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作者:鐵錘傑克

作為華野中的一新生力量,8縱論起資歷來,肯定比不過一眾老部隊。但它的名頭卻十分響亮,以至於與它交手過的蔣軍部隊曾經流傳一句話:“3萬發炮彈都打不動的部隊,那一定是8縱。”

可要說8縱是以擅長阻擊聞名的,司令員張仁初第一個反對。因為在張仁初看來,8縱不僅僅是一支阻擊強軍,同樣能啃硬骨頭。

1947年2月,魯中軍區主力改編為華野第8縱隊。剛組建沒多久,它便趕上瞭一場大仗。這便是萊蕪戰役。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1947年2月萊蕪戰役示意圖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張仁初(1909-1969),湖北紅安人,開國中將。萊蕪戰役任華野8縱參謀長,後接替王建安成為8縱司令員】

萊蕪戰役,華野10大主力,除13縱隊當時尚未“誕生”外,悉數登場。

此戰,是時任華野副司令員粟裕親自佈置的一個“口袋陣”。戰前,蔣氏曾親抵徐州,佈置手下第2綏靖區副總司令李仙洲指揮的3個軍進行“魯南會戰”,意圖一舉消滅華野主力。2月20日,8縱22、23兩個師在楊傢橫事先設下瞭埋伏,靜候從博山開往萊蕪歸建的蔣軍77師。

敵77師先頭部隊一到楊傢橫,立馬與8縱22師交上瞭火。待蔣軍後衛部隊跨過瞭青石關,我軍隨即占據青石關,切斷敵人退路。與此同時,3個團的兵力一道向77師的行軍縱隊發起重壓。突遭打擊的77師師長田君健一邊苦戰,一邊讓師主力向後撤退,退到一個名叫“不動鎮”的村子後,77師就不走瞭。

師長田君健表示:“到瞭不動鎮,我們就按兵不動,原地防守,等待救援!”

誰知,蔣軍上午剛剛駐紮進去,下午便被8縱22、23師包瞭餃子,動彈不得。這下,77師可算徹底實現瞭“動都不能動”的讖語。

晚上18時整,8縱司令員王建安一聲令下,總攻打響。8、9縱一擁而上,不動鎮周圍頓時槍炮大作。照明彈此起彼落,使整片戰場亮如白晝。77師雖然有不少美械,可隻要蔣軍一沖,便被我軍的炮火給頂回來。最後,幸存的蔣軍殘兵隻能依托村邊圍墻拼死抵抗。利用圍墻等工事阻擊我軍,我22師攻擊一度受阻。

抵擋瞭2個小時後,77師再也扛不住,開始出現潰亂跡象。8縱69團先從正東面殺入,隨即,友鄰也緊跟著從正南沖入村中,77師的殘餘力量雖仍在抵抗,但已經被分割成數個孤立據點。巷戰沒打多久,幸存的蔣兵要麼舉手投降,要麼被擊斃在陣地裡,就連師長田君健也舉槍自盡,這“不動鎮”讓77師永遠地“沒瞭動靜”。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被華野戰士俘虜的蔣軍士兵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田君健(1907-1947),湖南鳳凰人,1947年萊蕪戰役時任蔣軍73軍77師師長

一聽說77師師長死瞭,淄川、博山、張店一帶負隅頑抗的蔣軍被嚇得大驚失色。這些被孤立的勢力,紛紛用電報發出“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隻求讓坐鎮萊蕪的李仙洲撤兵。可等到李仙洲同意的時候,局勢已經無法挽回。博山公路早已被我軍控制。不得已,李仙洲隻能分兵兩路,以73軍為左路,而他親率46軍從右路突圍。

8縱司令員王建安知道,李仙洲作為桂系驍將,是很難讓他投降的。他決定采用“行進中殲滅”這一戰法,先以小股散兵襲擾,引出蔣軍主力,而主力則按兵不動待機。李仙洲為瞭逃命,各部撤得飛快。1947年2月23日12時,其先頭部隊便抵達張傢窪一帶,後衛部隊則全部跑出瞭萊蕪城。

冒著蔣軍炮火,8縱22師果斷占據張傢窪以北高地,攔住李部退路,24師則閃電般發起突襲,將蔣軍46師前鋒部隊一網打盡,隨即直插山頭店,扼住瞭敵73軍的咽喉;而23師則從原陣地向敵46軍後側發動攻勢。除此之外,華野其他各縱也紛紛助戰,打的熱火朝天。

經過63小時的血戰,華野以傷亡6000多人的代價,把蔣氏7個軍,6萬多人的兵力吃的幹幹凈凈。而李仙洲與其他幾十名蔣軍高官,都成瞭我軍的俘虜。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李仙洲(1894-1988),山東德州人,黃埔一期生。抗戰時期曾多次與駐蘇北的新四軍彭雪楓部發生摩擦,1947年被俘於萊蕪戰役】

蔣軍評價:3萬發炮彈打不動,定是8縱!8縱司令卻反對

【王建安(1908-1980),湖北紅安人,開國上將,抗戰時期曾任魯中軍區司令員,領導山東地區八路軍抗戰。1947年萊蕪戰役時任8縱司令員,後任華野山東兵團副司令員等職】

萊蕪戰役後,粟裕十分高興,對參戰各部“論功行賞”時,粟裕大將點評道:“第1縱隊最為賣力,雖無太多繳獲,但在整個戰役起瞭決定性作用,應當算首功;第8、9縱隊迅速消滅蔣軍77師,打開戰場,為我軍能騰出兵力做出貢獻,功勞也不小,並列次功!”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