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普

懷孕期間食用低熱量甜味劑可能對嬰兒有害

低熱量甜味劑被認為是一種健康的選擇,但對孕婦來說,食用這類產品可能對她們未出生的孩子有害。一項新的研究表明,母親在懷孕期間食用低熱量甜味劑會使得嬰兒體內脂肪增加,腸道菌群紊亂。而嬰兒的腸道菌群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嬰兒胃裡的數以萬億計的細菌和微生物不正常,這可能會給嬰兒帶來嚴重的健康風險和各種疾病。

總之,卡爾加裡大學的研究小組表示,懷孕期間食用低熱量甜味劑會對孩子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

卡爾加裡大學的雷琳·雷默教授在一次發佈會上評論道:“低熱量甜味劑在懷孕和哺乳期間被認為是安全的,但是針對人體的研究中出現的證據表明它們可能會增加子女的體重和其它心血管風險。甚至被譽為低熱量人工甜味劑的天然替代品——甜葉菊,也顯示出會增加子女早期肥胖的風險。”

眾所周知,肥胖癥在美國呈上升趨勢,因此這些看似更健康的甜味劑在美國的受歡迎程度和使用率一直在持續上升。此外,婦女和兒童往往比男子更經常使用這些產品。而且,一部分年輕女孩消費這些產品會導致月經提前出現,這本身就被認為是慢性疾病的一個指標。此外,一些母乳樣本顯示出低熱量甜味劑的痕跡,這意味著哺乳期的母親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將這些物質傳遞給她們的孩子。

這項研究的作者警告說,現代科學仍然無法解釋這些甜味劑是如何導致體重增加的,但他們認為這與腸道微生物群的紊亂有關,對動物糞便的研究也表明瞭這一點。

當把經常使用低熱量甜味劑的母親所生的嬰兒的排泄物移植到無菌小鼠體內時,小鼠的體重增加瞭,血糖控制也變差瞭。該研究的作者表示,這意味著,盡管嬰兒實際上從來沒有食用過甜味劑本身,這些物質對母親的新陳代謝和微生物群的影響足以改變其後代的微生物群,並導致嬰兒體重增加。

雷默總結道:“健康的懷孕狀態,包括良好的營養,對於一個健康的嬰兒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的研究將繼續探索如何使飲食達到最佳狀態,並尋找方法來防止腸道微生物群被破壞。”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十萬個冷知識(八十一)

1. 加拿大原住民Francis Pegahmagabow在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用一把羅斯步槍殺死瞭378名敵人,並俘獲瞭300名敵人,由此成為瞭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最成功的神槍手之一。[點擊查看來源]

2. 在2019年國際象棋世錦賽上進行的3分鐘閃電戰中,國際象棋大師Magnus Carlsen浪費瞭20秒的時間脫掉西裝外套、喝水並整理自己的棋子,但仍然獲得瞭勝利。[點擊查看來源]

3. 在美國禁酒令時期,私釀烈酒者會穿上牛蹄鞋走路。這種特制的鞋子會在地上留下瞭蹄印而非腳印,從而幫助釀酒者和走私者逃避警方追蹤。[點擊查看來源]

4. 從1998年到2016年,大學教科書的價格上漲瞭90%,而休閑讀物的價格在同期下降瞭35%以上。[點擊查看來源]

5. 1821年,一位名叫Thomas Jennings的非洲裔美國人發明瞭幹洗工藝,並且成為瞭最早獲得專利的非洲裔美國人之一。他用自己發明的收益將妻子和孩子從奴隸制中贖瞭出來。[點擊查看來源]

6. 2013年,美國所出產的石油和天然氣量已趕超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從此超過瞭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傢。[點擊查看來源]

7. 自由女神像的原始概念名為“埃及將光帶至亞洲”,最初計劃建於埃及塞得港,描繪的是一位守衛蘇伊士運河的穆斯林農婦。最終原計劃作廢,一座180英尺高的燈塔將其取而代之。[點擊查看來源]

8. 一項研究發現,肉毒桿菌毒素註射雖然可以消除皺眉,但也會有選擇地損害瞭人們理解憤怒語句與悲傷語句的能力。[點擊查看來源]

9. 1959年,時年9歲的羅納德·麥克奈爾在拒絕離開一傢種族隔離圖書館時,導致圖書館叫來瞭警察。後來他從麻省理工學院獲得瞭物理學博士學位,並在1986年乘坐挑戰者號航天飛機升空時去世。那傢拒絕借書給他的圖書館現在以他的名字命名。[點擊查看來源]

10. 銀河系中心嘗起來像覆盆子,聞起來像摩根船長(一種金朗姆酒)。天文學傢在研究銀河系中部的巨型塵雲時發現瞭化學物質甲酸乙酯,這種物質為覆盆子提供瞭風味,並且聞起來像朗姆酒。[點擊查看來源]

11. 研究表明,從汽油中去除鉛是導致20世紀90年代美國暴力犯罪率下降的因素之一。年輕時暴露於鉛的個人在克制沖動方面會出現很多問題,而這可能會對決策制定產生負面影響,並導致他們在成年後走向暴力犯罪生涯。[點擊查看來源]

12. Vesna Vulović是一名塞爾維亞空姐,也是1972年1月26日JAT 367航班爆炸後的唯一幸存者。她創下瞭在沒有降落傘的條件下從最高處墜落並幸存的世界紀錄:被困在機身內跌落瞭33000英尺(約10公裡)。[點擊查看來源]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人們最常做的噩夢

即使在我們睡覺的時候,我們的大腦仍然在努力工作,處理和回顧我們生活中的事情。夜間的大腦活動常常表現為做夢,我們每個人應該都經歷過噩夢。如果你曾經從一個特別奇怪的噩夢中醒來,想知道其他人是否經歷過類似的事情,那麼你很幸運:最近一項對2000名美國人的調查列出瞭最常見的噩夢清單。

無論你在噩夢中是被怪物或他人追殺,還是更微妙的事情,比如在一個重要事件上遲到,我們大多數人在一生中至少有過幾個可怕的夢。這項由Amerisleep公司委托進行的研究發現,最常見的經典噩夢是:感覺自己正在墜落(64.7%)。第二常見的噩夢是被追趕(63.3%),其次是夢到死亡(54.9%)、感到失落(53.8%)和感到被困(52.4%)。

那麼,為什麼噩夢中的墜落會如此普遍呢?雖然專傢們並不完全確定,但有一些可能的理論。 其中一種說法是,當我們的身體入睡時,放松肌肉實際上會欺騙我們的大腦,讓它相信我們真的在墜落。另一種理論認為,夜晚的噩夢是由於我們的神經系統停止工作而引起的。

另一個反復出現的噩夢話題是性噩夢,五分之二的受訪者都經歷過。相反,被另一半欺騙(27.8%)是一個不太常見的夢,完全被伴侶拋棄(27%)也不太常見。令人驚訝的是,一個單身的人也經常會有性噩夢。單身男性夢見自己的另一半欺騙自己的可能性是單身女性的兩倍多。另一方面,處於戀愛關系中的女性比處於戀愛關系中的男性更可能有這樣的噩夢。

然而,在所有的受訪者中,已婚夫婦最常夢到不忠。總的來說,50%的受訪已婚婦女說她們曾經做過關於她們的丈夫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的噩夢。

研究人員還將他們的研究結果按性別進行瞭分類,並指出,女性(61%)比男性(39%)更容易夢到自己所愛的人去世。相反地,男人經常做關於科技崩潰的噩夢(66%),遠遠多於女人(34%)。 另有60%的女性受訪者稱夢到蟲子在她們身上爬行,而40%的男性也這麼說。女性也更容易夢到她們的房子被燒毀或被摧毀。

這項研究還調查瞭不同職業的具體噩夢。那些在新聞和廣播領域工作的人通常會夢到錯過最後期限和毫無準備,而在藝術和娛樂領域工作的人經常做在公共場合裸體的噩夢。在所有職業中,上班遲到被認為是一個普遍的噩夢。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美海岸線年度報告顯示:海平面正加速上升

美國海岸線的年度報告顯示,根據從大多數測量點返回的數據,海平面正在加快上升。

弗吉尼亞威廉和瑪麗海洋科學研究所(VIMS)的約翰·佈恩說:“就影響和趨勢而言,加速上升會打亂所有預案,因此需要密切關註。”

從緬因州到阿拉斯加的32個潮汐監測站,至少有27個得到海平面上升的結果。此外,這些區域中有25個顯示,2019年海平面上升的速度高於2018年。

路易斯安那州的墨西哥灣沿岸,德克薩斯州的加爾維斯頓和羅克波特位居榜首。實際上,羅克波特擊敗瞭所有32個站點,海平面上升的速度最快。作者說,到2050年,海平面最終將比1992年高出0.82米。

最終,全國隻有5個站點顯示海平面有所下降,其中4個位於阿拉斯加,那裡正在形成一處沿海山脈(而在東海岸,大地正在慢慢沉沒)。

海洋科學傢莫莉·米切爾說:“盡管西海岸的海平面一直在非常緩慢地上升,但是模型已經預言,它將開始加速。過去3年的海平面報告支持瞭這一理論。”

不僅僅是VIMS的團隊,也不隻是美國。美國國傢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認為,全球海平面上升趨勢正在加速,並且自2013年或2014年以來始終如此。

在2017年度的海平面報告中,該機構的專傢預測,即使我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保持較低水平,全球海平面也很可能在一個世紀內至少上升0.3米。另一方面,如果排放量增加,到2100年,水域可能上升達2.5米。

3年之後,米切爾又有瞭一個壞消息。

“全國各地站點的觀測結果預示,當我們根據全球模型考察NOAA提出的多種未來情景時,我們可能正朝著更壞的方向發展。”

在2017年,更壞的預測結果分別是2100年2.5米,2150年5.5米和2200年9.7米。

專傢稱,主要是由於格陵蘭和南極洲的冰川加劇融化。到2100年,這些陸地冰蓋有能力使總海平面上升幅度翻倍。如今,格陵蘭島每年流失的冰量是1990年代的7倍以上。

按目前的速度,NASA和歐洲的數據表明,到本世紀末,世界海洋可能會上升0.65米。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還是保守的估計。

NASA當時的海平面變化小組指出:“我們推論的出發點是,假設海平面上升的增速將像過去25年一樣。鑒於我們今天在極地看到的結果,這不太可能。”

如果海平面繼續加速升高,那麼鹽水滲入大陸,洪水和風暴潮隻會越發嚴重,全球億萬人口面臨流離失所的險惡處境。

到目前為止,我們的預測——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預測——往往低估這一問題,特別是考慮到最近的加速趨勢。但是,隨著未來臨近,我們可能不得不面對現實。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匿名組織聲稱握有少數世界領導人的DNA樣本

自稱為“Earnest Project”的匿名組織宣稱,擁有少數世界領導人和名人的DNA樣本。

神秘組織聲稱,他們在2018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秘密地收集到與會者丟棄的私人物品,其中可能含有與會者的生物信息。

美國特朗普總統、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和埃爾頓·約翰都出席瞭該論壇。

Earnest Project在樣品目錄中描述:樣本——餐巾紙、紙咖啡杯、裝冰激凌的玻璃罐、煙頭和其他物品——編入在線目錄,標號為“來自達沃斯的收藏品”。他們還為每件樣品估價:一根頭發的價格在1200至3000美元之間;一把用過的早餐叉價值高達36500美元;酒杯的價值高達65000美元。

目錄中的樣品並沒有標示出自何人,但據信統統來自出席論壇的領導人或名人。Earnest Project計劃拍賣這些物品,以提高人們對“隱私和信息資本主義”(出售人們的隱私信息來獲利的做法)的警覺性。他們擔心我們的遺傳數據最終可能會落入Facebook和Google之類的科技公司手中,而這些公司已經收集到許多用戶的個人數據。

Earnest Project在電子郵件中對媒體表示:“通過收集和出售從地球上最有權勢的那群人采集到的重要而敏感的生物數據,我們期望精英們對隱私資本主義做出合理的反應。我們對待沾染自己生物信息的物品,過於馬虎。你看,一旦什麼人別有企圖,獲得目標的DNA確實非常容易。”

現在,基因檢測的價格越來越便宜,大公司正在開發手持式DNA測序設備。竊取您的DNA,對其進行分析並將結果用於勒索或歧視——或許並不是科幻小說中的未來。

根據發給OneZero的一份聲明,Earnest Project原本計劃於2月20日在紐約舉行拍賣會,但由於“無法解決的法律爭端”而推遲。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美國最火辣媽:被視為19歲女兒的姐妹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43歲女性Joleen Diaz在社交媒體上被譽為“世界上最火辣的媽媽”,成千上萬的網友都在稱贊她那年輕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容貌,這幅容貌常常使得他人將她與其19歲的女兒誤認為姐妹。

作為一名小學老師,Joleen表示自己並不介意被誤認為女兒的姐妹,而且她女兒也不介意此事。由於她很年輕的時候就生下瞭Melanani,所以可能被誤認為她們是姐妹也情有可原。

[點擊查看圖片]

此外,Meilani長大後總是會聽到人們告訴Joleen自己以為她倆是妹妹,所以她也已經習慣瞭這事兒。盡管如此,這位43歲的女士看上去仍然與其年齡難以相稱,而這得歸功於她雷打不動的皮膚護理習慣。

Joleen 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表示:“我很有規律地保養自己的皮膚,每天早晨和睡覺前都要洗臉。我從很年輕起(12歲或13歲)就開始保養自己的皮膚瞭。而我會偷偷使用她的護膚產品”。

“對我而言,讓皮膚展現出巨大變化的產品是維A酸。大多數人都熟知的名稱為Retin-A。我至今已經使用瞭大約一年半,發現自己的皮膚越來越好瞭。”

這位單身母親還表示,她在女兒12歲時起,就開始讓她遵循同樣嚴格的護膚習慣,以確保她能擁有同樣容光煥發的皮膚。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護膚隻是讓Joleen看上去如此年輕的一部分原因。除此之外,她還經常鍛煉身體,並且遵循均衡而健康的飲食習慣,同時會保證得到充足的休息。最重要的是:她時刻都保持悠然自在的心態,不會過於擔憂過去或將來。

Joleen和Meilani的照片最近正在社交媒體上風靡一時,使得許多人都目瞪口呆,以為她們倆是雙胞胎而非母女。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為什麼不要將宇宙中的神秘現象隨意歸結到外星人身上

我們首次檢測到神秘的、以16天為周期的“快速射電暴”(Fast radio burst,簡稱FRB)——其中4天的間歇性爆發,12天沉默。

我們仍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發瞭這些極為強大的毫秒級電磁射電噴發,它們的距離高達數十億光年。其中大多數都是一次性的,且不具備可預測性,在100多條觀測記錄中,隻有5起追蹤到瞭源頭星系。

為FRB現象提出一個解釋框架被證明非常棘手。高磁化的中子星——名為磁星——的劇烈震動非常接近,但是對於它們是否能夠在短時間內制造出那種量級的射電脈沖,還存在疑問。

但是到目前為止,缺乏紮實的解釋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自動轉向外星人。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行星科學傢和天體生物學傢Charley Lineweaver表示:“引入外星人的假設變得太系統化,太容易瞭,而且太煽情……[它]讓我想起瞭我們以前召喚神靈的方式。”

“現在,我們有瞭‘可以用來解釋一切的外星人’。”

外星人的問題

2017年,一些物理學傢提出,外星飛船推進系統發出的輻射可能產生FRB信號。其他人則提出這可能是外星人的交流方式。

康奈爾大學的物理學傢和arXiv的創始人Paul Ginsparg告訴ScienceAlert:“我的理解是,現有的證據並沒有排除這些解釋。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仍然存在不使用外星科技的同樣或更合理的解釋,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們也不是必需的。”

外星人的一個大問題是涉及的位置和距離多種多樣。在本地可見的FRB中,有一些距離數十億光年,另一些則隻有數億光年。

誠如SETI的天文學傢Seth Shostak指出的那樣,僅憑這一點就足以推翻FRB是外星通信方式的假設。

“外星人如何組織起如此豐富的資源來廣播相同信號?”他去年在博客中寫道,“自從大爆炸以來,幾乎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協調如此尺度的動作,即使您能為它想象出一個理由!”

作為背景,在地球上,我們在大約125年前首次具有將無線電波發射到太空中的技術。這意味著,來自地球的任何無線電信號最多隻傳播瞭125光年。當信號傳播這麼遠的時候,它已經因衰減而無法被檢測到。

這並不是說更先進的文明無法產生強大的信號……但是還有另一個問題。所有這些高等文明都必須在正確的時間開發出這一技術,以便它們的所有信號在同一年內到達地球。

我們是孤獨的嗎?

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可靠的證據表明外面還有其他聰明、先進的文明。考慮到德雷克方程的估算結果——應該存在很多外星文明——這似乎是自相矛盾的

但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在地球上所有物種中,隻有人類擁有智慧文明。反過來說,這表明,成長到高等文明需要走過漫漫長路。

Lineweaver:“我對地球生物進化歷程的理解是,類人智力不是進化的趨同特征。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我們擁有的最佳數據(來自地球演化)強烈暗示,在宇宙中與我們最接近的智慧生物就在地球上。”

因此,出於邏輯上的原因,人們認為FBR是自然起源的。一位天文學傢匿名評論道:“我認為反對外星假說的最佳論據是,我們看到FRB具有各種怪異的特性(有些寬,有些窄,有的極化,有的沒有,有些具有多個脈沖,有些是單脈沖)……如果由我設計高等文明的航天器推進系統(真是個好玩的工作),我不確定其中的某些特性(如脈沖的極化性)能夠帶來好處。另一方面,我們確實在脈沖星中看到瞭相似的特性差異,所以每個人都贊同這是自然現象。”

所有這些並不是說考慮外星人的解釋沒有任何價值。對於科學傢而言,保持開放的心態,接受不同的可能性是很重要的準則,即使可能性很小。

大膽的想象也可以把公眾吸引到科學事業中;不僅是發現本身,科學傢們所做的工作也包括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這些討論為非科學傢提供瞭令人驚奇的科學幻想空間,體驗以科學傢的方式思考的樂趣,以及各種可能性帶來的興奮感。”

困難在於,理解想象,理論假說和基於數據以及先前經驗的觀察結果和證據之間的區別。

或者,就像Ginsparg所說的那樣:“在討論弦論時,一位資深物理學傢曾經對我說過,人們無法’證明’沒有聖誕老人,但是我們可以用更少的不必要假設來解釋觀察到的現象。”

因此,就目前而言,我們不會考慮外星人,直到外星人主動站出來為止。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終於搞清瞭?恐龍是冷血動物還是恒溫動物

自打我們找到瞭第一塊恐龍化石,這些生物就令科學傢和公眾深深著迷。在學術界,它們的遺骸為我們瞭解史前世界提供瞭重要線索。在流行文化中,恐龍為眾多電影帶來瞭靈感。

現在,由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的Hagit Affek教授率領的團隊揭開瞭一個困擾研究人員數十年的謎團:恐龍是如何調節其體溫的?他們是溫血還是冷血?

Affek的研究發表在《科學進展》上,它依靠新穎方法來測量歷史遺物曾經的溫度。這種方法被稱為叢集同位素地球化學,它可以分析蛋殼中的主要成分碳酸鈣中重同位素之間的化學鍵。這使科學傢能夠計算出礦物質形成時的溫度以及母親的體溫。

在爬行動物到鳥類的進化路徑中,Affek和她的團隊選擇瞭三種不同的恐龍的化石蛋,應用她們最新研發的方法,發現蛋的溫度范圍為35至40攝氏度。但是,這些信息仍然沒有解答,恐龍是不是恒溫動物。也就是說,它們是自身產生熱量還是從太陽和周圍環境中取暖?

“恐龍時代的全球氣候比今天要溫暖得多。因此,僅測量生活在赤道附近的恐龍的體溫並不能告訴我們它們是不是恒溫,因為它們的體溫可能僅僅是對炎熱氣候反應。”Affek說道。

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她的團隊致力於研究生活在加拿大艾伯塔省(Alberta)等高緯度地區的恐龍,以確保其體溫是內部代謝變暖過程的結果,而不僅僅是反映氣候。

為瞭驗證假說,Affek團隊需要確定恐龍時代,艾伯塔省的環境溫度。他們通過將同位素方法應用於與恐龍同時期生活在艾伯塔省的軟體動物貝殼來實現這一目標。由於軟體動物是冷血生物,它們反映瞭當時的氣溫。軟體動物的體溫為26°C,表明生活在艾伯塔省的恐龍是恒溫的*;否則,他們可能無法保持35-40°C的體溫。

隨著進化,它們從蜥蜴狀(冷血)特征轉變為鳥類(暖血)特征。“我們相信,這種轉變是在恐龍進化的早期發生的,因為Mayasaura卵(我們測試過的蜥蜴類恐龍物種)已經能夠自我調節體溫,就像它們的溫血表親,鳥類一樣。”

這兩個物種都位於恐龍進化樹的相對兩端,其體溫高於環境溫度,這意味著它們都具有自我溫暖的能力。

*原文此處用的是endothermic,吸熱的。就是說恐龍是冷血的,但是這說不通,懷疑原文作者oioi瞭。

引用評論裡的專業解釋:endothermic 雖然英文直譯是吸熱,但在生物學上是分成 endotherm 和 ectotherm 代表內溫動物與外溫動物,目前已經不太使用冷血動物與溫血動物這兩個詞瞭。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網戀欺凌”:很多男孩在網戀時被對方欺負

如今年輕人的生活比以前的80後、90後要復雜得多。得益於網絡、手機和社交軟件的普及,孩子們幾乎隨時保持著聯系。但信息技術是把雙刃劍,它可以被用到好的、積極的地方,但一旦被用在不好的地方時,就會出現網絡欺凌和騷擾。這次,佛羅裡達 大西洋大學的研究人員關註的就是由互聯網引發的一個問題:“網戀欺凌”。

顧名思義,“網戀欺凌”是指在網上欺凌網戀對象,以達到威脅、恐嚇、控制或者純粹的騷擾之目的。

研究小組一共訪問瞭2218名12歲到17歲的“戀愛過”的美國初中 / 高中學生。調查發現,28.1%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他們受到過不同形式的來自網戀對象的凌虐。舉例來說,這些“網戀欺凌”包括但不限於:“戀人”未經允許偷看自己的手機;“戀人”偷走瞭自己的手機;被短信威脅;“戀人”在網上發佈自己的尬事;在網上發佈自己的私人照片等等。

令人驚訝的是,和現實生活截然相反,在網上,男生(32.3%)會比女生(23.6%)遭受更多的“網戀欺凌”--事實上,除瞭網上的虛擬暴力,現實生活中,男人們也更容易受到來自戀人的實體物理攻擊:35.9%的受訪者表示,在線下約會時,他們曾遭受過對方的虐待(被推搡、被打、被威脅和辱罵)。

除瞭性別以外,研究人員還發現瞭一些增加“網戀欺凌”風險的其他因素:比如,報告“自己患有抑鬱癥”的少年受到網戀欺凌的機率是正常人的4倍;有過性行為的被訪者受到網戀欺凌的機率是正常人的2.5倍;發過撩騷短信性短信的受訪者受到網戀欺凌的機率是正常人的5倍。

戀愛中,雙方地位是不一樣的。司法學院教授、網絡欺凌研究中心主任 薩米 漢杜賈說:“在一段異性戀愛關系中,女性更可能通過暴力解決問題,而和女朋友協商事情時,男士們則會壓抑著自己的攻擊天性。顯然,在情人節前後討論‘網戀欺凌’的話題有些不合時宜,但真的有相當數量的年輕人在網上談戀愛,而我們需要為他們樹立榜樣,教導他們什麼叫作‘健康、穩定、可持續的戀愛關系’,什麼是不正常的、不可持續的戀愛關系。”

看完這個研究,開始懷念沒有網絡的舊日時光:在課堂上,寫上一張“我是XXX,你喜歡我嗎?喜歡 口 不喜歡 口”的小紙條,順著課桌一路傳過去,然後遠遠望著心上人的背影,看窗外的光撒在TA身上,心懷小鹿等著一封回信。。。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美國奇觀:優勝美地火瀑佈

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優勝美地國傢公園內,一條臨時瀑佈已經成為瞭2月份的熱門旅遊景點。由於在適當的條件下,陽光會使從巖石表面流經的水流看上去似火一般,因此該瀑佈獲得瞭「優勝美地火瀑佈」這一綽號。

每年12月至4月,山雪融化後的水流都會流向El Capitan山東部邊緣,從而形成一條臨時的馬尾瀑佈。雖然這條瀑佈本身就是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景點,但在2月份的幾天裡(7 -10天)更是美到令人窒息。

[點擊查看圖片]

在適當的條件下,這條瀑佈會變成一條火瀑佈,水流看上去會如同流淌的熔巖和旋動的火焰。「優勝美地火瀑佈」被視為優勝美地國傢公園內最令人驚嘆的奇觀之一。

由於每年的火瀑現象都會吸引成千上萬的觀眾,這迫使該公園的管理部門每到2月份就會實施新規定。鑒於人流阻塞在最近幾年來成為瞭一個大問題,管理部門故而對道路的某些區域進行瞭限制。可悲的是,許多前往優勝美地國傢公園想親眼目睹火瀑佈的人並不知道:這種現象並不會每年都出現。

要想讓「優勝美地火瀑佈」清晰可見,必須同時滿足多種條件,而這種情況並非每年都會發生。首先,優勝美地國傢公園必須得有冰雪,並且溫度必須變得足夠高,以使冰雪融化並形成瀑佈。舉個例子,當加利福尼亞遭受幹旱時,瀑佈便不會流淌,馬尾瀑佈也就不會變成火瀑佈。

然而,這還並不是唯一一個必須得滿足的條件。除此之外,天空必須幾乎晴空萬裡,因為即使是最微薄的霧霾也會阻礙這種現象發生,而且太陽必須從正確的角度射向瀑佈才能“點燃瀑佈”。

即使以上所有條件都滿足瞭,並且出現瞭「優勝美地火瀑佈」,那麼在太陽落山之前,觀眾也隻能在這片令人驚嘆的奇觀中陶醉大約10分鐘的時間。不過幸運的是,隻要條件合適,這種現象就可以持續發生數天。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