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村莊解釋瞭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

阿富汗喀佈爾省穆薩希區一小群男人和孩子們正站在河邊,他們很快就厭煩瞭。所有人都盯著眼前的裝置:一個小水泵,盡管他們盡瞭最大努力,卻打不開。

一個年輕人推著齒輪,拉著發動機,一直盯著從死氣沉沉的泵裡伸出的管子,試圖啟動它,但河水仍然平靜。這臺泵是一位在德國呆瞭20年的親戚送過來的,根本不起作用。

一個村莊解釋瞭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故事,發生在喀佈爾省的穆薩希區,距離首都南部30公裡,那裡很多東西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發揮作用瞭。就像穆薩希的水泵一樣,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區也沒有運轉,至少在主要城市之外。

即使新當選的總統阿什拉夫·加尼盡力改善現狀,他也很難阻止塔利班。

以美國為首的入侵阿富汗18年後,首都喀佈爾經歷瞭幾次變革。這座城市現在到處都是高樓大廈,高樓大廈佈滿瞭天際線,道路正在緩慢鋪設,新翻修的時代紀念碑也已一去不復返。

一個新興的小階層也推動瞭西式咖啡店的緩慢發展,咖啡店裡有1美元的拿鐵咖啡,而阿富汗一半以上的人口每天的生活費不到1美元。這場變革的“標志”是豪宅和豪華的婚禮廳——城市精英們展示財富的安全場所和大院。

一個村莊解釋瞭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

然而,離這座城市隻有一小段車程的南部就有一個不同的世界,一個多年貧困和戰爭留下的世界。穆薩希幾十年來一直是喀佈爾省的一部分,但它是該省事實上被塔利班控制的地區之一。

在本周早些時候公佈瞭最近的總統選舉的最終結果之後,這種情況也不會改變。經過5個月的等待,現任總統阿什拉夫·加尼被宣佈為贏傢,而他的主要對手阿卜杜拉·阿卜杜拉拒絕瞭這一結果,並表示他將組建自己的“包容性政府”。

但阿卜杜拉和加尼都在穆薩希這樣的農村地區輸瞭。

在去年秋天的總統選舉中,當這個城市的政治精英們慶祝他們對阿富汗民主的看法時,穆薩希的人民完全被排斥在政治進程之外。

每晚都有塔利班檢查站,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前往首都,意味著沒有一名候選人來到喀佈爾的一個地區參加競選。

在選舉日,塔利班襲擊的真正威脅意味著投票站仍然關閉。

一個村莊解釋瞭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

穆薩希是阿富汗問題的典型例子

穆薩希身上到處都寫著美國支持的政府失敗的跡象,許多居民對國傢領導層表示不滿。許多人也支持塔利班。

在穆薩希,2001年後由美國及其盟國創建和訓練的阿富汗國民軍士兵被無視。士兵們知道這是一個塔利班國傢,他們可能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這個國傢。他們中很少有人出現在星期五的祈禱中,當他們出現時,他們看起來既不安全又緊張。

一位居民說:“他們隻是想盡快離開,他們知道沒人想見他們。”

幾名接受采訪的居民抱怨當地政府官員腐敗,稱他們支持塔利班,因為與政府官員不同,塔利班實際上完成瞭任務。例如,長期的傢族紛爭能夠在塔利班法庭上得到解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人說:“這是(塔利班的)法庭。他們控制著這裡”。

阿富汗的許多農村地區已經被塔利班完全控制或受到塔利班的影響。據各種估計,全國有一半以上的地區是由他們爭奪或控制的。

正如最近發表的《阿富汗文件》所揭示的那樣,這一現實在華盛頓和喀佈爾基本上都被忽視瞭。相反,美國政府試圖描繪一幅不同的戰爭圖景,一幅以謊言和虛假事實為主的戰爭圖景。

穆薩希是過去18年裡發生的事情的一個典型例子。

在過去的18年裡,美國向阿富汗投入瞭超過2萬億美元。但在穆薩希能找到的唯一“援助”是一臺上世紀50年代的德國水泵。

穆薩希的農民穆罕默德·阿齊夫說:“沒有任何其他援助。我們這裡有很多問題,特別是在農業方面。但正如你所見,我們必須弄清楚這個泵是如何工作的。很遺憾我們仍然落後,但沒有人對我們的事情感興趣。”

和其他許多阿富汗人一樣,阿齊夫希望與塔利班的和平談判能夠取得成功,以便他和他的村民們能夠把精力完全放在重建傢園上。他強調:“我們可以生活在貧困中,但不能沒有和平。我們不能在晚上自由活動,軍隊和叛亂分子之間總是有戰鬥,我們需要一個符合所有阿富汗人利益的和平協議。”

穆罕默德沙欣住在喀佈爾,但他定期與傢人一起訪問穆薩希,他認為政府將繼續對村民的日常問題漠不關心。

“這是離首都最近的地區。總統府離這裡有15公裡,但是我們這裡在經濟和安全方面有很多問題。政府不在乎。”

穆薩希可能離總統和行政長官居住瞭幾十年的這個省的一部分宮殿隻有一箭之遙,但這裡的人民仍然感到政治上的無助。

一個村莊解釋瞭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

在許多城市居民的心目中,阿富汗農村幾乎不存在

穆薩希隻是眾多例子中的一個。通常,在許多城市居民的心目中,阿富汗農村似乎並不存在。尤其是在喀佈爾,政治精英們一直生活在自己的泡沫中。

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當英國人在19世紀和20世紀試圖接管阿富汗時,他們的君主在喀佈爾統治,而阿富汗人在農村組織抵抗。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城市居民從住房項目和基礎設施中受益,而農村村莊則被蘇聯紅軍從地圖上抹去。

阿什拉夫·加尼政府未能改變這一長期存在的現實。相反,它成為瞭它的一部分,並創造瞭自己的泡沫。他的政府主要由西化的技術官僚組成,他們通常擁有雙重公民身份,甚至不能說當地語言。

這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觀察到。例如,在與塔利班正在進行的和平談判中,許多像穆薩希這樣的阿富汗人歡迎減少任何形式的暴力,並表現出樂觀的態度,而該國大部分城市精英則擔心自己的有利可圖和強大地位。

這也可能是尚未就完成的協議達成一致的主要原因之一,盡管美國和塔利班強調,他們的談判將在本月底結束,並表明協議可能很快簽署。

然而,塔利班、加尼政府和阿富汗其他政治派別之間即將舉行的阿富汗內部對話也必須能夠在阿富汗農村和城市之間建立一座穩定的橋梁。

去年8月,當加尼在喀佈爾新翻修的達爾烏爾阿曼宮慶祝阿富汗獨立100周年時,由中情局支持的阿富汗民兵發動的美國空襲和夜間突襲在該國農村地區急劇增加。

與此同時,叛亂暴力升級,該國大部分地區處於塔利班控制之下。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加尼的整個政府都依賴美國及其盟友的經濟和軍事援助。

對許多阿富汗人來說,在這種情況下慶祝所謂的獨立似乎不合常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