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荷花吟

江南荷花吟

江南荷花吟

作者:何方 朗誦:星韻

攝影:常聞

編輯:墨梅

“湖畔的荷花開瞭,開得很美”,一位朋友告訴我。忙裡偷閑的我,與夏至有約,蒞臨於“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的夢裡江南。

江南荷花吟

啊,西子湖、瘦西湖,好一派南國風光啊!“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西湖美景歷來是文人墨客傾訴的對象,楊萬裡的這首詩以其獨特的手法流傳千古,耐人尋味。夏日的江南,確實與眾不同,“映日”與“荷花”相襯,又使整幅畫面絢爛生動。小詩明白曉暢,過人之處就在於先寫感受,再敘實景,從而造成一種先虛後實的效果。與筆者同感,確實能感受到六月西湖“不與四時同”的美麗風光。試想;如果沒有這些文人墨客美色可餐的陽春白雪的點綴,如果沒有中華民族千年厚重文化的支撐,今日的西子湖畔會不會成為漁翁及樵夫“啊,西湖真大;啊,西湖真美”的那種下裡巴人?

江南荷花吟

望著滿湖的荷花,詩情畫意浮想聯翩,這裡不正是江南水鄉的人間天堂嗎?我在想:如果今夜借著星光伴月,西子湖畔和遙遠的銀河會不會天上與人間相媲美呢?如果不會,那麼會不會有朱自清文學筆下的《荷塘月色》再次浮現哪?雲雲。

江南荷花吟

眺望夏日江南,荷花不失時節地在盡情綻放,隨風吹來,時而不時地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岸灘上,遊人貪婪美麗的景色結伴而來,散散落落占據瞭天然畫屏,有的樂不思蜀,有的流連往返,更有甚者輕輕踏月不忍歸。此時,不由得想起印度詩人泰戈爾的《飛鳥集》的詩詞集錦,其中有一耳熟能詳的詩句仿佛在耳邊縈繞:“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難道不是嗎?大道至簡,天惹合一,大自然一直在按照特定的自然規律周而復始地運轉,春夏秋冬,花開花謝,雁去燕來,在遞進、過度中變換著不同的顏色。於是乎,便有瞭“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莫將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的自然之美。

江南荷花吟

但是,我想告訴大傢的是:心似一塊田,快樂自己種,隻要心中有風景,處處都是蓮花開;我們在贊美夏花之絢爛的同時,莫忘瞭還有秋葉(楓葉)之靜美。

江南荷花吟


江南荷花吟

作者簡介:

何方,籍貫河南開封,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原第二炮兵指揮學院,碩士研究生,上校軍銜,正團職處長,中國雜文協會會員,軍旅作傢協會會員;歷任《解放軍報》駐站記者、原《火箭兵報》記者站站長、《青海日報》記者站站長、《青海法制報》記者站站長、《青海青年報》記者站站長、《西部礪劍報》總編、湖北《大江報》副總編等職務。擅長詩歌、散文、報告文學、新聞消息、通訊、人物專訪、隨筆、雜感(雜文)、新聞述評等,主管一版社論及“本報評論員文章”;先後在省級以上及軍兵種以上報刊雜志上發表各類文章(含學術研究性論文)1800多篇,軍旅生涯28載8次榮立三等功、1次二等功。人生格言:清貧樂道,隨遇而安,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追求返璞歸真,遵循自然之美。

江南荷花吟

朗誦者簡介:

星韻,中華誦讀聯合會會員,非凡往期學員。曾在大型國企做過播音工作。熱愛文學,喜歡以閱讀和朗誦來充實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