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普

半個世紀後我們終於發現瞭預言中的長岡鐵磁性

早在1966年,日本物理學傢長岡洋介(Yosuke Nagaoka)提出瞭一種不尋常的新機制,該機制可能引發鐵磁性。

從理論上講,他的想法是合理的,但從未在天然材料中觀察到該機制。現在,我們在實驗室裡發現瞭第一個跡象。

讓我們再次感謝量子物理學。科學傢們能夠在嚴格控制的、定制的量子電系統中產生長岡鐵磁性所謂的“實驗特征”。

盡管現在還不知道新機制是否有實際的應用價值,但對理論預言進行驗證,也是令人興奮的大好事。它可能對未來量子系統的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荷蘭代爾夫特理工大學的量子物理學傢利文·范德斯彭(Lieven Vandersypen)說:“結果非常清楚——我們證明瞭長岡鐵磁性。當我們開始這個項目時,我不確定該實驗是否可能成功,因為相關理論與我們在實驗室中研究過的任何東西都大相徑庭。”

關於長岡鐵磁性的最簡單介紹方式是類比兒童益智遊戲——16格。在4×4的遊戲板上,有15個方塊,每一個有一個數字,從1到15。因為少瞭一塊,所以15塊可以挪移,最終將所有方塊按自然數的順序排列便算贏。隻不過在鐵磁性中,每個塊上標出的不是數字,而是電子的自旋方向。

當電子沿一個方向排列時,會產生磁場。長岡描述瞭一種理想的迭代鐵磁形式,即電子可以自由移動則材料保持磁性不變。

在長岡版的16格遊戲中,所有電子都沿同一方向排列——這意味著,盡管順序被打亂,整個系統的磁力仍保持恒定。

由於在長岡的理論中,對電子(或16格)進行排序對整體配置不會產生影響,因此長岡系統所需的能量更少。

似乎應該這麼理解,如果把打亂瞭的電子版的16格“遊戲板”放到那裡,因為空位的存在和內部的量子作用,大自然會自動幫你排成正確的順序。所以可以顯示出鐵磁性。在這一角度下,系統的磁力保持恒定。

為瞭展示長岡鐵磁性的效用,科學傢們建立瞭一個由量子點組成的二乘二點陣。把整個系統冷卻至接近絕對零度(-272.99°C),然後將三個電子放置其中(留下一個“拼圖塊”空位)。下一步是證明,晶格表現得像一塊磁鐵。

代爾夫特理工大學的量子物理學傢Uditendu Mukhopadhyay說:“我們使用瞭一種非常靈敏的電傳感器,可以解碼電子的自旋方向,並將其轉換為我們可以在實驗室中測量的電信號。”

儀器表明,超微小的量子點陣系統確實按預期排列瞭電子的自旋,大自然更喜歡最低能量態。

我們對磁性和量子力學的理解又邁出瞭重要的一步,證實我們關於鐵磁性如何在納米尺度上發揮作用的經典理論確實是正確的。進一步說來,這一發現將有助於量子計算機的研發。

該研究已發表在《自然》上。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一種可穿戴的紅外偽裝設備

你可以穿著吉利服從頭到腳遮住自己的身體,但是在熱成像設備下你將無所遁形。聖地亞哥大學的研究人員發明瞭一種新型的可穿戴熱偽裝設備,通過識別並快速調整設備表面溫度,使之與周圍的環境溫度平衡,以躲避紅外熱像儀的監測。

將熱像儀對準你的手,它將顯示為一片黃色斑點,沒有細節,因為皮膚在其表面均勻地發出紅外輻射。雀斑,毛發,痣都消失瞭,但紅外熱像儀能有效地在夜間發現發熱體(如躲藏的嫌疑犯),因為涼爽的環境與發熱的人體之間形成瞭鮮明的對比。

紅外熱像儀在白天效果不佳,尤其是在較熱的環境中,當環境中的所有物體都處於相似的溫度並且趨於融合在一起時,這種利用紅外成像的機器就瞎瞭。

這次發明的偽裝設備隻是一個原型,由聖地亞哥大學雅各佈斯工程學院的研究人員開發,已被整合到可穿戴袖帶中。袖帶的表面能夠快速加熱或冷卻以適應環境溫度,從10攝氏度到38攝氏度間變換隻需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但是,無論外部溫度如何,材料的內部都保持與人體皮膚相近的溫度,因此無論環境變化,該袖帶內部都處於非常舒適的溫度。

下一步,研究人員希望更大規模地運用這項技術,至少足夠覆蓋整個人。團隊正在努力制造出一種熱偽裝夾克,同時紅外偽裝和舒適實用。以目前的技術,一件這樣的外套重2.3千克,約五毫米厚,並且能持續工作一小時。因此,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但是,對警察來說,該技術不要被夜間搶劫犯拿到才好。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來自天外的蛋白質

一項新的發現也許能幫我們確認太陽系的其它地方是否會出現生命。通過使用一種新的分析技術,科學傢們認為他們發現瞭一種外星蛋白質,這種蛋白質藏在一塊30年前掉落於地球的隕石裡。如果他們的研究結果能夠被復制,那麼這將是有史以來第一種起源不是地球的蛋白質。

在過去的幾年裡,人們在來自太陽系的隕石上發現瞭一些生命的組成部分:氰化物,在構建生命所必需的分子中發揮作用;核糖,RNA中的一種糖;氨基酸,結合形成蛋白質的有機化合物。現在,研究人員重新考察瞭隕石,在物理學傢馬爾科姆·麥基奧的帶領下,這個團隊致力於尋找更多的東西。通過使用最先進的質譜法,他們在1990年於阿爾及利亞發現的一塊叫做Acfer 086的隕石中發現瞭認為是蛋白質的東西。

雖然這並不是外星生物存在的證據,但是這種蛋白質的發現為在隕石中發現另一種生命奠定瞭基礎。雖然有許多過程都可以產生蛋白質,但據我們所知,生命無法離開蛋白質。

澳大利亞CSIRO天文與空間科學研究所的天文學傢和化學傢希諾阿·特雷姆佈雷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但他告訴《科學警報》:“事實上,他們正在研究一顆此前已經被分析過的隕石。現在他們正在改進所使用的技術,以便能夠檢測到隕石內部的氨基酸,而且信號的比率更高。”

研究小組不僅發現甘氨酸的信號強於以前的分析,而且還發現甘氨酸與其它元素結合,如鐵和鋰。當他們進行模擬來觀察發生瞭什麼時,他們發現甘氨酸不是分離出來的,而是蛋白質的一部分。研究人員稱這種新發現的蛋白質為血紅素,雖然血紅素在結構上類似於地球上的蛋白質,但是它的氘與氫的比例與地球上任何東西都無法匹配。研究人員認為,他們確定的蛋白質結構來自地外,可能形成於46億年前的原太陽盤。

但是研究人員也表示,他們發現的可能不是蛋白質。盡管研究小組認為這是最有可能的解釋,但也有可能他們的發現實際上是一種聚合物。所以,現在還不是太激動的時候。特雷姆佈雷表示:“我認為這真的很令人興奮,這一發現有許多非常有趣的含義和許多令人信服的論據,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

這項研究還需要進一步的驗證。其他科學傢可以利用光譜,並使用建模軟件,試圖復制產生相同或相似光譜的結構,這可能有助於我們確定該物質究竟是蛋白質還是一種不同的聚合物。

特雷姆佈雷解釋道:“最近國際空間站上的研究表明,由於重力減小,蛋白質應該更容易在太空中制造。宇航員科學傢實際上已經設法制造出瞭相當大的蛋白質分子,其穩定性足以使其在地球上存在。所以我們非常肯定蛋白質可能存在於太空中,如果我們能夠真正找到它們存在的證據以及其結構,我認為這是非常有趣和令人興奮的。”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美女子給多肉澆水兩年後,發現它是塑料的

近日,美國加州的一位全職媽媽在臉書上透露道:她在過去兩年裡一直澆水並照顧的盆栽實際上是塑料制品,並因此成為瞭臨時網紅。

2月28日,Caelie Wilkes與其臉書網友分享瞭一個非常有趣的發現。她在試圖將已經照顧瞭兩年的多肉植物放入一個更大的花盆中時,震驚地得知這顆多肉居然是人造植物。

從破損的舊盆可以看出,頂部隻有很薄的一層沙子,而底部本該出現植物根系的地方,卻露出瞭一塊很大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此前她一直都定期給其澆水,並確保其獲得所有合適的生長條件,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徒勞無功。不用說,Caelie肯定覺得自己前兩年的人生是個謊言。

[點擊查看圖片]

Caelie對此寫道:“自從我擁有這顆美麗的多肉植物至今,已經過瞭大約兩年瞭。我為這顆植物感到無比驕傲。它肉質飽滿,顏色美麗,簡直是一顆完美植物”。

“我把它放在廚房的窗戶上,為其制訂瞭一個澆水計劃,並且[如果]有人試圖給我的多肉澆水時,我會變得非常懷有戒心,因為我隻是想好好照顧它。我絕對很愛我的多肉植物”。

“今天我決定是時候進行移植瞭,並找到瞭一個最可愛的絕配花瓶。當我從購買它時的原始塑料容器中將其取出時,才得知這顆植物居然是假的”。

這位年輕女子補充道:“我對這顆植物傾註瞭太多愛!我為其清洗葉片,盡自己最大努力使它保持最佳外觀,可它卻完全是塑料的!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呢!”

“我把它從容器中拉出後,發現它位於聚苯乙烯泡沫塑料上,一些沙子將其粘在瞭頂部!我覺得自己前兩年生活在謊言之中”。

Callie的帖子在本周受到瞭瘋傳,並吸引瞭數百條幽默的評論,還被《紐約郵報》以及《福克斯新聞》等數十傢主流新聞媒體所報道。雖然大多數人都在嘲笑發帖人的粗心大意,但也有些人分享瞭類似的故事。

有一位網友評論道:“我也做過這事兒!老媽當年給我購買多肉植物時,就在我拔掉智齒不久之後,所以當她將其給我時,我仍然昏昏沉沉,那也是我在大約一年裡唯一一次對其仔細觀察…”

“我最終開始擔心它根本就沒有在生長,於是便將手指插入土壤之中,想看看是否太幹或太濕,然後…該死的水泥!”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運行二十年之久的[email protected]項目宣告終止

我們有理由相信,1995年,計算機科學傢David Gedye是在參加某場雞尾酒會時,腦中蹦出瞭那個奇妙的好主意:如果將世界上的個人電腦通過互聯網上鏈接在一起,構建出虛擬的超級計算機,用它幫我們SETI(尋找外星情報),行不行得通?計算網絡能夠給射電望遠鏡收集的大量數據分類,尋找指向某恒星系的,疑似外星文明的信號。當時,分佈式超級計算系統聽起來有些古怪,但是4年後,Gedye和合作夥伴、計算機科學傢David Anderson開發出相關程序,使其成為現實。他們稱這一項目為[email protected]

本周二,伯克利SETI中心的研究人員宣佈,他們將於3月底停止向[email protected]用戶分發數據。它標志著一場延續20年、前所未有的數字項目的終結,項目的參與者覆蓋瞭幾乎每個國傢,有數百萬人之多。但是所有項目都有結束的那一天,[email protected]也不例外。到目前為止,伯克利大學的研究人員僅對[email protected]數據的一小部分完成瞭分析。他們不得不暫停項目面向公眾的部分,整理分析二十年裡的射電天文學數據。

[email protected]於1999年5月17日在伯克利正式啟動,旨在解決外星文明搜索方面的最大挑戰之一:噪音。無垠太空中,衛星、各國電視臺的信號和脈沖星等天體物理學現象的幹擾淹沒瞭我們夢寐以求的無線電信號。

篩選所有這些數據需要計算資源,並且是很多的資源。更多的處理器意味著更敏銳的分析能力。通過從世界各地的個人電腦中借用未使用的處理能力,[email protected]可以比以往更快地瀏覽射電望遠鏡的數據。當計算機閑置時,[email protected]程序啟動一個屏幕保護程序,調用本地資源分析波多黎各阿雷西博射電望遠鏡在掃描宇宙時收集到的信號。

這一項目很快成為瞭Geek文化的一部分。迅速成長為[email protected]的合作夥伴非營利組織Planetary Society將其稱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公眾參與項目”。如WIRED在2000年的報,在[email protected]推出後的幾個月內,226個國傢/地區的260萬民眾自願利用自己富餘的處理能力解析SETI射電望遠鏡產生的大量數據。它們合在一起每秒執行約25萬億次計算,使得SETI @ home的性能是當時世界上最好的超級計算機的兩倍以上。

在過去的20年裡,[email protected]的屏保大軍已經解析瞭在Arecibo收集的數十億條信號,並篩選出最有可能是的數據。

Breakthrough Listen項目的科學傢Steve Croft說說:“[email protected]通過在其他人的計算機上進行處理而成為雲計算的先驅,雲計算隻是[email protected]更光彩照人的版本。”

在歷史上最大的兩項SETI研究計劃裡,公眾都做出的巨大貢獻,這昭示著“尋找地外生命”事業的未來。如果我們確實聽到瞭ET的消息,那不是生命個體之間的對話,而是整個物種之間的對話。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大腦能在極短時間內識別熟悉的音樂

當收音機裡播放你最喜歡的歌曲時,你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識別出它們?倫敦大學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大腦能夠在極短的時間(100毫秒)內識別出熟悉的音樂。

如今,上世紀50年代流行的《聽歌識曲》遊戲節目已經變成瞭一個科學實驗。在該節目中,參賽者需要盡快識別歌曲的名字來獲得獎勵。《聽歌識曲》遊戲隻測試一個人能否認出一首他們熟悉的歌曲,而研究人員想知道大腦識別一首歌需要多長時間,以及涉及到哪些大腦區域。

在這項研究中,10名參與者每人提供瞭5首他們非常熟悉的歌曲。研究人員會從五首歌曲中選出一首,然後再找一首在某些方面(節奏、旋律、和聲、人聲和樂器)與之類似的歌曲。然後,研究人員將這兩首歌分成750毫秒的片段,從每首歌中隨機抽取100段。當為參與者隨機播放這些片段時,他們會測量參與者的腦電圖和瞳孔直徑。

瞳孔直徑分析的結果表明,在歌曲開始播放後的100-300毫秒內,參與者聽到熟悉音樂時的瞳孔擴張速度比聽到陌生音樂時的瞳孔擴張速度更快。而在100毫秒時,大腦已經感覺到它知道正在播放的歌曲。
到350毫秒時,大腦已經能夠區分熟悉的歌曲和不熟悉的歌曲。腦電圖記錄顯示,從350毫秒到片段結束,人們對兩首歌曲的反應活動存在差異。

研究人員在兩首歌曲都不熟悉的對照組中進行瞭這個實驗,發現人們對兩首歌曲的瞳孔放大率和腦電圖反應沒有變化,這表明是熟悉歌曲導致瞭這些變化。

資深作者,倫敦大學學院的瑪麗亞·查特教授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對熟悉音樂的認知發生得非常快。”

研究人員也指出瞭該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參與者被要求選擇讓他們感覺良好和快樂的歌曲,有可能熟悉的歌曲不僅比陌生的歌曲更容易辨認,而且還能引起參與者的情緒反應。盡管有這些局限性,但這項研究的發現對於理解大腦識別音樂的過程是非常重要的。

查特強調瞭這項研究的一個重要應用領域:“瞭解大腦如何識別熟悉的曲調對於各種基於音樂的幹預治療很有用,例如,人們對利用音樂來喚起癡呆癥患者的記憶越來越感興趣。對於這些患者來說,盡管他們的記憶系統出現瞭衰退,但音樂記憶似乎保存得很好。精確定位支持音樂識別的神經通路和過程,可能為理解這一現象的基礎提供線索。”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類人猿內耳可幫助人類找到和類人猿的共同祖先

根據西班牙巴塞羅古生物學研究所的發現,類人猿的內耳可以幫助科學傢重組人類傢族樹的早期分支,找到我們和類人猿最後的共同祖先。

內耳用於平衡和聽覺,化石中經常保存著包裹內耳的骨腔,其在物種進化過程中的變化已經幫助專傢追尋到某些哺乳動物的進化過程,但是這種方法是否可以用於類人猿此前尚未明確。根據研究,對比內耳骨骼可能能幫助我們更好的瞭解人類進化以及我們和其他類人動物的關系,人猿總科是較為高等的靈長類的集合包括人類,黑猩猩,長臂猿大猩猩和猩猩以及它們的祖先和近親。

研究中,古生物學傢們利用3D成像研究27種類人猿和猴子的內耳骨腔,其中包括人類內耳骨腔,已滅絕的類人猿化石和南猿化石等。研究人員說,重組人類和類人猿進化歷史和確定他們的最後的共同祖先是一項艱難的任務。雖然DNA可以幫助生物學傢瞭解現存物種和另一物種有怎樣的聯系,要瞭解在滅絕物種,主要的信息來源還得是化石,但是對化石的使用必須小心翼翼。

研究人員發現內耳結構形狀的變化最能反映出不同靈長類之間的進化關系,但是也有不能反映的,比如他們如何運動。研究人員隨後鑒別各個類人猿組的內耳骨腔的特征,並估計各個組的類人猿祖先內耳大致樣子。分析結果支持兩種觀點:南猿比其他類人猿更接近現代人類,山猿是一種比現存的猿類更接近靈長類的類人猿。

研究人員說。此次研究提供瞭一個關於人類和類人猿內耳進化的可實驗性的猜想,該猜想需要在其他化石分析的基礎上進一步定論,尤其是對第三世紀中新世類人猿化石的分析。

中新世地質時期處於500萬到2300萬年前,這個時期進化進程走向類人動物和類人猿變得明顯。解開中新世類人猿之間的關系本質將是瞭解人類進化和我們的近親倭黑猩猩和黑猩猩的關鍵。去年美國的研究人員發現人類和類人猿祖先之間的一段聯系,這段聯系遺失瞭1200萬年,研究發現一種名為Danuvius guggenmosi生物,是一種生活德國巴伐利亞州阿爾高山區的靈長類動物,它有適合懸掛於樹枝上的手臂但同時也有人類一樣可以很好進行直立行走的直腿。

該研究發表在eLife期刊上。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波蘭妹子紋黑眼球致右眼失明

一位25歲的波蘭妹子在為脫穎而出而讓紋身師將自己的眼球染成黑色後,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也患上瞭視力並發癥。

Aleksandra Sadowska的悲劇故事始於四年前,當時這位來自波蘭西部城市弗羅茨瓦夫的年輕女孩決定將其眼球染成黑色。她先是在網上搜索可以進行此手術的人,之後在華沙找到瞭一名樂於相助的紋身藝術傢。

盡管這位被波蘭媒體稱為Piotr A.的紋身藝術傢似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他顯然並不瞭解自己有多少能耐,從而導致瞭一場非常糟糕的染色手術。

手術後不久,Aleksandra便開始抱怨自己的眼睛劇烈疼痛,可那位紋身藝術傢卻告訴她這很正常,並建議她服用止痛藥來應對。可不幸的是,她的真實情況要嚴重得多…

[不要點擊查看圖片]

根據波蘭報紙《Fakt》在2015年發表的一篇文章顯示,由於那位紋身藝術傢將針頭插入Aleksandra的右眼太深,導致她那隻眼睛在手術後不久便完全失明瞭。雖然她的左眼也好不到哪去,但至少沒有被染料觸及鞏膜,因此盡管視力不如從前,卻仍然能夠看見東西。

然而不幸的是,在《每日郵報》最近報道的一篇文章中,這位妹子透露醫生對她的預後並不樂觀。醫生們告訴她,她的視力將來會受到怎樣的影響還無從知曉。

僅在2015年, Aleksandra就進行瞭多次矯正手術以挽救自己的右眼,但那些手術均沒有成功,眼科醫生也無法保證她的左眼還能繼續看多長時間。

Aleksandra如今已經起訴瞭執行該手術的紋身師,後者因無意嚴重致殘而面臨三年徒刑,雖然目前他僅因涉嫌這一罪行而被起訴,但此案預計將很快開始審理。

盡管因染黑眼睛而面臨完全失明的下場,但Alecksandra告訴波蘭記者,她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她後悔的隻是沒選中合適的人進行該手術。對於未來,她仍保持樂觀態度。

這位25歲的年輕妹子表示:“我不會將自己鎖入地下室並陷入沮喪。我雖然背負著悲傷,但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數學傢用統計工具揭示電影成功的要素

漫威電影宇宙(MCU)是迄今為止最成功的電影IP,吸金能力超越詹姆斯·邦德,哈利·波特甚至《星球大戰》。但是為什麼?

票房收入、獲利能力、周邊商品銷售額度,甚至豆瓣評分,都可以充當量化電影成功度的指標。

但是ARC數學和統計前沿卓越中心(ACEMS)的研究人員著手量化MCU如此受歡迎的原因。ACEMS的研究人員使用瞭統計學方法,甚至借用瞭一種生態學方法來進行研究。

他們的結果剛剛發佈在PLOS One上,聲稱所謂的“有效演員陣容”與每部電影的表現水平之間存在相關性。

阿德萊德大學ACEMS首席研究員Matt Roughan教授說:“演員人數與獲利能力之間存在明顯的相關性。演員人數越多越好。我們也查看瞭IMBd評級,並且再次發現瞭此類相關性。”

這裡的關鍵詞是相關性。Roughan教授迅速指出,演員人數與諸如獲利能力或評級之類的因素之間存在相關性,並不意味著演員人數引出瞭後面的結果。但是,他們的方法和發現可能會揭示什麼樣的電影才會成功。

ACEMS團隊希望探索的主要因素是卡司陣容的影響。但是,量化影片的卡司並非易事,尤其是對於MCU電影而言。

卡司是一個中式英語,是英語cast的中文音譯,意思是演員陣容,是臺灣和香港地區常用名詞。最近很少見人用瞭,一般都是出現在關於娛樂圈的網文裡。

Lewis Mitchell博士是阿德萊德大學的講師和ACEMS副研究員。他說,演職員表上的名字可以是主要演員,也可以是參與電影制作的任何人。

“您甚至可以在電影片中看到’新生嬰兒’,但他們大概是電影的制作的妨礙,而非幫助!要點是,即使在MCU內,也存在很大的差異,因此我們發現很難確定每一部電影的有效演員表。”

首先,ACEMS的研究人員重新觀看瞭漫威系列中的所有影片,這對於MCU愛好者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但是他們不是在數人頭。取而代之的是,他們著眼於每個角色對電影的貢獻。

Roughan教授說:“我們研究瞭角色劇本中有多少行對話,更重要的是,它們如何引發劇情沖突。”

然後,他們轉向生態學,使用一種被稱為無序狀態測量的方法來刻畫卡司的陣容。

“當生態學傢觀察一個地區的生物多樣性時,他們不僅僅是想計算物種的數量。兩個地區可能具有相同的物種數量,但差異很大。例如,一個地區可能隻有一兩種生物,而另一地區則更加多樣化。” Roughan教授說。

使用這些方法,他們便能夠量化“有效”演員表的大小。規模隨著IP的發展而變化。許多電影都采用瞭獨立角色,如鋼鐵俠,美國隊長和雷神。有續集,然後是“團隊”電影,角色都是復仇者聯盟的成員。然後,漫威通過發行新角色的原始電影來重復此過程,從而擴大瞭漫威宇宙的規模。

研究人員根據“有效卡司數量”評估每部電影,結果表明,每條故事線的續集往往會增加後續電影中的卡司指標。此外,除瞭極少數例外,電影的盈利能力也呈上升趨勢。

盡管他們的研究顯示出演員人數與獲利能力之間的相關性,但教授承認,成功的某些因素無法量化。

“我認為,就電影IP而言,它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建起瞭上層建築。他們正在創造一個宇宙,在這個廣闊的空間中生產大量遵循一致的時間表和同樣人物的電影。”

Roughan教授希望把方法推廣到MCU以外的其他領域。

“我認為這種多樣性指標在敘事分析之外非常有用。在網絡安全領域也會有一些有趣的應用。”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

身體會幹的13件傻缺事兒

1、吃蘆筍會讓你的尿聞起來很惡心。蘆筍尿的詛咒是由一種名為“蘆筍酸(Asparagusic Acid)”的物質造成的,該物質隻存在於蘆筍中。當你身體消化分解蘆筍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味道很難聞的含硫化合物——硫醇。不過如果你很幸運,那作為“基因變種人”之一的你就聞不到硫磺的味道。

2、你生病會渾身酸痛是你自己的鍋,而不是病毒引起的。白細胞是身體免疫系統的一部分,但也會造成嗓子疼。它們還會制造化學信使,遊走在身體內幫免疫系統標記出要幹掉的目標。這一過程會造成疼痛,可能也是一種提醒你哪裡發生感染的方式。沒錯,你的疼痛都是你自己身體造成的。

3、遊完泳眼睛紅不是因為泳池裡的氯,而是因為水裡的臟東西。泳池裡的氯是背瞭黑鍋,真正讓你眼睛發紅的其實是“屎、尿、汗”這些生物制劑。酸爽!尿液和氯混合後還會形成更惡心人的化合物,會造成刺激還有泳池那股獨特的氣味。下次把你孩子扔進泳池之前可得三思喲。

4、從你腸胃中流出去的血液會讓你心裡感覺七上八下。有時候你的爬行腦會捕捉到焦慮的狀況,但卻分不清是因為要約會還是因為餓瞭。於是它就觸發瞭戰或逃警報,導致腎上腺素激增,並且將你腸胃的血液送往四肢(導致你心裡七上八下)。它還會讓你的括約肌放松,導致腹瀉。所以下次當你看緊張鏡頭時竄瞭一褲子稀,要知道這都是科學。

5、冷天氣會讓你為瞭生存而撒尿。“冷利尿(Cold diuresis)”是當你的神經系統想要將血液轉送至更重要的器官並且收縮四肢的毛細血管而避免低體溫癥時出現的。而現在在腹部流動的多餘血液就會促使腎臟排出已有的液體。救援隊真的應該訓練在天上依靠雪上的黃色尿印兒來搜救。

6、暈車是因為你的身體和大腦在對著幹。坐車的時候,你的眼睛意識到你在移動,而你的大腦卻認為你就坐著沒動。於是你的丘腦就總結認為你被下瞭毒,狂按嘔吐鍵想讓你把“毒”吐出來。而如果你是司機,那麼你的大腦則會獲取更多的信息,這也是為什麼開車不暈車。

7、喝完咖啡受不瞭?怪你自己的激素吧。如果你是早上6點半起床的工薪階層,喝咖啡的最佳時間段是在上午9點半到11點半之間。否則你的皮質醇水平可能會飆升,導致你要麼神經緊張,要麼失眠。所以,上午10點左右來一杯咖啡真的是有科學根據的。

8、被紙割破會那麼疼是因為這是一場完美的疼痛風暴。被紙割破比大多數傷都要更疼痛是因為手指尖滿是神經末梢。而且即便是邊緣光滑的紙張也和在顯微鏡下的彈簧刀的刀刃一樣是鋸齒狀的。因此,紙張劃破的傷口不是整齊的,它會劃開一道粗糙的傷口暴露在空氣中,不流血也不容易結痂。

9、總有一個鼻孔不通氣,這是為瞭保持濕潤。除瞭聞味道之外,鼻腔會給進入身體的空氣加熱加濕,讓肺更舒服一些。每個鼻孔單獨通過收縮勃起組織來控制氣道。總有一個鼻孔比另外一個“堵”,這是為瞭保持兩邊一樣濕潤。所以你不用再舔鼻孔裡面把大傢都惡心死瞭。

10、人們會在音樂會上咳嗽,因為我們都是社會生物。人們平均一天會咳嗽16次,但是在聽音樂會時咳嗽的可能性卻翻倍瞭。為什麼呢?因為在更平靜的時候容易爆發咳嗽,然後人們潛意識的相互效仿,觀眾席上的咳嗽聲就會此起彼伏。這有點像是鼓掌,隻不過多瞭點痰。

11、開車容易犯困?這都是振動的錯。你的車真的是催眠大師。大約20%的致命車禍是因為疲勞駕駛,隻是駕駛15分鐘以後,車禍風險就會增加。車輛行駛中固有的低頻振動會模仿並且和大腦的θ波同步。而θ波是在睡眠期間產生的。

12、薯片會欺騙你的大腦,所以你才可以一直吃薯片還不會感到飽。大腦依靠讓你吃同一樣東西時的每一口都越來越不好吃來防止你過度飲食。但是薯片有著復雜的香味,缺乏防止你過度飲食的單一味道。而且吃薯片吃的速度快,大腦也很懵逼,覺得這玩意兒肯定熱量很低。所以吃多力多滋時就要像個真正的品酒師一樣,嘗嘗味道就把它吐進桶裡去。

13、超重的人很難堅持節食,因為他們的味蕾不允許。增重會導致味覺受損,一個近期研究發現瞭其中原因:味蕾發炎。發炎的結果就會讓味蕾的敏感度降低,可能也是為什麼肥胖人群很難堅持一直吃沙拉和瘦肉。這也表明瞭我們還沒弄明白怎麼讓健康食物更好吃。

Published in 科普 by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