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為瞭探討中國私募基金行業發展面臨的新機遇及新挑戰,由深圳市私募基金協會、私募排排網主辦,廣發證券、華西證券聯合主辦的第十四屆中國私募基金高峰論壇於2020年6月18-19日在深圳福田香格裡拉大酒店隆重舉行,本屆高峰論壇以“向新而生·向好而行”為主題,集結諸多國內各類頂尖資產管理機構掌門人及業內知名大咖、資深研究人士共赴盛宴。高規格嘉賓團“正面交鋒”,圓桌對話開啟智慧碰撞。

與會嘉賓包括:

上海琳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毛水榮

深圳市中歐瑞博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吳偉志

上海君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王虎

上海九鞅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陳鵬

會上私募大咖就“蓄勢聚力·共啟新程”的話題進行瞭圓桌對話,以下為本次圓桌對話的精彩內容摘錄。

主持人:今年本身很復雜,又是疫情又是中美關系,聽一下各位談談對中國經濟有什麼影響。

毛水榮:宏觀今年最大的主題:一是疫情的反復到底怎麼樣;二是中美、外圍政治、經濟、產業化的沖擊。

我個人感覺疫情還是挺復雜的,可能沒那麼容易。波動方面可能會降低,經濟的後果方面怎麼樣還有待於觀察,經濟不是通過放錢就可以解決,像美國放那麼多錢以後怎麼回收?我個人覺得會產生一些影響,比如大規模放錢怎麼收回來。

二是美國的選舉在第三季度開始,很快就要面臨這個問題,結合疫情的情況,對資本市場還是有或多或少的沖擊,現在A股市場、權益市場表現出來挺樂觀的,到底怎麼樣還是有待觀察。

債券市場來說,國內雖然收益率比較低,畢竟面臨復雜的局面,從信用的角度,信用債目前收益率還是蠻高的,價值蠻大的,這是我對於宏觀的看法。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圖:上海琳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毛水榮

主持人:信用債的投資品種和國內經濟的關聯性怎麼樣?您覺得接下來國內經濟的發展未來是什麼樣的表現?

毛水榮:第一波差不多已經見底,特別一季度的時候各項指標都非常差,4月份開始慢慢回升,5月份也比較好,如果疫情波動的話非常容易,V型反彈。疫情可能會反復,比如說北京秋季、冬季到底是V型還是W型還不能確定。

主持人:請吳總聊一下對外圍市場的看法。

吳偉志:對宏觀方面我們不是專傢,我們總是從對資本市場的影響角度來思考問題,其實我們看到最近投資者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疫情這麼嚴重?經濟還這麼困難?為什麼股市這麼熱鬧?郭主席也覺得實體經濟和股市之間,好象股市跑得太遠瞭,單就問題本身來看好象是挺糾結的,但是我們覺得,經濟和股市之間的關系一直沒有哪個經濟學傢、投資大師搞清楚之間的相關性和函數關系,其實很多時候沒有太多的直接相關關系。

我們回到現在的資本市場,我們先看A股,為什麼A股今年兩次疫情,國內疫情沖擊一下、國外疫情沖擊一下,中美關系再沖擊,怎麼沖擊都下不去,股市還是持續的上漲?我們覺得很簡單,就是不要孤立的看一個片段,拉長看中期就很清楚。2019年初開始,整個股市已經進入春季往夏季走,牛市初期往牛市中期發展。2020年初這個市場進入賺錢效應比較明顯,場外資金在持續入市的階段,隻要大傢想清楚這個場外資金入市,股市處於漲潮的關鍵因素,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國際局勢很復雜,但是股市還不斷的上漲,因為決定股市第一要素是漲潮、退潮的因素,從2019年初開始,市場已經結束退潮進入,進入漲潮階段。

疫情的出現,隻不過在漲潮的過程中出現瞭一些回擋,海外股市也類似。中國的股市處於漲潮的初期,海外的股市是處於漲潮的中後期,其實如果沒有這個疫情,可能見頂還沒有到來,有瞭這輪疫情出現大的調整,其實在美聯儲天量貨幣的對沖和財政部巨額的財政赤字的刺激下抵消瞭這個因素,又恢復瞭之前的邏輯。

我們覺得宏觀的因素確實看不懂,經濟確實沒有分歧,所謂沒有分歧就是中國的經濟因為疫情的沖擊把一季度挖出一個深坑,未來這個坑回不去瞭,肯定環比持續的改善,海外還處於坑底徘徊,未來也要走出來。至於什麼樣的時間和速率走出來還是有分歧的。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圖:深圳市中歐瑞博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吳偉志

主持人:海外市場能爬起來是因為不斷的放水,很多流動性進入資本市場。您說2020年我們的市場也有資金在不斷的進入,沒有看到場內的成交量看到明顯的放大,不太瞭解您指的海外資金入場指的是哪類資金?

吳偉志:我們很明顯的看到,比如說基金發行的情況,大平臺的公募基金一發就是80億、200億、300億,而且一天結束募集,他們的錢為什麼要進來?為什麼一年前、一年半前他們不進來?資金進股市的目的是什麼?不是因為宏觀經濟好進股市,也不是因為中美關系好進股市,進股市唯一的目的是害怕錯過股市賺錢的機會,看到瞭股市有些買基金的人,有些自己買股票的人,包括有一些不斷創新高的股票有很好的財富效應。

一個牛市形成的機制很簡單,市場有賺錢的財富效應,然後吸引場外的資金關註開始入市,場外資金進來的又有瞭賺錢的效應,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市場形成良性的循環。我們希望看到股市放量,希望看到各個行業一起漲的現象我們會看到,但是不是在現在這個階段,會在行情快結束的時候出現。當我們看到各個行業快速上漲、成交量放出天量,市場溫和的上漲,市場猶猶豫豫,投資者猶猶豫豫,這種階段都是牛市早期或是中期的特點,一旦放量大傢變得樂觀就是後期。

主持人:能明確地聽出您對於A股的後續方向上還是偏樂觀的,具體的機會我們再聊,接下來請王總聊一聊,我很希望聽到對於全球經濟局勢到底怎麼看有自己的觀點。

王虎:毫無疑問,現在短期來看,今年對全球最大的影響就是新冠疫情,新冠疫情是科學問題,超出我的認知,將來會怎麼樣我不清楚。假設疫情的致死率、傳播性不變或逐漸下降,它也可能長期存在,一波又一波的出現。如果講樂觀的情況,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最大的時期已經過去,從美國的經濟數據來看,美國3月份疫情爆發的初期,失業率大幅度上升;而最新的數據顯示,失業指標已經開始逐漸恢復。後續恢復的速度怎麼樣?可能和疫情未來的發展是有關系的,但失業率像3、4月份一樣快速的上升,未來應該不太可能再次出現。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是一樣的,中國經濟一季度是很大的負增長,最新的數據來看,投資包括工業增速已開始逐漸出現復蘇和回升,我覺得疫情更多的是短期的沖擊。

如果放在稍長一點的時間框架來看的話,我們是從2018年底、2019年初逐步進入擴張區域,而中國經濟增速上一輪從2011年最高點持續下滑將近八九年的時間,隨後在2018年底2019年初,當時進行瞭猛烈的去杠桿之後,經濟實際上已經開始從信用收縮的環境逐漸的進入弱復蘇期。我們從上市公司的ROE數據可以看到,2018年基本上是最低的點;更加高頻的數據也可以看到,當時經濟邊際上已開始逐漸的恢復。而經濟逐步進入擴張期時出現疫情的沖擊,這個沖擊更多的偏短期,像一季度那樣負增長,巨大的負向沖擊,後續大概率不會再看到。最壞的時候已經過去,由於當下疫情的影響,和疫情未來可能的反復,經濟擴張的速度可能會受到影響,目前來看這種影響是不能確定的,但總體來說經濟進入擴張期。

從過往思路來看全球,美國肯定是全球的龍頭;金融市場來看,美元、美國國債是整個金融市場最核心的錨,是很多其它資產定價的基礎,隨著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份額、地位開始下降,錨的作用是在弱化的,未來全球市場的波動性、復雜性會進一步提升。原來是錨,大傢都看著它,但錨的作用在慢慢削弱,而中國資產的吸引力在上升。

債券市場最近出現瞭下跌,而前段時間漲得比較厲害。從絕對收益水平來說,相比美國、歐洲、日本,中國當前的利率估值水平還是有吸引力的。全球經濟從過去美國獨大進入到未來復雜多變的時期,期間必然伴隨著中美關系的交鋒,這也是我們前進過程中比較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從金融市場的角度來看的話,疫情帶來巨大影響的時期也過去瞭,疫情剛開始爆發的時候對資本市場沖擊很大,現在整個市場會逐漸適應這種變化。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圖:上海君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王虎

主持人:現在已經過去瞭,但是未來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的,風險點在哪兒?我們最關心的是在現在的環境下,您覺得怎麼樣配置資產,或者說您這邊會采用什麼樣的策略?給大傢借鑒一下?

王虎:我們更多的是自上而下選資產,首先是選大類資產,更加看重各類資產的性價比,因為所謂的估值也好,價值也好,都是相對的,是一類資產相對另一類資產的。所以我們平時自己也會持續的跟蹤包括權益資產、債券資產,甚至包括商品等等,另外也要看他們處於歷史上的什麼位置。

目前,從各類資產的比較來看,權益資產的性價比最高。權益相對債券的風險溢價,目前處於歷史上的70%分位,整體來說權益的性價比更高。固定收益領域,債券裡面的利率債,包括高等級信用債,最近出來瞭一波調整之後,現在是不是債券馬上進入熊市?從短期來看,也很難下結論。但是我們覺得目前的經濟增長水平很難支持利率持續上行,因此利率上行的空間有限,大傢回顧歷史來看,目前利率又處於很低的水平,我們的國債、金融債,高等級信用債基本上是處於歷史的10%分位的水平,近期可能就是處於振蕩整理的階段;但是由於債券絕對收益率是很低的,它總體的性價比仍然較差。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經濟正逐漸進入信用擴張期,所以信用債,尤其是一些中低等級債券的利差,有可能未來會出現持續的收窄,這一塊可能會有一些機會。

主持人:您覺得現在的環境下,商品的投資機會怎麼樣?

王虎:從我們公司的角度來看,一個是比較關註貴金屬,比如說黃金,去年我們的產品裡面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收益來自於黃金的投資。但是黃金的走勢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減去通脹指數,也就是實際利率基本上是呈反向的關系。從目前的數據來看,美國的國債收益率在很低的水平,所以黃金漲到目前的位置,很多人覺得外盤可能繼續到2000以上,但是我們覺得到這個位置,它的性價比實在是比較差瞭,基本上處於比較頂部的區域瞭。

關於商品,我們對比較小眾的品種關註得比較少,因為它跟供需的關聯度不像大品種,而且更容易受資金驅動。我們關註的是比較大宗的、和宏觀聯系比較緊密的以及和經濟運行聯系比較緊密的標的,比如說鐵礦石。

鐵礦石目前也受到巴西這些地方的疫情影響,供給不充足,目前供給的影響更大一些,而需求變化是相對緩慢的。前段時間受到巴西疫情的影響,供給收縮,導致價格出現瞭比較大的上漲。我們現在基本上減得都沒瞭,在這個點上,需求的角度來說是看不到的,而供給呢,疫情之後的影響也很難預測。所以暫時是不碰的。

主持人:接下來請陳總談一談對經濟的一些看法。

陳鵬:我們是用一套大數據系統來做,就是把當前的經濟的形勢以及經濟的波動,以及其他的指標,用一些量化的東西來呈現給大傢。大傢可以看到我們比較綜合的一個指標,就是從0到1,0就是經濟非常不好,1是非常好。如果大傢有興趣可以搜一下“九鞅經濟指標”,現在這個數字是在0.3左右,所以還是處於不是特別好的狀態。剛才大傢也講瞭,因為有疫情,等於是挖瞭一個坑,現在實際上是從坑裡慢慢往外要爬,至於能爬多久,爬多快,還要慢慢看。尤其是在全球的疫情每天還是增長很多的情況下,這是第一。

第二個,剛才大傢也提到瞭中美情況,這個長期的影響也是很大的。因為這兩個最大的經濟體現在要脫勾,相對來說對美國的影響會更大一些,這裡沒有時間展開。我們用數字、用事實來說話的投資企業,因此我在這裡也不講太多,如果大傢有興趣的話,我們有四個宏觀經濟指標,每周都會發表,每周都有周報在我們的網站上,大傢可以看的,那裡面講得很細、很多,這裡就隻簡單講一下。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圖:上海九鞅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陳鵬

主持人:接下來再請毛總具體聊一聊,你們做信用債成功的秘笈是什麼?

毛水榮:信用債大傢可能覺得很多,因為中國的債券市場比股票市場大很多,中國的債券市場總共有100萬億的市場,信用債大概有30萬億市場,債券可能有1萬隻,股票有四五千隻,老百姓其實也買瞭很多債券類的資產,是通過銀行理財產品,還有比如說債券基金,甚至是信托,隻是間接的買。

我之前在公募基金幹,很多資金來源也是銀行理財資金,用的是普通老百姓的錢。信用債是什麼意思?在國內除瞭政府債,比如說國債,地方政府債,還有那些銀行債,除瞭這些債券之外,基本上就是信用債瞭。包括中石化、中石油發的也是信用債。

穩健投資者有一個特點,就是收益稍微高一點,因為對私募來說,我們的競爭對手就是信托。很多人可能一些高凈值客戶可能買瞭很多信托,很多人把信用債和信托做比較,因為信托單一標的。之前因為是單位買,現在資管新規之後,其實是有風險的。為什麼有風險?就是因為投資標的是一個品種,一出事兒,一個項目一旦出事,錢就要不回來瞭,很難弄。但是信用債的收益率跟信托差不多,或者是稍微低一點,但是可以用一些杠桿,比如說回購,比如說可以一百萬的錢投到我這裡,我可能會賭150萬的債券。現在信用債的收益率,我們的大概是7到10,通過加杠桿。因為現在投資人很多資金,融資成本特別低,比如說餘額寶。這樣一投的話,我們的產品接近,去年年化20多,今年年化15,理財收益現在隻有3、4,所以我們的就很高瞭。

可能現在老百姓很少買到信用債,為什麼?因為之前信用違約,所以很多人到公募去買公債,純粹的信用債或者是中高等、中低等的債券,基本上都是大央企的債券,收益率很低,基本上隻有2到3的收益率。所以前段時間資金稍微足一點,債券就跌瞭。但是我們把7以下的債券收益率都非常少瞭,所以這段時間跌的時候我們沒有跌。

還有一個因素,比如說目前的情況下配股,因為股票說難聽一點,我自己覺得中國的股票市場還是有投機性質的。很多人可能就是簡單的看美國,覺得趨勢特別好,但是中國還是有投機的性質。我們可以看到很大的股票,漲起來就非常的猛,比如說銀行股,金融、地產之類的都是打壓得特別厲害的。可以看到投機的性質,往往在炒的時候,就沒有想到我們選一個中間品,那就是債券。

剛才說的信用債,比如說股票漲瞭不少,可能信用債券呢漲得不多,國債都已經開始跌瞭,而我這邊還沒有。所以,我覺得它的估值是比較理性的。你要做股票,就感覺是在高位,感覺每個人都是巴菲特,賺瞭很多錢。但是買信用債的好處,就是大不瞭賣瞭也可以。因為我們買進去如果降下來,我一賣掉,如果買一年期債券持有半年賣掉,他有可能漲起來,如果是沒有漲起來我繼續持有。

很多人很怕違約,其實中國的債券違約的情況可能就是三四千億,但是市場很大,不良率或者是違約率跟銀行的不良率差不多。我們都知道商業銀行很賺錢,他其實跟我們的投資也差不多,對於我們的客戶,就類似於銀行,因為他也是價差嘛。之前可能有信用違約,可能就覺得有一些泡沫,在信用違約之後大傢都很緊張,很多銀行、渠道一說到信用債好像都不能碰,很多人不敢碰,其實是非常好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是相對成本比較低,波動率又比較好,我覺得是比較好的投資標的。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圖:圓桌會議現場

主持人:投資信用債,你們是通過什麼方法規避風險或者是控制風險呢?怎麼做風控?

毛水榮:風控很重要,做信用債要很久,第一投資經理的時間要非常長,做一兩年,你說信用分析能力有多強,我覺得很難。因為做信用是需要沉淀很長時間的,我們往往研究信用的時候跟股票業績區別不是特別大,我們做信用債要把這個項目、公司、財務報表、溝通等等都要費很大的時間,但是我們往往賺的隻是利差。比如說我的職業,從2005年到現在做信用債已經接近15年瞭,比較好的一點是我對很多公司比較熟悉,可能有些公司我在十年前買瞭他的債券,我們借錢也要借熟一點的人,陌生人不要借。有些行業你不一定瞭解,你的腦子裡可能還有很多違約的模型,就是很多人的成長股,但是最終都違約瞭。有些人一看就知道會不會違約,因為你做瞭很多。很多人說之前沒有違約啊,但是回頭看嘛。之前其實是看不出來的。

第一個是信息披露,有些公司我們看都不看,就是假賬,因為沒有什麼信息披露。做投資就是對信息的分析,如果他的信息都基本上沒有,那就最好不要投,而且帳目特別好,感覺這種企業根本不需要發債,但是發瞭很多債,這種信息披露可能就不是很好。

第二個要有行業的概念,比如說這個公司的財務報表和其他人的差異很大,你可能就覺得有問題。還有就是剛才我說的你有沒有模型,感覺這個公司有可能遮遮掩掩。另外是要溝通,我們經常跟上市公司溝通,你要知道上市公司不是說要老老實實的跟你講話,你要聽出來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這樣回答,問那個人的時候是那樣回答,感覺有差異。雖然他沒有說公司很差,但是可以感覺出來公司有問題,這要很長時間的經驗。

主持人:感謝毛總關於信用債方面的經驗分享,下面請吳總聊一聊二級市場。怎麼在好公司和好價格之間找到平衡點,做到穩?

吳偉志:整體來說,過去的這些年,我們整體做到穩的主要原因有兩個方面:

第一,在選股方面,堅持正確的價值觀,選優秀的公司,選行業中最有競爭力的公司,選好的賽道,就是能長大的公司。這個首先可以讓我們沒有大的風險,因為這個好的公司,偶爾買的價格高一點,最終還是會有未來的。當然並不是說我們選的每一個公司都成功,整體來說可能我們選30傢公司,可能成功率是90%,這個是來自於我們團隊深入的研究,我們有一個接近20人的研究員團隊,深入的研究好的賽道中的好的公司,讓我們能夠跟一些優秀的公司結伴而行,這是穩的一個方面。

第二,我們和很多同行不同的是,就是我們尊重市場。做投資要做好兩件事兒,好公司是第一件事兒,第二件事兒就是要懂市場。這可能得益於我做的時間長,27年,經歷牛熊市周期的次數已經很多瞭,所以我們很清楚,包括昨天我跟一些機構投資者交流的時候,他們問我怎麼看很貴、很便宜的行業和公司並存的現象,未來應該怎麼發展。我就把我們的觀點告訴他,我說我們不是先知先覺,未來出現什麼事兒,為什麼我可以告訴你?不是我先知先覺,是因為我懂歷史。

就像我是一個老農民,我知道二月份該種什麼莊稼,四五月份該收什麼莊稼,七八月份該種什麼莊稼,那是因為我種瞭幾十年的莊稼。所以我們能夠做到穩的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們對市場規律瞭解、尊重。

尊重趨勢是尊重市場的一部分,因為有時候要尊重趨勢,有時候要期待趨勢逆轉。所以說要循環碼,漲潮到漲不動瞭,你就要清楚未來要逆轉瞭。趨勢隻是市場規律的一部分,市場真正的規律是周期性。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主持人:剛才您已經談瞭對大盤的觀點,現在我最想知道的是您覺得現在哪些行業正在發生著周期性的逆轉?比如說哪些行業開始在復蘇?逐步的基本面在轉好,可以開始種這個莊稼瞭,而有哪些行業接下來可能要開始往下走,要小心風險?

吳偉志:我們把我們中歐瑞博的春夏秋冬的模型,放在29個一級行業一套就很清楚瞭。當下29個行業中,分處不同的季節,有些季節在秋季。舉個例子,大傢覺得今年收益率最好的基金都是醫藥行業基金,醫藥行業在我們的模型中就是標準的秋季第三階段,這個時候要考慮的問題就不是遵循趨勢瞭,而是要考慮什麼時候趨勢會逆轉。

主持人:意思是醫藥快要入冬瞭嗎?

吳偉志:必然入冬,隻不過是明天還是下一周,還是下個月,還是下個季度,還是能夠持續兩個季度。這個是需要跟蹤的,不確定的。但是有一點,在這個位置投資醫藥,一定是失敗的。

主持人:就是沒有性價比?

吳偉志:對,這不是我說的,包括我們昨天跟機構交流,他們說怎麼看待現在這些高估值的行業和板塊。我說很簡單,回看歷史,包括我們現在看科創板,很多公司的估值,包括我們看到科技板塊、醫藥板塊的很多公司的估值。大傢覺得現在很熱,漲得很好,我們覺得確實。但是我們回看一下歷史,在2015年的二季度也有這麼多的行業和公司非常的棒,但是貴的東西,脫離開合理價值的東西,我們公司最終在組合中買一傢公司,是以一個標準來衡量的。就是他的市值現在1千億,如果我是一個個人投資者,我有1千億的銀行存款,我願不願意把我的1千億存款全部換成這一傢公司,成為他的股東。如果答案是NO,我就不買。現在很多泡沫,雖然市場剛剛進入夏季,但是有不少的行業的公司嚴重泡沫,這種現象我們覺得也是正常的。

主持人:醫藥其實有很多私募是常年看好的,但是他們可能是更註重長周期,您覺得醫藥板塊起碼在這個位置上,階段性的是進入瞭比較高的位置瞭,我能這麼理解嗎?

吳偉志:我要補充一點,否則會誤導。我講的是板塊,和公司沒關系。板塊,也許未來的估值會從現在的70倍跌回30倍,不代表當中一些優秀的公司,在這個同時再漲一倍,再漲十倍,這是兩個概念。

主持人:您覺得現在已經有機會的板塊,有沒有哪個板塊正在醞釀機會?

吳偉志:現在一些偏周期性的行業非常便宜。

主持人:鋼鐵,汽車,航空,是這些嗎?

吳偉志:包括,但是不僅僅這些。比如說我們看到金融很便宜,地產,化工,石化產業鏈的公司也很便宜,我們看到一些帶周期性的行業很便宜。很多人不敢買,我們覺得這就是市場,就像在2017年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市場上流行的一種聲音就是中小市值的公司,200億以下的公司不用研究的,未來他們都會被邊緣化。我們當時覺得挺有意思,回頭一看,從2017年到現在這一批成長股,今年以來漲得非常好,過去也漲得非常好,其實我們說市場永遠沒有沒有機會的行業,隻不過看在什麼階段。

私募大咖辯論下半年投資機會:黃金基本到頂,權益類資產性價比高

主持人:美股是“水牛”,A股是“改革牛”,謝謝您的觀點。王總把有性價比和沒性價比的說瞭一下,我心目中還是覺得有些模糊,如果讓您選三個後疫情時代最看好的,您會怎麼選?

王虎:大類來看的話,目前權益的性價比會更高一些,剛才吳總談到瞭很多對權益的看法,我們覺得大的是比較高,現在我們權益市場結構性固化很明顯,比如說大消費、醫藥、科技,實際上過去漲瞭很多、估值很高,大量的周期性的行業估值很便宜。

主持人:您認同吳總大致的觀點嗎?周期性行業開始有機會瞭,之前漲得很好的可能要面臨入冬瞭?

王虎:我部分認同,周期性行業中,可能也會有一部分成長股,有可能周期性的估值買到一些成長性的公司。現在很受追捧的半導體領域,比如說光刻膠,光刻膠也是化工品,未來化工企業會有所作為,現在可能估值還比較便宜。包括地產領域,裡面會有一些成長性比較好的公司,目前是有價值的。我覺得整個中國的經濟很明顯,為什麼經濟持續的下滑?中國經濟從過去的城市化、工業化為代表的重資產,主要靠資本的時代進入瞭城市化之後的消費領域,可能會越來越豐富,包括越來越多的增長、發展靠創新,現在的估值看上去挺貴的,未來可能還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是我的看法。

除瞭權益之外,我比較看好的是中國中低等級的債券,很多低等級的債券,2018年我們開始發瞭第一隻高收益債基金,俗稱垃圾債,這兩年固定收益領域、債券市場最可怕的是“踩雷”,買瞭債券、投資瞭標的出現瞭違約、出現瞭爆雷,這是最可怕的,這是所有債券投資機構,不管是銀行還是券商都面臨的問題,可能是傳統債券投資人都怕的東西。另一方面它意味著巨大的機會,而且這個市場是藍海市場,它的參與者比較少,但是他的市場份額持續的擴大。

信用債在三五年以前基本上是沒有違約的,違約是最近兩三年才出現快速的擴大,債券市場絕大部分的參與人,90%多的參與人是沒法投資這些標的的,當一個債券、企業出現風險,價格出現急劇下跌甚至出現違約,對這個市場,傳統的投資人是沒有能力,或者說沒有辦法,他的機構屬性和產品的屬性決定他不能投這個東西,導致這個產品的供需是不平衡的,需求很少、出現風險的企業數量增加,違約債供給增加,供給和需求不平衡,導致的結果是這些債券的價格總體上來看可能是被大幅制約,債券從100跌到60、70,市場需求參與得比較少跌到20、10,這裡面是有巨大的價值,這塊未來是很好的市場,包括過去做瞭一年多產品的規模也是在穩步的擴大,一開始幾千萬,實際上裡面提供相對來說很可觀的收益,而且這個市場的數量在擴大,標的的個體數量和總的規模數量都在擴大,可以讓你采取比較分散的投資方法去規避單個標的過大的風險,我們可以看到,收益能做到10%,對固定收益來講是不可想象的,波動率可能小很多,它是很好的機會。

主持人:時間的關系請陳總進行觀點的分享,後疫情時代未來的投資機會,在您的眼中有哪些方向值得關註?

陳鵬:大傢如果看任何一個投資組合的收益,主要是從兩個部分來的:一是資產配置;二是對絕大部分投資人選擇哪個投資經理實現資產配置,資產配置上我們來看,現在全球的利率,除瞭某些信用債以外都是在很低的水平,歐洲、日本都已經在負利率的時代,收益不會太高。相對來講股票的長期收益率會好一點,長期的資產配置上會更看重股票權益的投資。

想獲得超額收益要找一些具有超額收益能力的管理人,這個更有挑戰性一點,也是私募排排網把大傢聚在一起討論能夠看到的,哪些投資管理人是真正持續的,首先看他的投資理念是什麼,他是不是堅持他的投資理念,這個很關鍵。二是看投資公司裡的機制是怎樣的,投資管理都是人的生意,人的積極性和他的技能是如何調動起來。三是對他的投資理念以及人的能力理解是不是反映在他的商業模式上,有的東西沒有辦法規模很大,是不是堅持做收益做小規模?有的東西可能規模大一點,就是要平衡一下。

整體來講,我們資產配置上來講,最關鍵是債和股的配置,全球來講我們更傾向於股票,債券也有一些機會,整體的收益不會太高,最後的目標和風險承受度是什麼,高收益肯定和高風險相關,不管是市場的風險還是投資管理人的風險,這個也很關鍵,如果對普通的投資人、平均的投資人來講,股票的收益率會更好一點。

主持人:同樣是看好股票資產的後續機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