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普

嬰兒味到底從何而來?

我們很難描述新生兒身上的味道,特別是每個嬰兒似乎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氣息。不同於嬰兒洗發水和臟尿佈的味道,大多數情況下,你很難確定這到底是股什麼味。隨著孩子漸漸長大,這股味道在不知不覺間就突然消失瞭。那麼嬰兒味究竟是從何而來呢?

沒人確切清楚。2012年的一項研究確實發現瞭“老人味”存在的證據。正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老人味是一種可識別的體味,不能完全用衛生習慣、飲食和環境來解釋。”該研究的一名作者推斷,與特定年齡群體有關的氣味可能是一種進化遺跡,旨在幫助人們選擇配偶。因此,嬰兒可能也有自己的氣味,盡管這並非出於交配的目的。

新生兒的味道可能也是出於進化考慮。例如,嬰兒味能夠幫助母親較容易地認出自己的孩子,同樣嬰兒也可以通過氣息很快地辨認他們的母親。幾項研究表明,大多數母親僅憑嗅覺就可以辨認孩子,嬰兒味也是母子關系間的紐帶。《前沿心理學》2013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當女性拿到一件帶有嬰兒氣息的汗衫時,盡管不是屬於自己孩子的,她們大腦裡的獎勵中樞都會高速運轉起來。無論她們有沒有當媽媽。

對父親來說,嬰兒味同樣也有好處。2008年的一項狨猴研究顯示,父親在聞到新生兒氣息時,體內的睪丸激素水平下降。這可能使得父親在面對外部挑戰時更能容忍自己的孩子,這些外部挑戰會分散他們對孩子和傢庭需求的註意力。

有人提出,新生兒的味道實際上是由羊水、細菌、母乳和其他不算香味的成分混合而成的。一位科學傢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采訪時表示,嬰兒味是250種化學物質的合成物。遺憾的是,嬰兒味究竟是什麼以及從何而來的問題仍待研究,目前很難準確界定。

下次當你打開一袋嬰兒的舊衣服,聞到熟悉的洗衣液、肥皂和織物的味道時,你可能會回想起遙遠的嬰兒時代。不必驚訝,這都是嬰兒味在作怪。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硬核神話:聖誕惡魔“克拉普斯”

聖誕臨近的時候,傢長們總是會提醒調皮搗蛋的孩子“聖誕老人正看著你呢”。但在漫漫長夜的陰影裡,另一個窺探者正潛伏著,身披長毛,長著尖角和蹄子。

是的,野獸般的聖誕惡魔“克拉普斯”帶來的可不是玩具,而是鐵鏈和棍子。每年的12月5日,聖尼古拉斯節前一天的克拉普斯之夜,他將走出山野,恐嚇孩子們,把其中最壞的孩子裝進一個骯臟的柳條筐拖走。

盡管它不是西方傳統裡唯一的聖誕魔鬼,但克拉普斯成功地超越瞭他的同類。冰島有食人的聖誕山妖Grýla,法國有鞭子老人Père Fouettard,但克拉普斯不止活躍在日耳曼阿爾卑斯傳統中流傳,還做到瞭“享譽”國際。

在我們探究克拉普斯的歷史,精神甚至生理之前,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會存在聖誕節魔鬼。節假日應該是充滿光明和童心奇跡的時刻,而不是恐怖的綁架者。
是啊,但是節假日,至少在北緯地區,一直是黑暗的時期。當然,我們點亮樹木,齊唱聖歌,盡情享用獵物與農獲。但在冬天,前景是不明朗的。春天會融化寒冰嗎?莊稼會再度生長嗎?我們儲藏的食物足夠撐過這個冬天嗎?

這也是為什麼當你翻閱世界神話時,會見到無數和克拉普斯類似的半人半羊,頭上長角的惡魔。在希臘神話中,你會讀到哈迪斯綁架豐收女神德墨忒爾的女兒珀耳塞福涅的故事。故事其實是用激烈的戲劇情節來解釋地球季節的轉換:當泊爾塞福涅被囚禁在哈迪斯的冥界時,冬天就到瞭;她重新現身時春天也一並降臨。故事提醒我們冬天是一切自然重啟的時刻,是秩序與生命之力與黑暗以及死亡對抗的時刻。

許多原始信仰中都滲透著這些主題,當基督教在歐洲傳播時,古老的神靈並未就此消亡。相反,人們將他們編織進瞭新的信仰掛毯中。實際上,早期的基督教徒將他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的生日改換到瞭12月25,因為這個日子過去是慶祝太陽新生的節日:復興的上天之力註定會打敗漫長的冬日。

因此,克拉普斯和冬日的昏暗,季節性的恐懼以及前基督教傳統,包括豐收精神和野人等等都有關系。下一節,我們就來聊聊這個老傢夥的故事吧。

穿越街道,穿越歷史
克拉普斯的確切起源是什麼?這個問題就和他每年12月5日出現的原始荒野在哪裡一樣不為人知。

聖尼古拉斯是聖誕老人的天主教前身。最早在11世紀的日耳曼語系區流行起來。在隨後的幾個世紀裡,克拉普斯才逐漸成為這個節日的一部分。但毫無疑問,他的來源要追溯到基督教傳播之前的傳統瞭。傳統圍繞著異教女神伯赤塔夫人(Perchta)和她恐怖且不忠的配偶Schiachperchten。

這些傳統從未絕跡,最終回歸瞭。到瞭16世紀,異教徒Schiachperchten遊行變成瞭奧地利薩爾茲堡的冬日常備節慶活動。天主教徒試著在17和18世紀禁止此類節日,但都徒勞無功。就此,這個半人半羊的怪物獲得瞭在阿爾卑斯傳統節日中的地位。

在阿爾卑斯慶祝活動中,克拉普斯和聖尼克(即尼古拉斯)可以通過特別裝扮和木制面具復活,你可以猜猜他們哪一個更受歡迎。拖著長毛的半人半羊漫步在街道上,最終一堆“克拉普斯”聚集起來。他們拖拽著鐵鏈,揮舞著火把,狂野地躍動著,恣意釋放能量。

和世界上許多蒙面遊行慶祝活動一樣,克拉普斯遊行也可能變成另一種性質的事件。參與者能夠避開日常生活的常規,釋放自己個性裡更具野性,或者更黑暗的一面。因此,事情有可能走向失控。許多遊行隊伍為裝扮的參與者進行編號,防止他們跨過美好節日氛圍與激情暴力之間微妙的界限。

2006年,憂心忡忡的傢長們和奧地利兒童心理學傢Max Friedrich公開表示反對魔鬼帶來的惡劣影響,包括所謂的“克拉普斯創傷”。尤其有意思的是,當聖誕老人被禁止進入維也納的幼兒園時,克拉普斯卻可以。2015年,敘利亞和伊拉克難民大規模進入奧地利鄉村地區,當地社區十分努力地表示歡迎,特別是對孩子,努力地向他們宣傳有趣的恐怖節日。

克拉普斯的反對者甚至曾完全否認瞭他的魔鬼身份。在1938年納粹德國入侵奧地利以前,篤信天主教的奧地利法西斯短暫地執掌過一段時間的政權。1945年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提到,他們視克拉普斯為一個邪惡的,不守規則的,可能擾亂基督教傳統的共產主義者。克拉普斯明信片和糖果一直都很受歡迎,但當時克拉普斯搖身一變,從禮物本身變成瞭送禮人。他搶走瞭聖誕老人的位置。送出糖果和禮物的,不再是聖尼古拉斯,而是這個魔鬼。

奧地利法西斯命令立即逮捕所有穿著克拉普斯服裝的人。他們甚至要求登記,並監控全國所有的“聖誕老人”。

對克拉普斯的反對還在繼續。用非人道的綁架威脅來恐嚇淘氣孩子,我們對此也仍有疑慮。傳統不僅存活下來瞭,還傳播得更廣瞭。互聯網文化和對同質化節日的抗拒引爆瞭全面的國際性的克拉普斯革命。

他會再次篡奪聖誕節的王座嗎?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最強膠水誕生:吊起17.5噸卡車長達1小時

最近在德國,一傢專註於制造工業粘合劑的小公司DELO在僅使用超強膠水的情況下,將一輛17噸重的卡車懸掛於空中一小時之後,創造出瞭新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為瞭證明自己能生產出世界上最強的粘合劑,總部位於巴伐利亞州的DELO公司為此次舉辦一個活動,使用3克專門為此開發的超強膠水將一輛重達17.5噸的卡車抬離瞭地面一米之高。

[點擊查看圖片]

他們在該過程中使用到瞭工業起重機和四個鋁制圓筒(蓋子半徑為3.5厘米,與標準汽水罐相同),並將圓筒蓋用幾滴耐高溫的DELO MONOPOX粘合劑粘合在瞭卡車的車輪上。卡車最終在空中停留瞭整整一個小時,從而打破瞭之前16.09噸的紀錄,並已被吉尼斯世界紀錄所正式承認。

DELO公司的管理合夥人Sabine Herold在成功打破世界紀錄後表示: “我們做到瞭!” “這個偉大成果無疑歸功於團隊的成功,同時也展示出瞭我們的日常工作方式。我們不會回避挑戰,我們知道我們的粘合劑可以達到極致。“

在得知世界上最強膠水的記錄在12年內被打破瞭7次,而之前那一次可追溯到2013年(當時德國航空航天中心利用自己的定制膠水設法提起瞭16.09噸的卡車)之後,DELO公司欣然接受瞭這個挑戰。

據悉,這款最新的世界最強膠水基於汽車工業和機械工程中使用的單組分熱固化環氧樹脂而制成。據DELO公司聲稱,如果沒有這些粘合劑,電動汽車中的電動機等復雜機械裝置將不可想象。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男子在湖中遊泳後死於“食腦”寄生蟲感染

根據一篇新聞報道,北卡羅萊納州一名男子在當地一處水上公園的湖中遊完泳後,死於“食腦”阿米巴蟲感染。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這名59歲的男子在7月12日到夢幻湖水上樂園遊玩後生病,這個人工湖位於坎伯蘭縣(Cumberland County)。

北卡衛生部(NCDHH)在一項聲明中指出,這名男子的測試呈福氏納格裡阿米巴原蟲(Naegleria fowleri)陽性,這是一種天然存在於像是湖泊河流這些溫暖淡水中的單細胞有機體。在美國,更多的感染病例出現在南部各州,尤其是在夏季的幾個月裡,長期的炎熱天氣使水溫升高。

吞下水中的福氏納格裡阿米巴原蟲不會引發感染。CDC表示,但如果含有這種阿米巴原蟲的水灌進瞭鼻子,寄生蟲就會進入腦部,而這將會是致命的——阿米巴原蟲會破壞腦部組織,引發腦水腫,通常會造成患者死亡。

不過感染還是極其罕見的。根據CNDHH的報道,從1962年到2018年,美國隻有145例福氏納格裡阿米巴原蟲感染。但是這種病癥有著超高的死亡率——全部145個病例中,隻有4人幸存。

“我們對他的親屬和愛人們深表同情,”流行病學傢Zack Moore在聲明中說道,“人們應該明白,全北卡溫暖的淡水湖、河流和溫泉裡都有這種有機體,因此在遊泳和享受水上運動的時候要留心。”

CDC表示,水中是否有福氏納格裡阿米巴原蟲沒有快速檢測方法——辨別出這些有機體需要數周的時間。這意味著去溫暖淡水中遊泳的人應該假設有低的感染風險。

CDC提示道,如果你選擇在溫暖的淡水中遊泳,那麼你可以使用鼻夾,或者遊泳時頭部不潛入水中來避免水進入你的鼻腔。NCDHH指出,在水溫特別高的時期以及低水位時期,人們應該避免在溫暖的淡水中遊泳來將低感染風險。

2016年時,俄亥俄州一名18歲的女性在北卡羅來納州一處室外休閑中心玩完漂流後死於福氏納格裡阿米巴原蟲感染。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硬核神話:七個有關美神阿芙洛狄忒的真相

身為現代女性,最難以啟齒的困難或許是在滿足嚴苛的,千篇一律的美容規范時所遭受的巨大社會壓力。盡管如今的女性顏值標桿達到瞭前所未有的高度(感謝濾鏡,Ins,PhotoShop,化妝品廠商和所有其他對此做出貢獻的人),不合理的美麗標準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實際上,這樣的行為可以遠溯到公元前458年,劇作傢埃斯庫羅斯幻想出難以企及的終極美麗化身-阿芙洛狄忒時。

阿芙洛狄忒誕生於塞浦路斯Paphos島的海浪泡沫中,她的出生有好幾個版本。根據赫西奧德的《神譜》,當泰坦神克羅諾斯殺死他的父親烏拉諾斯並將他的生殖器扔到海裡的時候(emm..),阿芙洛狄忒從海水中冉冉升起。但荷馬史詩中的《伊利亞特》中說,她是宙斯和狄俄涅的女兒。盡管她最早在希臘神話中出現時,愛與美神是她最廣為人知的身份,但她其實也是一個不朽的,強大的神,能夠在神與凡人之間掀起愛的風浪。下面是有關阿芙洛狄忒的七個你可能不知道的真相。

1.她的腰帶具有魔力
阿芙洛狄忒的力量非常強大,就算是她的飾品也會攜帶她的超自然能力。她的腰帶(有時候被稱為合歡帶)會引發強烈的渴望,使神或凡人對任何佩戴它的人陷入不可救藥的愛。阿芙洛狄忒還曾很大方地將腰帶借給赫拉,以分散宙斯對特洛伊戰爭的註意力。

2.她已嫁人,但仍在尋覓
宙斯將阿芙洛狄忒嫁給瞭赫菲斯托斯(冶煉之神),而赫菲斯托斯是出瞭名的醜陋。顯然這位眾神之王認為在美神和醜男的結合之中有某種詩意的公平吧。但婚姻並沒有阻止這位女神尋找她的“公平”。她長長的情人名單中包括神和凡人,比如阿瑞斯(戰神)和安喀塞斯。但她最愛的應該是美男子阿多尼斯,某種意義上,可以算是她孕育的瞭。(譯者按:阿多尼斯是母親米拉在阿芙洛狄忒的嫉妒和設計下,愛上父親並亂倫的產子)神話是真的硬核。

3.她對拒絕接受不能
阿芙洛狄忒能俘獲幾乎所有的男神和女神。非常少數能夠抵禦她的誘惑的人/神的結局都不怎麼好。比如希波呂托斯,他愛上瞭獵神阿爾忒彌斯,對阿芙洛狄忒不屑一顧。因此女神設計讓他的後母淮德拉愛上瞭他,導致兩人死亡。(譯者按:淮德拉在表白被拒後,自殺並向丈夫誣陷繼子玷污瞭她。國王丈夫狂怒下放逐瞭兒子。希波呂托斯在流放途中死於詛咒。)美神並不具有仁慈的特質。

4.她的風格捉摸不定
阿芙洛狄忒被描繪得不盡相同,無數古典藝術作品的光芒輝映下,她的形象各有千秋。除瞭令人屏息的美麗,她並沒有任何突出的特征或貢獻。她一般會被描繪成具有對稱美,光芒四射的全裸形象。除瞭魔力腰帶,一般身邊還有蘋果,扇貝殼,鴿子或者天鵝。

5.藝術傢們為她著迷
阿芙洛狄忒所激發的靈感比任何古典神話中的其他人物都多。在數千繪畫和雕塑作品中,我們都能找到她的身影,還有她對文學的貢獻。她或許是盧浮宮最珍貴的收藏——米羅的維納斯(又稱《米洛斯的阿芙洛蒂忒》)的靈感來源。

6.女神也很暴力
除瞭在有人能免疫她的美貌時,阿芙洛狄忒會展示暴力外,任何其他不敬也都會收到她的回敬。一位名叫格勞克斯的人類(譯者:未查到資料,隻查證到同名海神)曾侮辱過她,她的回擊方式是在一場馬車賽前給他的愛馬喂食帶魔法的水,賽場上馬兒們帶翻瞭馬車,摔死瞭格勞克斯,還吃掉瞭屍體。女神對此毫無困擾。

7.她是一個很酷的母親
厄羅斯(也就是丘比特)的生父不明,可能是宙斯,阿瑞斯或赫爾墨斯其中之一,但他最酷的媽媽隻有一位——阿芙洛狄忒。丘比特常被描繪為一個淘氣孩子的形象,但他對媽媽十分忠誠,經常在執行戀愛任務時帶著媽媽。她可能有不止一位孩子——據說也是福波斯(戰神之子,恐怖之神),戴莫斯(戰神之子,畏懼之神),哈爾摩尼亞(阿瑞斯之女,調和之神),埃涅阿斯(安喀塞斯之子,特洛伊英雄)的母親。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研究人員利用深度增強學習教會木棍“機器人”如何行走

設計機器人是一個非常挑剔的過程,需要花費很多心思。通常,你有必要非常清楚地知道你想讓機器人做什麼,以及你想讓它怎麼做,然後據此建造一個原型機,找出來這種設計的所有不足之處,改進不足讓它變得更好,然後重復這一過程,直到你用完瞭你的時間和(或)金錢。

其實造機器人不一定非要這麼復雜,隻要你降低對他們所能做到事情的期望值。在去年12月NeurIPS大會的研討會上發表的一篇論文中,來自Preferred Networks的一組研究人員嘗試瞭利用幾個通用伺服電機,加上一些你可以隨便在地上找到的東西(如樹枝),來構建移動機器人的實驗。

這些“機器人”首先在仿真環境中通過深度增強學習學會如何行走。論文中介紹瞭具體的實現方式:首先挑選一些木棍,對其進行稱重,然後對其進行3D掃描,並在仿真中搭建整個機器人系統,然後對在仿真過程中走出最遠距離的步態給予獎勵。在上述過程中,還涉及到一些手工調參過程。這些手工調參用來避免可能“對真實機器人造成磨損和消耗”的行為。

總體而言,這可能不是你能在大多數應用場景中使用的一種設計策略,但我們可以推測像這樣的機器人可以怎樣、在何種場合下變得更實際一點。這種拿隨手拈來的材料(當然可能還得額外加上幾個電機和一兩個傳感器)來建造機器人的想法非常有趣,讓人難以抗拒。另外,看起來你也可以從零開始為實際機器人設計一種步態來,你需要的隻是試錯和一些來自傳感器的基本反饋信息。

用這種材料做成的機器人可能不會像傳統精心設計的機器人一樣技有所長,因此他們可能僅在某些特殊場合下才有用武之地。你不必再擔心結構材料的運輸問題,還能基於一套通用性的硬件按需創造大量不同的設計。用附近就能找到材料構建機器人意味著出瞭任何問題你都很容易修復,即使你不得不重新教會它如何移動。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英國監獄:搞園藝有助於囚犯戒毒

任何花過時間搞園藝的人都知道,這些雜事非常具有治愈效果。手上沾滿泥土、拔除雜草、以及種出美麗而鮮活的花草,都會令人感到心曠神怡。

因此,難怪園藝會被用於輔助監獄囚犯對抗毒癮。在英國HMP Rye Hill監獄某處,自實施有機園藝計劃以來,其強制性藥物測試的失敗率從平均30%降至瞭0。

Food Tank網站報道瞭該計劃所取得的巨大成功,並表示HMP的園藝計劃:

“改善瞭自尊心與自制力,提高瞭健康與福祉水平,創造出瞭一個共享社區,促進瞭朝著共同目標奮鬥的囚犯之間的溝通,並令他們在監獄內外的行為發生瞭改變”。

正如HMP委托編寫的一份報告所述,以上益處出於多種原因。園藝創造出瞭一個美麗、寧靜、有助於反思的空間。這裡是囚犯們按照自己的節奏工作的地方,隻有極少警衛在場。

此外,園藝中涉及的身體活動可改善睡眠模式、提高能量水平、並提升整體幸福感,這些益處進而催生出更為健康的生活習慣,例如戒煙與更頻繁地去健身房。

與此同時,花園還為囚犯們提供瞭一些值得驕傲的事物,可讓他們與傢人會面時作為談資。不僅如此,花園還在囚犯內部創造出瞭社區感,因為所有人都必須共同努力才能實現共同目標。

研究人員報告稱,這些囚犯:

“以各種方式相互支持,包括在花園中幫忙完成特定任務、互相制作飲料、提供讀寫能力和算術技能支持,並且還會在同伴感到糟糕的日子裡提供情感支持”。

HMP的計劃聽上去非常棒,足以成為世界上許多其他監獄、精神衛生機構、醫院、學校以及其他教育機構的典范。這些活生生的證據表明:我們永遠不應該低估地球治愈、磨練以及校正我們為人的力量。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格陵蘭島的夏季融冰提前瞭

根據法新社(AFP)的報道,雖然還有兩天才入夏,但是海洋學傢和氣候學傢已經為格陵蘭島目前正在進行的驚人危險的融冰拉響警報瞭。

根據美國國傢冰雪數據中心(NSIDC)的數據,這個龐大島國冰層中鎖住的淡水足以讓全球海平面上升6米。格陵蘭島是地球上僅次於南極洲的第二大陸基冰儲備。而且研究顯示近年來格陵蘭島的冰層消融速度比以往更快。法新社報道稱,由於本月格陵蘭島西北部的溫度接近歷史最高值,研究人員在該地區見到瞭快到不尋常的融冰速度。

“上個冬天比較幹旱,然後近日的天氣晴曬,氣溫升高——冰層早融的先決條件全齊活兒瞭,”丹麥氣象研究所(DMI)的氣候學傢Ruth Mottram告訴AFP說。

Mottram和同事們發現,僅在6月17日一天,格陵蘭島就融化瞭41億噸的冰,而且自6月份起,這裡已經融化瞭410億噸冰。

AFP表示,最明顯的擔憂就是冰層融化的時間有多早。格陵蘭島每年都有冰層的消融和凍結循環(不像近些年,通常來說消融和凍結的量多多少少都是平衡的);但是在2019年,融冰季早在5月初就開始瞭。這比平時的時間提前瞭一個月,此前的歷史記錄中隻有2016年發生過類似的情況。

這就意味著比起在一個比較平衡的氣候系統中,目前不止冰層融化的速度加快瞭,而且夏季融冰的時間也延長瞭。自1972年起,格陵蘭島為全球海平上升“貢獻”瞭1.4厘米。但是隨著人類排進空氣中的溫室氣體比20世紀任何時間都要多,這一進程的速度提升瞭。比起以往數十年,像今年這樣的加長融冰季似乎會為海平面上升貢獻更多。

根據AFP的報道,Mottram表示:“今年我們應該能打破2012年所創下的最小北極海冰范圍以及最高格陵蘭島冰蓋融化速度的雙項紀錄。”

除瞭融冰的全球影響以外,格陵蘭島本地人也不好受。一張照片爆紅網絡,照片裡的一隊雪橇犬在遭遇瞭本應凍得邦邦硬但現在表面卻已經融化成汪洋的冰層後被迫調頭返回。[點擊這裡查看照片]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生物圈大危機

作者:Kat Eschner

大象很大,但是阿米巴變形蟲很小,於是就很容易被我們忽視。在某種程度上,微生物 – 細菌、真菌、變形蟲和藻類 – 愛我們瞭解氣候變化如何影響我們星球的生物中被忽視,這不足為奇。但瞭解微生物如何影響氣候變化(反之亦然)對於瞭解我們的世界至關重要,這是由33位微生物學傢撰寫並於本周發表於《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的新共識報告中的論點。

“簡而言之,微生物構成瞭生物圈的生命支持系統,”作者寫道。微生物位於每個食物網的底部,生活在地球上所有地方。它們早在其他生命形式之前就已存在,生命依賴於它們的功能。但盡管存在這種根本性影響,我們對微生物如何適應氣候變化仍然知之甚少。

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微生物學傢,該論文的主要作者Rick Cavicchioli說:“微生物無處不在,它們是動態的。”它們還可以對氣候變化產生巨大影響。以產甲烷菌為例,世界上所有自然甲烷都是它們產生的,它們存在於反芻動物體內,如奶牛,還有稻田、融化永久凍土,以及其他地方,它們是人類行為如何產生這種強效溫室氣體的典型例子。

雖然我們許多人都承認,奶牛會產生甲烷,但我們卻忽略瞭關鍵的中間步驟:生活在牛消化道中的產甲烷菌。“我們飼養反芻動物,它們放出瞭非常大量的甲烷。我們需要瞭解微生物和動物之間的聯系,以及我們將其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所做出的選擇,“Cavicchioli說。

他說,改變我們的飲食習慣以減少我們飼養的奶牛(和產甲烷菌)的數量是一種緩解方法。但另一個問題是要探索在什麼情況下可以提高或降低每頭奶牛內部產生的產甲烷菌的數量,從而減少它們產生的甲烷量。在西澳大利亞州,研究人員正在為此目的研究飼料添加劑。

雖然論文討論瞭微生物很重要的幾個不同的地方,但它的主要焦點是海洋物種。與其他任何地方相比,海洋變化更快、更劇烈,海洋中大約90%的生物質由微生物組成,這些微生物具有重要的功能,例如在整個食物網上固定碳和滋養動物。作者寫道,與許多關於海洋的事情一樣,我們對海洋微生物知之甚少。

“最好的說法是,微生物確實是看不見的大多數,”明尼蘇達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克裡斯托弗·沃爾特說,他沒有參與該論文。但是當談到哪些生物受到最多關註時,“我們關心的是我們已經關心的問題。”

沃爾特說,盡管像鳥類和大象這樣的大一點的動物一直是研究氣候變化對自然界影響的傳統焦點,但微生物在過去五年中已經開始產生更大的影響。“現在有很多國傢實驗室正在研究養分循環,並考慮將它們納入這些大型全球氣候模型。”

但這是一個緩慢的變化,讓公眾瞭解微生物的重要性甚至會更慢,Cavicchioli說。他目前正致力於提高幼兒園以上學校的微生物認知率。“大多數人對任何太小或太大的東西的理解都很差,我們迫切需要提高該方面的認知水平,人們迫切需要瞭解微生物與氣候變化之間的聯系。”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阿根廷「忠犬八公」:主人被捕後一直在警察局外面等

近日,一隻來自阿根廷佈宜諾斯艾利斯省的金毛獵犬Sheila暖化瞭數百萬南美洲人的心。據報道,自一年前她的主人被捕以來,她一直都在當地警察局外耐心等候。

據報道,在其主人去年被指控襲擊罪後不久,這隻忠誠的狗狗便出現在瞭阿根廷佈宜諾斯艾利斯省一個小鎮的警察局外。當她抵達警察局之後,就再也不肯離開瞭。

[點擊查看圖片]

沒過多久,警察們就註意到瞭她的存在,其中一些人開始給她喂食以獲取她的信任。雖然Sheila一開始非常謹慎,但如今她依靠警察們維持生命,晚上還會睡在警察局內,有時甚至還會陪她的照顧者去巡邏。但在此之後,她總是會回到警察局繼續等候自己的主人。

副局長Juan Jose Martini告訴媒體:“事實是,在我們將這名男子帶到局裡的那一天,Sheila過瞭一會兒就出現瞭,並且自此從未離開過”。

“我們認為她一定是跟著巡邏車過來的。從Sheila站在大樓外的第一分鐘開始,她就立刻贏得瞭所有人的喜愛。現如今,她已成為我們大傢庭的一員,並且適應得非常好,以至於當工作人員上街巡邏時,她都會跟著他們”。

Sheila對其主人的忠誠和愛意給警察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他們決定時不時讓Sheila與其主人一起度過一段時間,甚至還時不時讓Sheila在其主人牢房外睡覺。

幾個月前,Sheila遭到瞭另一隻狗狗(一隻鬥牛犬)的襲擊,並需要接受醫療處理。警察局的工作人員救下瞭Sheila,並將她帶到瞭獸醫那裡。在Sheila長達15天的住院期內,所有醫療費用都由警察局負責。幸運的是,她現在已完全康復,並回到瞭以前的等待點繼續蹲守。

Martini副局長對此表示:“我想當她的主人獲得自由時,她會與其主人一起回傢,到時候我們會非常想念她”。

由於她的主人需要服刑三年半,所以Sheila仍然要等上很長時間。不過起碼她目前得到瞭很好的照顧,還可以時不時探望自己的主人。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