些不可理喻?其實大人也一樣。

比如在親密關系裡失去安全感的人,會因為不安而忍不住疑神疑鬼,或者退化成一個沒有理智的孩子,無法理性溝通,明明是愛卻做出傷害的行為。

其實,他們深知行為不妥,但安全感不足時,她們就不惜一切來試探“我值得被愛嗎?”“我安全嗎?”

總之,一旦安全感出問題,一段關系就時刻走在擦槍走火的邊緣。

03

“我可以做到”的資格感

所謂掌控感,是一個人自我評估能否成功完成一件事的程度,它是自尊和自信的來源,資格感回答的問題是:

  • “我是不是可以做到?”
  • “我有資格嗎?”

如果一個人的資格感出問題,就會出現退縮、逃避、自怨自艾的行為,覺得自己不配。

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比如有人不敢爭取屬於自己利益,不敢開始一段新戀情,還有人做事總是猶豫不決,甚至一件事情總是在成功之際功歸一簣,等等,這些都是資格感出瞭問題。

前幾天,一個媽媽跟我抱怨,兒子特別膽小,傢庭聚會上,孩子想吃西紅柿,卻躲在她的身後各種磨蹭,任憑她怎麼哄勸,兒子就是不敢向前要。

惱火的她對著兒子一頓訓斥,可是毫無起色,孩子愈發變得膽小怕事。

其實,孩子的問題不是不想去要,而是做不到,害怕別人的拒絕和評價,在潛意識裡,他覺得自己不能“要”。

究其原因,多是接受瞭過多的說教和指責,或者有太多想爭取又被制止的經歷,漸漸地,一個人變得退縮膽怯,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不相信自己有資格,配得上。

人的自信心,和抬頭挺胸的勇氣,就這樣被消磨光瞭。

04

先有自我意識

才有內在力量

為什麼那麼多人都苦於自己沒有安全感,價值感低,不配得?這對我們的生活來說,很重要嗎?當然重要。

價值感、安全感、資格感,整合起來,就是一個人的內在力量。

心理學傢弗洛姆說:“成熟的人能夠創造性地發揮自己的內在力量。”

聽過這三句話的女人,才算沒白活

有瞭價值感,你才能篤定自己存在的真實意義,而不被外界的肯定或否定影響;有瞭“我可以”的資格感,你才願意嘗試更多的可能,才能積累更多成功的經驗。

有瞭價值感和資格感後,你才會把自己當成獨立意義的個體,也就是擁有安全感,才能去創造價值,而不是一味地要要要。

所以,我們要做的是:

首先,保持獨立自我意識。告訴自己,成年人的安全感最核心的來源是自己,而不是外界。

其次,探索自我優勢並進行自我肯定,建立多元的價值評價體系,不要隨意給自己貼負面標簽。

其實,我們出生時,就有瞭身份,那就是我們最重要的存在價值。

然後,還要試著一點點爭取和努力,來積累成功經驗。一旦資格感建立起來,不管外界發生什麼,我們都會有一份“我可以”的信念。

總之,每當你糾結和掙紮時,試著問問自己的“內在小孩”:

  • 你最缺什麼?
  • 你最想要什麼?

然後去自我滿足——能完全滿足你的,隻有你自己。

心理學上有個說法是:一個人25歲後,就有做自己內在父母的能力。你不再是那個沒人愛的可憐小孩,你有獨一無二的價值,你絕對安全,你100%配得上。

作者丨微奢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