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000日元上一堂急救課,我學到瞭什麼

花3000日元上一堂急救課,我學到瞭什麼

文/張豐

去東京市杉並區體育館考察老年人運動的時候,看到很多AED(自動體外除顫儀)急救設備。負責接待的老師很自豪地拿出一張“救命技能認定證”給我看,說這裡每個工作人員都有這個證。

所以,我就報名參加瞭一個AED 培訓,交瞭3000 日元。心中多少有點嫌貴,之前參加的講座才收費1000 日元,這三倍的價格是不是太誇張瞭?

培訓中心看起來很像一個實驗室,裡面有各種塑膠人體模型。基金會的黑川女士已經先期抵達,正在和培訓師交流。今天參加培訓的隻有我一人,一對一輔導,超級VIP 待遇瞭。

在日本,急救技能是駕校必考科目,相當於我們這裡的科目一,是每個人都要過關的。黑川和田中女士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早就被培訓過好幾次瞭。黑川在讀小學的時候參加瞭柔道社團,有一個同學在練習柔道時心臟驟停,老師即時施救,學生轉危為安。那是黑川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急救場面。

我要參加的培訓,主要是三部分內容:心肺復蘇(按壓)、人工呼吸和AED 的使用。講師先做講解,然後是挨個動作練習。

以前有一個疑問,就是做按壓的時候會不會把病人的肋骨按斷?講師否認瞭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他讓我用力按壓塑膠人體模型,感受胸部被按下去的幅度。他解釋,如果一個正常人被這樣按壓,可能會非常難受,但是心臟停跳的人不會有這個感覺,而且身體會像這個模型一樣柔軟。破除掉這樣的擔心,才知道按壓需要體力。快速按壓,人很快就會兩臂無力,所以最好是兩個人輪流進行。在交接班的時候要進行倒計時數數,以有序銜接。

人工呼吸更需要技巧。沒有受過訓練的人,即便是有勇氣嘴對嘴,也可能吹不進氣。要訣是要用嘴完全含住對方的嘴唇,就像測量肺活量那樣操作,這對人絕對是一個考驗。細致而講衛生的日本人早就想好瞭對策:他們發明瞭專門用來進行人工呼吸的“奶嘴”,一端塞進患者口中,操作起來就容易多瞭。這個“人工呼吸器”倒不用隨身攜帶,一般的AED,打開盒子就有。

相比之下,看上去最復雜的AED,其實用起來倒最簡單。因為AED 都有語音播報,打開開關,會提示你每一步怎麼做。操作AED 的關鍵是,自己千萬別觸電。“否則,需要被電擊的就是你瞭。”講師開玩笑說。

據說全日本已經配備50 多萬臺AED,在地鐵、體育館等公共場所,AED 隨處可見。我在東京站就看到一次急救場面,病人平躺在地上,工作人員在操作AED,另一個工作人員維持秩序。

接下來講師為我安排瞭全過程模擬。房間的三面墻都變成瞭投影,我瞬間感覺置身於車水馬龍的馬路中,明知躺在那裡的是一個模型,仍變得緊張。確認周圍的環境和自身安全,感受“病人”的呼吸(模型當然沒有呼吸)後,我大聲呼喊黑川女士:“快去拿AED !”又告訴田中小姐:“快打急救電話!”然後開始按壓模型的胸部。講師喊著數字,規范著我的節奏。周圍人聲、車聲和救護車的聲音不斷,場面一度有點混亂。

這真是別開生面的講座,收獲非常大。講師還專門為我播放瞭一段關於“AED 在中國的應用”的視頻:上海馬拉松有人現場暈倒,現場急救人員施救成功。“最重要的一點,是真的看到有人倒下後,你敢於走上前去施救。”講師最後總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