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幾年前我和朋友一起開畫廊的時候,有些人的畫兒很值錢。幾萬一平尺不算新鮮,幾十萬一平尺的也比比皆是。旁邊的畫廊有人成百張地進貨,也有關系不錯的同行,要和我一起集資買。

我說,我不買!原因是,這些人讀過多少書?他們有文人的風骨嗎?有文人的斯文嗎?一個筆會,吃喝玩樂一上午,叼著煙劃拉幾筆,一挎包的錢就到手瞭。我說,別急,再過20年,再看看他們的嘴臉!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對不起,我錯瞭,我鄭重道歉——沒到20年,該還的帳有人就要還瞭!書畫圈最近傳說的中國美協某領導接受審查的消息剛被民間證實,某國傢級畫院的原領導也被查瞭!

幾年前在北京的琉璃廠,偶遇一位辛苦奮鬥的書寫者。他自費出瞭書,他想加入中國書法傢協會。他是一個老實人,小聲地問我有沒有“路子”,想借錢交上20萬或30萬,要成為會員。看著他小心翼翼的說話方式,看著他寫的不錯的書帖,我心裡真有些憤怒瞭。我說:別,別花那錢!好好活著,20年以後,看看他們還收不收錢!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對不起,我鄭重道歉!我當時忽視瞭“正義從不會缺席”這個鐵打的規律!沒到20年,有人就要還帳瞭!

我們尊敬的吳冠中先生早就說,有些協會就是個妓院。可到瞭那些人當權的時候,妓院都比他們純潔瞭。

書畫界人人皆知,他們有的拉幫派,有的賣會員,把國傢級展覽當成中飽私囊的手段。還美其名曰自己畫的是文人畫兒,不要臉的程度幾乎無以復加瞭。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有的“畫傢”用在畫兒上的時間還沒有他喝酒泡妞兒的時間長,他就是“著名畫傢”瞭。有的“畫傢”連古人的作品都說不上來,他就成“大師”瞭。國傢級的美術傢證書可以用錢買,歪嘴斜臉的“大師”滿天飛。和以前藝術下基層不一樣瞭,他們不為瞭體驗生活,而是組團走穴,給錢就畫。有些自稱“著名畫傢”的,同樣題材的畫像一個模子刻的,一畫就是幾百張,十幾萬二十幾萬一平尺地兜售。這些人是畫傢?別不要臉瞭,別污辱中國畫兒瞭!張口閉口地在電視上談“八大”,搖頭擺尾地說“宋元”。可惜,他們的良心讓狗吃瞭,老祖宗留下的的技藝學瞭個皮毛,就明目張膽地行騙。

也許,那些人正在這樣說:我辜負瞭黨的信任,利欲熏心。他們肯定會這樣說的,他們會承認,自己連做個書畫匠都不配。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感謝正義,他今天還在。為瞭那些在民間努力學習的書畫愛好者,為瞭那些有真才實學卻無路展示的書者和畫者,時間用行動告訴大傢,正義還在!

好吧,我鄭重道歉:我錯瞭,不到20年——有些人的確應該從今天開始,為他們破壞民族文化的惡行還債瞭!

大批書畫傢已在為瞭虛名而在負罪還債的路上


推廣藝術新勢力 | 主攻學術·引領收藏·私人定制

尊重版權·有侵權聯系刪除

嚴禁圖片運營商業

版權歸作者所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