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越是處在普遍疲軟的經濟大勢下,拍賣場上的不確定性就越大,2019年更是如此。

在早就被斷言不被看好的2019年二級市場中,伴隨而來亦有巨大的人事變動和內部調整帶來的拍賣行業新格局,與此同時,遊移中西方文化抱負和市場理念中不確定的買方訴求,更是給拍賣行帶來挑戰。

2019年中國書畫板塊並未有超乎想象的成績,甚至是在持續下行中,總體上秋拍的成績明顯好於春拍。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趙孟頫 《致郭右之二帖卷》 成交價:2.67375億元 中國嘉德2019年秋拍

在一個系統之內,頭部品牌吸引的註意力能夠占據40%以上,對於拍賣行來說,這個份額可能會高達60%以上。中國嘉德2019年秋拍中國書畫板塊總成交15.9億元,大觀·近現代及古代之夜123件作品斬獲12.86億,並且高估價作品全部成交。在市場疲軟時期,趙孟頫依然突破壓力高價成交,成功創造其作品最高價紀錄。

同樣,這樣一個價格,也被行傢認為是低於正常市場水準的價格,現場買傢咬緊牙關的競拍也是當下市場中心態的證明。將近80分鐘的拍賣、20萬元的競價階梯也是前所未有的糾結,市場中有資金,但在不確定中,雖然不想讓步,但遺憾止步。這個創紀錄的價格閃耀的背後,長持亦會有更好的空間。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王蒙 《芝蘭室圖》 成交價:1.4606億元 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

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元四傢之一的王蒙作品上,北京保利古代書畫資深專傢李雪松在拍後總結中認為,有些遺憾,就像是兩年前拍賣趙孟頫2.09億元的《心經》時一樣。

本季北京保利秋拍中,王蒙《芝蘭室圖》1.4606億元成交,雖突破億元,但未及王蒙作品的美術史價值。李雪松說:“王蒙的作品,總覺得還有一些遺憾,有可能是第一個做市場培育的會相對艱難一些。元四傢石渠寶笈著錄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幾乎是幾十年從來沒有出現過,最近的一次也是這一件1982年在蘇富比拍賣的。要知道一位元四傢的典型重要作品,應該遠超過明代或者清代宮廷繪畫,但是現在市場的價格差距並沒有顯現出來。”

此起彼伏中,李可染、潘天壽連莊不下

歷來中國書畫部分畫傢此起彼伏占據市場高點,但近幾年來的領軍藝術傢一直都是潘天壽和李可染。潘天壽和李可染兩位近現代書畫名傢均是在2015年之時創造瞭個人最高價紀錄,《井岡山》和2.79億元《鷹石山花圖》在當時完全改變瞭的市場成交額和結構。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潘天壽 《初晴》 成交價:2.0585億元 中國嘉德2019年秋拍

2019年度潘天壽憑借2.0585億的《初晴》再度成為熱門畫傢,縱觀其作品上拍高價,都是在2017-2019年間所創造,亦可以被成為是高成交額的保證。

先是在2017年春拍中,潘天壽《耕罷》1.5893億成交,2018年秋拍中《無限風光》2.875億成交,超高價格的潘天壽從來沒讓市場失望過。2.0585億的《初晴》再度創造出個人成交第三的好價格。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李可染 《萬水千山》 成交價:2.07億元 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

李可染亦是如此,2019年正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紅色題材的作品再度迎來市場生機,據雅昌藝術網數據統計,本年度李可染作品共計上拍652件,成交264件,總成交額超過10億元。首次在拍賣市場中現身的李可染《萬水千山》2.07億元的成交價,挺進李可染個人作品第二高價之列。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創作中的李可染(1907-1989年)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李可染 《漓江天下景》 成交價:8625萬元 北京榮寶2019年秋拍

作為新中國繪畫的代表藝術傢,李可染作品早在20年前就已經創造高價瞭,1999年中國嘉德拍賣會上,李可染的《萬山紅遍》(2.8平尺)一舉奪魁,成交價高達407萬元,創造瞭當時李可染作品拍賣的最高價位,也創造瞭中國畫單平尺最高價位紀錄。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張大千 《伊吾閭瑞雪圖》 成交價: 1.626億港幣 香港蘇富比2019春拍

此外,張大千作為拍場中的常客,2019年度有1件超過億元成交的作品,早年海外的經歷以及晚年藝術風格的變化使得張大千成為國際市場的硬通貨,本季兩件最貴張大千作品均誕生在香港,這也直接保證瞭香港市場在中國書畫板塊的競爭力。

理性對待“生意貨”的暫時低谷

在2019年度中國書畫板塊,另外一個明顯的現象是所謂的“生意貨”出現瞭成交低谷,其實早在兩年前就開始出現瞭這樣的苗頭,拍賣行也在敏感的捕捉到這樣的變化,自覺縮減瞭“生意貨”的上拍數量,這直接提高瞭中國書畫在2019年的高成交率。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潘天壽 《午睡》 成交價:2932.5萬元 中國嘉德2019年春拍 被一位非常有情懷的藏傢抱回傢

“生意貨”必然是在市場高速發展中有生存,快速換手變現,有人說這是“生意貨”的宿命,但是隨著這兩年市場的調整,早年間不斷被換手的作品面臨著難成交的局面。尤為值得關註的是,新入場的買傢並不是一般的“接盤俠”,較之於他們之前的藏傢,這批新藏傢更加具有藝術鑒賞性和專業團隊的訴求,他們進場不僅帶著資金,更帶著智囊團和自我的藝術審美,對於一些作品內容有準則。

這些被稱為“生意貨”的作品,價格多集中在千萬元級別,這在中國近現代書畫中表現更為明顯。

例如在本年度拍賣中持續拋出藏品的山東某大型企業,其藏品的出手價格甚至不及當年購入的二分之一。這也是藝術品作為投資屬性的一個重要表現,當持有方面臨著資金壓力時,選擇出手也是合理現象。與此同時,這對於買傢也是不錯的入手機會。

但好作品好價格,在當下環境中依然成立。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吳冠中 《獅子林》 成交價:1.4375億元 中國嘉德2019年春拍

例如中國嘉德2019年春拍中,吳冠中《獅子林》是第二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中,最終是以1.4375億元的價格成交,稍稍高出此前的價格,這對於高價拍品而言,已屬不易,尤其是在當下。

復盤2019拍賣 | 中國書畫:不確定時期暫回“3G”

董誥 《萬有同春》 成交價:5807.5萬元 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

古代書畫板塊的董誥作品亦是如此,其《萬有同春》是第三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中,首次是在2007年是以770萬元的價格成交,市場最高點之時2011年是以3910萬元成交,而在2019年度則是以5807萬元的高價成交。

無論如何,古代書畫和近現代書畫在此起彼伏的調整中,作為成熟且穩定的板塊,不乏有驚喜出現,並且美術史價值和市場價格正在逐步的走向一致,但作為中國書畫板塊中的第三個組成部分,當代書畫在2019年度拍賣中依然不容客觀,無論是從結構組成和成績上都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學術和市場都需要一番調整的必然。

(此處已添加圈子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