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但願,這次疫情能讓我們所有人都長記性。

正解局出品

到今天(30日)上午11時,全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7738例,疑似12167例,死亡170例,地域上已經覆蓋到所有省份(包括港澳臺)。

湖北的武漢、鄂州、黃岡、赤壁、仙桃、枝江、潛江等多個城市,更是通過封城這種“斷腕”式的方式,來抗擊疫情。

全國幾乎全部延長春節假期、推遲復工。

這次疫情,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大。

但我們更要問:是什麼造成這場危機?

如果,追溯病源,大部分線索都會指向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尤其是,市場裡的野生動物買賣。

目前華南海鮮市場已經關閉,但實際上,這樣的市場不光在武漢有。

所以,在很大程度上,要拆掉的“炸彈”還很多。

1. 疫情源頭直指華南海鮮市場

找到病毒來源、中間宿主,控制住源頭,是斬斷病毒持續向人群傳播的關鍵一步。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研究,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檢測出大量新型冠狀病毒。

這個市場位於武漢二環線旁,是華中地區最大的生鮮市場。雖然名義上是海鮮市場,其實是個綜合大市場,西區就主要進行野生動物交易,有大量野生動物交易商鋪。

知情人介紹,有“貓狗、活蛇活鱉,各種野雞、土撥鼠都賣,還有梅花鹿、活猴之類的招牌”。

不少還是明碼標價:小活鹿6000元/隻,蜈蚣5元/條,活鴕鳥4000元/隻,活孔雀和活狐貍500/隻……

下面是華南海鮮市場關閉前部分野生動物買賣商鋪,買賣的野生動物五花八門,很多超出人的想象,整體環境更是骯臟不堪。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在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檢測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有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

而且,病毒主要集中在“野味區”(占全部陽性樣本的42.4%)。

離華南海鮮市場八九百米就是漢口火車站。加上恰逢臘月準備年貨,成千上萬的武漢市民到市場采購。

可想而知,這個後果會是什麼樣。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當然,根據著名科學期刊《科學》刊登的論文認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不是唯一的病毒發源地。

但實際上,這次疫情第一個死亡病例,一個61歲的男子,生前就常年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采購貨物。

在1月22日的國新辦發佈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表示,它(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就是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鐘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視采訪時也提到,從各方面的流行病學調查來看,新型冠狀病毒源頭,可能是竹鼠、獾一類的野生動物。

所以,能肯定一點:這次疫情和野生動物脫不瞭幹系。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首批41例確診患者:藍色為沒有接觸過海鮮市場,紅色為接觸過)

2. 不光是肺炎,

艾滋病等大量高危傳染病也來源於野生動物

撇開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談,來源於野生動物的高危病毒可不在少數。

有個說法,人類感染的傳染病有60%以上都來自於野生動物。

下面,簡單舉幾個例子。

1.埃博拉病毒

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把生物性危害劃分為4級。

其中,危害性最高的是第4級,而且至今還沒有發現任何有效的疫苗或治療方法。

埃博拉病毒正屬於這一等級。

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剛果埃博拉河附近的一個部落第一次爆發。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埃博拉病毒致死率高達90%,僅2013-2016年,在西非爆發的一輪疫情,就造成上萬人死亡。

現有證據顯示,果蝠是埃博拉病毒的一個宿主。

這種致命性病毒到底是怎麼傳播到人身上的?現在還沒完全搞清楚。

一種觀點認為,就是因為非洲人有吃蝙蝠的習慣。

有調查,喀麥隆人80%的肉食都來自野生動物。其中,主要是黑猩猩、猴子、老鼠、鹿、蝙蝠等。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加蓬的一個蝙蝠肉加工檔,來源:ibtimes.co.uk)

2.艾滋病毒

根據聯合國報告,到2018年,全世界共有3790萬艾滋病患者,全世界死於艾滋病的人超過1200萬。

2018年一年,就有大約170萬人感染艾滋病毒,77萬人死於艾滋病。

中國在1985年發現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根據國傢衛健委信息,到2019年10月底,全國艾滋病感染者達到95.8萬人。

讓人最擔心的是,在過去幾年,新診斷感染艾滋病的大學生人數,年增長率高到30%-50%。

艾滋病最初是怎麼來的?

艾滋病毒最早出現在非洲黑猩猩的身上。

一種常見的觀點認為,非洲人在捕食黑猩猩時,不小心感染瞭帶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從而讓艾滋病毒進入瞭人類體內。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艾滋病毒,來源:wikipedia)

3.非典病毒

下面再簡單說下,2003年那次非典。

我們現在還記憶猶新的非典病毒,生物性危害等級是第3級,致死率在7%-15%。

非典病毒2002年11月在廣東首次發現,隨後很快蔓延到東南亞和全球。

非典一共感染8000多人,導致770多人死亡。

研究者們很快在廣東野生動物交易市場上的果子貍體內發現瞭和非典基因類似的病毒。

後來,2017年,病毒學傢又在雲南一個洞穴中發現瞭一個菊頭蝠種群,在它們體內的病毒毒株中找到瞭非典病毒的全部基因組組分。

有推測,人感染上非典病毒,很可能是因為蝙蝠感染瞭果子貍,而人吃下帶有非典病毒的果子貍。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2003年5月,不少人選擇離開非典肆虐的北京,來源:youth.cn)

3. 都是人自己招惹的

當然,這些傳染病,不是野生動物主動傳給人的。

幾乎可以說,是人自己招惹的。

老話說,病從口入,放在這些惡性病毒上來說一點不為過。

因為虛榮心作怪,或者對進補的盲目追捧,吃野味在中國一直都很流行。

且不說全國那些大大小小的野味館,就是在某一個面向大眾的傢常菜譜網站,都能搜出來十幾道關於蛇的菜譜。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而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用“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為關鍵詞,能搜出2000多篇文書。

可想而知,現實中,關於野生動物的買賣有多麼猖獗。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新聞媒體曝光的案例更多。

去年,黑龍江齊齊哈爾市破獲“9·3非法收售販運野生鳥類”特大案件。

當地公安接到舉報,查訪後發現,那是一個龐大的獵捕、收購、販運、銷售野生動物犯罪網絡。

偷獵者主要在大慶市偷獵野生動物。

而收貨地卻是千裡之外的湖北武漢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

最終,警方繳獲野生動物19442隻。其中,就有國傢二級保護鳥類雀鷹1隻、角1隻,其他還有綠頭鴨、斑嘴鴨等一般野生動物23種,涉案野生動物總價值高達1000萬元。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一起被破獲的野生動物販賣案件)

2018年,江西破獲歷史上最大的販賣野生動物案,涉及全國15個省市區、江西11個地市30多個縣。

甚至,有野生動物保護管理部門工作人員,開具運輸證明文件,充當保護傘,為犯罪活動提供便利。

案件涉及省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17000多隻,國傢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42隻,國傢一級重點野生保護動物制品一批。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現實中,還有很多人隻是“兼職”做著非法捕獵的生意,往往很難打擊。

比如,每年春秋季,候鳥遷徙,就有不少人非法捕鳥。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最近,全國各地都在對野生動物交易進行查處。

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次疫情重災區的湖北竟然還存在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情況。

根據報道,1月28日,湖北咸寧崇陽縣林業局野生動物保護站執法巡查中,在港口鄉一地下非法野生動物經銷點,現場收繳麂活體1隻、死體1隻、皮9張,鼬獾活體1隻,黃鼠狼皮1張。

而類似的情況,在全國多個省市也存在。

武漢疫情另一面:全國還有多少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回到文章的主題。

野生動物身上帶有的病毒,本來就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因為人吃瞭野生動物,最終引禍上身(這些病毒和野生動物宿主往往可以共處)。

加上現代社會的高流動性,病毒隨著人流,經過高速公路、高鐵、飛機,傳播到城市、鄉村和世界各個國傢。

因為口腹之快,最終,動物反噬人類。

所以,這次武漢爆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後,中科院、清華、北大的19名院士學者聯名呼籲,杜絕野生動物非法食用和交易,從源頭控制重大公共健康危機。

但病毒一旦傳播到人類,往往是極難消滅的。在實踐中,人類隻消滅瞭一種病毒:天花。

非典期間,也一度停止瞭野生動物交易。但這次疫情警示我們,暫時停止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要關閉的不光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交易商鋪,還有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野生動物買賣市場、攤點。

而且,應該永久性關閉。

加繆在《鼠疫》中說:人類能在這場鼠疫和生活的賭博中贏得的全部東西,就是知識和記憶。

但願,這次疫情能讓我們所有人都長記性。

正解局,一個有見識、有深度、有誠意的時勢財經大號。在這裡,穿透信息的迷霧,在這裡,發現真實的中國。局長是各種報告愛好者,收集瞭上千份各行業報告,關註正解局回復關鍵詞“行業”,可獲得多行業最新報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