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想觸摸古代中國的權謀巔峰

不用看鬼谷子那麼麻煩

看大明王朝1566即可

01

生死時速

第二集,裕王生瞭將來的萬歷皇帝

嘉靖立馬從袖子裡拿出棗和栗子(寓意 早立子)。

呂芳立馬拍馬屁:主子料事如神。

掃地僧黃錦

但嘉靖立馬不冷不熱的把清流(徐階等人)弄到裕王那裡道喜。

然後熱情問一邊的嚴嵩:周雲逸到底有沒有後臺?

掃地僧黃錦

嚴世蕃立馬激動的要死,準備往死裡告徐階,嚴嵩一把拉住瞭兒子。

就這2分鐘的事,至少有四個權術細節。

嘉靖為什麼生之前不拿出棗和栗子?

因為他也不知道生男生女,如果生公主,不拿出來就是,反正沉默就代表最終解釋權都在自己手裡。

嘉靖為什麼突然問起周雲逸?

是為瞭迷惑嚴嵩,裕王繼位鐵定弄死嚴嵩。所以他這句話意思是:我也懷疑裕王要謀反,咱們是一夥的,你好好幫我撈錢,大明的錢袋子全靠你傢瞭。

嚴嵩為什麼拉嚴世蕃?

他知道裕王繼位鐵板釘釘,嘉靖隻不過是試探他們父子,這時候沖動隻會撲街的更快。所以後來嚴世蕃被弄死瞭,嚴嵩小命被留這。

至於嚴嵩這麼聰明,為啥不直接投稿裕王?

哈哈哈,就是因為他聰明,才不敢啊。秦檜也一個勁的懟趙構的繼承人趙昚,這叫綁定效應。嚴嵩敢對裕王好,隻會死的更快。

02

不要成為那個數字

掃地僧黃錦

事情是這樣的:

大明沒錢瞭,張居正出瞭個餿主意:改稻為桑。

他個兵部尚書,光說不練。

執行人嚴世蕃為瞭快點完成KPI加撈錢。

水淹浙江百姓(百姓餓瞭自然要低價賣田,省下的銀子自然歸嚴世蕃)。

胡宗憲作為浙江父母官四處借糧。

先問裕王的戶部借:

張居正立馬站出來說:就算戶部能調,這個時候我們也不會調給他瞭。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理由很奇葩:要讓浙江亂起來,亂瞭,嚴世蕃就會完蛋。

相比嚴嵩的倒臺,百姓的命隻是個數字。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胡宗憲在朝廷碰瞭一鼻子灰,再去南直隸借糧食。

巡撫趙貞吉幹脆說實話:南直隸有糧食也不能借給浙江!朝局不容我借給你。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人命在大傢哪裡其實就是個數字而已。

哪怕多個十幾倍,看起來也沒什麼大不瞭的。

浙江水災。

本地大戶不借糧,是嚴嵩不讓借的,借瞭那還淹個屁!

朝廷的戶部不借,是張居正們的主意,借瞭浙江就亂不起來。

鄰省也不借,因為是兩黨空前一致的不同意。

遇到權力,命就是個數字。

屁民能做的,

就是不要讓自己成為那個數字。

03

光腳

為啥浙江百姓亂瞭,嘉靖一定會找人頂罪?

秀才造反

十年不成

商人…,不存在的

隻有種田的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04

分贓

楊金水:這茶不錯。

沈一石:今年第一茬的獅峰龍井,是趕在夜裡露芽的時候采的。

鄭.何:好,是頂尖的上品。

沈一石:產的少,給呂公公和閣老小閣老每人準備瞭兩斤,各位大人委屈點,每人準備瞭一斤。

楊金水:您自個兒呢?

沈一石:老習慣瞭,喜歡喝白水。

楊金水:你看是不,這都是跟自個兒過不去的人,三千架織機幾萬畝桑田,還有上百傢綢緞行茶葉行,可自個卻喝白水吃齋,您這個窮裝給誰看呢?

沈一石:賣油的娘子水梳頭,我的織機,綢緞行,都是給制造局開的,那一天楊公公看著我不順眼瞭,一腳踹瞭我,我照樣能活。

楊金水:別介!那嚴閣老,呂公公不得把我給殺瞭。

那麼

他們貪污分贓的比例就是:

嚴黨:四成

呂芳:兩成

鄭必昌、何茂才為首的浙江官員:兩成

楊金水一票制造局親信:一成

沈一石:一成

@參商

05

長江水清,能灌溉

黃河水濁,亦能種田

掃地僧黃錦

世間的權術

沒有高低之分。

隻有用他的人

才有強弱之別。

掃地僧黃錦

掃地僧黃錦

也許

黃錦才是掃地僧…

你說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