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強行降傭是外賣行業生態的“砒霜”?

疫情還未結束,餐飲業始終難安。4月10日,由廣東省餐飲協會發佈的《廣東餐飲行業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直指美團的傭金問題。該交涉函認為,美團向美團商傢收取高額的傭金,有新開的餐飲商傢甚至收傭比例高達26%,已經達到瞭商戶承受的極限。餐飲協會在交涉函中對美團提出直接減免疫情期間整個廣東省餐飲商戶的外賣服務傭金5%以上的要求。

美團於4月13日也作出瞭公開回應,有兩個數據值得關註:第一,成立五年美團外賣一直在虧損,即便去年盈虧平衡,利潤也很微薄,2019Q4的每單利潤不到2毛錢;第二,2019年美團八成以上的商傢傭金基本維持在10%-20%之間。

疫情肆虐之下,餐飲外賣商傢和美團等外賣平臺相互支撐,生存關系完全綁定。以這種現狀來看,強行降傭的背後,還存在很多的風險和未知數。

為什麼說強行降傭是外賣行業生態的“砒霜”?

傭金的真實情況究竟幾何?

針對交涉函的指控,美團在回應中提到平臺八成以上商傢的傭金比例基本維持在10%-20%之間,其實已經否認瞭交涉函中的極端說法。

美團在3月份還推出瞭一份旨在幫助餐飲商傢復工復產的“春風計劃”,針對餐飲企業啟動傭金返還計劃,對於經營情況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商戶,按不低於3%—5%的比例返還外賣傭金。由此看來,餐飲商傢實際的傭金其實已經比較低。

其次,絕大部分商傢對平臺傭金存在誤解。其實外賣平臺傭金由三項資費組成,分別為平臺使用費、技術服務費和配送服務費。其中,配送服務費就占到傭金的80%。如果商傢不選擇配送服務費而自行解決配送,幾乎所有商傢傭金立刻可以減少到個位數,可能會低於5%。

強行要求調整傭金,對於美團而言,無疑是一個兩難的決定。一邊關乎數百萬騎手的利益,另一邊關乎數百萬商傢的利益,手心手背都是肉。

強行降傭並不能解決實際問題

反過來看,降傭真能解決餐飲企業的問題嗎?從現實角度來看,並不能。具體來說:

首先,外賣配送才是外賣傭金支出的大頭(超過瞭80%)。而外賣傭金多半給瞭外賣騎手用於支付提成和基礎薪資等,倘若強行降傭,那麼騎手可能會大量流失,配送遲滯造成用戶體驗下滑,良性的外賣行業生態也就難以為繼瞭。

而這對商傢而言,顯然得不償失。畢竟對商傢而言,最重要的是平臺給提供的流量和訂單。而一旦用戶體驗下滑,最終損害的隻能是商傢利益。

為什麼說強行降傭是外賣行業生態的“砒霜”?

其次,外賣傭金是彈性變動的。外賣平臺的傭金是按業務量彈性增減,傭金的產生也是和配送服務聯系在一起的彈性費用。商戶不營業、不在平臺上產生交易就不收取,有交易時收費則跟單量掛鉤。因此,在疫情期間,很多外賣商戶不營業就沒有傭金的支出。

對於外賣商傢而言,疫情期間依舊有訂單,並且通過外賣覆蓋其人力成本、房租成本等固定成本,才是關鍵。假如一傢餐飲企業在平臺上一天僅有四五單外賣,這些硬性成本幾乎不可能被覆蓋。此種情形之下,即使沒有傭金,這樣的企業依舊很難生存。可見,強行降傭並不解決實際問題。

當下更重要的是商傢跟平臺精誠合作

在疫情期間,作為外賣平臺美團同樣受損嚴重,但為瞭幫助平臺商傢恢復生產,仍然發起瞭“春風行動”,堅持與商戶站在同一陣線,共同抗疫。

美團和餐飲企業誰也離不開誰,當下共同合作才有出路。一方面美團離不開商傢,因此美團一直致力於幫助餐飲企業恢復生產,推出瞭包含返傭、聯合銀行發放貸款等系列措施,幫助商傢走出困境;另一方面,商傢也離不開美團,當前餐飲業尚未完全恢復,很多餐飲商傢的收入很大部分需要外賣的支持。

實際上,美團也很願意與商傢共克時艱。美團今日在回應公告中表示,今年將與全國商戶開展懇談會,努力幫助300萬商戶活下去、活得更好。

為什麼說強行降傭是外賣行業生態的“砒霜”?

由此看來,強行降低傭金並非明智之舉。騎手作為外賣平臺與餐飲企業必不可少的一環,降傭首先可能會損害騎手的利益,導致騎手減少,最終也將影響到普通用戶的餐飲體驗,繼而最終影響商戶的利益,不利於整個餐飲行業的健康發展。

更緊密的合作,才是商傢和美團的唯一出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