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來自:微信公眾號“東方紅啦”

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毛貽昌,字順生,號良弼,湖南湘潭人,生於清同治九年(1870年)。圖為1919年11月,毛澤東同父親毛順生(左二)、堂伯父毛福生(左三)、弟弟毛澤覃(左一)在長沙合影

在毛順生10歲那年,父親毛翼臣為他從湘鄉四都唐傢圫娶來一個年長三歲的童養媳——文素勤,5年之後正式成婚。又過瞭兩年,年僅17歲的毛順生接過掌管傢業的“大權”。

與其說是“大權”,不如說毛順生接過瞭一副沉重的生活擔子:

1. 經營管理上屋場那5間半茅房和兩塊柴山、15畝田;

2. 料理祖父、父親、母親、妻子連同他自己5口人的衣食住行;

3. 償還購田買房所欠下的幾百兩銀子的債務。

在此後33年裡,毛順生三易其職。他的創業三部曲始於農桑,發於棄農從軍,最後在亦商亦農中致富,走上成就傢業之路。

棄農從軍

農桑階段始於他接過傢長之“印”後,到毛澤東出生前後的一段時間。

這位年輕的農夫,在閉塞的韶山沖除瞭嶽父傢唐傢圫,足跡再未向外延伸。他拼命種田、砍柴,辛勤勞作,寒來暑往,年復一年。

然而,五六年過去瞭,盡管他起早貪黑,兢兢業業,傢境卻沒有絲毫好轉。而且還有不順心的事——毛傢接連兩個男嬰在襁褓中夭亡,到毛澤東已經是第三個男嬰。

在那些令人鬱悶無望的日子裡,毛順生苦索著如何改變傢境。當時,許多同齡人先後投奔曾國藩的湘軍。當然,許多人不是為瞭“打長毛”“剿捻子”,大多是想討個一官半職,或掙點銀錢。毛順生耳濡目染,在深思熟慮之後決定加入湘軍。

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毛順生

毛順生的入伍退伍時間、部隊番號、軍餉待遇以及帶回多少現銀等詳情,現已渺無可考。但根據有關史料,可得出一些推論:毛順生當兵是肯定的,為生活所迫,企望升官發財,而非“報效”皇恩為大清皇帝效力;時間至少兩年,未能撈到一官半職;參軍初期在商品經濟發達的諸如湘潭、長沙等中小城市,後來大部分時間在當時中國商品經濟最為繁華的江浙一帶,思想深受影響,茅塞頓開;嚴格的軍營生活使他更為精明強幹,變得既不信神,也不信邪。

而且還能肯定的是,他獲得瞭一份特別的報償——萌生瞭商品經濟思想。

一手種田,一手經商

回傢之後,毛順生一改過去稻谷加稻草“單打一”的經營方式,取而代之的是一手種田,一手經商。

擺在毛順生面前的時局也變瞭,外國資本主義輸入和“洋貨”傾銷,導致對原材料、肉食、糧油的需求增加,而傢庭手工業破產後的農民為瞭換取必需的生活生產資料,被迫出售部分農產品。

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金湘潭”昔日盛況

中國農產品逐漸走向商品化,首先表現在“商品糧”的增加上。全國各地形成多處“糧油貿易中心”,湖南“長沙糧油貿易中心”就是其中一處,地處南北交通要道的湘潭也自然成瞭洋貨商品、糧食原料的集散地。

這種商品化之風也悄悄吹進窮鄉僻壤的韶山沖。至毛順生所在的時代,僅“米店”“肉食”“南雜”之類的店鋪就有10多傢,毛順生的“毛義順堂”不過是其中頗有名氣的一傢罷瞭。

擴大再生產

毛順生經商是從做米生意開始的。退伍後的那幾年,傢有5口人,有田15畝,年收谷約60擔,除瞭自食35擔左右外,尚有20多擔結餘。這結餘部分就是毛順生經商的原始資本。

在毛澤東同志故居後院的右前方,有一間屋子陳列著石碓、磨子、推子、風車等原始的稻谷加工工具。“開業”之初的商品大米就是毛順生及其妻兒在這裡加工而成的,經常在當地零售。後來,他又從韶山、湘鄉買進一些谷子,請人加工,雇工運往銀田、湘潭、長沙等地出售,從中獲利。

除瞭做米生意之外,毛順生還兼做豬生意和牛買賣。豬生意也是從出賣自己傢裡喂養的一兩頭豬開始的。而後由少到多,由自養出售到買進賣出,既買進仔豬,也買進肉豬。肉豬常送到離韶山30裡地的銀田寺“長慶和”出賣。

與豬生意不同的是,毛順生做牛生意采取“雙方自願、雙方有利、風險同擔”的辦法。毛順生買回母牛,然後“承包”給他人喂養。養戶獲牛力、牛糞,主戶獲牛犢,之後出售牛犢或喂養長大後出賣,如果牛死瞭,由兩傢平均分擔經濟損失。

此外,毛順生還印發“毛義順堂”紙票,以促進資金周轉的暢通,加強業務往來。他先後與關公橋的“長源河”、永義亭的“李福勝”、銀田寺的“長慶和”等數十傢店鋪建立密切的業務關系。

經商事業如火如荼,但毛順生並沒有忽略瞭農事。關於這段生活的情景,毛澤東後來曾與斯諾談到,“我剛識瞭幾個字,父親就讓我開始給傢裡記賬,他要我學珠算。既然我父親堅持,我就在晚上記起賬來。他是一個嚴格的監工,看不得我閑著;如果沒有賬要記,就叫我去做農活。他性情暴躁,常常打我和兩個弟弟。他一文錢也不給我們,給我們吃的又是最差的。他每月十五對雇工們特別開恩,給他們雞蛋下飯吃,可是從來沒有肉。對於我,他不給蛋也不給肉。”

可見,在亦商亦農、事多人少的情況下,毛順生采取的是自己帶頭幹與妻兒幫著幹,自己傢人幹與雇請零、長工一起幹的辦法,從而做到事農經商兩不誤。他這種“以農為本、以農促商、以商帶農、克勤克儉”和“親者嚴、疏者寬”的思想,對毛澤東的影響可謂深遠。

毛順生的13間半農舍

從農民到士兵,再到成為一個精明的商人,經過33年的努力奮鬥,17歲接管“傢權”的毛順生終於脫離一介貧農的困苦生活,迎來富裕。

達到這些成就還要提到一個人——毛順生的二兒子毛澤民。毛澤民出生於1896年4月,比毛澤東小3歲。他開始懂事時,正值父親轉向亦農亦商的階段。毛澤民14歲就成瞭傢裡的勞動力,為照顧傢庭一度輟學,下地種田、喂牛、碾米、砍柴、打桐油,挑著100多斤的擔子去送米,都是行傢裡手。

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毛澤民1921年參加革命,很快就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2月隨兄毛澤東到湘潭、湘鄉開展農民運動,同年9月進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隨後,輾轉上海、武漢、天津等地,從事黨的秘密工作。

1913年,毛澤民成婚後便和妻子接過種田持傢的重擔。他不僅要照料父母,還要供哥哥和弟弟在長沙讀書,隻有農忙時才請雇工。毛澤民多年無怨無悔的辛勤勞作,為在外經商的父親免去許多後顧之憂,可以說,上屋場的富裕正是他與父親共同苦心經營的成果。

在毛順生的晚年,實際有田20畝,年收谷在4000公斤上下,全傢5口人年耗糧1700多公斤,尚餘谷2000多公斤,加上生意利潤和租賃息金等,資本至少在3000元以上,在當地已算相當富裕。

此時,毛順生一傢的支出大致如下:

1. 負擔一傢五口的消費;

2. 支付零工、月工、長工的工資;

3. 償還全部債務,包括父親欠下的和毛順生早些年借的,“既無老債,又無新賬”;

4. 購置田產,1904年一次買下毛菊生的7畝田。在田產增加到一定數量時,便不再買田,而是給他人押佃錢或租佃錢,從中獲利息;

5. 支付毛澤東的學費,這大概是他唯一一項“智力投資”;

6. 房屋的修繕費用;

7. 公益福利事業等。

從中可以窺見毛順生其人某種意義上的“擴大再生產”和“公益”思想。這種思想出現在20世紀初的一個鄉村農民身上,實屬難能可貴。而說到毛順生“成就傢業”,一個重要標志便是他在韶山沖上屋場修建的13間半農舍。

毛順生的創業三部曲

毛澤東同志故居——上屋場

那裡原是5間半茅屋,“半間”是指堂屋,兩傢共用,各自半間。1887年,德臣、翼臣兄弟分傢時,翼臣分得上場屋。“韶山強人”毛順生接手時,按照嶽父傢唐傢圫的住房佈局進行改建,經過幾十年的添磚加瓦,先後建起農居室、碓屋、牛欄、柴房等9間瓦房。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就在毛順生沿致富的臺階往上走時,天災人禍接踵而至:1916年房子起火,1917年遭敗兵搶劫,1919年妻子病故,1920年毛順生剛及半百便過早長眠。

毛順生逝世後,毛澤民在兄長毛澤東的鼓勵下離開韶山參加革命,從1921年開始,這個農民傢庭轉變為革命傢庭。而這棟見證瞭舊中國一戶平常農傢慘淡經營的農舍命運幾何?曾有說法認為,1929年,毛澤東故居房屋被國民黨政府沒收,在奔赴長沙之前,毛澤民按毛澤東的意見將不動產送給他人;20世紀50年代,土改工作隊還對毛澤東傢庭劃分階級成分,“富農論”等論調一時流傳甚廣。

關於毛澤東傢庭經濟與成分問題說法不一,2013年1月到2016年8月,韶山管理局原副局長、毛澤東思想研究專傢高菊村主持開展專題調查與研究,進行瞭細致嚴謹的考證:

1.毛澤東傢的房子曾被國民黨沒收?

調研證實毛澤東傢庭財產有20畝水田(過去誤為22畝)、13間半瓦屋和柴山、菜土,並未送人。1921年春,因毛澤民急於同毛澤東去長沙工作,沒時間處理不動產,故交托文氏外婆傢和毛震公祠族人代辦。後經他們研究,決定不予處理,由毛震公祠代管,派人建賬立簿具體管理,但未告訴毛澤民。

如今,毛主席同志故居曾宣傳六十餘年的“1929年被國民黨反動政府沒收”“1949年8月解放後,由人民政府收回”等說法已經刪去。近幾年,故居每年接待遊客在700萬以上人次 。

2.毛澤東傢是富農?

雖然毛澤東傢有一定財產,但由於長期入不敷出,到1948年前後,不僅傢人的溫飽成為問題,而且負債累累、資不抵債。韶山土改時,曾有說法是韶山鄉黨支部書記毛仁秋寫信給毛澤東,他回信提出“劃分為富農”等三條。

高菊村等人的調研證實,在土地改革前三年,毛澤東傢因欠佃戶佃金和外債太多,不僅無租可收,而且欠債數額巨大,不存在劃成分的傢庭經濟基礎。附近群眾對此很清楚,因此無人提出要給毛澤東傢劃成分,不存在爭論。土改工作隊根據相關法律和實際情況,最終沒有對毛澤東傢庭劃分成分。

毛澤東也沒有寫過回信,而是派毛岸青回韶山。1950年12月底,毛澤東接到韶山來信,詢問“有幾口人參加分田”,毛澤東派毛岸青回鄉傳達口信:“一、傢人不參與分田,傢產由政府處理;二、傢庭階級成分,實事求是,該是什麼就是什麼;三、人民政府執法不循私情,按政策辦事,人民會擁護政府。”這就糾正瞭以往對毛岸青第一次回韶山時間的錯誤記錄(韶山局志記的是1962年夏,韶山市志是1951年冬),有力反駁瞭存在數十年的“紛爭論”“寫回信論”“富農論”等錯誤說法,恢復瞭歷史的本來面目。

參考文獻:

[1]高菊村等著. 毛澤東故土傢族探秘[M].北京:西苑出版社, 2009.09.

[2]高菊村,蘇小波,劉勝生,胡小林,譚意.關於土地改革時毛澤東傢庭成分劃分問題的歷史考證[J].黨的文獻,2013(06):111-117.

[3]彭金鋼.“毛澤東與韶山”研究的新成果——訪湖南省韶山管理局原副局長高菊村紀實[J].書屋,2019,(第9期).

圖片來源:天下韶山網、新湖南網

本文經高菊村老師授權發表並指導完成

責編:小林

網編:宋瑩

監制:方丹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