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給老師一把“戒尺”,也需配備另一把“戒尺”盯著

11 月 22 日,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發佈。意見稿根據學生違紀違規嚴重程度,給出瞭相應的懲戒方式。

一石激起千層浪。該懲戒規則也引發多方討論。根據央視新聞做的小調查,目前觀點大致分成四派:一是支持,該罰就罰不能慣著;二是支持,但要把握懲戒的度;三是不支持,體罰會留下陰影;四是不支持,老師越矩怎麼辦。其中大多數網友都支持把 ” 戒尺 ” 遞給老師,但也強調瞭要把握度。

之所以有反對聲音,其實也是擔心使用 ” 戒尺 ” 的 ” 度 “。師生關系中,老師本來就占有優勢。從個人體驗上來看,老師其實不必動用規則中那些寫書面檢討、增加運動、教室內面壁等方式,有時候一個眼神就能將學生點撥到位。

假想一下,倘若一個班裡 50 人,老師對著班裡其他 49 個同學都是笑瞇瞇的,唯獨隻對你冷冰冰,你是不是會懷疑人生:我到底做錯瞭什麼?如果有的選,學生恐怕寧願選擇運動、教室內站立、面壁等比較顯性的懲罰方式。

對老師來說,之前可能是 ” 想管不敢管 “,曾經有老師因在班級中點名考分低的學生,被學校認定為 ” 違反師德師風 “。現在實施教育懲戒規則,等於名正言順地遞給瞭他們 ” 戒尺 “。

於是,學生是否應懲戒,應該采取何種懲戒方式,等等,這些懲戒權全部賦予老師,老師的能量從 1.0 升級到 2.0。自然,大傢會擔心老師會不會 ” 想怎麼管就怎麼管 “,懲戒權是否會被濫用?

為瞭保證公平,有人建議不妨對需要懲戒的學生展開 ” 聽證 “,邀請老師、傢長、學生參加,最後取得一致意見。但這種看起來較公平的形式,是否會對學生心理造成二次傷害?這值得探討。

那麼,針對違紀學生,既想顧全學生心理健康,又要對違紀學生達到懲戒效果,到底應該如何操作呢?是罰跑步面壁更有 ” 療效 “,還是寫檢查更治本?這裡好像差一份補充條例——明確該規則的使用程序和細則,便於老師在日常教學中實施。

我不是教育學傢,也不是兒童心理學傢,不知道是否有種萬全的懲戒方法能讓老師、學生、傢長三方都滿意。但是我明白,懲戒隻是手段不是目的。

本著 ” 教書育人 ” 的精神,老師即使手握 ” 戒尺 “,也應善加使用,既能起到懲戒作用,又能鞭策學生,讓他們健康成長。譬如園丁,在樹苗成長未定型之前,有責任幫其除蟲扶正。

所以,政府部門在發佈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時,遞給瞭老師一把 ” 戒尺 “,也需要配備另一把 ” 戒尺 ” 盯著!這另一把 ” 戒尺 “,一是教師 ” 靈魂工程師 ” 的天責,一是制定合理合法的使用程序及細則。唯此,萬一出現園丁亂舞剪刀的情況,我們也能隨時喊停。

ZAKER 南京評論員 荼白

(編輯 張宇)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