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1.3米、帶著女兒再嫁,原本“隻圖不受氣”“不敢再奢望”的她,咋就能把日子過得這麼幸福?

7月11日,傍晚,王利霞放下手中掃院的掃帚進屋,身高隻有1.3米的她伸手打開瞭墻上一處專門為她量身定制的“低位版”電燈開關,房間被燈光填滿。

身高1.3米、帶著女兒再嫁,原本“隻圖不受氣”“不敢再奢望”的她,咋就能把日子過得這麼幸福?

餘光再次落到這個開關時,她笑著說:“他這個人心也夠細的,還專門跟裝修房子的師傅說把墻上的開關裝的低一些,就是為瞭我伸手方便。”幸福之情溢於言表。

“隻圖不受氣”

一切還要從王利霞的身高說起。

3歲時,她從櫃子上摔落造成脊柱損傷。

自那之後,走路成瞭難題。

傢裡人帶她四處求醫問藥,終於在9歲那年,行走功能恢復瞭,但身高卻永遠停在瞭1.3米。被認定為肢體殘疾三級。

2009年,30歲的王利霞從老傢巴彥淖爾市杭錦後旗帶著女兒認識瞭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紅慶河鎮木呼爾敖包村的安鳳祥。

身高1.3米、帶著女兒再嫁,原本“隻圖不受氣”“不敢再奢望”的她,咋就能把日子過得這麼幸福?

當時的安鳳祥39歲,因為太過老實,一直沒有結婚。

初見面時,這個農村漢子面對王利霞母女顯得很局促,但卻笨拙地幫她照顧著女兒的吃喝。“隻圖不受氣,別的啥都不想瞭。”彼時的王利霞,下定瞭決心要和安鳳祥組成一個傢。

“不敢有奢望”

幾個月後,兩個人組成瞭新的傢庭。

2010年,他們的兒子安炳寧出生。

考慮到王利霞的身體情況,傢裡種地、養羊等一切的活計都被安鳳祥包瞭。丈夫完全把女兒視為己出,王利霞感慨沒有啥可遺憾的。

除瞭貧窮。

身高1.3米、帶著女兒再嫁,原本“隻圖不受氣”“不敢再奢望”的她,咋就能把日子過得這麼幸福?

孩子一天天長大,一傢人的吃穿用度讓這個收入僅過萬元的傢庭入不敷出。但王利霞也認瞭,“日子緊就緊些,隻要丈夫和兒女都平安就行,像我們這樣的殘疾人,我們這樣的傢庭,不敢有奢望。”

但因為趕上瞭好政策,她們“這樣的傢庭”也可以過得“有滋有味”。

2015年年底,當地政府將王利霞傢識別為貧困戶。

考慮到王利霞傢是因殘因學致貧,木呼爾敖包村有針對性地對這個傢庭進行政策上的幫扶。

2016年,政府為王利霞申請到每年2400元的殘疾人補貼、為兩個孩子專門申請瞭每年4000元的教育幫扶資金、全資為四口之傢建瞭新房,還為他們申請瞭2萬元的無利息免擔保貸款、1人1萬元(全傢4萬)的產業扶貧資金用於養殖肉羊,伊金霍洛旗政府還為她們一傢代繳瞭農村合作醫療……

當年,這個傢庭就實現瞭脫貧。

“未來很美好”

王利霞的笑容越來越多。

一傢四口還專門去東勝區拍瞭一套全傢福。

照片中的王利霞依偎在丈夫身邊,笑容裡透著幸福。女兒穿著漂亮的裙子和弟弟站在一起巧笑顏兮。

“其實就是想把我們的幸福定格,同時祈願幸福在留存的同時繼續延續。”

脫貧不脫幫扶,好政策仍在繼續,王利霞一傢的幸福也在延續。

2018年,政府補貼50%幫助王利霞一傢購買瞭一輛拖拉機,2019年免費為王利霞一傢提供瞭85隻雞苗用於養殖,還領到瞭村集體的3340元分紅。

身高1.3米、帶著女兒再嫁,原本“隻圖不受氣”“不敢再奢望”的她,咋就能把日子過得這麼幸福?

“當年,我傢的人均純收入就達到瞭7000元,還不包括政府申請到的補助金。我們的日子越過越有盼頭瞭。今年的收入一定比2019年還要好。”王利霞說,2019年年底,政府還為她的丈夫安鳳祥申請瞭公益性崗位,為村子“保潔”,每月可以領到1760元的補助,再加上16畝土地的收成(村集體農村服務隊免費種、免費收)、養羊、養雞的收入,“今年的純收入人均超1萬沒問題。”

“因為有這樣的好政府,我對未來的日子有瞭底氣也有瞭新的期待。”王利霞說,今年9月,女兒就上初一瞭,兒子也即將讀小學4年級,夫妻倆已經開始為孩子攢教育經費。“孩子就像是籠子裡飛出的小鳥,我和丈夫會一直看著他們支持著他們飛向屬於自己的那片天空。相信我們的未來很美好。”心裡定下這個想法的一刻,王利霞信心滿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