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超頻被外援吐槽,要道歉還是要尊重?

日前,北京中赫國安隊的韓國外援金玟哉吐槽隊友“能力不行”的話題沖上熱搜。這一事件以金玟哉道歉、國安對其內部處罰結束,但餘音未止——吐槽中超的外援,金玟哉不是第一個,或許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中國足球需要用自身的提升將道歉換做尊重。

當中超頻被外援吐槽,要道歉還是要尊重?

金玟哉參加韓國一檔訪談節目。網絡截圖

意料之外

金玟哉受訪未報備

按照北京國安隊上一個假期的規定,金玟哉此時本不該在韓國。昆明集訓結束後,國安隊員們得到瞭兩周假期,俱樂部提出的要求是“不允許出境”。但經過考慮後,俱樂部還是同意瞭金玟哉的請假申請:韓國外援此前已定好瞭婚禮時間,婚禮的籌備工作已經做好。正因如此,金玟哉才成為中超唯一一個在外籍人士入境政策調整前從中國離開的外援。

在韓國期間,金玟哉參加瞭韓國的一檔訪談節目,吐槽隊友能力不行的言論正是出現在他與主持人的交流中。節目視頻在網上傳出並受到關註後,國安俱樂部馬上請專業人士逐句翻譯,並立即與韓國外援取得聯系。金玟哉此後向俱樂部、隊友做出口頭和書面兩次道歉,該節目主持人也向國安道歉,並撤下相關視頻。總經理李明對此表示,職業球員任何時候都不能這樣評價隊友,這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和對隊友的尊重。球隊主帥熱內西奧已知悉此事,俱樂部將處罰權交給瞭他。

盡管國安並未公開對金玟哉的罰單,但據記者瞭解,俱樂部的態度是“嚴懲”。未經報備接受采訪、公開發表不利於球隊團結的不當言論,韓國外援已經觸及到瞭俱樂部的相關管理規定。

當中超頻被外援吐槽,要道歉還是要尊重?

金玟哉受到國安內部處罰。圖/國安俱樂部

負面評價

金元足球留下教訓

金玟哉吐槽隊友事件發生後,不少中超俱樂部都引以為戒,再三向隊員們強調,必須得到俱樂部的批準後才能接受公共媒體采訪,而且一定要註意用詞。但梳理中超,乃至中甲聯賽的歷史可以發現,中國足球職業聯賽曾被不少外援吐槽。

曾在上海申花效力的阿根廷外援特維斯曾多次對中超給予負面評價,稱“非常後悔來中超,這是我職業生涯最糟糕的決定”;前河南建業外援馬科斯則表示,中超俱樂部大多沒有完善的體制,似乎還沒有準備好發展足球;前山東魯能外援洛維也多次“炮轟”過中超,認為中超並沒有競爭力,而巴西的高水平球員選擇中超俱樂部就是為瞭錢……

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有一些確實是當年金元足球盲目追求大牌球星留下的教訓,當時不少中超俱樂部為瞭引進大牌球星,不僅花費重金,而且在合同上也一再退讓,甚至有很多不合理條款。這就造成瞭一種怪象:明明俱樂部給外援薪水,但一些外援卻用俯視的姿態來看待俱樂部、看待我們的聯賽。”

這位人士同時承認:“中國足球職業化已經二十多年瞭,但各方面都還有待完善。比如職業俱樂部建設、青訓培養等等,一味追求身價昂貴的外援對這些方面的提高並沒有實際性的幫助。賽場上的成績確實更容易出彩,但中國足球需要的是那些可能並不起眼的務實工作。”

當中超頻被外援吐槽,要道歉還是要尊重?

金玟哉已經認識到瞭錯誤。國安俱樂部供圖

期待聲音

地位還靠實力決定

或許金玟哉也不會想到,他的口無遮攔會引發如此大的反響。網絡上對此事的評價分化為兩個陣營,一方認為“真話總是難聽的”,另一方則認為,與俱樂部處於合同期內的職業球員不應該公開發表類似言論——大牌如特維斯,也是離開中國後才開啟吐槽模式;當年曼聯的中流砥柱如基恩,也因公開抨擊隊友而被弗格森掃地出門。也有觀點指出,職業球員應該學會如何與媒體打交道,在采訪中的言論應該得體,不影響到俱樂部形象和球隊氛圍。

中國足球自1994年開始職業化,沈陽隊聘請俄羅斯人謝爾蓋執教,拉開中國足球頂級聯賽聘請外教的序幕;同年,上海申花引進瓦洛佳,這位俄羅斯大學生成為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第一名外援。26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外援、外教來到中國,瞭解中國足球。其中有吐槽者,也有客觀指出問題希望幫助改進者。但花費時間、付出重金之後,很多曾被指出的問題依然是問題,並沒有徹底解決。

情感的聲音說:我們拒絕戲謔的態度;理智的聲音說:我們要接受誠懇的批評。曾在中國執教的特魯西埃說,高投入引進外援外教是為進步付出的代價,因為“高水平的外援和外教能帶動國內球員和聯賽,前期的高投入正是為瞭讓國內球員成長起來……投資就會有回報的時候,到那時候,國內球員就會有能力取代昂貴外援的作用”。讓“白巫師”失望瞭,因為直到現在,人們依然無法看到“投資回報的時候”。

金元足球的泡沫褪下後,是足球從業者的反思。自身的改變與提升才是關鍵——中國足球缺的不是道歉,而是出自內心的尊重。

新京報記者 周蕭

編輯 王希翀 校對 何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