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書中自有黃金屋?

北宋的真宗皇帝曾經寫過兩句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雞湯詩,『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句宋真宗用來鼓勵讀書人應試的套話話術,當真騙瞭無數後代的讀書人,還當真以為考上科舉功名後,眼前就是一條金閃閃的富貴之路。

然而正如大多數雞湯文,雞湯文是拿來看,不是拿來信的,中國歷代自秦開始,官吏作為國傢的公務員,一直以來都不算是高薪階級(這裡指合法名面的薪水),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清貧。除卻少數如西漢、盛唐及北宋等中國歷史上真正的鼎盛時期,大多數時候,歷代朝廷基本都傾向於低薪制(其中又以明清為代表),更甚至是無薪制(北魏等外族政權)。

在此還要多說上一句,自古官吏分離(官主要是管理,吏才是與老百姓打交道的第一線,我們現在接觸到的公務員,在古代都屬於吏),有薪水的隻有官,吏是沒有任何薪水的。

綜觀中國歷代的統一王朝,官員的薪水在唐代到達瞭巔峰,官員的薪水是由職田和俸錢組成,前者借由糧食天然的保值特性,能確保官員在物價變動(如戰亂饑荒)的情況下都能保證基本的溫飽,而後者則補貼官員的日常生活開銷。此外,各地方官府的行政開銷和出差交通費用,則是由政府另外撥發的公廨田補貼。

更有甚者,唐朝政府還設立瞭官員的退休金制度,這個思想實在是相當先進。由此看來,唐代彈性且人性化的薪資制度,使唐代官員成為最幸福的一代。但可想而知,如此豐厚且人性的薪資制度,理所當然會成為國傢的巨大負擔,所幸盛唐的國力鼎盛,府庫充盈,再加上開國初年的府兵制降低瞭一定的軍事開銷,才讓國傢財政得以支持,直到安史之亂,這是後話。

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然而,自唐朝以後,後來的王朝國力都皆不復盛唐之時(如宋,過大的軍事開銷),且政治制度逐漸保守僵化(明清),皇帝們再也無力也無意為官員集團建立豐厚的薪資制度,甚至一有任何需要,便大肆克扣官員薪水並縮減地方政府的預算,此現象尤以明清時期最為嚴重。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明清官員的薪水到底有多微薄。

歷代最低:可憐的明朝官員

明朝的官員薪俸,是歷代最低的,這在史學界裡是有共識的,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傢顧炎武都替明朝官員抱不平,說「自古官俸之薄,未有若此者」。

以明朝一品大員的正俸薪水為例,據趙翼《廿二史札記》介紹,明太祖朱元璋規定瞭官員的工資水平:正一品,月俸米八十七石;從一品,七十四石;正二品,六十一石;從二品,四十八石;正三品,三十五石;從三品,二十六石;正四品,二十四石;從四品,二十一石;正五品,一十六石;從五品,一十四石;正六品,一十石;從六品,八石;正七品,七石五鬥;從七品,七石;正八品,六石五鬥;從八品,六石;正九品,五石五鬥;從九品,五石。

除瞭糧食以外,也按照品級給官員發一定數量的紙幣——「大明寶鈔」,而這個規定從洪武年間一直到明朝滅亡,數值都基本不變,完全不考慮物價上漲和通貨膨脹。不看其他官職,單單把最高薪的一品拿出來看,八十七石這個數字甚至不及唐代的五品官。而且,在實際支付薪水時,並不是真的給米,而是折成錢鈔(是政府印制的大明寶鈔,而非銀兩)、蘇木、胡椒或佈。

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折來折去,每十石米也就值一二兩銀子,甚至五六錢(朝廷會自行制訂一石米相當於多少大明寶鈔,然後低價折給官員以節省預算)。單靠這點薪水過活,也難怪當年的海瑞,隻有在老母親生日時才能買肉慶祝。

如此的制度,無非就是把官員逼上貪污一途。明太祖朱元璋極恨貪官污吏,以嚴刑峻法試圖澄清吏治,然而現實是,他在晚年發出瞭,”奈何朝殺而暮犯”的感嘆,而明朝也成為歷代貪污最烈的的朝代。這個果,是明朝皇帝自己種下的。

陋規、養廉銀:清朝雍正的薪資改革

後來的清朝大抵繼承明制,其中也包含瞭官員的低薪制。清朝開國的順治皇帝清初文官的俸祿標準是依據萬歷《大明全典》制定的,體現出低薪的特點,一品官員年俸薪水高達180兩,外加等價祿米,成瞭大清祖制,一路無視通貨膨脹地持續的清末,要知道,清末一兩白銀的購買力約在人民幣150-200元之間。

順治曾為瞭提高官員的俸祿水平,曾一度發放超過正俸銀數倍的補貼,如柴薪銀、心紅紙張銀、蔬菜煤炭銀等等,但不久由於政府財政困難而取消。如此的低薪使得清朝官員明顯分成兩個群體,有操守的官員,生活貧困至極,甚至有死後難以下葬的紀載,而喪失道德底線的官員則伺機盤剝百姓。這也是清朝著名的陋規“的誕生背景。

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跟明朝類似,官員不甘於清貧,在如此低的薪資水平下,官員隻能另尋出路,於是陋規就產生瞭。清朝的康熙年間是中國著名的盛世,但在這個盛世的國王新衣下,是一個腐敗到底的官僚集團。從許多康熙年間的奏折就可以瞭解到,康熙本人是很清楚陋規的存在,甚至是一個默許的態度,還會跟官員們討論收取陋規的標準,並給予指示,對於收取恰當的官員,還會適當地給予褒獎。

康熙是一個相對寬仁(大多數時候)的帝王,然而在官員薪資和陋規處理上,他的寬仁卻帶來瞭相當致命的後果。康熙理解官員的難處,但晚年的康熙卻早已失去年輕的雄心與毅力,隻能治標不治本地允許官員收取陋規,而不是從根本提高官員薪水。這也導致康熙晚年的吏治迅速惡化,貪污事件屢見不鮮,各地官府藩庫的虧空數額快速上升。

雍正一繼位便發現,這個繁榮的大清帝國其實虛有其表,吏治腐敗不堪,而且地方財政與國庫都虧空嚴重。著名電視劇《雍正王朝》,便是以這個背景下的大清作為劇情主線,開場時,雍正便是以皇子的身分追查國庫的虧空。在《雍正王朝》中也有這樣一個橋段,雍正對他的皇子曾說到,” 他(康熙)何嘗不知道,留給朕的是一個虛晃的盛世…”,這句臺詞確實不假。

雍正執政的一項主旋律,便是試圖解決康熙晚年的貪腐問題和官府虧空問題。在過程中,雍正意識到,如果不從官員的薪資制度改革下手,官府虧空以及官員貪污的問題必定循環不絕。因此在當時多位重臣的建議下,雍正正式推出兩大重要的國策,”火耗歸公”和”養廉銀”

前者來自於官府收稅熔制銀錠時損耗,官府通常都把火耗轉嫁到給老百姓,在原定的稅額上多收一點,放入自己口袋。這項火耗也是陋規的進項之一,各地官府自行收取並應用,因此部分官府能把火耗加到原定的好幾倍,想當然,大部分進瞭官員的口袋。

古代當官工資低,吃不起肉——古代“升官”真能“發財”?

因此,雍正決定把火耗完全公開化,明面化,讓火耗的收取標準有瞭明確的收取標準,並把這筆款項拿來補助官員的日常開支。

後者則是大規模地提高官員的薪水,根據官職給各級官員發放養廉銀,養廉銀數量之高,是官員正俸的數十倍到百倍之多,使得官員可以過上體面的生活,而無須在老百姓身上動腦筋。透過這兩項措施,不僅政府的財政狀況慢慢向好,官員們的貪汙情況也獲得很大改善。

雍正也雙管齊下,一方面養廉,一方面警告官員,如今薪水增加瞭,對於貪污的罪責也跟著加重。透過火耗彌補虧空,再以養廉銀確保官員生計,雍正一朝的吏治可以說是相當好,國庫存銀也是年年增加。

可惜的是,後來的乾隆並未理解其用心,甚至把這些政策當作苛政,繼位後便開始修改雍正的這兩項政策,不僅直接廢除火耗歸公,還迂腐地限制養廉銀浮動。最後,乾隆朝以舉國震驚的甘肅冐賑案向貪腐投降,歷史又開始循環瞭。

結語

自唐朝以後,官府便有所謂的『例錢』,後來的元明都延續這個陋習,到瞭清朝演變成陋規。這個事物產生的初衷,其實隻是弭補官員的收入不均,但無一例外地,都造成瞭官員集團的集體墮落,而可笑的是,每個皇帝的心裡都對此都如明鏡似地,卻毫無作為。不可否認,如何在養廉與禁貪之間找到平衡,是每個朝代最大的難題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