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檳榔是產於熱帶地區的一種植物,其果實是著名的藥材和嚼食用品。

史料記載中,對檳榔的認識,比較確定的可以追溯到兩漢時期。檳榔有悠久的嚼食史,特別是六朝時代,有關檳榔的藥用及嚼食的記載屢見諸史料,唐宋以後關於檳榔的記載甚至很少有超出六朝記載之外的內容。古代記載中出現較多的能種植檳榔且衍生出與檳榔相關的習俗的地區則是兩廣、海南、雲南這些地處熱帶的省份。范圍再放寬,以現代人們實際行動來看,湖南、福建、臺灣也是嚼食檳榔、有著相應風俗的地區。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歷史時期中國檳榔種植分佈區

在古代的文獻記載中,檳榔是一種可食用的“佳果”,有著藥用價值。種植檳榔的地區自不用說,在北魏中後期,北方士大夫人對檳榔的瞭解可能已經與南朝人不相上下。北魏賈思勰的農學名著《齊民要術》辟一小節介紹檳榔,引《與韓康伯箋》《南方草木狀》《異物志》《林邑國記》《南州八郡志》《廣州記》6種文獻共約700字的內容,介紹瞭檳榔的產地、形態,也對檳榔的食用方法、飲食風俗詳加介紹。當然,在古籍中不是沒有對檳榔的負面描寫,但多數還是記載檳榔的藥用價值,表現檳榔在嶺南、海南等地風俗中的重要地位,很少去說它的不好。

但近代尤其是現代,對檳榔的質疑反對聲日漸強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檳榔被列為致癌物,長期食用檳榔會導致口腔癌。有新聞報道,湖南省口腔癌患病人群眾多,多數人患病原因就是因為長期嚼食檳榔。

那麼問題來瞭,為何檳榔在古今的遭到的待遇會如此之大?

我以為,關鍵在於利弊權衡。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古代吃檳榔沒展現出它的弊端,自然需要它;現代吃檳榔的利處不夠大,自然要反對。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檳榔

檳榔的利處在哪?在它有的藥用價值。那壞處在哪,在它的致癌性,但拋開劑量談毒性都是耍流氓。古代的劑量與現代的劑量相比,差在何處?

食用檳榔驅除瘴氣,是古醫書中一個比較普遍的說法。中醫認為檳榔有殺蟲消積、行氣利水之效,乃用之驅絳蟲、薑片蟲、鉤蟲、蛔蟲、蟯蟲等多種腸寄生蟲, 亦用於治療水腫、腳氣腫痛、食積氣滯、腹脹便閉諸癥。

《本草綱目》言其可“治瀉痢後重、心腹諸痛, 大小便氣秘、痰氣喘急, 療諸瘧, 禦瘴癘”。

而嶺南地區在古代又是瘴氣彌漫之地,當地人以解瘴氣為目的,嚼食檳榔自然是情理之中。長期食用檳榔,自然會演變出許多與它有關的習俗,如在婚禮、喪禮、社交中檳榔都扮演瞭重要的角色。檳榔成為當地的嗜好品,就好比現在人吸食香煙。廣州人,“不拘貧富長幼男女,自朝至暮,寧不食飯,惟嗜檳榔。富者以銀為盤置之,貧者以錫為之,晝則就盤更瞰,夜則置盤枕邊,覺而瞰之。中下細民一日費檳榔錢百餘”。而在檳榔種植區,嚼食檳榔之風就更盛瞭。

嚼食新鮮檳榔時,有兩樣東西是不可少的,即蔞葉(或稱扶留藤)和牡蠣灰(亦稱作古賁灰)。在沒有牡蠣的地方就用石灰,沒有蔞葉的就用蔞藤。在具體食法上略有差異,廣州人嚼食檳榔除加蔞葉和牡蠣灰外,還添加丁香、桂花、三賴子(山奈)等香藥,稱之為香藥檳榔。但是我們要看到,古時檳榔的吃法與現在的吃法不太一樣。古代要吃,需要一套較為繁瑣的操作,有人說這是為瞭克制檳榔中的副作用,有人說是調味,但這樣的操作其實對每天的攝入量也是一種控制。而現代的檳榔已被做成休閑零食,銷售渠道四通八達,開袋即食,這就埋下瞭隱患。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海南瓊中縣街頭的檳榔攤(攤主正在用蔞葉包牡蠣灰)

現代的制作中,為瞭調味防腐使用瞭不少添加劑,這些會不會又增加瞭致病的風險呢?

由於熱帶作物的特殊性,檳榔這種本不產於內地並且一直無法在內地種植的物產,使得它隻能通過商品經濟的方式獲取而無法在內地落葉生根。如果戰亂或者其他原因導致嶺南的商路中斷的話,檳榔的獲取便會變得困難。即使在種植檳榔的地區,要獲取檳榔也不是很容易。中國古代商品經濟的發展程度如何,不同人有不同認識,但絕對趕不上現代如此發達的商品網絡。

還需註意一點,古時能種檳榔的地區與專門種植檳榔的地區並不相同。古時有著賦稅徭役,不種糧食去種檳榔雖然可以,但其中的利弊關系需要權衡。種植檳榔也要交稅,進貢檳榔的海南島的榔稅始於明朝萬歷年間, 因興兵征剿叛亂缺乏兵餉, 會同縣監生黃謙就建議以榔椰稅起餉, 每檳榔100克, 每椰子30克, 各征銀一分七厘。善後未改,遂成為定制。每遇極端氣候, “榔柯日減而稅必取”, 百姓苦不堪言, “榔稅”問題一直困擾著各州縣居民。所以真正專門種植檳榔的地區其實有限。多數地方隻是小范圍種植或野生檳榔。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歷史時期檳榔種植分佈

上面鋪墊瞭一些基礎背景,就能看到古今對檳榔的嚼食有哪些差別。

首先,由於種植面積與商品網絡的原因,古代即使是有著檳榔習俗的地區,當地人的攝入量與現代其實相差甚遠。

檳榔會讓人上癮,這在古籍記載中並不諱言,但由於難以獲取,即使上癮,古人也難以日啖“檳榔”三百顆,這在一定程度上就控制瞭古人的攝入量,使得檳榔致病的現象不甚明顯。人們多看到它的藥用價值——禦瘴消食。在這種背景下,自然不會視檳榔為洪水猛獸。

但現代就不一樣瞭,專門的種植區,發展起來的致富產業,四通八達的商貿網,使人們可以輕松獲取檳榔。而做成瞭休閑零食的檳榔,在口味上的特別之處,以及其自帶的上癮buff,自然可以讓人每天都吃。那些患癌的人,每天的攝入量是多少呢?如此大的劑量,嗑瓜子都會有影響。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檳榔制品

其次,檳榔的好處在現代已經不明顯瞭。

如果說是為瞭驅除瘴氣、防治疾病而吃檳榔做藥,在現代生活條件下這些古時容易致病的因素已經消失得差不多瞭,那麼也就不需要瞭,或者能有替代品瞭。中醫自己也認為,過分依賴檳榔的藥用價值會導致適得其反的後果,正反映出人們對檳榔的認識在逐步發生改變。

人們對檳榔以及與其伴嚼的蔞葉的藥用價值進行瞭重新評估。檳榔與蔞混合嚼雖對防治寄生蟲病、細菌性傳染病有作用, 但其功效遠不及近現代的西藥明顯。況且,是藥三分毒,沒病誰吃藥呢?現在中醫雖然還在使用檳榔,但也是按照用藥的標準使用,而不是把它當糖一樣吃著玩。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再次,一個古代不怎麼考慮的因素在現代格外重視。

檳榔嚼久瞭,牙齒會變黑、變紅,腮幫子因長期咀嚼而變形,總的來說就是變醜瞭。看臉的時代,還敢經常吃嗎?

嚼食檳榔的產物雖然食用者感覺不是很強,但汁水有一股惡臭的味道,呈現出猩紅的顏色。也因為這個原因,一些文人以為嶺南有食人的習俗,當地人嘴角泛紅,牙齒都被血染紅,像剛吃瞭人。

雖然古代的人在山野間嚼食檳榔可以亂吐那些紅色汁水,一些見識過的官宦文人還是不能容忍,甚至在一些地方明令禁止在城市中亂吐檳榔。而現代如此重視市容市貌,嚼食檳榔的副產品如果不能好好清理,自然招致反對意見。

古人最愛吃的檳榔,為何到現在淪為眾矢之的

結尾:

因此,總的說來,檳榔在古代與現代的遭遇其實也折射出中國社會的變化。對那些以檳榔為核心的文化習俗,我還是尊重的,也認為可以繼續保留下去,因為我認為這個前提是對檳榔的適量使用。

拋開劑量談毒性都是耍流氓,喝水多瞭也能死人,患癌的人除瞭檳榔還有沒有其他的並發原因,都是可以考量的。我不反對檳榔致癌的看法,也不是要借著保持文化傳統的旗子鼓勵人們吃檳榔。希望理性看待、分析古代傳統與現代社會存在的問題,適量使用那些傳統的東西,畢竟“中庸”也是中國的傳統思想之一。您怎麼看呢?


參考文獻:

郭碩:《六朝檳榔嚼食習俗的傳播:從“異物”到“吳俗”》

郭聲波,劉興亮:《中國檳榔種植與檳榔習俗文化的歷史地理探索》

王元林,鄧閔睿:《東南亞檳榔文化探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