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膀爺”)

網友問:本人女,夏天天氣越來越熱,合租的男室友經常穿個大褲衩、光膀子在客廳走來走去,倒水啊、做飯啊、上衛生間啊……我懷疑他是故意的。雖然他人挺好的,但是想想那一身肥肉,讓我覺得油膩、惡心。你說男人在女性面前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如何定義性騷擾?

禁止性騷擾早在2005年的《婦女權益保障法》中已有直觀體現,但正式寫入民法則是首次,完善性騷擾立法為保障女性權益提供瞭堅強盾牌,為人格權補足瞭法律短板,閃爍著人性的瑩瑩光輝。

《民法典》第4編第2章第1010條規定:“違背他人意願,以言語、文字、圖像、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應當采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關系等實施性騷擾。”

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大學校園裡的女生節下流橫幅)

1、行為人實施瞭以具有性內容或者性暗示的語言、文字、圖像、電子信息、肢體行為等形式的騷擾行為,具體表現為:故意撫摸、觸碰、親吻對方臉部、胸部、腿部、臀部等私密敏感部位;當眾講黃色笑話、使用微信QQ等給他人發送色情內容、進行性挑逗或性脅迫;向他人做出下流動作、手勢、暴露性器官,以及其他使對方性自主權受到侵犯的情形。

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警惕同性性騷擾)

2、針對他人實施,性騷擾不僅存在於異性之間,同性之間也可成立。

3、違背他人意願。既表現為受害者的明確拒絕與反抗,也包含無力反抗、不敢反抗、羞於反抗,還有未成年人的不知反抗。

光膀子≠性騷擾

光膀子,展示著人類原始的野性,赤裸裸的荷爾蒙暗中躁動,在漫長的舊時光裡訴說著蓬勃的生命力。烈日下,農田中,漢子挺著紫紅的脊背耕耘勞作,沙場上,江湖裡,英雄好漢赤身相搏潑灑鮮血。在律法與文明尚未觸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時,赤膊是最普通的男性形象。當社會步入現代文明,光膀子的自由空間不斷被壓縮。

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1、男性光膀子不具有強烈性意味。男性夏天半裸上身,主要還是因為熱。出租屋裡可能沒有空調,要是格局差整天西曬就更慘瞭,說汗如雨下毫不誇張。

以大眾視角來看,女性坦胸露乳是在展示性特征,而換作男性則很難讓人想入非非,這種認知差異與傳統文化有關。

2、有無騷擾行為是關鍵。一個光膀子肥宅男路過,什麼也沒做,這不叫性騷擾。他路過你臥室門前,雙手持續撫摸胸部,用曖昧的眼神盯著你,或者,給你不停發裸照,這才叫性騷擾。

3、合租房講究公私有別。許多城市將男性光膀子列入瞭不文明行為清單,被城市文明條例所禁止,可見,當個人習慣侵犯瞭公共文明秩序,“膀爺”必然不受歡迎。合租房的公共空間有限,小仙女如果自認為受到冒犯,可以關上門眼不見為凈,友善地提醒他穿個背心,你的安全感仍得不到滿足的話,那隻能搬走瞭。

認定性騷擾的雙重困境

“違背他人意願”強調主觀感受,每個人的傢庭出身、教育背景、性格三觀、對性刺激的敏感程度、接受程度都不盡相同,即便民法典設定瞭性騷擾侵權的概念,但並未給出易於操作的判斷標準。

比方說,來自農村的假小子張亞潔自幼和男孩“打”成一片,外號“傑哥”,並不反感和男性友人親昵打鬧。養在深閨的大小姐卻對異性接觸過於敏感,四目相對就會臉紅發抖。顯然,認定性騷擾不能一概而論。“圈子”過窄會放縱,過寬則誤傷。標準不清不楚可能成為一些人手中的暗箭,實施誣告陷害惡意訴訟,社交氛圍倒退回男女設防的年代。

夏天男性光膀子算不算性騷擾?

日本為瞭打擊電車癡漢不惜矯枉過正。男性一旦受到女性的癡漢指控就要自證清白,有罪推定讓日本男性乘坐地鐵時如履薄冰,甚至衍生出瞭“癡漢詐騙”。女子向鄰近的獨行男乘客傾靠,裝出被猥褻的樣子,之後勒索男子不給錢就報警,男子如果不想被捕隻得認栽。在這樣的背景下,“癡漢冤案”已成為日本相當糟糕的社會問題。感興趣的讀者不妨看看電影《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

另一方面,受害人舉證難、勝訴難。性騷擾往往在幾分鐘內完成,受害人如缺少其他證據能夠證明有性騷擾行為發生,“誰主張,誰舉證”的證據規則隻會令受害人打退堂鼓。敗訴之餘還要承受沉重的精神壓力。若實行舉證責任倒置很可能步日本後塵。

性騷擾寫入民法典開瞭個好頭,但絕不會是終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