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女子治骨傷,一針下去去世!這場羅生門到底誰的錯?

一次常見的關節病治療之後,57 歲的餘杭阿姨小芬(化名)走瞭。

11 月 5 日,手肘疼痛的她在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接受頸椎封閉針治療,10 毫升的藥液才推進去 2 毫升,就因呼吸困難搶救無效而死亡。

和她一塊看病的還有同村 7 個小姐妹,小芬是其中最年輕的。當天一早她們開著兩輛車前往檢查,沒想到輪到小芬最後一個治療時,卻出現瞭意外。

頸椎痛、腰椎痛、關節痛,本是常見病,為何平時健康的小芬卻出瞭事,這讓傢屬和小姐妹們感到不解。

圍繞小芬的死,兒子小鐘、組織者阿花、院長席榮華等,各有各的說法。這一趟衢州就醫,究竟發生瞭什麼?

借著他們的自述,我們打開整起事故後的羅生門。

01

兒子小鐘的質疑:

8 個杭州人為何去衢州看病?

小鐘還沒從母親小芬的過世中走出來,這幾天他身心俱疲。他至今仍未弄明白,兩周之前的一次普通骨科治療,究竟哪個環節出瞭問題。在醫院,他和幾名親人羅列瞭幾處疑點,希望能有人答復——

11 月 5 日下午 4 點鐘光景,我還沒下班,就接到我表姐的來電。她聲音急匆匆的,說我媽讓針打壞瞭。

那天我媽去看病我是知道的,所以我連忙打給小伏——他是開車的司機,輾轉聯系上瞭同去的小姐妹。電話裡一片哭聲,我知道大事不好。趕緊通知傢人,但 5 個人緊趕慢趕,還是在路上就收到搶救無效的消息。

等 7 點我們到達時,警方已經封鎖現場,大傢圍在門口面面相覷,隻有我母親還躺在治療室冰冷的床上。到現在我還沒法接受這個現實,想著她老人傢隻是出瞭一趟遠門 ……

我一直不明白,一個手肘關節疼痛,為何要在頸椎處註射藥物?況且我母親今年才做過體檢,身體良好,當天去檢查前也狀態不錯,怎麼就突然 ……

事發後我一直在醫院裡轉悠。醫院不大,總共隻有一幢 6 層小樓,2 樓是門診部,大廳裡放著幾臺動感單車,還擺瞭一張乒乓球桌,看著倒不像是個醫院。

我母親就診的骨傷科就在中間朝北的一間小屋裡。屋子很小,擺上辦公桌、治療床之後,進來三四個人就有些轉不開身。除瞭墻上參差掛著的四面錦旗和一小面落地鏡,我甚至沒有看到任何常規的骨科治療設備。我不敢想象,母親就在這樣的條件下,進行瞭近 30 分鐘的搶救。

當著警察的面,我也質問過給我母親看病的醫院院長席榮華。他究竟給我母親打瞭哪些藥?為什麼沒有病歷?他先是推脫病歷都在電腦裡,接著又承認在處方外給我母親額外加瞭一種針劑,怎麼能這麼幹?!

整理遺物時,我還在母親的貼身小包發現不少醫院名片。我懷疑,這趟要命的行程與 ” 醫托 ” 有關。

幾次協商下來,我要求對方賠償、道歉、關門,但一直沒有結果。11 月 10 日,我委托溫州醫科大學相關人員前來為我母親屍檢,希望到時候能有一個答案。

02

組織者阿花的自述:

我怎麼會坑幾十年的老街坊

阿花是這次衢州就醫的發起人,也是組織者。同去的幾個小姐妹,這幾天都在惋惜年紀最小、最漂亮的小妹。她反復強調,大傢都是出於自願,誰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

11 月 5 日那天,早上 6 點不到我就起床瞭,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這個時間不算早,到我們這個年紀早上睡不著,何況還得起來收拾傢務。你像小芬傢裡,她兒子做互聯網這行,忙得每天不著傢,孫子孫女都得靠她管著。

她孫女今年 6 歲,平時紮兩個小辮,愛穿粉紗裙,兩個大眼睛撲閃撲閃,很是可愛。為瞭一傢人,小芬 6 點起床,要先給全傢人準備好早餐,接著就送孫女上幼兒園。回來之後打掃屋子,買菜做飯,一直忙到入夜,難得空閑。

年輕時吃多瞭苦,到我們這個年紀難免有點小毛病。我們這些村坊鄰居平常聚在一起,老愛談這些。譬如我,去年年初手指出瞭問題,兩隻手的指關節都直不起來。也不是沒去看過,杭州的醫院都跑過兩回瞭,效果不大。

我親傢公給我介紹瞭這傢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我去瞭幾次,效果不錯。回來和小姐妹們一商量,大傢都動瞭心,一個月前就約好下次一塊去看病。

這次一共去瞭 8 人,都是原來西溪的原住民,拆遷之後大傢又搬到同一個小區,關系一直不錯。四個人一輛車,早上 6 點多開出的,到醫院時還不到 9 點。

小芬掛的是 6 號,要做一些檢查,結束要到下午邊瞭。於是,我們第一批看完的 4 個就先坐車回去。誰能想到就出瞭這樣的事。我們可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瞭,平常一塊出去旅遊,怎麼可能會想到變成這樣 ……

03

三衢路上老街坊老張:

這傢醫院出事不是第一次瞭

老張是三衢路上的老街坊。這幾年他看著到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看病的人進進出出,” 八卦 ” 聽瞭不少。盡管醫托、醫療事故等傳聞沒有確鑿證據,但他總覺得,這世上沒什麼空穴來風——

這傢醫院出事不新鮮瞭。

我在這條街開店快五年瞭,過去醫院這幢樓裡開的是傢健身房,直到 2016 年才換成瞭仁乙醫院的招牌。醫院的醫生不少是返聘的老醫生,最有名的就算是院長席榮華。他是副主任醫師,最早是衢州中醫院的骨科主任,在骨折治療上還有些心得的。

但醫院的設施一般,自然也就沒什麼病人,最近出瞭事就更冷清瞭。你今天也看到瞭,一上午能有三五個病人已經不錯瞭。像我們這些本地人,很少會來這看病,最多也就是不舒服的時候來開些藥,或者理療按摩一下。

不過,過去倒是能瞧見過外地人來這看病,有龍遊的,有江西的,甚至還有從杭州過來的。三五成群的,有的是自己坐車,偶爾醫院的車也會出去接人,來的多數是找院長打針的。其實,這些外地患者不少都是介紹過來的。聽說就連醫院的保安都收到瞭指標,隻要拉人來看病,就能拿到提成。

這次出事後來瞭不少警察,醫院也關張一天,到 11 月 7 日才重新開門。對此我們倒是見怪不怪瞭,類似的事去年也有過,一個快 50 歲的女患者從衢州鄉下過來看病,最後也是在這傢醫院出瞭事,據說最後賠瞭 100 多萬呢。平常也有來鬧糾紛的,隻是沒出這麼大的事情而已。

04

仁乙醫院院長席榮華:

同樣的治療我給不少人做過

席榮華是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的創辦者,也是小芬的治療者。身處漩渦中心的他承認瞭一些過失,但否認瞭更多傳聞。對於 ” 庸醫 ” 的指責,他同樣期待一個權威鑒定——

作為院方,怎麼也不希望出這樣的事。同樣的治療手段我給不少人做過。為什麼這次會出意外,我也搞不明白。

你就像這次來治療的 8 個人裡,有 2 位都是我的老患者瞭,其中一位從年初開始已經陸陸續續來瞭三四回。她覺得和杭州的大醫院比,我這邊不用排隊,看得也相對細心。

這次就診她們提前和我約過,所以那天 9 點醫院剛營業,人就到瞭。前幾位看得很快,到小芬時,她自述半年前摔瞭一跤,此後手肘就一直隱隱作疼。我初步檢查後,判斷可能是網球肘,並進一步懷疑這是由患者的頸椎病引起的。

醫院缺乏大型設備,我就給小芬開瞭單子,讓她去衢州市柯城區人民醫院做頸椎磁共振掃描檢查。你看,前臺電腦保存的 MR 診斷報告顯示,她的頸椎第五到第六節間確實向右後方突出。

到下午 3 點,治療方案很快確定為頸部註射小關節阻滯針(也就是俗稱的 ” 打封閉 “)。當時我向患者解釋,這次隻註射頸部,如果之後網球肘確實有減緩,說明我的判斷沒錯,那麼下次再同時註射頸部和肘部。她聽瞭興致不錯,還問我要瞭一沓名片,說是這次效果好的話,就介紹自己的小姐妹都來這看。

阻滯針是在彩超引導下打的,這個針有點疼。我邊推邊詢問有無胸悶,呼吸是否困難。結果,10 毫升的阻滯針才註入 2 毫升,患者就答復我呼吸困難。看到她狀況不佳,我連忙拉來呼吸機輔助吸氧,也緊急註射瞭脫敏針、呼吸興奮劑等針劑,但效果都不理想。下午 3 點 35 分,患者正式宣告死亡。

確實,我承認在治療過程中有一些不合規的舉措。比如在藥劑中,加入瞭前一名患者用剩的曲安奈德,這是一種激素類藥,主要是用於消炎。但這種註射劑藥物不良反應不多,更難以引起過敏性休克。所以我隻是簡單問瞭問過敏史後,就決定為她註射。

外界盛傳我們醫院此前還治死過人,這是莫須有的事。好幾年前,我們這出過一起麻醉事故,導致患者暫時性的呼吸抑制,但經過搶救也脫離瞭生命危險。中國裁判文書網上,還有過一起關於我們醫院的醫療糾紛訴訟,那也是和我們一個醫生誤診有關,最後經協調我們承擔部分責任,但絕不是什麼死亡事故。

這次事後,我們雙方也有過幾次協調,但都沒談攏。至於患者傢屬指責我是不是庸醫,這個問題還是由權威的醫療事故調查報告來決定吧。

05

不願透露姓名的同行王大夫

給頸椎打封閉的療法越來越少

作為同行,資深骨科醫生王大夫本來不願意多說什麼。不過對於事故中的一些細節,他覺得有必要做出一些澄清,讓更多人能夠做出自己的判斷——

對所謂的網球肘進行頸椎相關治療,這樣的療法確實存在。但目前的三甲醫院,已很少對患者頸椎展開阻滯治療。當然,對將曲安奈德用於治療頸椎病,學界也存在一定爭議。

出瞭這樣的事,具體還得等屍檢和醫療事故調查結果。

(文中人物除席榮華外,均為化名)

06

調查進展

衢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

協調不成,正在走司法途徑

11 月 5 日下午 3 時許,位於柯城區三衢路的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內出現患者死亡事件。接到事件報告後,市衛健委相關工作人員於 4 時 30 分左右趕到事發醫院,瞭解事件基本情況,開展事件調查。

患者傢屬於 11 月 5 日晚 7 時左右趕到醫院後,市衛健委會向患方傢屬說明瞭醫療糾紛事件處置相關規定和程序,並組織醫患雙方按法定程序在對患者病歷等相關資料、殘留藥液等進行瞭現場封存,並同公安部門和市醫調會就事件處置組織醫患雙方進行多次溝通協商。

11 月 10 日,經患方申請,市衛健委委托溫州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在醫患雙方共同見證下組織對死者進行屍檢,以確定死者死亡原因。下一步等屍檢結果出來後,市衛健委將依法對該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引導醫患雙方依法處置該事件。

來源:錢江晚報 · 小時新聞記者 俞任飛 孫燕 文 / 攝

(編輯 蘇湘洋)

以上內容由”錢江晚報微信公眾號”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