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頭條號【體育史話】獨傢原創長篇連載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君臨天下——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

——我可以接受失敗,但無法接受放棄。

——我從不懼怕任何對手,隻怕對手不夠強大。

——Michael Jordan

【重要提示】

(七十八)托馬斯的江湖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選拔委員會為瞭不難為戴利,讓他在每個位置上可以選擇六個人,在給查克·戴利舉賢不避親的同時,也能夠選拔確有才幹的人上來。

但一直到查克·戴利去世,選拔委員會也沒有等到這個奸詐的傢夥提出的候選人名單。

但這也給瞭選拔委員會更大的空間和自主權,他們可以完全不受外力幹擾選拔球員。

對選拔委員會來說,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是,NBA這幫現在已經富得流油的球員們願不願意為瞭那點可憐的出場費出征巴塞羅那奧運會。如果選拔委員會選中的球員們不願意犧牲休息時間來打奧運會,那就必須得給NCAA球員們預備一定的名額填空,防止兩頭落空。

他們最先給魔術師約翰遜打電話,征求他對此次出征的意見,結果讓他們喜出望外,魔術師當即欣然表示樂意為國效命。

作為當時的最有號召力的球星,魔術師的承諾幾乎就是尚方寶劍,等於是為這次出征定下瞭基調,有誰不願意和魔術師同臺競技的嗎?

選拔委員會現在給後面心儀的球員們打電話,他們大可以這麼表白:“嗨,魔術師想邀請您和他一起去巴塞羅那奧運會打打球打打撲克,請問閣下……”

但是,說這個話,還是要看對方的江湖地位,有些人,這麼說就未必管用。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當時,具備這個江湖地位的人有兩個半,其中一個是邁克爾·喬丹。

選拔委員會決定先去撬喬丹的嘴,這個任務最終落到瞭羅德·索恩的頭上。

選拔委員會認為他和喬丹的交情應該還不錯。

其實他們不知道,當年羅德·索恩在選擇喬丹時說過的那些風涼話,你指望喬丹完全聽羅德·索恩的勸,也不會有太大可能。

果然,在接到瞭羅德·索恩的電話後,喬丹說得很明白,如果伊塞亞·托馬斯要進來,那他就不參加。

對索恩來說,雖然沒有給足面子,但這就是一個明確的答案,排除掉托馬斯,邁克爾·喬丹將肯定出征巴塞羅那奧運會。作為三個必須要加入的球星之一,邁克爾·喬丹不想讓誰進入這支球隊,那這個人進入這支球隊的概率幾乎為零。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托馬斯算半個,但此時的他終於為當年那個幼稚可笑的行為付出瞭慘痛代價。

那是不是有人會為托馬斯求情呢?

那些支持托馬斯的輿論界認為,以托馬斯的實力和地位,他應該擁有一個名額。

其實,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僅以實力和地位論,托馬斯確實應該占有一個名額。

在當時的NBA球員金字塔序列中,托馬斯要麼在頂端,要麼分割頂端。在頂端,是因為以他的實力,他完全有能力位居頂端。分割頂端,是因為托馬斯在NBA這個江湖中,混得不太好。

這麼多年來,托馬斯把NBA他能夠得罪的人都得罪光瞭。

喬丹自不用說,簡直堪稱世仇。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大鳥伯德在當年4:3戰勝底特律活塞後,在場上被他羞辱得無地自容的羅德曼在賽後趁伯德不在時過嘴癮說,伯德在NBA的地位如此之高,就因為他是一個白人。

在當年種族歧視話題仍然處於風尖浪口的美國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誹謗。

但羅德曼是新秀,媒體雖然很震驚,但也不好說什麼。說白瞭,他就是個孩子,隻是大傢沒有想到,直到他退役瞭,他依然還隻是個孩子。

他們想找一個人幫他糾正一下,於是他們找到瞭托馬斯,問他對羅德曼這番話的意見。作為大哥,幫小弟糾正一下剛才的錯誤,讓小弟上道,既是責任,也是義務。

托馬斯的回應讓一眾媒體瞠目結舌。“我不得不同意丹尼斯的話是對的,拉裡·伯德是一名非常棒的球員,但如果他隻是黑人的話,那他隻不過是一名普通球員而已。”

不愧是微笑刺客,你有種!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他不但懟和他交情一般的伯德,他也懟和他關系很鐵的魔術師,他置疑魔術師的性取向,並直接向魔術師求證。

以上都是球員間的恩怨,誰也不能免俗,他的仇敵也不會比邁克爾·喬丹更多。隻不過邁克爾·喬丹通常會在球場上將對手收拾得服服帖帖,伊塞亞·托馬斯喜歡用他那張微笑冷酷的嘴來打壓對手。

在活塞內部,伊塞亞也開始離間人心。

查克·戴利為瞭避嫌,拒絕列出候選人員名單時,作為球隊帶頭大哥的托馬斯沒有配合戴利老爹的意思,你又不是我爹。他帶頭出來鬧事,說出瞭“查克·戴利沒有把活塞的事放在心上”的話,就像一塊稱砣,以雷霆萬均之勢直接就奔著查克·戴利的飯碗去瞭。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他帶領的壞孩子軍團,幾乎遍瞭聯盟各路豪強,隻差打通他們的任督二脈瞭,讓大傢對他此時的境遇有瞭格外冷靜的分析。

托馬斯此時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就是那個陷入瞭四面楚歌的西楚霸王,上不能登天,下不能入地,左不能投河,右不能跳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想抓個人訴訴苦都沒有機會。

但他依然抓住瞭一根稻草。在當年的選拔委員會中,底特律活塞隊總經理麥克洛斯基也是委員會成員之一,於是,他開始有意無意地向麥克洛斯基施壓。

但事實證明,他也是想多瞭。在1991年剛剛結束的NBA總決賽第四戰中,就是他帶頭走進更衣室,拒絕向獲勝的芝加哥公牛隊祝賀,一舉讓底特律活塞在全聯盟聲名大噪,顏面掃地。作為球隊總經理,麥克洛斯基的體面和尊嚴已經被托馬斯的任性和驕橫揮霍殆盡瞭。

更何況他的對立面,是選拔委員會當下必須要做出二選一的選擇題答案之一,邁克爾·喬丹。

這個檻,誰也無法逾越。在選拔委員會中,有三個人是必須要說服的,邁克爾·喬丹就是其中之一,或許也是最不可或缺的那個。

至於托馬斯……..

托馬斯的命運就此決定,他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註定就是兩條平行線,所有的果,在它的前面,都會有一個因。

對這個結果,蘭比爾看得比身在其中的托馬斯要透。

邁克爾·喬丹封神之路(78)托馬斯的江湖

蘭比爾說,隻有在底特律活塞贏得總冠軍的1989年和1990年,托馬斯或許才會有機會。因為托馬斯能夠擁有的,隻有球技。如果要講(拼)政(人)治(品),如果有哪個人或者球隊落選,都會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底特律活塞和托馬斯。

這說明,這些年他們做過瞭什麼,蘭比爾心中還是比較有數的,對結局的認識也比較清醒,不抱有幻想。

1991年被公牛橫掃後,這些原本可以支撐托馬斯進入這支球隊的唯一理由也被邁克爾·喬丹和他的芝加哥公牛隊一掃而空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