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說到宋朝女文人,多半大傢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兩宋交替之際的李清照。李清照成長於北宋,傢庭優渥,婚姻美滿,晚年卻經歷瞭北宋末年的戰亂,深受其苦,丈夫病死,詞風也突變,從天真爛漫的少女變成瞭滿腹憂愁的閨婦。而在宋詞史上有這樣一位女詞人,其人才不輸李清照,命卻比李清照更淒涼。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朱淑真

她就是南宋著名女詞人——朱淑真

朱淑真,一說浙江杭州人,一說海寧人。朱淑真生活在羸弱的南宋時代。當時的宋朝一直被北方的遊牧民族打壓,版圖不斷變小,再加上宋朝朱熹等人的儒學主張,導致瞭宋朝女性的地位十分不濟。而朱淑真就成長在這樣一個環境,而這個環境也造就瞭其悲慘的下場。

墻外楊柳,依昔少年時——優渥富足的少女時代

“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 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

這首詞是朱淑真在閑暇之餘而做,大概的的意思就是在說自己羨慕著墻外楊柳,隨風飄蕩,跟著春天的步伐起舞,自己想換做楊柳把春天留住,卻也無可奈何,春天還是悄無聲息地走瞭。總的來說這是朱淑真長在深閨無人知,寂寥無人的時候,想出去遊玩卻又不可去的無奈彷徨之感。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李清照

這今天的杭州,北宋的時候叫錢塘,南宋的時候叫臨安。就是東坡“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那個錢塘;也是放翁兄“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的那個臨安。

話說這臨安城城南有一處大宅子,這宅子跟園林一樣繁華秀麗。這宅子坐落在這臨安城的位置也是極好的,整個宅子分為東西二園,這東園有桂堂、水閣;這西園則有雪霽、依綠亭等勝景。這宅子的主人姓朱,而這朱傢老爺有一個女兒。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這女兒叫做朱淑真,還未長成便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瞭。朱傢世代為官,朱淑真父親時任臨安知府,也算得上是大戶人傢,而朱傢女兒淑真更是從小就寵愛萬千,生活過得十分充實。

雖說南宋女人地位比較底下,但是這朱傢對朱淑真的教育那倒是沒有落下,朱淑真也是自小對詩書琴畫就十分感興趣,微涼待月畫樓西,風遞荷香拂面吹。獨自憑欄無個事,水風涼處讀殘書。十四五歲的時候,朱淑真已經通詩詞,工書畫,曉音律,還幫著父親朱延齡收拾古董清玩。

園中鶯燕,逃出不得時——肝腸寸斷的愛情

山亭水榭秋方半。鳳幃寂寞無人伴。愁悶一番新。雙蛾隻舊顰。 起來臨繡戶。時有疏螢度。我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這時候的朱淑真還是懵懂少女,每日在園中活蹦亂跳,歡快地玩耍,春天到瞭,她也開始有瞭自己的少年郎。史書中並未清晰地說明朱淑真喜歡上的這個人是誰,朱淑真也未在自己的作品中有所指明,但是從其詩詞中可以看出那段感情十分真摯感人。

溫暖的陽光,和煦的春風,輕輕地撫弄著楊柳;滿園的鮮花,幽靜的小徑,飄逸著芬芳的花香,春日的景色是多麼迷人,愛情的味道是多麼的青春。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朱淑真年少時便有瞭自己心愛的戀人,無奈時事所造,不久戀人便離她遠去,從此她人雖在傢中,但心卻到萬裡之外。

宋朝整個的社會大環境,導致瞭朱淑真悲劇的愛情。可能大多數人會以為宋朝女人地位地底下,確實也是這樣,但是宋朝的女人卻比唐朝的地位還要更高。甚至南宋可能是世界上最早提出“男女平等”觀念的朝代。南宋人袁采在其著作《世范》中指出:孤女寡婦,安全居處、男女本應平等對待、婦人年老宜善待等章節有大量關愛女性進步的觀點與主張。

話雖如此,但朱淑真依舊未能從時代的局限性中逃出。

雲霧籠罩著華麗的小樓,樓中的朱淑貞,回首早日的歡樂,止不住思緒萬千,那天午睡醒來,從窗外傳來黃茸的婉嗒叫聲,是那樣好聽,這鳥兒不知是在綠楊影中,是在海棠旁邊,還是在紅杏枝頭呢?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南宋時期中國地圖

她努力追尋那鳥的叫聲,忽然想起當年也是在這個時節,這樣的環境,兩情相悅,那鳥兒也叫個不停,當年多麼高興,還說道:“鶯鶯燕燕休相笑,試與單棲各相知。”漸漸地一縷離愁隨著那鳥叫聲不斷地飄入窗中,充滿瞭小樓,將朱淑貞全身裹緊,浸透瞭她的心。

又是一年過去瞭,朱淑貞的思念愈來愈深,想起離鄉背井,遠在天涯的戀人,她看到的一切都使她愁腸寸斷,她千方百計設法擺脫這種苦惱,十二闌幹閑倚遍,可愁來天不管。離愁逐漸加深,先還是危樓十二闌幹曲,一曲闌幹一曲愁,後來便是:萬景入簾吹不卷,一般心做百般愁,鳴窗夜聽芭蕉雨,一葉中藏瓦斜愁。從一曲愁到百般愁到萬斜愁,那是傾心吐盡重重恨,入眼翻成字字愁。

朱淑貞對戀人已是由思念到離愁到怨恨。 又到瞭斜風細雨作春寒的時候,朱淑貞借酒澆愁,在園中獨自飲酒,但情不自禁又想到瞭過去歡樂的場面,她漸漸地不勝酒力,依著桌兒睡去,突然她見到瞭自己朝思暮想的戀人在水雲相接的地方,兩個人相見瞭,太高興瞭,兩個人都默默無言,就在將要擁抱的剎那,她無奈地醒過來,她懊惱惆悵,她明白天易見,見伊難。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海棠下棋圖

風吟月白,閨中怨婦——悲慘的婚姻生活

“獨倚闌幹晝日長。紛紛蜂蝶鬥輕狂。一天飛絮東風惡,滿路桃花春水香。當此際,意偏長。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鍾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與海棠。”

公元1155年,這時朱淑貞已經二十出頭瞭。 中國歷朝歷代都流行早婚,過瞭二十歲還沒有出嫁就是老姑娘瞭,他父親本就是官場人,逼著朱淑貞嫁給瞭自己同行的紹興知府汪綱。

汪綱這個人,那就是五大三粗的莽漢,“知府”官銜還是因為祖上有功才謀得的。其人比較粗鄙,不懂詩詞,更不懂朱淑真的心意。

朱淑真父親將其草率地與一個俗吏結婚。朱淑真也隻能奉媒妁之言,遵父母之命,嫁給這個自己從未見過的小吏。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剛開始她還對丈夫抱著很大的希望,希望丈夫心懷大志,她多次寫詩勉勵他:“美噗莫辭雕作器,涓流終見積成淵。鴻鴿羽儀當養就,飛騰早晚看沖天。”可惜她丈夫毫無大志,一事鉆營,搜括錢財,開始是在吳越荊楚間輾轉做官,朱淑貞也還是間關相隨,但已漸漸地流露出不耐的情緒,這種感情流露在她的《春日懷淚》詩中: 從官東西不自由,親幃千裡河長流; 無鴻雁傳傢信,更被杜鵑送客愁。 月落鳥歌空美景,花光柳影漫盈眸; 高樓惆悵憑欄久,心逐白雲南向浮。

朱淑貞也曾自責,覺得自己一個女子成天舞文弄墨,詠月吟風,不是本色,應該好好地操持傢務,服侍丈夫。但她的丈夫確實令她傷心,一種惰性已經在他做官期間慢慢地侵入他的肌膚,使他感到無所事事非常舒服,他公事之餘就整天泡在妓院中鬼混。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古人狎妓圖

宋代的妓女大致分為四類:

一是官妓,由官府直接控制,包括北宋時期教坊中的藝妓和各州縣府管理的營妓。有的以娛樂服務為主,有的以性服務為主。

二是聲妓,由官僚和富豪們私人擁有,她們以技藝或者色相為主人及其朋友服務。

三是藝妓,主要以技藝為觀眾服務,有時也承擔一些官差。也有一些藝妓附帶從事性服務。

四是商妓,純商業,主要出現在酒樓,有的以陪酒為主,有的以賣淫為主。不過,這兩者之間,有時也很難加以區別。

宋代官吏的狎妓之風雖然沒有唐朝那麼風靡,但是依舊保留瞭很大一部分。而且宋代妓女跟宋詞之間的關系十分緊密,特別是宋詞中的婉約派,以柳永為最知名。柳永的詞出名之一就是妓女的大量傳播,而這些妓女不僅給柳永帶來瞭名氣,而且給自己帶來瞭不得的收入。當時京師的歌妓圈便流傳著:“不願君王召,願得柳七叫;不願千黃金,願得柳七心;不願神仙見,願識柳七面。”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鴛鴦戲水圖

朱淑貞的丈夫狎妓十分頻繁,雖然隻是個小官吏,但他主要是混在商妓之中,甚至曾經將歌妓帶回傢中,朱淑真看到這種情況,臉那是煞白,卻也無可奈何。

一天,她丈夫又醉酒回傢,把臥房吐得滿地污穢,像一隻滿身污泥的豬躺在床上。後來他丈夫竟還動手打她,她太傷心,她無法忍受,她隻得與她的丈夫分離。“ 鷗鴛鴛鴦作一池,須知羽翼不相宜; 東君不與花為主,何以休生連理枝。” 朱淑真雖不能多言,但是還能用詩句來表達她的血淚心酸。

音詞書畫堪稱一絕,《斷腸詞集》遺留後世

朱淑真是南宋有名的才女,她的詩詞足可與李清照媲美,共同輝耀宋代的文壇。而且她遺留下來的作品十分豐盛,遠超李清照,成為唐宋以來留存詩詞最多的女文人之一。而且在音律書畫方面,朱淑真也是十分難得的人才,明代著名杜瓊誇贊其畫的《梅竹圖》:“觀其筆意詞語皆清婉,……誠閨中之秀,女流之傑者也。”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當時宰相曾懷的妻子魏氏正寓居在臨安,也過著孤獨的日子,善於作詞,聽聞瞭朱淑真的才氣,便甘願折節下交,寫瞭一封書信邀請朱淑貞來臨安。兩人常常吟詩填詞,盛筵歡笑,歌舞助興,朱淑真成為瞭座上客,也交往瞭一些官宦夫人,生活過得多彩多姿,但總丟不開那一份失落的情緒,她寫道: 占盡京華第一春,清歌妙舞實超群; 隻愁到曉人星散,化作巫山一段雲。

臨安城的境遇拓寬瞭朱淑真的生活視野,在這一時期的生活中她遇到瞭自己稱心如意的人,彷如枯木逢春,她重放生活的光彩。

在含煙帶露的黃梅季節,她來到湖上與戀人相見,一塊遊玩;在朦漾的細雨中,兩人攜手漫步欣賞著湖中的荷花,他們來到瞭極其僻靜的去處,坐下來,竊竊私語,相親相愛。這一次她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愛情烈火,她不顧一切地奔向瞭愛情的方向,她以為自己可以不顧一切。無奈這個朝代不允許,她在臨安的這段生活被時人描述為“桑淄之行”,更有人把她叫做“泆(dié)女”。泆即淫蕩之意。

這時她格外愛惜美好的春光,她希望那樓外千條萬縷的垂楊,系住春光,即使是春一定要歸去,留不住的話,也要因風隨春去看看春到底歸到什麼地方去,可是春一定會離去的,待到春深,綠滿山川,在瀟瀟的雨水中,聽那杜鵑的哀鳴,這時把酒問春,春是不會回答瞭,給人留下的是淒然,茫然,當時朱淑貞沉浸在濃濃的戀情中,對人生的短促,青春易逝感嘆不己。

朱淑貞正沉浸在晚到的愛情中,甚至忘瞭自己是要回臨安的娘傢的。等她回傢以後她的父母認為女兒丟掉瞭傢庭的臉面,把她寫下的詩詞一把燒掉,今天留傳下來的,已百不存一,時後宋人魏仲恭十分憐惜賞識朱淑真,便把她的詞輯錄起來,叫做《斷腸集》。斷腸有意人無情,任是無情也動人。

笑說朱淑真:才比李清照的南宋才女,最後卻給自己寫瞭斷腸詞!

回到娘傢以後,他徹底跟原丈夫決裂。但是她卻十分開心,她盼著心上人能尋來,無奈流言蜚語斷瞭她的念想。她漸漸老瞭,日益感到人事的無常和空虛。時人記載朱淑貞每到春時,下幃跌坐,人詢之,則雲:我不忍見春光也。蓋斷腸人也。

她在《減字木蘭花,春怨》中寫道: 獨行獨坐,獨唱獨酌還獨臥。佇立傷神,無奈春寒著摸人。此情誰見,淚說殘妝無一半。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最後她在傷心、寂寞中死去,公元1180年,一帶才女朱淑真離開瞭這個對她不好的世界,解脫也好,人不待我我走也好?


(感謝閱讀,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參考文獻:

《宋詞選集》

《斷腸集》

《南宋才女朱淑真傳奇的一生》

《薄命才女多斷腸》

《朱淑真詩詞選解讀》

百度百科/維基百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