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文 / 文化星河

《慶州敗》

無戰王者師,有備軍之志。天下承平數十年,此語雖存人所棄。今歲西戎背世盟,直隨秋風寇邊城。屠殺熟戶燒障堡,十萬馳騁山嶽傾。國傢防塞今有誰? 官為承制乳臭兒。酣觴大嚼乃事業,何嘗識會兵之機。符移火急蒐卒乘,意謂就戮如縛屍。未成一軍已出戰,驅逐急使緣險巇。馬肥甲重士飽喘,雖有弓劍何所施。連顛自欲墮深谷,虜騎指笑聲嘻嘻。一麾發伏雁行出,山下奄截成重圍。我軍免胄乞死所,承制面縛交涕洟。逡巡下令藝者全,爭獻小技歌且吹。其餘劓馘放之去,東走矢液皆淋漓。首無耳準若怪獸,不自愧恥猶生歸。守者沮氣陷者苦,盡由主將之所為。地機不見欲倖勝,羞辱中國堪傷悲!

——北宋 蘇舜欽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前言:蘇舜欽的《慶州敗》,是在宋軍在慶州被打敗後寫的敘事詩,描述出瞭仁宗時期的承平日久,兵不識將,將不識兵,武備松馳的狀況,提出來“國傢防塞今有誰?”的呼喊。北宋發展到仁宗時期,社會趨於平穩,經濟也很繁榮,但是不同於以往的朝代,宋朝的邊患更復雜。宋以前的朝代,比如漢、唐,疆域比宋都要廣闊,宋朝由於歷史原因,沒有能夠建立一個嚴格意義的全國性政權。而五代時期的“兒皇帝”石敬瑭,將幽雲十六州送給契丹之後,中原王朝失去瞭抵禦草原鐵騎的能力,宋太祖、宋太宗都曾經試圖收復幽雲十六州,但是都以失敗告終,最後,北方的遼朝以“澶淵之盟”的方式,和北宋達成和平協議,從宋真宗到仁宗,北宋得到瞭難得的和平。但是,北宋的君王是否還記得收復幽雲十六州?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此時的北宋,已經不是開國初年名將雲集的北宋,隨著和平到來的除瞭繁榮,還有松懈,到宋仁宗時期北宋多年無大的戰事,這些都給西夏的崛起留下瞭伏筆。電視劇《清平樂》再現瞭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準備情況,從皇帝到大臣的表現。曹皇後的爺爺“北宋第一良將”曹彬早已不在,隻剩下曹皇後在深夜舞劍。那麼在這時候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曹皇後的舞劍是側面反映出北宋此時已無將瞭嗎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國傢防塞今有誰?”

一、范仲淹授以《左氏春秋》的“面涅將軍”,狄青

《宋史》:狄青,字漢臣,汾州西河人。善騎射。初隸騎禦馬直,選為散直。寶元初,趙元昊反,詔擇衛士從邊,以青為三班差使、殿侍、延州指使。時偏將屢為賊敗,士卒多畏怯,青行常為先鋒。凡四年,前後大小二十五戰,中流矢者八。破金湯城,略宥州,屠(缺)咩、歲香、毛奴、尚羅、慶七、傢口等族,燔積聚數萬,收其帳二千三百,生口五千七百。又城橋子谷,築招安、豐林、新砦、大郎等堡,皆扼賊要害。嘗戰安遠,被創甚,聞寇至,即挺起馳赴,眾爭前為用。臨敵被發、帶銅面具,出入賊中,皆披靡莫敢當。

狄青,字漢臣,汾州西河人,和韓琦、蘇舜欽同歲,年輕時在拱聖營,因為是代兄之罪,宋代犯罪從軍,是要在面部刺字的,因其面部有字,“面涅將軍”之稱就得於此。拱聖營是皇帝的禁軍,不久狄青就要求上前線。為瞭掩蓋著面部的刺字,狄青常常面帶銅面具,散發,英勇非常。因其善騎射,屢次立功,在邊疆的名聲也越來越高。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宋史》:尹洙為經略判官,青以指使見,洙與談兵,善之,薦於經略使韓琦、范仲淹曰:”此良將材也。”二人一見奇之,待遇甚厚。仲淹以《左氏春秋》授之曰:”將不知古今,匹夫勇爾。”青折節讀書,悉通秦、漢以來將帥兵法,由是益知名。以功累遷西上閣門副使,擢秦州刺史、涇原路副都總管、經略招討副使,又加捧日天武四廂都指揮使、惠州團練使。

當時在邊疆的是有“韓范”之稱的韓琦和范仲淹,雖都是文臣,但是謀略和識人非常的高明。尹洙將狄青推薦給他們,范仲淹授他《左氏春秋》,鼓勵他“知古今”,於是狄青“折節讀書”,於是對於兵法的學習,使得狄青能夠向名將之路越走越遠。雖然說最後狄青的結局並算不上好,但是對於“重文輕武”的北宋來說,狄青做武將已經很成功,做到瞭樞密使,雖最後抑鬱而終,在仁宗朝狄青對抗西夏,屬於能戰之人。

二、以“韓范”為首的文臣,主要表現在謀略、外交、識人

《宋史》:仲淹為將,號令明白,愛撫士卒,諸羌來者,推心接之不疑,故賊亦不敢輒犯其境。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以韓琦、范仲淹為首的文臣,主要是在於謀略、外交、識人。1038年西夏稱帝,定都興慶府。1040年,在韓琦的推動下,朝廷詔命范仲淹,恢復天章閣待制,前往永興軍任職。後升為龍圖閣直學士,與韓琦並為陜西經略安撫副使。范仲淹為將,號令明白,愛撫士卒,善於將外交與軍事結合,受到瞭邊疆少數民族特別是羌族的愛戴。雖然是文臣,但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用著自己的所有才能,也為抗擊西夏貢獻瞭自己的力量。

三、種傢軍開山人,種世衡

范仲淹西北戍邊後,除瞭發現狄青以外,還一手提拔瞭種傢軍的開山之人,種世衡。種世衡,字仲平,河南洛陽人,在對抗西夏的戰爭中,也有著很多貢獻。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宋史》:西邊用兵,守備不足。世衡建言,延安東北二百裡有故寬州,請因其廢壘而興之,以當寇沖,右可固延安之勢,左可致河東之粟,北可圖銀、夏之舊。朝廷從之,命董其役。夏人屢出爭,世衡且戰且城之。然處險無泉,議不可守。鑿地百五十尺,始至於石,石工辭不可穿,世衡命屑石一畚酬百錢,卒得泉。城成,賜名青澗城。

《宋史》可見,在西北用兵時,種世衡提出防備不足,加強防備進行加固城池。城池建成瞭,由於是鑿石頭層發現的水源,稱城為“青澗城”。

《宋史》:初,世衡在青澗城,元昊未臣,其貴人野利剛浪〈口夌〉、遇乞兄弟有材謀,皆號大王。親信用事,邊臣欲以謀間之。慶歷二年,鄜延經略使龐籍,兩為保安軍守劉拯書,賂蕃部破醜以達野利兄弟,而涇原路王沿、葛懷敏亦遣人持書及金寶以遣遇乞。會剛浪〈口夌〉令浪埋、賞乞、媚娘等三人詣世衡請降,世衡知其詐,曰:“與其殺之,不若因以為間。”留使監商稅,出入騎從甚寵。

種世衡在青澗城,用離間計智殺野利兄弟,為宋朝去一大患。范仲淹曾評價其為“國之勞臣”,他善於安撫士兵,也得到邊疆的少數民族特別是羌族的擁戴。

清平樂:從曹皇後深夜舞劍,看西夏稱帝前夕的北宋,還有幾人能戰

《漁傢傲·秋思》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傢萬裡,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

——北宋 范仲淹

後記:“國傢防塞今有誰?”是北宋士大夫愛國愛民的呼喊,也是對仁宗朝邊境屢戰屢敗的現狀的無奈。范仲淹“將軍白發征夫淚”的無奈的背後,是北宋長期以來不整頓武備、無正確的軍事方針。隨後北宋和西夏在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次大戰,全部慘敗,雖然最後“慶歷和議”,依然沒有改變北宋此時的軍事窘境。仁宗雖開啟“仁宗盛治”,但是在軍事上廢弛,確實也值得深思

參考書目:《宋史》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本文為原創文字,未經允許不得轉載與引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