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乳腺炎的幾個治療方

急性乳腺炎的幾個治療方

急性乳腺炎對於產婦媽媽們真是痛苦不已,不僅沒辦法給剛出生的寶寶哺乳,自己還要忍受疾病的折磨,所以如何幫媽媽們擺脫困擾呢?來看!

關於乳腺

急性乳腺炎中醫稱為“乳癰”,有內吹乳癰、外吹乳癰和非哺乳期乳癰之分。在懷孕期發生的乳癰稱為內吹乳癰,在哺乳期發生的乳癰稱為外吹乳癰,不論男女老少凡與哺乳無關而發生的乳癰稱為非哺乳期乳癰。臨床上以外吹乳癰為多見,初產婦女發病率最高,特別是初產婦產後1~2個月內。中醫藥治療乳癰有簡便高效的特點,為廣大婦女患者所願意接受。

乳癰的病因大多數是因為乳頭畸形、破傷、哺乳時乳頭被咬傷,乳汁積滯於乳絡,感受毒邪所致。排乳不暢、乳汁積滯是感受毒邪的重要條件,而乳汁所以排泄不暢,多由於情志不暢、肝氣不疏、氣血鬱滯之故,因乳頭屬足厥陰肝經。朱丹溪曾指出“竅不得通,而汁不得出”,失此不治則成乳癰。再者,由於乳房屬足陽明胃經,過食肥甘,胃熱熏蒸,濕熱濁氣壅結乳房,亦可成癰。總之,本病多由肝經之氣、陽明之熱互相鬱結,使經絡阻塞、氣血運行失常而成。古人的這個認識是頗有道理的。

辨證論治:根據臨床特點本病可分為以下三期

紅腫期

乳房部疼痛,發燒腫脹,結塊或無塊,皮色或白或紅,觸痛拒按,全身可伴有發熱惡寒,頭痛口渴,煩躁,或便秘,或乳汁不通,舌苔黃或膩,脈弦數。證屬肝鬱胃熱,毒壅熱盛。治宜通乳散結為主,活血行氣、清熱解毒為輔。首先應忍痛按摩局部,或用木梳梳之,或用溫熱毛巾敷之,並令患者多飲湯水,盡快使乳汁通暢,瘀乳消散。

處方:芍藥瓜蔞甘草湯(自擬方)。赤芍30g,甘草10g,瓜蔞15g,蒲公英30g,王不留行10g,路路通10g,乳香8g,沒藥3g。水煎服。

本方以清熱解毒、通絡散瘀為法,毒解則癰消,乳通則腫消,故對乳癰初起有良效。方中赤芍活血涼血、散瘀止痛,甘草清熱解毒,兩藥合用是為君藥;瓜蔞消腫散結,蒲公英清熱解毒、消癰散結,均為善治乳癰的要藥;路路通、王不留行善通血脈,下乳汁;乳香、沒藥用於癰腫初起,有化瘀散結、消腫止痛之功,共為輔助藥。上藥合而成方,則解毒消腫、活血通乳,利於乳腺炎早期的內消。若惡心嘔吐者,去乳香、沒藥,加青皮、陳皮;若發熱惡寒重者,加連翹、牛蒡子、金銀花。

外治:初期以太乙膏外敷,效果甚好,病較輕者可收效。

註:乳癰初期的治療必須註意發病時間,如果能在發病初期二三日內,寒熱皆退,腫消痛減,多可消散於無形。如已發熱四五日,雖然皮色不變,亦多難於消散,多為將已成膿而膿腔較深的緣故。

膿腫形成期

寒熱不退,或者退熱不盡,口幹口渴,煩躁不安,有的引起同側或對側腋下臖核,腫塊擴大,紅腫跳痛,10天左右局部漸漸波動,按之應指,皮膚水腫,是已到膿熟階段,舌苔黃,脈滑數。證屬熱盛成膿,治宜透膿解毒,方用透膿散加減。

處方:赤芍20g,當歸10g,炮甲珠20g,黃芪24g,皂角刺10g,金銀花30g,蒲公英30g,甘草10g。水煎服。

若熱毒太盛,高熱持續10餘日而不退,甚忽有煩躁、神志恍惚者,加生石膏、敗醬草,或加服安宮牛黃丸、紫血丹等;氣血不足,不能托毒成膿者,加黨參,重用當歸、生黃芪。

外治:仍宜敷太乙膏,如果已有波動,也不宜過早切開,以免傷及乳腺管,造成乳漏。如果皮薄熟透者,可予切開排膿或火針排膿,切口宜小。

註:要註意切口方向,一般在乳房部應為放射狀切口,如果系深部膿腫,可用局部穿刺抽膿法,或采用西醫的乳房下緣弓形切口。乳暈部位一般不應切開,如果非切開排膿不可者,可沿乳暈邊緣作弧形切口。

膿腫潰後期

乳癰腫塊已破,出膿後腫消痛減,逐漸向愈,證屬邪去正復。無需內治,先宜九一丹提膿,膿凈後外敷生肌散、橡皮生肌膏等即可治愈。但如果有膿液長期外溢,久久不盡,愈合遲緩,以致神疲體倦、胃納減少、舌淡、脈弱者,證屬氣血不足、餘毒未盡。

治宜補益氣血、兼清餘毒。

處方:四妙湯加減或八珍湯加減(略)。

乳癰辨證

(1)傳囊

如流膿不暢,疼痛不減,身熱不退,接連患發數處,此為傳囊。傳囊之變多系患者乳汁多、排膿不暢之故,治療當以清熱解毒、活血理氣為主,輔以清補。

處方:赤芍30g,甘草10g,金銀花24g,連翹15g,生黃芪15g,青皮10g,橘葉10g。

(2)乳漏

創面經久不愈,肉芽蒼白,無紅潤之色,時有膿血或乳汁從創口中流出,收口甚慢,有的要待斷乳後方能收斂,此為乳漏。一般還伴有納食不佳,體乏無力,精神疲憊,苔薄白,脈沉細。此乃由於長期流膿溢乳,耗傷氣血,乳絡受損之故。

治療首先應斷乳。斷乳可用生麥芽30g、焦山楂30g,水煎服,也可用己烯雌酚。斷乳之後,胃氣未復,上述癥狀仍不好轉者,可補益氣血、生肌斂口,方用補中益氣湯加減。消化不良者,加焦麥芽、神曲和中消食,扶助胃氣以充生化之源;若餘毒未盡者,加蒲公英、白蘞、連翹;硬結不消者,加玄參、夏枯草、連翹。

註:以上所述,均以外吹乳癰為主。內吹乳癰治法,大致同上,但忌用破血破氣之品,以免傷胎。非哺乳期乳癰一般治同上述,比較易潰易斂。

案例:漿細胞性乳腺炎

梁芳,女,32歲,有青黴素過敏史。2013年5月29日初診:患者右乳潰膿4月餘,偶有紅腫,皮溫增高,偶有黃色膿水,月經推後10~15天,量少,飲食睡眠可,右乳腋下淋巴結腫大、疼痛,脈沉緩,苔白。2013年4月10日於省人民醫院行穿刺病檢示:右乳腺組織內見炎細胞灶片狀浸潤,少許上皮增生。考慮為漿細胞性乳腺炎。X線鉬靶:右乳改變,BIRADS3-4。

處方:①獨角膏7貼外用。②生黃芪30g,黨參10g,當歸10g,熟地黃10g,白芍10g,川芎10g,皂角刺10g,王不留行10g,金銀花18g,蒲公英30g,白英30g,甘草6g。

二診:腫脹有縮小,外上象限仍有腫硬處,苔白,脈小數。

上方加赤芍30g,去白芍,改金銀花30g、皂角刺15g,以加重解毒排膿之力。

三診:上藥用後破潰出膿,右乳觸痛不明顯,身困嗜睡,外上象限潰口分泌物減少。前1周來月經,量少,2天即凈。苔白,脈細緩。上方加阿膠10g、白英30g、浙貝10g,以補血散結。

溫馨提示:文中所涉及到各類藥方、驗方等僅供專業中醫人士參考學習,不能作為處方,請勿盲目試藥,本號不承擔由此產生的任何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