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01 逼走萬氏兄弟

1982年的一天,盱眙農民萬以才帶著幾個村民正在清理水渠,突然聽到有人喊“哥,我挖到東西瞭”,萬以才趕緊跑過去,隻見泥土裡躺著一個圓形的蓋子,他們又挖瞭二尺深,竟挖出來瞭一個藏寶庫!

隻見裡面密密麻麻堆滿瞭黃金和一把青銅壺!萬以才他們小心翼翼的清理出來,帶回瞭傢。

看著這麼多黃金,誰不心動?眼看著村民在傢門口越聚越多,為瞭避免出事,他們幾個村民一商量,決定捐給國傢。

萬以才先是帶著黃金直奔鄉政府,接著又在警察的護送下,把這個壺送到瞭南京博物館的地下金庫。

後來專傢在清點文物時發現,這堆黃金含量高達99.9%,總重40斤,裡面有隻金獸做工精美,重達18斤,看起來造價不菲。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但專傢表示,這隻金獸雖然獨一無二,但那把破青銅壺價值更高,可以說是無價之寶。

它究竟是一種什麼寶物呢?

這個壺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壺身上用齊、燕兩種文字分別記載瞭一件事:齊國派遣大將陳璋消滅燕國。所以它被稱為“陳璋圓壺”。

另有一把“陳璋方壺”與它是一對,可惜在八國聯軍侵華時被搶走瞭,現存於美國。

這把壺采用的是重金絡工藝,集險情、金屬、工藝於一身,這在出土的所有青銅器中都是極為罕見的,所以它的價值也非常高。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而這三位發現、捐贈文物的農民,總共得到瞭當地1萬元的獎勵,平均每人分瞭3000多元,這在當時可是個大數目!他們用這筆錢買瞭拖拉機、蓋瞭新房。

這原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沒想到他們卻因為這筆橫財,遭到瞭村裡人的忌恨:先是一塊幹活的其他村民將他們兄弟三個告到瞭鄉裡,要求參與均攤獎勵,鄉裡領導沒有理會他們的說辭;後來,村裡人又指責他們挖壞瞭村裡的風水,紛紛把這三傢孤立瞭。

無奈之下,除瞭萬以才,另兩傢都從村裡搬走瞭。萬以才由於要照顧年邁的父母,哪兒都去不瞭。

直至今日,萬以才已成耄耋老人,依然是村裡嘲諷的對象,因為他現在的日子已不再富裕。

萬以才的遭遇,讓我想起最近被踹門的大衣哥事件。

02 “綁架”朱之文

2011年,山東菏澤一農民靠著一首歌、一件標志性大衣,火遍全國,賺瞭至少5000萬,可現在名利雙收的他卻連說後悔。

人們送給他一個親切的稱號——“大衣哥”,他的本名叫朱之文。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他是從《星光大道》走出來的草根明星,唱功深厚,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打動瞭無數觀眾,還因此上瞭春晚。

成名後的大衣哥並沒有離開生他養他的土地,他依然住在農村,隻是把傢裡房子翻新瞭一下,平時有商演就接,沒商演就種地。

眼看大衣哥一直熱度不減,當地就有村民打起瞭他的主意。

找大衣哥借錢,但借完就賴賬,朱之文借出去100多萬,一分錢也沒要回來;

大衣哥主動為村裡修路,還被村民嫌棄地說:就修瞭這麼一小段,還值當說什麼大話;

打著大衣哥的名號開直播,尾隨、偷拍都用上瞭,不管吃喝拉撒,啥內容都拍,有人甚至靠著直播大衣哥,買瞭一輛車……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即使這樣,還有村民說:朱之文沒給村裡辦一點事,村裡沒有一個人說他好。

類似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大衣哥也很苦惱,甚至表示後悔當初上節目瞭。

他的好心和忍讓並沒有換來別人的尊重,反而讓當地村民變本加厲、得寸進尺。

4月15日,有村民想強行進入大衣哥傢,發現大門緊閉,就糾集瞭幾個人,打算一人踹幾腳把門踹開。

在場圍觀瞭幾十人,竟沒有一人出面阻攔!

最後,踹門的人還洋洋得意“我就是踹瞭,大衣哥也不敢管我!”

此等囂張嘴臉,真讓人惱怒!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隨後出來的大衣哥還是滿臉苦笑,挨個與人合影。

網友看不下去,紛紛為大衣哥鳴不平,連人民日報也發文稱:你的善良,也該帶點鋒芒

之前大衣哥一直表示“故土難離”,不願離開農村,若這樣的事再次發生,我想,再善良、再忍耐的大衣哥也會被逼走的。

03 深層原因

為什麼這樣的事在農村屢次發生呢?

馬未都曾有一句話概括——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你沒錢的時候,村裡的人都嘲笑你、看不起你,認為你沒本事;你有錢瞭,村裡的人一邊用著你,一邊嫉恨你,認為你為富不仁。

那又是什麼原因導致瞭這種劣根性呢?

孔子在《論語》中曾說:聞有國有傢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

要想國泰民安,其中最核心的一點是大傢不擔心財富不多,而擔心分配不均。

在農村就是如此。

逼走朱之文的深層原因,緣於農村自古以來笑人貧、恨人富的劣根性

千百年,生活在最底層的農民承受著生活、生產資料的短缺,忍受著惡劣的生存環境,一直掙紮在貧困的邊緣上。他們雖感覺到痛苦,但這種痛苦又無處排解,隻能靠中傷別人來得到一絲慰藉。

於是使絆子、放冷箭、傳謠言、告惡狀……隻是底層人民對生活無能的一種表現。

但嫉妒之刃在刺向別人的同時,又何嘗不會傷瞭自己?

如果真逼走瞭朱之文,以後還有誰肯為村裡修路、做好事呢?

承受這不便利的還不是剩下的村民嗎?

願生活在周遭的每一個人都能心存善念、口吐善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