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實戰筆記》第二章:用藥法象與臟腑用藥簡要

一、用藥法象

用藥法象,先辨陰陽;

五味四氣,奧義中藏。

天有陰陽:風寒暑濕燥火,三陰三陽上奉之。寒熱溫涼,四氣象於天。溫熱者,天之陽也;涼寒者,天之陰也。此乃天之陰陽也。

地有陰陽:金木水火土,生長化收藏下應之。辛甘酸苦咸,五味皆象於地。辛甘淡者,地之陽也;酸苦咸者,地之陰也。此乃地之陰陽也。

氣為陽。氣厚者為陽中之陽,氣厚則發熱,辛甘溫熱是也;氣薄者為陽中之陰,氣薄則發泄,辛甘淡平涼寒是也。

味為陰。味厚者為陰中之陰,味厚則泄,酸苦咸寒是也;味薄者為陰中之陽,味薄則通,酸苦咸平是也。

味薄輕清成象,若茶之類,應天親上;

味厚重濁成形,若大黃類,應地親下。

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湧瀉為陰。

清陽發腠理,清中之清也;清陽實四肢,清中之濁也。

濁陰歸六腑,濁中之濁也;濁陰走五臟,濁中之清也。

二、五臟用藥簡要

肝:肝德在散(欲散)。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酸瀉之,辛補之。

肝之氣發於春,春之氣溫而柔,乃陽氣宣發之時,故肝有喜疏散條達之性而稱其德在散。

欲散,急食辛以散之,川芎。苦急,急食甘以緩之,甘草。酸瀉之,芍藥。辛補之,細辛。

虛,以生薑、陳皮之類補之。虛則補其母,腎乃肝之母,水能生木,以熟地、黃柏補之則以。

實,以白芍瀉之。實則瀉其子,心乃肝之子,以甘草瀉心。

心:心德在軟(欲軟)。心苦緩,急以酸以收之。苦瀉之,咸補之。

夏之氣熱,為火之性,心氣法於夏而屬火,火之體烈而燥,勢急而炎上,正所以用以協調柔潤滋澤之德。

欲軟,急食咸以軟之,芒硝。苦緩,急食酸以收之,五味子。以咸補之,澤瀉。以甘瀉之,人參、黃芪、甘草。

虛,以炒鹽補之。虛則補其母,肝乃心之母,木能生火,以生薑補之。

實,以甘草瀉之。

脾:脾德在緩(欲緩)。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以辛瀉之,以甘補之。

脾胃屬土,法於四時長夏之氣。春之氣濕而柔,時至常夏,其濕柔至極,夏之氣熱而軟,至長夏則其熱之蘊積亦達至極,故長夏之氣濕熱俱盛而稱之為暑。脾具緩德,體現在其所藏營的特性和功用。

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甘草。苦濕,急食苦以燥之,白術。以甘補之,人參。以苦瀉之,黃連。

虛,則以甘草、大棗之類補之。心乃脾之母,以炒鹽補心。

實,則以枳實瀉之。肺乃脾之子,以桑白皮瀉肺。

肺:肺德在收(欲收)。肺苦氣上逆,急食辛以散之,開腠理以通氣也。以咸瀉之,以酸補之。

肺之氣法於秋,秋之氣上承長夏之濕熱,秋至則氣轉涼燥而濕熱內收,故雲肺之德在收。肺之氣亦以降為順,若氣機上逆,則呼吸之氣不能降納於下,而有肺氣壅塞不通於上的癥狀,治療時可用辛散之藥以開其毛孔肌肉紋理之閉塞,使肺氣宣暢而通降,其“氣上逆”諸證得解。

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白芍藥。苦氣上逆,急食苦以瀉之,訶子皮、黃芩。以辛瀉之,桑白皮。以酸補之,五味子。

虛,則五味子補之。脾為肺之母,以甘草補脾。

實,則桑白皮瀉之。腎乃肺之子,以澤瀉瀉腎。

腎:腎德在堅(欲堅)。腎苦燥,急食咸以潤之,致津液也。以甘瀉之,以苦補之。

腎氣法於四時冬之氣。冬之氣陽氣潛藏於內,因而天寒地凍,陰水因寒凝而堅冰,因水凝而地燥裂。故腎之氣給予人體的德澤在於堅。

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知母。苦燥,急食辛以潤之,知母、黃柏。以苦補之,黃柏。以咸瀉之,澤瀉。

虛,則熟地、黃柏補之。肺乃腎之母,以五味子補肺。

實,腎本無實,不可瀉。故無瀉之藥。

三、臟腑瀉火藥

黃連瀉心火,木通瀉小腸火;

黃芩瀉肺火梔子佐之,黃芩瀉大腸火;

柴胡瀉肝火黃連佐之,柴胡瀉膽火黃連佐之;

白芍藥瀉脾火,石膏瀉胃火;

知母瀉腎火,黃柏瀉膀胱火;

柴胡瀉三焦火黃芩佐之。

以上諸藥各瀉其火,不惟止能如此,更有治病合為君、臣處,洋其所宜而用,勿執一也。

遠處的雲朵

漫散飄過

沒有誰

會記得此時此刻

一中醫實戰筆記20.5.11整理

《中醫實戰筆記》第二章:用藥法象與臟腑用藥簡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