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

◎馮積岐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幾場風,幾場雨,夏天到瞭,麥子黃瞭,開鐮瞭,收割瞭。做過二十多年農民,在二十多個火熱的夏收時節,我和麥子較量過,也享受過收獲的喜悅。我記憶最深刻的是1984年的夏收。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我們村是1981年冬天開始實行傢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1982年夏天,我們收割瞭第一料分田到戶的小麥。那一年,是出人意料的大豐收,我傢四口人,七畝責任田,竟然收獲瞭十三石麥子。

在這之前,我們生產隊一百二十多口人,才能打七八十石小麥,除瞭交公購糧,一個人最多分四鬥多麥子。可是,分田到戶後的第一料,四戶人傢的收成就足以抵上一個生產隊的全部收成。傢裡隻有一間半廈房,收獲瞭那麼多麥子,沒有地方堆放,麥包就紮在廚房裡,妻子做飯都挪不開腳。這才是真正的夏收,傢傢戶戶的麥子堆滿瞭房間。

因為剛分田到戶,牲畜不足,農具的使用也不盡如人意,在夏收期間未免爭農具,爭打麥場,出現一些磕磕碰碰。兩年以後,境況變瞭,因此,1984年的夏收不隻是又一個豐收的記憶,也是農民文化心理變化的一個章節。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1984年夏天,在“算黃蟲”節奏分明、急迫而懇切的叫聲中,麥子黃瞭,似乎一夜之間,麥子從村莊後面的半坡地裡一下子黃到瞭村莊前面的平原上。這一年,傢傢麥子長勢好。因為1983年的夏收時節,一些莊稼人動手晚瞭些,遲鈍瞭些,幾天陰雨,麥子在地裡生瞭芽。1984年的夏收就格外緊張。

田地裡,到處是揮汗如雨的莊稼人,連多年不上地的老漢老婆,也提上鐮刀進瞭地,半蹲半跪在地裡割麥子。鐮刀和小麥搏擊的聲音,拖拉機的響動聲,莊稼人呼兒喚女的喊叫聲,從田地裡傳到瞭村街上,又從村街上向打麥場上飄逸。月色溶溶的夏夜,麥地裡依舊人聲不斷,有的人在揮舞鐮刀,有的人在用架子車拉運。偶爾還能傳來幾聲秦腔,莊稼人用吼幾句秦腔表達豐收的喜悅。開鐮的前一天黎明前,我騎上自行車去縣城叫麥客,一個也沒有叫到。

甘肅來的麥客被起得更早的人叫走瞭。第二天黎明前又去縣城叫,結果連麥客集市也沒瞭。我和妻子不再有幻想,隻能自己去割。當天下地時,心一急,手掌被鐮刀刃割瞭二寸長半寸深的口子,我毫不理會,沒有去醫療站上藥,隻是用手絹紮緊手腕,下瞭地,埋頭就割麥(已經失去疼痛感)。我深深體驗到,人的意志力太可怕瞭,那一天,我帶著傷,和妻子割瞭二畝七分麥子!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麥子收回來後,碾打開始瞭。四戶人傢一個打麥場。上午張傢碾打,下午李傢碾打,晚上再給劉傢和趙傢碾打。一傢碾打,四傢人全部出動,滿場面的歡聲笑語,滿場面的和諧之歌,而且,給誰傢碾打,四傢人就在誰傢吃飯。這簡直不是收獲,而是過喜事。上瞭年紀的莊稼人說,解放初期的互助組就是這樣。這種景象又回來瞭。我之所以不可忘記1984年的夏收,是因為,在那年的夏收中,和村裡的莊稼人一樣,收獲的是人與人的和諧,乃至親密無間,每個人都把別人傢的收獲當作自己傢的收獲,毫無怨言,毫不計較,你幫我,我幫你。這種和諧而美好的精神狀態像夏天一樣熱烈、一樣醇厚。這種收獲像豐收的麥粒,顆粒飽滿,支撐著我的故鄉,使我難以忘卻……

馮積岐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當代著名作傢,陜西省作協原副主席,寶雞岐山人。

(YFL)

一九八四年的夏收,一起來回一下兒時的場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