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清末,隨著東北政治、經濟面貌發的改變,大量的勞動力湧向東北捕殺早獺,並且接觸、食用染疫早獺,使原本在動物界內部的鼠疫傳染至人間,造成人間肺鼠疫的流行,最終釀成近代歷史上一大浩劫,奪走瞭數萬人的生命。為瞭加強對獵獺的管理,黑龍江省於1911年6月頒佈瞭“禁捕早獺懲罰簡章”。

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規定:(一)凡有攜帶獵獺器具入山者,人則勒令改業,器物入官;(二)凡有車輛拉運獵獺工人入山者,一經查有實據,車馬扣留入官,獵工車夫酌予罰辦;(三)如有不遵禁令竟敢支架棚獵獺者,除將己得獺皮並獵獺器焚毀外,所有捕獺之人均須罰兩月以上之苦工,通常器物入官;(四)無論華洋人物均不準買賣獺皮,如敢故運一經查覺應照皮張數目科罰,皮張火毀;(五)以上數條無論華洋人等有犯必懲,如系華人即送交就近地方官照章罰辦,如系洋人即使交該領事照章罰辦。”這不禁引發我們對的生態環境的歷史性思考。

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隨著人類活動的空間范圍的擴大,人類涉足超出自己的領域,跨過瞭人與生物群落的環境層面,對自然的侵犯越來越大,包括大面積改變生態系統和捕殺野生動物的活動。結果使原本僅寄生於動物身上的病毒,傳染到瞭人身上,人類感染動物疾病的幾率越來越大。

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歷史上許多疾病都來源於野生動物,艾滋病、埃博拉病毒來自靈長類,而鼠類會傳染幾十種人類的疾病。這次東北鼠疫大流行,是由於人類主動出擊捕獵造成的,罪魁禍首是當地的早獺。但實際上真正的肇事者不是早獺而恰恰是人類自己,是人類為瞭謀求自身利益所造成的。眾所周知自然界是個平衡的生態系統,萬物在自然界中都有自己特定的生態位。

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恩格斯曾對人類盲目的實踐作過如下精彩深入的分析:“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瞭我們。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都確實取得瞭我們預期的效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卻有瞭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響,常常把第一個結果又取消。”

清末東北鼠疫源於獵殺野生動物,清廷連下5條鐵律,從此疫情消失

瘟疫不僅是個醫學問題,也是個社會問題。為瞭維護人類自身的和整個生態系統的健康,人類必須尋求有效的途徑去適應和管理環境,加強對瘟疫的監控外,更要對自身的活動進行反省和自律。1910-1911年的東北鼠疫也許對我們有所啟示。

參考資料

【1】孫凡:《關於非典流行的生態學思考》,《山區開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