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熱點

獲刑三年!太缺德,男子謊稱賣口罩卻給買傢 3 包衛生紙

2 月 14 日接警,18 日開庭宣判,山西檢察機關依法快捕快訴一起網絡虛假出售口罩案。2 月 19 日,山西省人民檢察院向社會發佈信息,因為在疫情期間用衛生紙冒充口罩在網上虛假銷售,男子袁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近日,翼城縣人民檢察院認真落實山西省檢察院《關於建立涉疫情刑事犯罪快速預警反應機制的緊急通知》要求,依法快捕快訴瞭一起虛假出售口罩網絡電信詐騙案,3 日內就依法將實施詐騙的袁某以涉嫌詐騙罪批準逮捕、移送起訴。

經查,2020 年 2 月 9 日— 11 日,犯罪嫌疑人袁某在微信上發佈出售口罩的虛假信息。遠在江蘇的被害人看到後,信以為真,即聯系犯罪嫌疑人購買口罩 750 個,付定金 500 元,看到快遞單後,付清瞭尾款 1750 元。隨後,被害人又分 3 次購買口罩並打款 29530 元。袁某每次均以快遞 3 包衛生紙冒充口罩發給受害人。受害人收到第一次快遞的 3 包衛生紙後,方知受騙,被害人被騙貨款共計 31780 元。接到公安機關通報後,辦案檢察官提前介入案件,審查證據材料 20 餘份,提出取證意見 3 份引導取證,並建議偵查機關依法委托異地警方對主要證人進行詢問。受理案件當日對袁某作出瞭批準逮捕決定。

2 月 16 日,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起訴後,辦案檢察官嚴格按照辦案程序、遵守疫情期間有關防護消毒規定,於 2 月 17 日一天內完成瞭訊問犯罪嫌疑人、通知值班律師、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聽取被害人意見等工作。經辦案人釋法說理,袁某表示認罪認罰,願意返還贓款。該案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移送起訴至法院,並建議法院適用簡易程序審理該案。

2 月 18 日,翼城縣人民法院對該案件適用簡易程序開庭審理,並當庭作出判決,判處被告人袁某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被告人袁某當庭表示不上訴。

快捕快訴時間線

2 月 14 日 18 時,翼城縣公安局接到報警。

2 月 15 日凌晨,翼城縣公安局將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同時通報翼城縣檢察院。

2 月 15 日 8 時,翼城縣檢察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

2 月 15 日 14 時,翼城縣檢察院受理公安局提請批準逮捕的袁某涉嫌詐騙案。

2 月 15 日 17 時,翼城縣檢察院依法從快作出批準逮捕決定。

2 月 16 日,翼城縣公安局將此案移送翼城縣檢察院審查起訴。

2 月 17 日,翼城縣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對袁某提起公訴。

2 月 18 日,翼城縣法院開庭,並當庭宣判。

來源:山西檢察微信(ID:shanxijiancha)山西晚報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磷酸氯喹究竟是不是有效藥,鐘南山給瞭這樣的答案

獨傢專訪鐘南山院士:磷酸氯喹是有效藥 臨床效果好安全性高

2 月 19 日,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美國哈佛大學、恒大集團三方聯合成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科研攻堅小組第二次視頻會議在廣州召開,鐘南山院士團隊、哈佛大學團隊和恒大集團團隊就新冠肺炎快速檢測診斷、臨床救治、藥物篩選、疫苗研究等進行瞭兩個多小時的交流研討。會後,總臺記者陳旭婷對鐘南山院士進行瞭獨傢專訪。

總臺央視記者 陳旭婷 :像氯喹這樣的老藥新用跟研發一個新藥相比,它的優勢在哪裡?

國傢衛健委高級別專傢組組長 中國工程院院士 鐘南山:我的看法,氯喹現在不是特效藥,但是是一個有效藥。這優勢是很大的。我們整個的中醫就是這樣,我們中醫也是 100 多年、200 多年的老藥,你隻要發現它有效果的話,就應該可以用它,因為最重要的優勢在於它安全,有沒有效可以很快地驗證。周期是快很多,從實踐到循證醫學,就是從經驗到循證醫學,這是另外一條路。過去的研究新藥都是從研發它的化學結構、改造,再離體實驗,再動物實驗,再到人的實驗,要花很長時間。但是現在另外一條路是從經驗然後到循證,然後到基礎,這一條路也是同樣重要。現在很多國傢已經開始重視,像現在提的氯喹,有人問我是不是特效藥,我想不能這麼說,但是它是有效的。在面對一個從來沒有遇見過的病的時候,我們要做一些實踐,摸著石頭過河,隻要是它用瞭以後沒有害處,那就可以嘗試。

來源: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新冠肺炎病人痊愈後,肺功能會受影響麼?

今晚,白巖松對話王辰院士,他表示,大傢在這方面不必過於擔心。我們現有的觀察提示:它能夠相當程度甚至完全恢復,當然(更詳細的)有待更進一步地長期觀察

以上內容由”環球時報”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又現特殊病例!男子無臨床表現,糞便檢測卻呈陽性

舟山市衛健委今天對一起特殊案例作瞭補充說明。內容如下:

2 月 16 日晚,戚某某糞便標本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痰咽拭子檢測陰性,無臨床表現,根據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不符合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診斷標準。為降低可能傳染的風險,將其由救護車送至定點醫院隔離治療。2 月 18 日,再次檢測糞便為陽性,痰咽拭子檢測陰性。目前無臨床表現。

2 月 18 日下午,舟山疫情防控新聞會發佈瞭 ” 關於戚某某一傢居傢觀察和發病的傳聞情況通報 “。內容如下:

戚某某與妻子劉某某、女兒戚某春節前回山東過年,2 月 2 日返回舟山,住臨城街道桃灣新村。2 月 3 日無外出,2 月 4 日社區工作人員告知作為市外返舟人員需居傢醫學觀察 14 天。自述居傢觀察期間無外出,兩次請社區人員買菜並放在傢門口。2 月 14 日劉某某因出現咳嗽癥狀,經社區幹部同意後,自行駕車到舟山醫院就診,考慮到是居傢觀察對象,即轉感染科病房留觀。2 月 14 日下午,戚某某向所在單位報告,說其山東父母有人被當地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疑似病例。下午 17:40 分,戚某某所在單位即向市衛生健康委報告。2 月 15 日,劉某某痰咽拭子標本檢測結果新冠病毒核酸陰性,戚某某和女兒戚某痰咽拭子標本檢測新冠病毒核酸也是陰性。2 月 16 日,劉某某痰液標本檢測再次陰性,其女兒糞便標本檢測也是陰性,戚某某糞便標本檢測新冠病毒核酸陽性。2 月 16 日晚,戚某某被送至定點醫院隔離治療,劉某某和女兒戚某被集中隔離觀察。市疾控中心已對戚某某住所進行消毒。

來源:錢江晚報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武漢再問責 12 名幹部,有人每次僅工作 2 個小時,被黨紀立案審查

本報訊 2 月 19 日,武漢市紀委監委通報 5 起幹部下沉社區典型問題,共計有 12 名幹部被問責。

1、東湖高新區企業服務局副局長、高新區安全生產應急管理辦公室主任羅漢平履行疫情防控職責不力問題。羅漢平作為下沉黃龍山社區工作組組長,未按要求與社區對接、沒有參加社區工作調度會議,該工作組下沉社區存在實到 1 人代簽 3 人、到崗人數不實等問題,且在接受社區夜間入戶排查等任務時打折扣,與社區幹部交流態度生硬,2 月 14 日被給予提醒談話處理。之後,羅漢平對小區封閉管理工作仍然重視不夠,落實小區封閉管理職責不力,2 月 16 日值守期間因故離崗,且未安排他人值守,導致部分居民在其離崗期間隨意出入。2 月 18 日,羅漢平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2、武漢市農業農村局下沉幹部作風不實、履職不力問題。市農業綜合執法督查總隊四大隊黨支部書記、大隊長唐建新未落實下沉社區管理要求,自 2 月 3 日至 2 月 11 日,僅到社區 3 次,且每次隻工作 2 個小時左右,同時對支部下沉社區安排不實不細,被黨紀立案審查。執法總隊四大隊副大隊長吳七華雖然到社區簽到,但幫助工作不實,被給予批評教育。執法總隊副大隊長汪大武作為分管領導,沒有對幹部下沉社區提出工作要求,指揮不力,被給予誡勉談話處理。執法總隊黨委被責成向市農業農村局黨組作出深刻書面檢查。

3、江夏經濟開發區大橋現代產業園黨委對幹部下沉工作安排不合理導致社區防控力量不足問題。該園區黨委對疫情防控工作不重視,工作不細致,未按照要求將下沉幹部安排到新近成立社區參與疫情防控工作,導致人員分配不合理,多個社區防控力量嚴重不足,且接到有關社區反映後仍不改正。園區黨委委員、疫情防控領導小組村(社區)工作組組長朱明被給予誡勉處理;黨委副書記、疫情防控責任指揮長胡鳳萍被給予通報批評處理,並責成其在黨委會上作深刻檢查。

4、江漢區政協民族宗教與港澳臺僑外事委員會主任蔡利華下沉社區期間作風漂浮問題。蔡利華在下沉社區工作期間存在遲到早退現象,在上級督查期間提前脫離值守,江漢區政協對其作出誡勉談話處理。同時,區政協另外兩名下沉幹部因另有工作安排,未及時與下沉社區對接,導致所在社區人員調配不均,區政協對兩人進行約談。

5、洪山區部分黨員下沉社區不在崗問題。洪山區委宣傳部副部長蔣華,作為下沉到洪山街成寶社區疫情防控前線工作組組長,在下沉幹部因故不能到崗的情況下,沒有就人員調整做好銜接工作;區委組織部副部長覃旭東、區委統戰部常務副部長尹其照在工作組上報突發情況後,未及時調整安排其他下沉力量,導致該社區第二天沒有幹部下沉。蔣華、覃旭東、尹其照分別被給予批評教育處理。

通報指出,社區是疫情防控第一道防線,守住小區就守住瞭安全。幹部下沉社區,充實社區疫情防控力量,事關社區疫情防控措施落地,關系疫情防控成敗,關系黨和政府形象。上述通報問題和典型案例,反映出極少數黨員幹部在下沉社區時仍然政治站位不高、責任意識不強、行動遲緩、作風不實、工作不力。對上述幹部的嚴肅問責,反映出各級黨委(黨組)從嚴執行戰時紀律的鮮明態度和堅強決心。

全市各級黨組織要切實擔負幹部下沉社區工作主體責任,明確工作任務、強化跟蹤管理,確保幹部到位 100%,作用發揮 100%。下沉社區幹部要自覺服從工作安排,不給社區增加負擔,當好一線戰鬥員。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強對幹部下沉社區工作的監督檢查,對發現的問題及時通報、速查速決,對查實的問題嚴肅問責。

瀟湘晨報記者 蘇瑩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特朗普“秋後算賬”,美國防部三號人物被迫辭職

(編譯 / 觀察者網 郭涵)據 ”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9 日報道,美國國防部三號人物、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約翰 · 魯德(John Rood)當天在特朗普要求下提交瞭辭職信。

魯德在信中寫道:” 我從國防部長埃斯珀那裡得知,您(特朗普)要求我辭職。由總統任命的高級官員服務於總統的意願,因此,如您所要求,我將於 2020 年 2 月 28 日起辭職。”

媒體廣泛認為,魯德因在導致特朗普被彈劾的 ” 通烏門 ” 事件中公開唱反調,而遭到特朗普 ” 秋後算賬 “。自 2 月 5 日彈劾案被否以來,特朗普已陸續解雇兩名公開作證的國務院、白宮官員。

美國國防部三號人物、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約翰 · 魯德 圖自:美聯社

周三當晚,特朗普在推特中確認瞭這一消息。” 我想感謝魯德為國傢的服務,並祝願他未來事業順利。”

特朗普同時還轉發一篇彭博社文章,提到:” 有人對魯德執行白宮議程的能力失去信心,使他面臨辭職壓力。”

截圖:CNN

雖然五角大樓與辭職信都沒有明說,但媒體廣泛認為,特朗普在 ” 通烏門 ” 彈劾案告一段落後開始 ” 清洗 ” 參與作證的高官,魯德就是最新的犧牲品。

民主黨當時指控,特朗普為獲取拜登黑料,以政府腐敗名義扣押瞭原定提供給烏克蘭的一筆軍事援助,涉嫌濫用權力、妨礙國會。

而魯德卻在國會公開 ” 唱反調 “,表示五角大樓已經看到烏克蘭政府采取足夠的反腐措施,認為有理由發放軍援。

去年 7 月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後,他還就此事給防長埃斯珀發郵件,提醒若扣押軍援 ” 將會危害我們在與俄羅斯的戰略競爭中,與關鍵盟友加強合作的獨特機會。”

參議院 2 月 5 日否決彈劾案後,特朗普陸續解雇瞭一批公開作證的國務院、白宮高官。他的一名助理透露,此舉是發出信號,不會容忍與總統對抗的人,” 有必要清理門戶(flushing out the pipes)。”

特朗普上周解雇瞭參加作證的駐歐盟大使桑德蘭、國安會烏克蘭專傢維德曼

被問到魯德的解職是否與 ” 通烏門 ” 事件有關,五角大樓公共事務助理回應,” 沒有信息能得出這一結論 “。

知情人士告訴 CNN,除瞭 ” 通烏門 ” 之外,魯德在阿富汗撤軍、縮小美韓軍演規模等政策問題上也與特朗普存在分歧,” 常常被視作不願接受白宮和五角大樓高官想要的改變。”

魯德曾在中央情報局(CIA)從事分析工作,並擔任過洛克希德 · 馬丁、雷神等防務公司的高級副總裁。2018 年 1 月,他出任國防部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

該職務負責擬定五角大樓的各項政策、審視美國與盟友的關系,重要性僅次於國防部長與副部長。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國防部的三個頭號職務均由軍工企業高管領銜,如時任國防部長馬蒂斯(通用)和副部長沙納漢(波音)。如今三人均已離職。

2018 年的五角大樓三位重量級人物均有軍工企業背景

任內,魯德參與撰寫瞭特朗普政府將中、俄視作戰略競爭對手的 2018 年度《國防戰略報告》,以及提議發展低當量核武器的《核態勢評估報告》。

埃斯珀在他離任的聲明中稱贊,魯德在實現核威懾能力現代化、與北約盟友的防務分擔、導彈防禦評估及落實《國防戰略報告》等一系列國防部議題上發揮瞭 ” 關鍵作用 “。

美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艾麗薩 · 法拉透露,目前代理政策事務助理副部長的詹姆斯 · 安德森將接任副部長職務,直到總統確認新的人選。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傢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以上內容由”觀察者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白皮手冊與綠皮手冊:新冠肺炎診斷標準之變

2 月 16 日,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花樓街,雪後初晴,一名行人張開雙臂享受陽光。中青報 · 中青網見習記者 魯沖 / 攝

作者 楊海

編輯 張國

2019 年最後一天,幾位醫療專傢受國傢衛生健康委員會的派遣去瞭武漢。他們幾乎都經歷過 2003 年的非典型肺炎疫情,其中不少人都在那場大事件裡令人印象深刻。

一種新的傳染病在等著他們。當天午後,武漢市衛健委發佈瞭關於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一份通報:當地發現瞭 27 例病毒性肺炎患者,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

這種傳染病最初被稱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 “,直到 1 月 8 日,病原被認定為新型冠狀病毒。人們對它的認識從完全無知開始,有一個逐漸深入的過程。

1 月 16 日,國傢衛健委發佈瞭第一版 ” 國傢級 ” 診療方案,制定瞭確診標準。在此之前,武漢作為疫源區,按照前期摸索出的標準來排查和治療。

綠皮手冊與白皮手冊

武漢市一傢三甲醫院的急診科主任劉越(應受訪人要求化名)告訴記者,元旦假期後,醫院開瞭一次會,參會的是科室主任。院領導向他們口頭傳達瞭一個 ” 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 ” 的 ” 上報標準 “。

他清楚地記得,院領導拿的是一份 ” 白色封皮的手冊 “。

劉越的同事、該院重癥醫學科主任井坤(化名)也表示,自己在同一場合聽到瞭 ” 上報標準 “。

另一傢三甲醫院急診科主任李夏(化名)也向記者證實,1 月 3 日,所在醫院召開瞭類似的會議。

” 院領導要求這個上報標準隻能通過面授、電話,或者微信語音傳達。” 李夏說。

這幾位醫生所說的 ” 上報標準 “,指的是武漢市衛健委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標準》。病例達不到這個《入排標準》,就不必上報。

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提供瞭這份《入排標準》。其中規定,患者 ” 具備流行病學史和臨床表現者 ” 才能夠納入。

其中,” 流行病學史 ” 包括 4 條,患者符合其中一條即可:

1.2019 年 12 月 1 日以來,長期在華南海鮮市場從事交易活動的商戶、雇傭者和工作人員。

2.2019 年 12 月 1 日以來,發病前兩周內曾在華南海鮮市場加工、售賣、宰殺、處理和搬運等工作三個小時以上的人員。

3.2019 年 12 月 1 日以來,發病前兩周內曾在華南海鮮市場有禽或野生動物明確接觸史(觸摸或 1 米以內近距離觀看等)者。

4. 與符合病例定義者共同生活、居住、學習、陪護、同病房的人員或未采取有效防護措施的診療、護理的醫務人員。

至於 ” 臨床表現 “,也分 4 條:

1. 發熱 ≥38 ℃。

2. 具有肺炎的影像學特征。

3. 發病早期白細胞總數計數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細胞計數減少。

4. 經規范抗菌藥物治療 3 天,病情無明顯改善或進行性加重。

按照《入排標準》,不能明確診斷為其他疾病的病毒性肺炎患者,需要同時滿足 4 條 ” 臨床表現 “,再滿足 ” 流行病學史 “4 條之一,才會被納入。被納入之後,患者需要做流感病毒、腺病毒等其他病毒性肺炎,支原體、衣原體肺炎,以及細菌性肺炎等的檢測,” 明確診斷為其他疾病的病例 “,再排除。

不明原因肺炎入排標準。制圖 / 李強

1 月 3 日,武漢市衛健委的第二份疫情通報介紹,” 疫情發生後,國傢和省衛生健康委高度重視,派出工作組和專傢組赴武漢市,指導當地開展疫情應對和處置工作 “。

但是,中國青年報 · 中國青年網記者采訪的國傢衛健委專傢組成員表示,他們並未制定這樣的《入排標準》。

” 我從來沒參與過《入排標準》的制定,國傢衛健委一開始也不知道這個標準的存在。” 國傢衛健委第一批專傢組一位成員對記者說:” 這個標準是武漢後來加進去的。”

這位專傢說,他後來才見到瞭那本白色封皮的手冊,《入排標準》是其中一部分。

第二批專傢組一位成員向記者提供瞭一份綠色封皮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醫療救治工作手冊》,印有 ” 武漢市衛生健康委 ” 字樣。手冊內容包含《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試行)》《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集中救治工作要求》,以及涉及病原診斷標本采集、病例轉運、屍體解剖等工作的 9 份文件。

這位專傢組成員說,不同顏色封皮的兩份手冊,在認定標準上是有差別的。

前述第一批專傢組成員告訴記者,綠皮手冊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由他們與湖北當地專傢組共同制定,” 日期大概在 1 月 3 日前後 “。

按照綠皮手冊裡的診療方案,” 病例定義 ” 一項解釋瞭哪些患者可以被確定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 “。

” 定義 ” 一共有 4 條標準,分別為:發熱;具有肺炎的影像學特征;發病早期白細胞總數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細胞計數減少;經規范抗菌治療 3 天,病情無明顯改善或進行性加重。

如果肺炎患者同時具備上述 4 條標準,且不能明確診斷為其他疾病,則可以被定義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

綠皮手冊的標準中也提到 ” 有武漢市華南市場暴露史或有類似病人接觸史 “,但並沒有把這條標準作為必要條件,而是作為浮動條件——若病例符合該條標準,則隻需滿足前述 4 條標準裡的前 3 條,即可定義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 ” 病例。

綠皮手冊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試行)》。制圖 / 李強

武漢醫生劉越、井坤、李夏都向記者表示,從未見過綠皮手冊。他們都認為,白皮手冊的《入排標準》過於 ” 苛刻 “,不利於早發現、早確診。

記者註意到,白皮手冊與綠皮手冊目錄唯一的區別,是多瞭這份《入排標準》。就手冊版本問題,記者詢問瞭武漢市衛健委,未獲答復。

左圖:綠皮手冊的目錄

右圖:白皮手冊的目錄 制圖 / 李強

” 按照這樣的標準,我們一個都報不上去 “

1 月 3 日的醫院會議結束後,井坤的重癥醫學科馬上開辟出 10 多張隔離病床,用來收治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據他回憶,從第一位患者入住開始,不到 3 天時間就已經滿床。

井坤所在醫院制定瞭一份《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院內報告及診治流程》,在院內報告環節,沒有把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必要條件。

” 他們的臨床表現太獨特瞭,毫無疑問就是這個病。” 井坤態度堅定,他沒有參照《入排標準》,而是自作主張把這十幾例全部上報給瞭醫務處和院感辦。

但是,這十幾名病人沒有一個被定義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 ” ——沒有一個完全符合《入排標準》。

” 很多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也有發燒不到 38 ℃的,有沒有經過規范抗菌治療的。” 井坤說。

他科室的醫生休息室的墻上掛著一塊屏幕,上面是這十幾位病人的監控視頻。

通常情況下,醫生都會用編號區別他們,因為他們太像瞭:大部分人都處在昏迷中,脖子上插著氣管,有的人甚至上瞭 ECMO(人工膜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他們的相似點還體現在肺部 CT 影像裡,” 白的,全是白的 “。

” 就是這樣的病人,也不符合那個《入排標準》。” 井坤提高瞭音量,隨後沉默瞭幾秒。

武漢的很多醫院執行瞭標準——據報道,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優撫醫院,1 月上旬發現醫護人員和住院患者感染,但因為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不符合診斷標準,沒有上報。

井坤所在科室收治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大部分都是從外院轉來,還有些人發病後 ” 已經在外面遊蕩瞭一個多星期 “。

他無視 ” 標準 ” 上報病例的事情很快有瞭回響,是來自一位院領導的 ” 嚴厲批評 “,” 嫌我們報太多 “。

後來,醫院有資格做核酸檢測後,他收治的這些病人,超過 60% 的檢測結果都是陽性——確診新冠肺炎。他告訴記者,剩下的陰性患者,有不少已經接近痊愈,同時還要考慮核酸檢測出現假陰性因素——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也曾指出,核酸檢測試劑質量不穩定,造成很多假陰性。

“按照這樣的標準,我們一個都報不上去。” 井坤說。

同樣感到疑惑的還有李夏——所在醫院的兩個院區在 1 月 1 日開辟瞭發熱門診。後來的統計數據顯示,1 月 4 日成為患者數量上的一個拐點。那天的發熱病人多瞭起來,有 102 名,” 是平時的好幾倍 “。

” 我們發熱門診太小,已經擠滿瞭,隻能把發熱病人往急診引流。” 李夏說。

到 1 月 15 日,一天就有 261 個發熱病人湧進瞭醫院的急診。這些多到 ” 沒地方坐 ” 的發熱病人,很難被報送至武漢的疾控部門。

” 嚴格得不得瞭,根本沒有一個符合(《入排標準》)的。” 李夏告訴記者。這位醫生也曾就《入排標準》向醫院領導提出過疑問,尤其是 ” 為什麼又要求患者必須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但沒有得到回應。

” 我們所有的準備都不足。” 李夏感嘆,” 傳染病病房要三區兩通道,病房間還要相隔一定距離,我們都做不到。”

據武漢市衛健委通報,1 月 11 日至 1 月 15 日之間,連續無新增病例。

2 月 18 日,武漢市百步亭社區街頭。一排燈籠前的橫幅上寫著 ” 不服從小區封閉管理的要嚴肅依法處理 “。中青報 · 中青網記者 趙迪 / 攝

中國疾控中心 2 月份完成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征分析》,回溯瞭截至 2 月 11 日中國內地報告的所有病例。以發病日統計,2019 年 12 月 31 日前就有 104 人感染,15 人死亡。

在不同時間,武漢不同醫院的醫生都發現,發熱患者突然多瞭起來。武漢市第五醫院的呂小紅對記者說,她曾建議所在醫院開設發熱門診,1 月 6 日起,醫院接到瞭很多疑似病例。

當地著名的武漢協和醫院,不得不把感染科的整個一層樓,改造成呼吸道傳染病隔離病區。

1 月 23 日,武漢確定瞭第一批新冠肺炎定點醫院。在此之前,眾多無法被定義為 ”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 ” 或 ” 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 ” 的患者,各自前往醫院就醫,沒有得到恰當的隔離。

國傢衛健委第二批專傢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王廣發 1 月 8 日到瞭武漢,他隨後得知,當地一傢醫院 2019 年 12 月肺炎的發生率較往年同期增加瞭 17%。他在武漢工作期間感染瞭新冠病毒。

劉越管理的急診科病房被征用為肺炎病人隔離病房前,他們沒收到任何風險預警,” 那時我們就戴普通的外科口罩,做常規的呼吸道防護 “。

” 當時知道有肺炎這個事,但是沒聽說我們醫院有(病人),官方公佈的數據又一直沒有增長,也(說)沒有明顯人傳人,就沒當回事。” 劉越告訴記者。” 我們急診科尚且這樣,其他與傳染病離得較遠的科室就更大意瞭。”

1 月 20 日,鐘南山率領的國傢衛健委高級別專傢組在考察武漢後首次開記者會證實,武漢出現瞭人傳人和醫務人員感染情況。其中一位神經外科患者感染瞭 14 位醫務人員。

在此次疫情中,劉越也是被感染的醫生之一。他回憶自己唯一暴露的可能,是 1 月 6 日他們病房住進一名肺炎病人,他在那時沒有得到任何有關危險的提示。後來,他負責的 16 張病床,有一次被 4 個傢庭占據,那時他才清楚地意識到 ” 這個病,人傳人 “。

武漢市衛健委在 1 月 11 日的通報裡提到,” 切實做到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集中專傢和資源全力救治。”

與國傢衛健委反復提及的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 ” 四早 ” 原則略有不同,在這裡,” 早診斷 ” 代替瞭 ” 早報告 “。

國傢標準隨著疫情進展幾次更新

與 2003 年 SARS 疫情不同,這一次,中國快速分離出病毒毒株,完成瞭基因測序,並向世界衛生組織分享瞭病毒序列,供全球共同研究應對之用。此舉受到瞭世界衛生組織的贊賞。1 月 8 日,病原初步被認定為新型冠狀病毒。

同一天,第二批專傢組到達武漢,承擔的一項工作就是對《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試行)》進行修訂。兩天後,中國疾控中心研制出診斷試劑盒,新冠肺炎病毒可以通過試劑盒和 RT-PCR 技術檢測。

” 我見到的是個綠皮手冊,那時出瞭核酸檢測,所以我們就加瞭一項‘確診病例’標準,其他部分沒有變化。” 專傢組一位成員告訴記者。

據這位專傢說,很多天後,一位武漢醫生給他打過電話,承認自己當時沒對專傢組說實話,明明感染瞭病毒,也沒有承認。

前述三名武漢醫生向記者說,當時確實增加瞭 ” 確診病例 ” 標準,隻不過是在白皮手冊基礎上增加的,而不是綠皮手冊。

記者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試行)》” 此次疫情的病例特點 ” 一項中發現以下表述:” 大多數收治病例有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部分病例呈現傢庭聚集性發病特點,這些聚集性病例多具有該市場暴露史。”

” 我們當時知道已有的病例裡,有小范圍聚集性發病,但是這些人都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 前述專傢組成員說,專傢組得出 ” 有限人傳人 ” 的論斷,是緣於他們在武漢得知的信息。

1 月 16 日,國傢衛健委發佈第一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至此,武漢市的試行方案停止執行。

這一天,在武漢市衛健委的通報裡,多日 ” 無新增病例 ” 後,新增瞭 4 例。

國傢衛健委第一版方案裡,對 ” 觀察病例 “(後改為 ” 疑似病例 “)的定義,” 流行病學史 ” 一項都是與 ” 武漢 ” 關聯,而不是華南海鮮市場。” 臨床表現 ” 規定瞭 ” 發熱 “,但沒有具體體溫標準。

此後,國傢標準隨著疫情進展,幾次做過修改。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學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曾提出,核酸檢測不排除假陰性,建議將 CT 影像作為診斷方法。後來的標準采納瞭此類意見。

2 月 12 日起,湖北地區的標準進一步放寬,首次將 ” 臨床診斷病例 ” 納入確診病例,一天新增瞭 14840 例,臨床診斷病例就有 13332 例。國傢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說,增加臨床診斷病例,目的是便於患者早診早治早隔離,接受規范化治療,提高救治成功率。他表示,” 因為設立這個項目,病例數確實有提高,這真實反映瞭武漢的情況 “。

2 月 19 日,國傢衛健委發佈瞭第六版診療方案。在最新版本裡,取消瞭湖北省和湖北省以外其他省份的區別,統一分為 ” 疑似病例 ” 和 ” 確診病例 ” 兩類。

根據國傢衛健委 2 月 20 日上午的通報,2 月 19 日全天,武漢新增確診病例 615 例,湖北另有 4 市新增 13 例,但由於 10 個市州對確診病例中的原 ” 臨床診斷病例 ” 進行核酸檢測,將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的病例從確診病例中核減,共訂正核減 279 例,因此湖北公佈的新增確診病例為 349 例。這是多日來,湖北單日新增病例首次回落到三位數——隨著認識不斷深入,國傢標準不斷改進,”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的目標也日漸接近。(記者王嘉興對本文有貢獻)

以上內容由”冰點周刊”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陰謀論火上澆油,世衛組織駁斥

(觀察者網訊)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一些 ” 陰謀論 ” 也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反華勢力們借此抹黑中國。

據《紐約時報》報道,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 · 科頓(Tom Cotton)16 日在福克斯新聞節目中,聲稱該病毒 ” 有可能來自武漢一個生化實驗室 “。

不過諷刺的是,科頓自己一邊造謠一邊卻承認,” 我們沒有證據表明疫情就起源於那裡 “。

而科頓在這一廣泛被認為隻是邊緣理論的 ” 陰謀論 ” 遭到不少批評後,又在推特上改口說,他不一定認為這種病毒是 ” 經過改造的生物武器 “。他稱這一說法隻是假說之一,他還說病毒有可能是自然傳播的。但他還是聲稱,病毒 ” 不是來自武漢的食品市場 “,同樣,他沒有拿出任何證據。

湯姆 · 科頓 圖源:美媒

與此同時,美國一些反華右翼勢力一直在為 ” 陰謀論 ” 推波助瀾,比如特朗普的前首席顧問班農。

早在上個月,班農就邀請《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記者比爾 · 格茨(Bill Gertz)作為他的廣播節目《戰情室:流行病》 ( War Room: Pandemic ) 的嘉賓。

比爾 · 格茨曾在 1 月 26 日撰文,援引一位以色列生物戰爭分析傢的話稱 ” 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 “,還稱這與中國的 ” 生物武器項目 ” 有關。全文僅憑想象,沒有一點證據。

班農在 1 月 25 日的節目中則說比爾 · 格茨的文章 ” 非常精彩 “。幾天後,格茨出現在另一檔節目,繼續提出 ” 生物武器 ” 的 ” 陰謀論 “。

當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在全力抗擊疫情的時候,這些毫無根據的 ” 陰謀論 ” 為疫情火上澆油,科學傢們和世界衛生組織已經相繼站出來駁斥。

據央視網視頻消息,2 月 19 日,在世衛組織東地中海區域辦事處新聞發佈會上,世衛組織東地中海區域主任稱,沒有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是實驗室制造的,也沒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以生物武器的身份制造出來的,新冠病毒來自動物界。

視頻截圖

《紐約時報》表示,大量錯誤信息的傳播,是的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人員稱之為 ” 信息病大流行 “(infodemic)。

就在 18 日,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刊登瞭一封 27 名全球頂尖公共衛生領域科學傢簽署的聯合聲明,強烈譴責網絡上流傳的關於新冠病毒的陰謀論。聲明表示,各國科研人員對新冠病毒全基因組的分析結果壓倒性地證明,新冠病毒和其他新發病原一樣,來源於野生動物。陰謀論除瞭制造恐慌、謠言、偏見、損害全球共同抗擊疫情的努力外,別無它用。

2 月 19 日,處在 ” 陰謀論 ” 攻擊中心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致全所職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駁斥謠言。

該信這樣寫道:近期,網絡流傳涉及我所若幹謠言,如 ” 新冠病毒源於人工合成 “” 病毒是從 P4 泄露的 “” 軍方接管 P4″” 某研究人員因病毒泄露死亡 “” 某研究生是‘零號病人’ “” 某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領導 ” 等,引發瞭各界的持續關註,對堅守科研一線的我所科研人員造成極大的傷害,也嚴重幹擾瞭我所承擔的戰 ” 疫 ” 應急科研攻關任務。

今天(20 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在這個時候,個別人和媒體卻發表這種聳人聽聞的言論,不是居心不良,就是荒謬無知。

耿爽強調,疫情面前,我們需要的是科學、理性、合作,用科學戰勝愚昧,用真相粉碎謠言,用合作抵制偏見。我們希望國際社會在共同抗擊新冠病毒的同時,也繼續共同反對、抵制陰謀論等 ” 政治病毒 “。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傢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以上內容由”觀察者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首批國內景區恢復開放 超千傢景區對醫護人員免費

新京報訊(記者 王真真)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得到控制,國內部分景區恢復開放。2 月 20 日,攜程全球玩樂平臺發佈瞭首批 ” 知名景區開放時間表 “,根據景區公佈的信息,西湖、夫子廟、玄武湖、千佛山景區、柯巖風景區、兜率天景區、新昌大佛寺景區、魯迅故裡景區、古堰畫鄉景區、雲和梯田景區、中山陵風景區、雨花臺風景區、南京城墻景區、龍虎山、周莊、神仙居等 20 多傢知名景區已於 2 月 20 日前開放。而更多景區將集中在 3 月初開放,如雲上草原、安吉靈溪山風景區、大明山景區等預計將在 3 月 1 日開放。

攜程方面表示,從平臺售票的 8000 多傢國內景區看,目前開放的景區比例還非常低,但隨著疫情得到控制,預計接下來會有更多景區加入開放行列。

新冠肺炎疫情已迎來積極轉變,這背後離不開醫護人員在前線的奮戰。攜程全球玩樂平臺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 2 月 20 日,實施醫護人員免票的景區至少達到 1067 個,覆蓋全國 195 個城市,涵蓋名勝古跡、自然風光、主題樂園、展館展覽、遊輪遊船等多個種類,其中 5A 和 4A 景區達 479 傢,占比超過 40%。

據攜程統計,截至目前,安徽、江蘇、廣西、浙江、山東、四川、廣東、天津、雲南和陜西是對醫護人員免費景區最多的十大省 ( 自治區、直轄市 ) ,其中安徽對醫護人員提供優待的景區達 138 傢排名第一,江蘇、廣西以 112 傢、106 傢緊隨其後。

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遊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表示,根據各地疫情防控情況,在當地政府部門指導下完成景區逐步開放是大勢所趨,也是有序恢復生產生活的一個重要步驟。但景區有它的特殊性,落實好景區的承載力,避免遊客過度聚集,周全考慮消毒防護工作等疫情期間的管理也必不可少。此外,遊客目前也應做好自身防護措施。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