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2020年,最早的一批90後已經進入30而立瞭,最早的一批80後已經進入不惑之年瞭。

據有關資料顯示,到2050前後中國老年人口將達到4.8億的峰值,占總人口的34.9%。對比全球的人口數量,到2050年全世界每4個老人就有一個生活在中國。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意味著30年之後,一個青壯年要養活兩個沒有勞動力的人(一個老人,一個未成年的人)

我們很多專傢也都研究討論過,英國、美國等國傢針對養老的制度,看看能不能借鑒一下,來緩解我們的老齡化問題。

而專傢認為實際上我們現在從歐美引進的各種養老房產、養老制度等等,在我國其實很難能成功。

但是如今我們的開放二胎政策卻是最好的方式。

然後我們如果延遲退休,也將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其實有很多老年人,他們身體健康,他們積累瞭幾十年的生活工作經驗,他們對社會其實是非常有價值的人群。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老年人依然可以工作啊,比如教師職業,雖然老年教師退休瞭,但是他們依然可以繼續教學,他們有更豐富的教學經驗,他們可以給更多的年輕教師提供專業的經驗幫助。

其實老年人養老問題是一個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問題。

或許給老年人提供一些適合他們的工作崗位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當然還有些老年,積累瞭一生財富,然後把自己的房子賣掉,然後去周遊世界(在美國就有一位老年人,把自己的房產賣掉,在海上遊艇生活)。

在意大利有些老年人,是把自己在大城市的房子賣掉,然後去西班牙等地的小城鎮或者海邊小漁村、小城市,買一套小房子安享晚年,而且小地方的消費水平也相對比大城市的消費水平低很多。

那麼我們中國的老齡化到底有多嚴峻呢?我們現在的養老問題是什麼呢?

老齡化,法國115年加倍時間,英國47年加倍時間,日本24年加倍時間,中國將是26年加倍時間。

實際上法國在1979年到瞭這個老齡化之後,馬上又落下去瞭,實際上他又用瞭很多年才又回到一個加倍時間,他這個也比我們早出30多年。

2018年我們65歲以上老年人的增長率是0.8%。2017年是0.5%,2016年是0.4%按照這個速度的話,我們隻需要34年就到達瞭老齡化加倍時間。我們也就是在二十年、二十一年左右的時間,進入老齡化社會。

它的程度要超過日本,那在這個問題上的時候,我們首先要意識到在我們中國社會中準備老齡化的社會老年服務的時間,我們是非常倉促的,和西方國傢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相比。

我們的老齡化過程來的太突然,來得太快。第一個2019年的時候已經到瞭11.9%就是12%的水平,還有兩個百分點就達到瞭,所以呢,我們做一個,比較大膽的預測,我們的老齡化的加倍時間將超過聯合國人口基金,2012年的預測。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這個所以在時間上我們要認識到我們面臨的養老的這個事業的艱巨性。第二個呢就是政府,做出瞭一系列的安排,到現在來看這些安排,可能還是趕不上我們這個老齡化速度這麼快的,這個速度,為什麼呢,就是城市老人的9064規劃,農村老人還是百分之百要在傢裡養養老瞭。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在城裡的人期望的就是政府,比如上海市的政府,希望90%的老人在傢裡有孩子養老6%的老年人能夠得到一定程度的社區養老關懷4%的老年人住在養老機構。

那現在呢,第二個研究,如果第一個研究的是老年人視覺化的研究,那第二個研究就是我們養老院的基本情況研究。就是傢庭養老面臨的問題,70%的中大城市呢?是空巢傢庭這個率非常高,1600萬的留守的老人在農村留守的老人。

然後還有4000萬的是能老人這個是能老人的,他是有一個程度問題,有的是輕度失能比如說耳聾,有的是徹底的失能是不一樣,完全失能老人,人民大學的一個人口學傢算過大概也有四五百萬的樣子。

那我們這些在這種嚴重重負之下,我們期待要有社會化的,否則的話,傢裡的養老實際上太難瞭,清華大學法學院有個教授自己72歲還要照顧將近100歲的兩個父母。他已經是老人瞭,再讓他去照顧像100歲的老年人,確實非常難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們呼喚機構養老的出現和對傢庭養老的支持。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然後機構養老,現在是什麼問題呢?就是我們大多數機構養老機構,它不接受失能老人或者沒有接受失能老人的條件。

全國清華用瞭養老網調查的數據,看去養老網的數據相當於國傢民政年鑒的統計的養老機構裡的90%所以數據是可信的。那在這裡呢,能夠做失能老人長期照料的床位不到100萬張也就是80多萬。

那更重要的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下一步我們養老機構,養老事業要特別做好的就是要把養老機構變成醫保定點單位。

但清華研究發現,隻有不到5%的養老機構屬於醫保定點單位,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我住在養老院裡之後。我能不能報銷啊?假如不能報銷,這件事情就會阻止很多很多的中國老年人能夠轉到養老院。還有一個問題,實際上需求是非常大的,這是清華和概率圖調查公司做的另外一個研究,就是去問老人,你想不想以後搬到養老院生活,99%的農民說我不會去搬的。因為我搬去之後別人會笑我,因為在中國人看來這是孩子不孝。

城市的老年人,75%老年人回答是我也不會去,但是一旦把這個題目改成,假如你有身心需要的時候,生活需要的時候,你會不會搬到養老院,比例一下子就上升瞭,將近一半,如果我們將近一半的老年人在表示自己在需要的時候需要搬到養老院,而我們的養老院現在又不能夠夠提供長期照料的功能。那就養老我們中國養老的這個現在這事業就面臨一個非常嚴峻的局面。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所以呢,我我們梳理一下歷史為什麼是這樣的那這個呢,是跟中國就是就是發展速度快和老齡化速度太快是有是有必然的關系的。就是在50年代的時候,我們在農村普遍建立瞭敬老院,敬老院收留的這個標準是無子女的老年人。和殘疾的老年人。一張床,三頓飯,而並不是照料。

城市的養老院,就是社會福利院,是針對的三無老人,這出臺的政策是82年,還是一張床,三頓飯。那在最後雖然後來又不斷地出臺瞭新的政策,但是我們國傢養老院制度的長期照料功能,沒有一個硬性的規定。這是期待而不是規定。

那在這種情況之下呢,我們發現的就是養老的,就是老齡化的速度太快,他很快就把政策的制定的時間超過瞭,以至於我們的養老機構的嚴重的缺乏護理的功能。我們現在面臨的困境,也就是這種灰暗,這種負面。其實老齡化過程可以變成積極的。

所以清華大學做的四個積極老齡化的模式研究。第一個研究就是剛才已經介紹的,就是和哈佛大學、中南大學在科技部支持下,最後在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成立16年的研究,是幸福守門人研究。

幸福守門人研究已經在今年進入瞭國傢衛建委全國老年人心理關愛項目,這個項目模式被列入瞭一個心理危機幹預手段之一。在全國選擇瞭1600個城市社區,300多個農村社區去做這種模式的推廣,模式是科學的一個工具吧,就第一個我們使用瞭孤獨量表,第二個使用瞭一抑鬱量表,第三個使用瞭身心健康量表就是世界上通行的一個叫雙峰字。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然後做一個社會支持量表。走到每一個村子,用這量表做心理危機的篩查,完瞭之後,發現實際上大多數農村老人是處在第一個危險就是孤獨而不是嚴重的抑鬱,這是孤獨是普遍性的。在每一個村子大多數人是健康的,一部分人是零界點的,幾個人是需要治療的啊,需要特殊的關愛的。所以呢,為瞭防止大多數健康的走入臨界點的人群,為瞭防止從零界點的人群走入高危的人群。

便設計瞭一個幸福守門人的金字塔模式。也就是說,在每個地區都有一個監管農村老人幫助農村老人的,就是精神科大夫,但劃片精神科大夫,然而需要地方官員配合起來,動員鄉村醫生,在底下做社區積極分子,然後也隊員社工一部分民間的心理咨詢師能夠走到農村。

在這個過程中呢,總結出來瞭幾個模式,和一個基本原則,就是要防止老年人的心理的危機。我們需要做到第一個老年人之間能夠互動,第二個他能開始互助,第三個他可以做到情感的互助。關於互惠互助是一個傳統人類學的一個非常古老的命題,因為我們人類社會在進入市場經濟之前。所有的物質交換。都是通過互助互惠形式完成的。

所以這是一個人類非常古老的一個美德,要在這裡要重新豎起來,以便建立,一個叫社區的親和力,親和力是有感情的合力,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模式。在第二個模式,就是講到時間銀行模式,時間銀行模式並不是我們發明的,而是在這個研究中,突然很多城市,有30多個城市都宣稱自己成立瞭時間銀行,時間銀行就是老年互助互惠的時間。

我國人口面向急速老齡化,如何解決?又該如何養老?看專傢怎麼說

歷史上時間銀行是美國的一個律師叫愛德華科恩,他在80年代初期到自己住的社區的很多的黑人失業,他在問他說那他們怎麼生活呢?他發現治理失業的包括有律師、護士、理發師、幼教師都失業瞭,然後他就在琢磨怎麼把這些人組織起來?他就想到勞動與時間的交換,便有瞭時間美元的概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