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在那激情燃燒的20世紀60年代,一群十六七歲的中學生,積極投身於生產建設兵團的農業建設。踏上西去的列車,經過幾天幾夜的顛簸,他們終於來到河西走廊的一個小鎮——玉門鎮。他們在戈壁荒灘開荒造田,艱苦的環境使他們這些肩不能擔、手不能提的城市學生,得到瞭鍛煉,實現瞭人生價值。

  在那期間,發生的一件事令何明終生難忘。那是支邊3年後的一次無知,使他們誤入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河西走廊的夏天,天氣非常晴朗,地面幹熱。適逢星期天休息,何明幾個戰友相約同行,去另一個團場看望幾個朋友。當年,河西走廊交通很不發達,隻有一條橫貫東西的蘭新公路,那些鄉間小路的路面就更差,而且還很少。

好在路途並不算太遠,大約25 公裡左右,但沒有通勤的客車,就連貨車、馬車或牛車也是很難碰到。順公路而行,卻要多繞很多彎路,需要多走幾十千米的路。因此,何明他們決定,邁動雙腳,這樣隻需要8—9 小時,也就相當於一白天的行程,想來也很方便。

  河西走廊的地貌大約分為3種:面積較大的戈壁灘、沙化的沙地和含有表層鹽堿的鹽堿地。面積均大小不一,有小到幾十、幾百平方米的,也有大到幾十、幾百平方千米的。出發前,他們準備瞭一些食品,帶瞭些水就上路瞭。

他們在想,邁開雙腳,隻要找準瞭大方向,就沒有什麼大問題瞭。就這樣走瞭一天的時間,人沒感到有多累,但太陽卻已西落,天一點點地暗瞭下來。月亮也不知在什麼時間掛在瞭天空,接著就是滿天繁星,星光燦爛,大地被夜幕所籠罩。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由於他們經歷瞭幾年艱苦環境的磨練,有過夜間在田間澆水灌溉的作業經歷,已經習慣走廊的夜色,也不怕野外的夜間活動。

  此時,天空佈滿星鬥,明月當空,西北走廊浩瀚的戈壁卻是另一番景色。茫茫的戈壁灘上能夠望出很遠,我靜靜地坐在戈壁上,遙望星空,遐想無限。

  冬、春季節,如果有風沙,就會塵土飛揚,飛沙走石,形成沙塵暴。即使是無風的天氣,也會時而有小小的龍卷風刮過,它猶如一條黃龍騰空而起,從你面前飛速而過,然後又迅速遠去。

但它很小,不會給人類及大自然造成損害。一般來說,風在河西走廊裡是四季不斷,每到冬、春兩季最為普遍,幾乎天天都有,而且也最為強烈,因此,當地流傳著“風吹石頭跑”的說法。

晝夜之間溫差很大,夏季中午氣溫可達40℃,夜間最低溫度又可接近0℃,一年四季都離不開棉被,在當地,“早穿皮襖午穿紗,抱著火爐吃西瓜”的現象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何明由於他們在夜色中行進,雖然月光明亮,但沒有路,隻是朝著大方向,在不知不覺中走進瞭一片沙地,松軟的沙土隨著腳步的前進而流動,當時誰也沒有留意到環境的變化所帶來的危險,隻是埋著頭,向既定的方向行進。隨著一步步的深入,腳下的土地和四周的環境發生瞭不小的變化。

當他們尋找道路,才細心觀察所處的環境,這才發現,周圍沙丘起伏,連綿不斷,如同大海的波濤,隻是它表現得很寧靜,很安穩。它就像是茫茫的、灰白色的旱海,準確地說,是沙海,無聲無息,非常安靜、溫順。

此時,他們才意識到危險,他們已經誤入瞭沙漠。根據記憶,誰也說不清這是什麼地方,是哪個沙漠,更談不上是什麼方位及深入有多遠?而且一旦起風就會形成沙塵暴,就沒有生還的可能。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他們會誤入到這裡。此時,何明一夥人才真正感到沙漠的可怕和生命的可貴。

此刻,求生的欲望無比強烈。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可是,撒滿銀光的沙丘毫無聲息,寧靜得讓人害怕。那時,隻有一個想法——趕快走出沙漠,脫離險境。每個人都處在一種恐慌狀態,坐在沙丘上一支接一支地吸著紙煙,思考著脫離險地的辦法和路線。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大腦也從之前的慌亂中一點點地冷靜下來,每個人都提出瞭解決困難的方法和建議。

  周圍寧靜得讓人感到害怕,每個人都在極度地控制自己的情緒,思考各種方案,供以參考,但都被一一否定,可又沒有什麼好辦法。如果繼續行動,一旦搞錯方向,進一步深入沙漠中去,所產生的後果不難想象。因此,他們每個人都必須保持冷靜,想出辦法走出沙漠,那才是唯一的出路。

  冷靜後的何明,大腦中突然閃現出關於燈光的想法,如果在周圍某一方向能看到燈光,那麼距離就不會太遠,就一定能夠走出去,因為隻有有人的地方才能有燈光出現。何明把自己想法說出後又再一次強調,尤其是在他們視力范圍內能夠看到的燈光,可以肯定地講,決不會離他們太遠,否則,他們是看不到的。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何明的說法得到瞭戰友們的認同,於是大傢爬到一個沙丘上,在最高點向四周觀察,尋找夜色中的那抹光亮。浩瀚的沙漠像海洋一樣,在明亮的月光下照耀著、聯接著天際,猶如一個冰冷的“神畫”世界,腳下沙丘連綿起伏,如同大海的波濤,隻是平穩靜止在腳下,一動不動。

隻有滿天的星鬥在閃爍,沒有燈光,也無法判斷遠處那閃爍的是星光還是燈光。經過再三的觀察,隻有一個方向有一片黑影及幾點光亮,可是誰也不敢斷定那就是燈光。

  他們仔細辨認、比較和分析後得出結論,最後還是認為那片黑影極有可能就是村莊,原因是在河西走廊地區除南邊的祁連山和北邊的馬崇山是山脈外,基本都是一馬平川的戈壁灘或是鹽堿地。一眼可以看出去很遠。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而且戈壁灘上及鹽堿地上是沒有太高的山丘或樹木的存在,隻有村莊的周圍和有人居住的地方才會有成片的樹木,即使在腳下的沙漠地帶有起伏的山丘,但如果從遠處觀察,尤其是在夜間,也應該是一馬平川的感覺。

在月光下,遠距離也不應存在高矮起伏的一片影像。另外,高原地區夜間雖然明月當空,可以斷定能夠在視野范圍內看到的距離不會很遠。這也進一步證明,他們現在沒有深入沙漠太遠,必須抓緊時間,趕快走出沙漠。經過大傢的一再爭論,都認為何明的說法是對的。於是,為瞭爭取時間,他們必須立即行動。

  隨著腳步的移動,他們感覺到,腳下松軟的沙地是在以緩慢的坡度上升。突然,腳下一空滾下瞭沙丘,又到瞭另一個沙丘下。好在沙地松軟,沒有傷著人。爬起來又繼續朝著那個認定的方向走去。有瞭前次跌下沙丘的經驗,再走時就比較小心。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走到沙丘的頂峰,這才發現,腳底下又是一個陡坡,高度在20米左右。隻要不小心一腳踏空,肯定會從陡坡上滾下去,而下面又是一個新的坡度起點。從新的起點到沙丘最高峰的距離,從幾十米到幾百米不等,或更長些。

到這時才發現,沙漠並不是平坦的沙地,而是由一個又一個很多的大小沙丘組成,形如魚鱗狀,又如大海的波浪一個連著一個,沒有風吹動時,平靜而溫柔。一旦起風,它就會塵土飛揚,飛沙走石,來勢非常兇猛,給人類世界帶來的將是災害。沙塵暴就是世界性的災害之一。

  現在是炎熱的夏季,在西北高原地區,尤其是走廊地帶,是起風最少的季節,所幸今天連一絲風也沒有,腳下揚起的沙塵幾乎不動地又落到瞭原處。一旦起風,可想而知將是什麼樣的結果。真是不敢想象。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就這樣,他們在沙漠中深一腳淺一腳地滾瞭一坡又一坡,大約過瞭3~4小時,總算在天亮之前走出瞭沙漠,看到瞭村莊和綠樹。他們來到一個村莊的打麥場,在看場的小屋裡見到瞭兩個看場的農民,向他們要瞭一些水喝。

在同看麥場的農民交談中才知道,他們並沒有深入沙漠太遠,最多也就10 公裡左右。他們說,如果深入得太遠,後果將非常可怕。

因為他們的無知 使得他們誤入瞭沙漠與死神擦肩而過 讓人後怕不已

  何明說這段往事已經過去瞭40多年,但每每回憶起來,猶如昨日之事。可是,直到今天他們也沒有搞明白,他們幾個誤入的是哪個沙漠。

當時,在和看麥場的農民交談時,由於過度疲勞和緊張,也隻是問清道路就繼續上路瞭。這是一種無法彌補的遺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