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到2017年的6月23日,這一天京東的股價上漲3.92%,市值達到609億美元;而相比京東的高歌猛進,正在經歷重整和轉型的百度市值約615億美元。兩者的市值差距僅為6億美元,

此時此刻,沒有人會懷疑,京東很有機會在短期內,能夠趕超並且取代百度,坐上中國互聯網市值的第三把交椅。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然而很可惜,失之毫厘,差之千裡,後面發生的事情現在我們回過頭來都已經看到。首先是京東在短期內,並沒能完成對百度的超越;緊接著,美團點評在上市後便一路高漲,迅速坐上並坐穩瞭中國互聯網市值的第三把交椅,而此時的京東,甚至還一度被後起之秀拼多多趕超,更不要提還有沒上市就已經估值千億美元 的字節跳動,盡管19年京東在市值上終於實現瞭對百度的趕超,但是他卻始終和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失之交臂。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縱觀過去幾年,京東靠著自建物流的故事得到瞭一部分的市場,但也錯失瞭不少的機遇。拋開創始人劉強東的桃色事件不談,我們一起來看一看,京東這些年遇到的哪些問題和挑戰。

首先是電商業務的增長開始下滑,此前,京東一直在扮演著阿裡巴巴追趕者的角色,靠著自建物流的優勢和電商人口的紅利高歌猛進。但是,從2018年開始,電商紅利開始消退,這一整年,京東的年度活躍用戶同比增長還不到5%;而與此同時,另一傢入局的拼多多,開始向投資人講述著另一個社交電商、流量下沉的電商資本故事。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從2019年兩傢上市公司披露的財報來看,拼多多全年累計GMV(成交總額)達到人民幣1萬億元,而京東則突破2萬億,已經接近一半。要知道在2018年的eMarketer研究報告中,拼多多的市場份額還不到京東的1/3,而值得關註的是,2019年拼多多的平臺年活躍買傢數達到5.85億,已經遠遠超過京東的3.62億。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京東沒能夠抓住流量下沉的增長紅利,但是直到現在,我也一直不覺流量下沉會是京東一個很好的增長紅利。第一個原因是京東的自建物流優勢,對於四五線城市,特別是農村鄉鎮的用戶的體驗提升,並不是那麼明顯。你想想在一二線城市,原來三四天才能拿到的快遞,如果隔天能夠送達,會很有快感,但是如果一個10天才能拿到的快遞,變成6天送達,感知就不是那麼明顯瞭。而這部分的用戶,往往對價格又比較敏感,因此京東現有的商業邏輯很難覆蓋這部分用戶。

其次是京東金融,盡管在數字金融領域,比如理財、信貸、保險等業務均取得瞭不錯的成績,但是它的天花板和想象空間卻越來越低。我們知道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經歷瞭一系列支付場景大戰之後,兩者均已經滲透到瞭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成為瞭入口級的產品。根據Trustdata大數據發佈的2020年2月移動互聯網相關數據顯示,支付寶月活用戶為5.64億,而京東金融隻有904萬,連零頭都不到。

此外,京東在戰略佈局上也棋差一招。相比阿裡和騰訊通過投資幾乎壟斷瞭整個互聯網圈,你甚至都很難說出一傢京東投資過的互聯網獨角獸。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京東為何沒能坐上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的交椅?

那個靠著自建物流的故事,一路經歷瞭蘇寧易購、當當網、易迅網等一系列電商的圍剿並殺出重圍,差點“謀朝篡位”的京東,如今也同樣正在面臨著拼多多的蠶食與收割。

當你買個100以內的小件商品不想付快遞費,買個100以上的大件商品又看其他傢比較便宜的時候,也許,你就不是那麼有動力去打開京東瞭。或許,這才是京東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和挑戰。

OK,以上就是本期的內容,如果你想看到更多人文科技的評測和講解,歡迎關註拉面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