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摘掉口罩後,真好看

新年伊始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

打亂瞭人們生活的節奏

不斷增加的確診病例

傳播擴散的風險趨勢

讓所有人都感受到

這場戰爭的嚴峻挑戰

在這場戰疫面前

廣東醫護人員沖在防控救治最前線

除夕夜就派出首批醫療隊馳援武漢

上千位來自廣東的醫護人員

在湖北晝夜奮戰

他們摘掉口罩的樣子

真的很美

防護服穿幾個小時,人就變樣子瞭:濕透的全身,幾乎被耗盡的體能,最可怕的是臉上的壓痕,有時幾天都不會褪去。脫下面具和口罩後的臉,好多人自己都沒細看過,也有的不忍看,因為憔悴,而且傷痕累累。

但這些面孔依然是最美的:快樂,平靜,自信,堅定……他們有的非常年輕,有的已經歷過上一次戰役的洗禮。他們是父親,母親,丈夫,妻子,兒子,女兒,朋友。他們有所愛的人,也有人愛他們。他們說,自己不是英雄,這隻是他們的工作。

這世上沒有天生的英雄,有的是一個個平凡人,在逆境中站出來,擋在其他人面前。

01

姓名:孔佩文

單位:廣東省人民醫院

出生年份:1995

好醜啊!看到那些印子,心疼自己。

跟桑拿差不多,裡面濕透瞭幹幹瞭濕,悶熱的時候拿手做扇風的動作安慰自己,彎腰拿東西的時候感覺都能聞到自己的汗味。蹲下來的時候水汽上來瞭,護目鏡就開始起霧瞭。

春暖花開,我便歸來。

02

姓名:吳掌明

單位:廣東省人民醫院

出生年份:1988

照片裡這是個大爺!連大叔都不是瞭!

關於防護服,我覺得現在還好啦,剛開始感覺呼吸不順暢,不知道四小時怎麼熬。習慣瞭以後心態也好瞭,不再想什麼時候才熬到下班。剛來的時候,上班前我都會自拍一個視頻,嘆口氣然後喊加油。我的朋友問這是什麼意思,我說心情復雜不知道怎麼講。

剛剛我在樓頂看我們科室每個人給我寫的一句話,看哭瞭。

你們放心,一定保護好自己,早日凱旋!

03

姓名:鄧佳

單位:廣東省人民醫院

出生年份:1991

你看我那個鼻子,貼瞭安普帖,還掉色瞭哈哈哈哈哈!

穿防護服?第一次特別悶,我吐瞭,反胃已經反到瞭喉嚨,但又不能吐,因為一吐整個衣服就全污染瞭,所以我就又給咽回去瞭。護目鏡有時候會壓得顴骨很痛。後面不知道是習慣瞭還是怎麼,就覺得還好。

我沒有告訴我媽媽(我來瞭武漢),因為我媽身體不是很好。我就和我爸說瞭。平時我們發微信她以為我在廣州上班,我爸也沒告訴她。視頻的時候我媽問上班怎麼樣,我就說挺好的啊。

04

姓名:曾冬玉

單位:暨大第一附屬醫院

出生年份:1982

(沉默)我覺得太真實瞭,雖然第一眼覺得自己很醜,但細看我覺得自己挺美的。

其實可以看出在上班的時候,除瞭承受工作壓力外還有裝備的壓力。即使是額頭被壓出痕,臉上針紮一樣難受,但是我們依然要堅持下去。因為我們不能退縮啊!也沒有想過。每次穿好衣服準備開門進病區的時候我都會給自己鼓勁。但我開門進去以後,我就知道我要拋除一切雜念。脫下衣服的時候,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嗯,我又戰勝瞭我自己!

對父母,我是沒有告訴過他們的,從來不敢和他們視頻,因為怕他們發現我來瞭武漢。每次我媽要視頻的時候我就說我很忙,有空我回你。其實我就是擔心他們知道。前幾天我爸不舒服,我急壞瞭,萬一他有什麼事我真不知道怎麼辦。我叮囑他們出門一定要戴口罩,一定要洗手。隻有他們平安我才能專心打仗。孩子爸爸也是醫院的,他也比較理解,他會在傢看著孩子學習。我們非常想念對方,孩子和我從來沒有分開過那麼久,每次視頻他都哭。

05

姓名:李傑

單位:廣東省人民醫院

出生年:1987

覺得我的臉上壓痕不夠明顯,可能是因為肉多吧!

防護服…就是悶熱,動一動就會出汗。防護裝備戴著感覺是最慘的:像N95和護目鏡,我們要求密閉性好,所以都繃得很緊,剛開始的時候還好,當你上瞭兩三小時班,隨著壓力持續增加,疼痛感非常難熬,那種刺激讓你覺得每一分鐘都非常難熬,但又不能去調整啊,所以越到後面越難受。

我想對所有傢人、朋友,包括社會上關心我們的人說,不用擔心我們。我們保護好自己是第一位的,會做好防護,不用擔心。大傢就一起加油,把這場疫情扛過去就好瞭。

06

姓名:單妙航

單位:暨大附屬第一醫院

出生年份:1979

第一眼看覺得自己老瞭幾十歲,像五十幾的人,哈哈哈哈哈!

護理的時候是很熱的,感覺到頭發在滴水,然後下班的時候褲子都是濕的,動作也沒那麼麻利。我還有個比較擔憂的是我們要處理病人的大小便,蹲下來的時候衣服裡面的氣體都往上走,其他都沒有什麼。昨晚感覺沒戴好,耳朵和臉勒得有點痛到極限,想快點下班。

希望他們響應號召不要外出,因為媽媽有糖尿病,有事的話就很麻煩。

07

姓名:吳金玲

單位:暨大第一附屬醫院

出生年:1978

醜死瞭!哈哈哈哈哈但是很真實,這就是我們啊!

怎麼說呢?剛開始看到病人的無助感我們很崩潰的。我們提早一小時到現場穿防護,就是怕感染。抽血的時候都是霧水,看不清,病人也理解。開始的時候要張嘴大口喘氣,防護服,隔離衣,口罩,護目鏡,面屏……上周我們穿瞭一次黃色的防生化衣,醫生一小時就頂不住瞭,我撐瞭三個小時…

希望他們在傢保護好自己,兒子你要照顧好爸爸和奶奶,在傢抓緊學習。

08

姓名:李文英

單位:暨大第一附屬醫院

出生年份:1981

覺得自己…還是蠻辛苦的吧,但是很值得,充實。

如果天氣冷點的話穿起來就會好些,有三次班,天氣比較暖和,從頭到腳就濕透瞭。所以還是希望天氣能夠冷一些,但又不利於疫情,那就悶著我們吧!

我挺想念女兒Bobo的,我兒子挺聽話的,現在他的微信頭像也改成瞭我穿防護服的頭像。我覺得兒子現在蠻辛苦的,都在上線上的課。他和我說,爸爸贊他挺認真的。我女兒和我說,媽咪加油!她才兩歲啊!

09

姓名:張志博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93

是我本人嗎?差別好大!

身體上肯定是不好受,首先呼吸不順,第二就是幾分鐘就出汗,裡面就濕透瞭,還要靠自己的體溫把自己烘幹,一動又出汗,如此反復…接著一小時左右受壓部位就開始痛瞭,你就很想用手拿起護目鏡,但又不可以碰。在緩沖區脫防護服和護目鏡那一刻你就會感覺自己瞬間放松瞭。痛反正到最後也就沒知覺瞭。下班走在路上我很想喝冰可樂。

我是甘肅的,工作原因已經六年沒回傢過年,去年年假還沒休,我所有的年假都用來回傢看父母。原本計劃今年過完年就休假回傢,現在計劃全亂瞭。我出發的時候是大年三十,告訴他們的時候母親反應很強烈,她哭瞭,說團圓之夜,平時工作原因不在身邊也可以理解,但現在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她很難接受。我跟她分析,讓她明白這是醫務工作者的職責,其次我不是孤軍奮戰,我有很優秀的同行同事,甚至有小湯山的前輩帶隊,後背是整個南方醫院…即便有困難但是是完全可以戰勝的,雖然會吃苦但不會讓我膽怯。後來媽媽就慢慢理解瞭。希望疫情快點結束吧,我可以回傢看看,在外面太久瞭都忘記當孩子是什麼感覺瞭……

10

姓名:何景萍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85

我覺得好醜!雖然我培訓的時候已經知道會被壓成這樣,但現實還是差距蠻大的。

很累,我今早測瞭一下,由於熬夜的關系,心率達到132,血氧含量99,另外一個醫生血氧隻有70!非常熱,一定會濕透。我們會在眼鏡和護目鏡上塗一些沐浴露來防霧,但後面基本都沒用瞭,眼鏡全是水珠。希望疫情趕緊過去吧!

本來我老公也是要來的,他報名瞭第二批,他說傢裡的小孩由爸媽照顧就好瞭。希望他繼續在傢照顧好爸媽和孩子,等我順利返航!

11

姓名:洪婧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86

看著覺得好疼啊!

穿著防護服就是悶,心率都有120瞭,自己都能感受得到胸悶心慌。別人說要穿尿不濕,我覺得根本不需要,因為前面不喝水,汗都流光瞭,手術衣從頭濕到腳瞭。通知我們回去以後我一定要化妝,美美地拍一張,現在的樣子太挫瞭

我爸媽小區好像有一例,所以希望他們一定要註意安全。

12

姓名:李利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75

我覺得好嚇人啊!就像我傢孩子剛出生的時候,哇怎麼生瞭個那麼醜的(笑)!但我覺得精神狀態還不錯!

我們03年去過小湯山,所以有點經驗。自那以來就沒包得那麼嚴實過瞭,第一次上防護服覺得很憋氣,會心慌,現在調整過來也就適應瞭。有一次上班前我沒吃東西,就有點低血糖,現在不論什麼時候我都備著食物瞭。我們清楚防護是保護自己,心理負擔沒那麼重。有時候忙起來也顧不瞭那麼多,是沒有時間考慮其他感受到。快到下班的時候大傢就很開心瞭。下班回來我很想喝一瓶可樂!

我們每天都和傢裡視頻,但沒和孩子講太多這邊的事情,每次視頻孩子們都挺開心的。小兒子會和我說媽媽我要來找你,後來我和大女兒視頻多一些,因為兒子視頻看到我,晚上睡覺會鬧的。

13

姓名:鄒艷平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80

很真實!我見過比照片更慘的時候,現在這個已經不算嚴重瞭。

早期物資不夠的時候我用過KN95口罩,後面有個扣子那種。1月27日我從凌晨三點開始上班,回到酒店十一點,就發現後腦被壓出瞭皮下血腫,現在還不能平躺睡覺。我每次戴護目鏡眼都是蒙的,生理期穿防護服會感到呼吸困難,要坐下來歇一歇,現在就慢慢適應過來瞭。防護服讓平時很熟練的工作變得困難。有一次我給病人抽血,第一針沒抽中,病人說:“要不你休息一下吧。”病人的理解給瞭我工作的動力,正因為如此,讓我覺得這條路能走下去。這場仗必須要打贏。

我不希望我的傢人看到我這個樣子,因為這是我的工作,但老人會心疼。我希望我的傢人看到我很好,我的每一個情緒都會讓傢裡有想法……我是主動請纓過來的,沒和父母說,大年初一的時候傢裡才知道的。每一個醫護工作者的背後都有和偉大的傢庭:父母,孩子,愛人,都多多少少要犧牲。我們傢小朋友老師說要給抗疫的人寫信,他遲遲沒有寫,他沒辦法寫……我希望能夠給孩子做一個榜樣,一個價值觀的取向,希望他遇到困難不要退縮。

14

姓名:史麗莎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出生年份:1983

醜得不能再醜瞭!好恐怖啊!沒臉見人瞭哈哈哈哈哈!

悶,熱,渴,餓。因為怕排泄所以上班前吃的少,精神體力雙消耗。我們危重病人多,體力活很多。我們不僅要當護士,還要當保潔、搬運工,有時還要清洗防護裝備,處理遺體。就像肖冠華醫生說,要憋功瞭得(笑)。有一天我穿瞭黃色防化服,裡面就是桑拿,全濕透瞭!

其實傢裡的重擔都壓在老公和父母身上,我老公是交警,一線工作,父母也年邁,對他們來說一個是牽掛女兒,也要照顧孫子孫女,我感恩他們默默的付出。我曾是軍人,也是黨員,父母也是軍人,使命感很強,他們覺得國難當頭,就應該挺身而出,況且我還是去過小湯山的人。

15

姓名:易慧

單位: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職位:主治醫師

我做瞭防護措施後現在比以前好多瞭!以前沒有敷料的時候每個夜班幾乎都有護士鼻梁破掉,然後不久又要繼續上班,很痛。

防護服的體驗是,首先效率低瞭很多,其次比較痛苦,像現在天氣稍微暖和,就會很熱,容易起霧。現在作息比較顛倒,我們今晚是個上夜班,洗漱完就三四點瞭,然後明天(第三天)就是一個白班,凌晨五點就得起床,所以就……挺痛苦,我白天要補覺,晚上也要早點睡否則就起不來。接下來又是一個下夜班,就是凌晨一點到七點,所以生物鐘紊亂。

昨天是我女兒生日,昨天覺得有點傷心,因為女兒生日很傷心。她今年四歲,之前每個生日我都陪她,昨晚她很不高興,一直哭,所以我的情緒也上來瞭……希望他們平平安安吧,到時候疫情過去我們平安回傢,活著回去就行瞭。

16

姓名:司向

單位: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職位:主治醫師

覺得挺……怎麼說?挺不可思議的。如果是平常絕對不會壓成這樣的。

防護服讓效率比平時降低瞭好多,各種不舒服,悶熱,眼鏡上一層全是汗水,行動也不便,很難受。現在已經好太多瞭。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我戴的是另一種口罩(下面有個縫合位),往下滑,正好碰到喉結,一直摩擦瞭六個小時,整個喉結的表面磨出瞭一個印子。第二次就是耳朵,六個小時後都已經結痂瞭。第三次……完全眼睛啥都看不見。每次都不舒服,慢慢熟練後就會想怎麼避開。我今天上班前,我心想“我不想上班……”因為我們來二十多天瞭,現在大傢生物鐘都紊亂瞭。我現在最想就是狂灌一瓶可樂,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瞭。之前喝果粒橙,500毫升一下就喝下去瞭。

首先祝我媳婦兒情人節快樂!第二,希望我閨女不要受疫情的影響,在廣州應該沒事的,希望她平安就可以瞭。大年三十的時候我和父母簡單吃瞭一頓,因為我們晚上九點就要在醫院集合瞭。我先在嶽父嶽母傢坐瞭一陣,然後回我爸媽傢坐瞭一下子,不到半小時就結束瞭。我媽很擔心,覺得很危險。我爹嘛,中國的父子肯定很多話是不說的,他就說瞭句“註意安全”。我估計,他想說的很多,最後匯成一句話就是這句瞭。

17

姓名:肖冠華

單位: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

職位:主治醫師

我知道照片上是我自己,但我不太敢認。因為以前沒想過自己會是這樣一個狀態,不習慣,甚至有點不喜歡。雖然我知道我們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但我希望以後這種事情少一點。

我還是適應瞭穿防護服工作的狀態,畢竟我們已經來瞭三周瞭,人的身體是有適應能力的。第一個班的時候最痛苦,看不清,然後渾身不舒服,手被手套勒得很疼。

我要謝謝傢裡的支持,我這次走得很匆忙,傢裡也沒說太多。我和我傢人就是這樣,大傢都在默默支持,包括我的愛人,我的父母,長輩,兄弟,他們都沒太多交代,也沒表現出過多的掛念。這也許就是我們傢多年的相處模式吧,信任和支持對方。我在醫療隊出發前幾天,和是我愛人探討過:“可能有一天那邊要支援,我想第一個報名,你同意嗎?”其實那時候我很忐忑,我愛人就說瞭一句:“你不去的話,就不是你瞭。我印象非常深刻,她真的很瞭解我,知道那種情況下她的老公會站出來。所以我特別感激他們理解我,在背後默默支持我,把傢裡照顧得很好。我最想說的就是,謝謝他們。

Published in Time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