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從《2012》到《美國末日》,從影視到遊戲,末日題材似乎總能得到創作者的青睞。極端環境下一切正常秩序被打破,沖突增加、道德約束減弱,在資源比生命更加珍貴的地方就是人性的舞臺。末日擁有很強的可塑性,它能夠創造出許多日常體驗不到的橋段與境遇,它賦予瞭玩傢體驗”第二人生”的機會,置身其中,能夠感受到殘酷生存環境催生出的復雜人性。《地鐵:最後的曙光》是”地鐵”系列的第二部作品,人類依舊在地下世界茍延殘喘,不同派系的爭鬥仍在繼續,最後的曙光到底在哪?玩傢需要深入地鐵站探索一番。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緣起莫斯科地鐵站

《地鐵2033》是由俄羅斯作傢德米特裡·格魯克夫斯基所寫的一部災難小說,同時也構建出瞭”地鐵”系列遊戲的世界觀。與幾乎完全按照原著小說改編的《地鐵2033》不同,《地鐵:最後的曙光》的故事並非基於小說作品,4A-Games緊接著《地鐵2033》中的結局自行創作瞭遊戲的故事情節,它更像是一部外傳性質的作品。4A-Games為瞭保證作品之間的連貫性,世界觀得到瞭延續。在《地鐵:最後的曙光》中,依然是莫斯科的地鐵站,一場末日求生之旅就此展開。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地鐵:最後的曙光》延續瞭前作的風格,充滿瞭末日現實主義的味道。一場核戰爭之後,整個世界都被籠罩在輻射之下,佈滿輻射塵的地表已經被各種變異生物所占據,幸存的人類隻能躲在莫斯科的地鐵站掙紮求生,荒涼而又絕望成為瞭主旋律。《地鐵:最後的曙光》生動描繪瞭全球核戰後的世界模樣,殘酷的環境襯托出瞭主角內心的掙紮。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一份來自舊世界的遺產成為瞭矛盾的源頭

矛盾沖突是推進遊戲劇情的關鍵鑰匙,在《地鐵:最後的曙光》中,一份來自舊世界的遺產成為瞭”罪魁禍首”。地下深處隱藏著一座秘密軍事實驗室,武器彈藥、發電設施、凈水設備以及空氣凈化裝備一應俱全,更為重要的是,這座實驗室還保存著生化武器”埃博拉病毒”。“懷璧其罪”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面對寶貴的生存物資,地鐵幸存者展開瞭一場爭奪戰。”地鐵”系列遊戲擁有著同樣的核心主題,為什麼人類會互相殘殺?為什麼殺戮會存在?整個地鐵就像是地面世界的縮影一般,殘酷的生存環境下”重壓”彌漫,極端主義的思潮一點點剝掉人類的理性。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地鐵:最後的曙光》用一座寶庫為人類帶來瞭生的希望,但是曾犯下大錯的人們卻不知悔改,為瞭一己私利、為瞭爭奪資源,地下世界用一種更加極端的方式重新上演著昨日悲劇。固然窮兇極惡的變異怪物充滿瞭危險,但是人與人之間鬥爭更為恐怖,關於人性、關於道德、關於生存,遊戲用一種殘酷的方式向玩傢展示瞭末日下的眾生相,令人膽寒、更令人唏噓。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用細膩的畫面勾末世,絕望與希望並存

冰雪、斷壁殘垣構成瞭一幅獨具末日韻味的畫面,美好的世界煙消雲散,人類隻能在幽暗冰冷的地鐵站掙紮求生。《地鐵:最後的曙光》將目光聚焦於地下世界,廢棄的房間與昏暗的隧道讓人不寒而栗。身處幽暗的環境中,任何微小的響動都會引起巨大的反應。面具上的水汽和遭遇攻擊後的裂縫,細節的展示烘托瞭一股真實感;一明一暗的燈光讓變異生物在出現與消失間轉化,細膩的畫面勾勒出末日的味道,一股無助與絕望的氣息慢慢升騰。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為瞭體現末日之下的人世百態,4A-Games針對地鐵站內部佈局進行細致優化。走在昏暗的”街道”,時不時便會出現蜷縮在角落中的乞丐,他們與酒吧喝酒閑聊的男人形成瞭鮮明對比;白色幕佈前,老人正向孩子們講述著末日前的世界,他們沉醉於過去的美好。看似不起眼的角色實則起到瞭關鍵作用,一方面為遊戲註入”人情味”,烘托出生活氣息;另一方面,與人物的互動也會對遊戲的最後走向產生影響。《地鐵:最後的曙光》不僅僅向玩傢展示瞭末日殘酷的一面,同時也傳遞出瞭生活的氣息,希望依舊存在。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優秀的戰鬥設計,從絕望中殺出重圍

想要在末日當中生存下來,”戰鬥”成為瞭必不可少的一環。作為一款末日科幻題材的FPS遊戲,《地鐵:最後的曙光》的風格不同於傳統”突突突”的模式,整體節奏比較緩慢,玩傢需要一步步慢慢探索、戰鬥。借助於昏暗的環境,玩傢可以悄無聲息地靠近敵人,不費一槍一彈就能解決戰鬥。除瞭”潛入戰”,利用槍械進行戰鬥也同樣存在。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為瞭盡量還原出末日的味道,本作在彈藥設置上相當苛刻,浪費子彈往往會將自己逼入絕境,合理利用資源成為瞭保證生存的關鍵一環。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從敵人身上收刮物資能夠讓玩傢更好地迎接下一場戰鬥,打掃戰場在遊戲中相當重要。雖然在資源方面進行瞭嚴格把控,但《地鐵:最後的曙光》也玩傢提供瞭豐富的槍械選擇,一方面從現實生活出發,還原出真實存在的武器;另一方面,則是”大開腦洞”進行虛構,這部分槍械大多外形粗獷,威力強大。另外,槍械部分還擁有豐富的改裝部件,隻要動手能力夠強,一支手槍也能變成小型狙擊步槍。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戰鬥設計方面,《地鐵:最後的曙光》為玩傢提供瞭兩種思路,潛入戰節省資源,而槍械戰更為簡單直接,針對不同的環境選擇不同的作戰方式,自由度較高。從槍械出發,遊戲提供瞭豐富的改裝方向,玩傢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或是戰鬥需要進行調換。優秀的戰鬥系統需要玩傢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克服種種困難才能從絕望中殺出重圍。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歷史給人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在”地鐵”系列遊戲中,之所以末世會出現,就在於人性中的”欲望”,為瞭一己私利,戰鬥爆發,人類社會毀於一旦。《地鐵:最後的曙光》中出現瞭一座”寶庫”,為瞭搶奪資源,幸存者再次進入爭奪戰,當年的悲劇似乎要重新上演。黑格爾曾經說過:歷史給人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從遊戲之中,這句話得到瞭印證。《地鐵:最後的曙光》充滿瞭批判色彩,它以旁觀者的身份抨擊瞭人類所犯下的愚蠢行為,同時也希望眾人能夠驚醒,從歷史教訓中吸取經驗,不要再次踏入深坑當中。

《地鐵:最後的曙光》:感受末日下的復雜人性,尋找生存的曙光

作為一款末日題材的遊戲,《地鐵:最後的曙光》在遊戲性與思想表達上進行瞭平衡。潛入戰、資源收集與槍械改造充滿瞭策略性,也為玩傢帶來瞭良好的戰鬥體驗。從思想層面來看,通過展現復雜的人性,《地鐵:最後的曙光》告訴眾人不要重蹈覆轍,吸取教訓才能沖破困境,才能在末日中找到生存的曙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