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導語:漢代以來,黃老之術大為流行,再加上儒教思想的作用,成仙問道更為普遍,並且人們將各個歷史人物、儒傢弟子融入到仙界題材創作當中。漢代也是一個重視物質生活的社會,世俗文化大為流行,畫像磚中我們能夠見到漢代的莊園生產、狩獵活動、樂舞百戲、宴飲享樂、烹煮宰殺、釀酒舂米、講學論道以及出行巡遊等活動。

在漢代人的墓葬中也體現出濃烈的厚葬風習,在王侯墓葬中隨葬瞭大量的陶器、漆木器、絲帛以及竹簡木牘、金器以及銅器等。從隨葬物品來看,也體現出漢代人豐富的精神文化世界,其中以升仙圖最具特色,集中體現瞭漢代各種思想的匯融。另外,升仙圖基本構圖內容由來已久,大致可以上溯到史前時代,經過漫長的改造,成為瞭漢代的乘龍仙人圖。

一、漢代乘龍仙人圖產生的來源與背景

漢的乘龍仙人圖在漢代的墓葬、帛畫、漆棺畫、畫像磚、畫像石上都極為常見,其主題圖像是一人乘坐在巨大的龍身上,四周有祥雲、瑞獸、日月等圖案。漢代社會經濟瞭漢初的凋敝、武帝時期的復興和漢末的混亂和黑暗,東漢時期又逐漸走向復興,在這樣的現實狀況下人們興起瞭以厚葬為主要特征的埋葬方式。人們不僅在墓葬中隨葬大量的日常生活用品,更是不留餘力地繪制豐富繁雜的墓葬壁畫和畫像石、畫像磚等內容。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漢代宴飲畫像磚題材

漢代的仙人乘龍圖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晚期在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45號墓地中發現的蚌塑龍虎墓葬。墓葬中以墓主人遺骸為主,在其西面用蚌殼堆塑其虎的圖案,在其東面用蚌殼堆塑其龍的形象,在墓主人的腳下同樣用蚌殼堆塑起來北鬥星的圖案。為何北鬥星的圖案是在腳下而不是在頭頂,實際上這就體現瞭創作者的意圖:墓主人乘龍騎虎腳踏星辰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遨遊。北鬥星位於腳下正是說明墓主人正在天上而不是人間,墓主人是當時社會中身份較高的巫師,是整個部落中唯一能夠和神靈進行溝通的人,這種人與龍的圖案正是神人乘龍圖的最早淵源。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西水坡墓地蚌塑圖

從考古學中發現的資料來看,戰國時期的楚文化中將這種神人與龍的圖案延續瞭下來。楚文化地處苗蠻之間,同時又和百越、夷人、巴蜀族人產生聯系,楚人好巫蠱,巫術信仰分外濃厚,與此同時,黃老思想也逐漸在此發源傳播開來。在湖南長沙子彈庫楚墓時出土的一件長方形帛畫上繪制有神人禦龍圖,圖像為褐色,畫面中心立有一男子立於龍舟之上,男子著高冠長袍,手持長劍。龍舟上端有華蓋,龍首下方有一條鯉魚似乎正作為前導為男子引路,在舟尾部立有一隻鶴鳥。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長沙子彈庫漢墓帛畫

和西水坡墓地的蚌塑龍虎圖相比,楚墓帛畫中的神人乘龍圖內容和含義都更加豐富。帛畫上的圖案表現的是墓主人正在去往天界的路上,遊魚、鶴鳥都是為他的向導為他引路並且保駕護航。這裡的龍被描繪成瞭龍舟,舟具有載魂的作用,承載著墓主人的靈魂自由通行在天地時間。在楚人的信仰中仙鶴、遊魚都是人間與仙界之間的使者,是具有靈氣的動物。在另一座楚墓中發現的女子升仙圖中,承載女子升天的動物正是鳳鳥和遊龍兩種動物,可見在楚國時期龍並不是固定引導或者承載墓主人升天的神靈,仙人乘龍圖一直到漢代才固定下來。

二、漢代的乘龍仙人圖與靈魂信仰

漢代的乘龍仙人圖顯然已經成為瞭定制,主要內容就是仙人乘龍,仙人姿態或站或騎乘,有的甚至還端坐在雲車之中,雲車由龍拉動前行另外還有一種更為典型的漢式畫像:圖像中間分別繪有端坐於龍虎座上的東王公和西王母圖像,在二神旁邊繪制有各種羽人形象。羽人就是頭上或者背上生長有翅膀的仙人,在漢代通常被認為是為凡人遞送仙藥的使者,已經不屬於前面所言的凡人或者巫師瞭。這種西王母、東王公和龍虎座、羽人的圖像已經不單是仙人乘龍仙人圖瞭,而是通過這些具體圖像構建出一個神仙世界,不再是人去尋覓仙界,而是實實在在的神仙世界,同時也是漢人的至高追求。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黃帝乘龍圖

從乘龍仙人圖上,我們能夠深切地感受到漢代對於天堂的想象和構建,漢代社會的天堂觀念與中心思想密不可分。司馬遷曾經言道:中宮天極星,太一常居也……鬥為帝車,運於中央,臨制四鄉,分陰陽,建四時,均五行,移節度。人們將天界中心視為是北鬥星之所在,眾星拱之,視為宇宙中極,漢代人還將天之中心北鬥與人間帝王所居的都城對應起來,形成瞭一套獨特的天人感應思想。因為天與人之間是能夠相互聯系和相互感知的,故而人們能夠通過某些中介和渠道到達天界,升仙成道。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乘龍仙人畫像磚畫

神人乘龍升天就是這一思想的體現,於此同時,這些乘坐龍飛天的人也並非普通人,他們是死者的靈魂,或者說他們就是仙人。神人乘龍圖目前主要發現墓葬的壁畫和棺槨漆畫和帛畫上,被用作是墓主人的隨葬品,在生前自然是不會使用的。這些繪畫上描繪的就是墓主人死後的情景,隻有在墓主人死後,經過一定的儀式,靈魂才能夠拋去靈魂的桎梏,在天地之間自由翱翔。漢代人將人體視為是肉體和魂魄的合體,靈魂通過外物的引導就能夠到達仙界,並且最終得到永生不滅。

三、漢代乘龍仙人圖反映的漢代人精神追求

我們既已經知道漢代人繪制乘龍升仙圖是漢代人靈魂觀念的體現,那麼漢代人用乘龍仙人圖是要表現怎樣的精神追求呢?首先來說,乘龍仙人圖中的仙人實際上就是死後的墓主人的化身,而人們隻有通過乘龍或者其他動物才能夠到達仙界,而沒有繪畫單獨描繪墓主人憑借自己的力量到達仙界,這實際上反映出漢代人們對於自然事物的依賴。在古代社會人們對於世界的認識來源於主觀感受,將自然界中很多現象理解為自然神靈的作用,因此對於漢代人來說,要想升上天界或者是遨遊水滴必須要憑借具有這些能力的生物,於是自然界中的遊魚、烏龜、鳥兒等等就成為瞭人們寄托願望的動物。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龍虎座上的西王母

漢代升仙思想非常盛行,上至帝王諸侯下至普通百姓,人們紛紛以求仙問藥作為畢生追求。漢代人註重對於肉體的保存,在他們看來盡管肉體與靈魂能夠分割開來,但是肉體是靈魂的歸所,隻有保存好肉體才能夠使得墓主人的靈魂有處可依,而不至於成為孤魂野鬼。漢代人們保存屍身的方式多種多樣,主要通過封閉墓室和緊裹屍身實現的。馬王堆漢墓中墓室積炭和青膏泥,采用多重棺槨,棺槨中還留有某種特殊液體隔絕氧氣,延緩屍體腐敗,墓主人肉身外還包裹有數層衣物,目的都是為瞭更好地保存肉體。

羽化登仙與長生極樂,漢代乘龍仙人圖的精神信仰

馬王堆漢墓群

從神人乘龍圖中我們還可以看到漢代人非常講求秩序觀念,在他們描繪的天界中一般都有西王母或者是東王公的圖像,在漢代人的認識中,他們二人是主管天界的神仙,掌握著天界的秩序。西王母更是掌管不死之藥的神仙,有玉兔、蟾蜍替她搗藥,傳說中每到固定的日子她還會將不死之藥賜給人間的帝王。西王母原本是沒有性別的,然而在漢代卻被描繪成瞭女性,更是增加瞭男性東王公和其一同出現,這種男女搭配的模式實際上符合瞭儒傢思想中的夫妻關系。在漢代人看來,世間萬物都處於陰陽平衡的狀態,正如人間有皇帝和皇後一樣,天上也應該有王母和王公。從這一點上來看,神人乘龍圖實際上又反映瞭漢代人對於秩序的畢生追求:從生前秩序追求轉為死後秩序的追求。

結語:漢代社會是一個物質生活和精神文化生活都極其豐富的時代,從漢代遺留下來的物質文化遺存中我們能夠看到漢代人生活資料的豐富多樣。正是因為物質生活的豐富使得人們精神世界也極度繁榮,出於對於理想世界的追求,漢代塑造出瞭一個漢人秩序中的神仙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漢代人將靈魂無限延展,意圖憑借自然界原有的或加以改造出來的神靈動物達到升仙的目的。可以說,漢代達到乘龍升仙圖既是漢代人對於史前社會的人神合一思想的繼承,也是漢代人獨特宗教和文化內容的體現。

參考文獻

司馬遷《史記》

李昱盛《漢畫像乘龍升仙圖像研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