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他是上海嘉定人,早年曾任職上海《大公報》,並在上海從事地下黨的工作,後來成為中國著名外交傢。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青松肅立,竹靜蘭幽。在嘉定區外岡鎮嘉松北路633號,有一座已有200多年歷史的清代墓地,清代乾嘉學派中的領軍人物、“清代史傢第一人”錢大昕即安葬於此。墓園大門口,“清竹園”三字高高懸掛在石門之上——錢大昕號“竹汀先生”,“清竹園”的墓園名稱由此而來。題寫這個墓園名稱的,則是前國務院副總理、外交部長錢其琛。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錢大昕和錢其琛都是嘉定外岡人,錢其琛是錢大昕的十四世孫。嘉定民風淳樸,文風鼎盛,僅明清兩朝嘉定就出瞭3個狀元、134個進士、979名舉人,外岡更是地靈人傑,在這裡的嘉定錢傢曾是江南赫赫有名的學術世傢,錢大昕和其弟錢大昭等都是代表人物,錢其琛是錢大昕一支的後裔。

嘉定開埠較早,很早就開始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一批嘉定學子較早學習外語,或到西方留學,因此,嘉定也成為瞭孕育外交傢的搖籃。在外交舞臺上,總是不乏嘉定人的身影:人民外交傢吳學謙、臺灣政壇“常青樹”沈昌煥,“民國第一外交傢”顧維鈞……他們在中外交流的活動中泰然自若,用睿智的外交技巧,當之無愧地贏得外交傢的贊譽。剛柔相濟的外交傢錢其琛,就是從嘉定走出的傑出外交傢之一。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錢其琛任外交部長的那幾年,適逢多事之秋,西方國傢的制裁和東歐的崩潰便接踵而至,1991年蘇聯又宣告解體,中國多年經營的外交體系也受到巨大的沖擊,亟需重建。可即便工作千頭萬緒,他仍然牽掛著故鄉的發展。

1992年8月19日,時任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錢其琛到嘉定參觀考察,錢其琛會見瞭縣四套班子領導,到孔廟、匯龍潭公園等處視察,並訪問瞭農民傢庭。他還在其故鄉外岡的領帶廠逐個車間進行參觀,並詳細詢問瞭該廠的生產和經營情況。1993年1月,正值嘉定縣建縣775年,一部167萬字的新編《嘉定縣志》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時任國務委員、外交部長錢其琛為傢鄉的這部新縣志寫瞭序言。

1993年3月,錢其琛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工作比以往更加繁忙。即便如此,他依然有著濃濃的故鄉情結,還曾在公開場合為來自故鄉的葡萄酒“點贊”。

上世紀80年代末,法國“人頭馬”公司生產的香檳酒暢銷全球,該公司選中嘉定馬陸鎮作為新的發展基地。經過開發研制,上海生產的酒品各項數據與法國香檳完全一致。後來,這種中國的“香檳酒”取名為皇軒,一瓶瓶皇軒葡萄酒就走進瞭中國的市場。

1995年秋,在中南海的一個國宴上,國傢領導人手舉國產“香檳”自豪地宣佈:“中國已有自己的‘香檳’,這‘香檳’就是我國的國宴酒!”在場的國務院副總理、外交部長錢其琛也高興地向貴賓介紹:“這酒來自上海,來自我的傢鄉——嘉定!”

錢其琛對先人錢大昕的人品學識,一直都贊賞有加。1993年,錢其琛為安葬錢大昕的墓園題瞭字。1999年,《嘉定錢大昕全集》出版時,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他還為之題詞:“繁榮古籍整理,弘揚民族優秀文化。”

錢其琛一直掛念著嘉定地區的發展。2003年1月13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在市領導陪同下,來到嘉定馬陸視察瞭市級千畝苗木基地。視察中,錢其琛聽取瞭千畝苗木基地的建設情況介紹及工作匯報,並不時詢問基地的詳細情況。隨後,他還前往上海國際賽車場建設工地、嘉定孔廟等處視察。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素有“教化嘉定”之美譽的嘉定仍然心心掛念著錢其琛。以“追蹤前哲,認識時代”為校訓嘉定一中裡,錢其琛的畫像和顧維鈞、吳學謙、錢偉長等嘉定先賢一起被掛在學校的長廊內,旨在引導學生繼承嘉定“教化”遺風,汲取優秀文化,追隨先賢的腳步,不懈進取,努力奮鬥。

在漫長的外交生涯裡,錢其琛為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事業,為實現中國人民的利益四處奔波,先後訪問瞭一百多個國傢和地區,世界五大洲都印有他的足跡,四大洋都留下瞭他的身影……

上海嘉定走出的外交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