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孫柔嘉劇照

錢鐘書生於1910年11月,1998年12月去世,享年88歲。其一生著有許多文學作品,如《寫在人生邊上》、《貓》、《人·獸·鬼》、《圍城》等,其中於1947年出版的諷刺類長篇小說《圍城》最為人所熟知。《圍城》在現代文學史上風格獨特,有著“新儒林外史”的美譽。《圍城》的故事發生於1920至1940年間,主要描寫瞭抗戰初期知識分子的百態圖。在《圍城》的人物譜裡,最具獨特意義的要數現代女性的急先鋒——孫柔嘉,她如同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每一個讀《圍城》的人對她都有自己的見解。

一、蘇文紈、唐曉芙與孫柔嘉

1、工於心計

孫柔嘉與蘇文紈,兩人都是圍城一書的主要人物。孫柔嘉沒有蘇文紈那樣的傢室背景,沒有蘇文紈頭頂那些才女、名校畢業的耀眼光環。但孫柔嘉與蘇文紈同樣工於心計,蘇文紈用她的心計滿足自己的欲望,將一群男人玩弄的圍繞在她身邊,滿足她的心,但她不知道,她這麼做如同給自己建立瞭一座圍城,將自己困於其中。

孫柔嘉的心計在於對方鴻漸感情方面。由於她出生於一個重男輕女的傢庭內,一個微小的願望都需要自己努力去爭取,這也養成瞭她希望掌控一切的性格。在於方鴻漸的感情婚姻中,她也想要掌控一切,於是她用她的心計構建出一座婚姻的圍城將方鴻漸於她自己圍困在裡面。表面上看她柔弱小鳥依人,實際上她的內心堅強似鐵,在《圍城》一書中另一個重要人物趙辛楣曾不止一次說過孫柔嘉很厲害、心機深沉。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唐曉芙和方鴻漸劇照

2、偽裝與自然

孫柔嘉與唐曉芙在《圍城》一書中都是方鴻漸生命中重要的女人,一個是他的妻子,另一個是他最愛的女人。方鴻漸被孫柔嘉用心機所征服結為瞭夫妻,可在方鴻漸的心中最愛的還是唐曉芙。

與孫柔嘉偽裝出來的純真不同,唐曉芙是真正的單純,也是全書唯一沒受到作者諷刺的大棒敲打的人。她出場時惜字如金的錢鐘書先生對她不吝贊美之詞:“唐小姐嫵媚端正的圓臉,有兩個淺酒渦……她頭發沒燙,眉毛不鑷,口紅也沒有擦,似乎安心遵守天生的限止,不要彌補造化的缺陷。總而言之,唐小姐是摩登文明社會裡那樁罕物——一個真正的女孩子。”

與安於天命唐曉芙相比,孫柔嘉並不安於出身長相等先天條件,她喜歡通過自己的努力來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對方鴻漸的愛也是一樣,如同書中描寫一般,在訂婚前都是孫柔嘉去找方鴻漸,訂婚後就是方鴻漸去找她瞭。她則將精力放在算計其它事情身上。當方鴻漸想安於現狀時,她也會去勸說他做出改變。

二、矛盾的集合體

1、即靦腆又開放

孫柔嘉這人在登場時作者對她的描寫是:“一位孫柔嘉女士,是辛楣報館同事前輩的女兒,剛大學畢業,青年有志,不願留在上海,她父親懇求辛楣為她謀得外國語文系助教之職。孫小姐長圓臉,舊象牙色的顴頰上微有雀斑,兩眼分得太開,使她常常著驚異的表情;打扮甚為素凈,怕生得一句話也不敢講,臉上滾滾不斷的紅暈。”

從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來看,多數人會認為孫柔嘉這時是在演戲,實則不然,她的性格就如她名字一般即柔又佳。靦腆正是她性格裡柔的一面的一種體現。不過她同時又是開放的,婚前與方鴻漸同房,在現代人看來可能不算什麼,但放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這種行為絕對是大膽開放的,且被一些保留著舊時代保守思想的人所不容的。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2、即先進又落後

孫柔嘉是傢中最小的孩子,但重男輕女的父親另她在傢中得不到應有的重視與地位。她想要父母的愛與一切所需資源都必須自己去爭取,這樣就養成瞭她性格中嘉的一面。步入社會後,她習慣用自己能力來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不論生活還是愛情。

這樣的孫柔嘉與那些舊時代女性有這很大區別。舊時代女性習慣逆來順受,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手裡。婚前將自己命運寄托於父母身上,希望父母給自己找個好人傢,借此過上好日子。婚後將命運掌握在丈夫手裡,希望丈夫能帶給她們所需要的。而孫柔嘉更希望一切掌握在自己手裡,這種思想在當時無疑是先進的。

有著先進思想的孫柔嘉卻又是落後的,在爭取到自己的愛情後,她也如同那些舊時代的女性一般,將自己的命運與丈夫方鴻漸捆綁在瞭一起。雖然如此但她依然想掌控命運,連方鴻漸的命運一起掌控。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3、矛盾的集合體

孫柔嘉就是一個矛盾的集合體,她的人生充滿瞭矛盾,既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掌控命運,又希望有人能替她掌控命運。她即有這自己的主見,有時卻又優柔寡斷。孫柔嘉這種矛盾的性格正是那個特殊的年代先進思想與封建落後思想互相沖擊的產物。她如同現代女性的先鋒,探索著如今白領、金領女性所在走的路。

孫柔嘉是可悲的生活在那個年代註定瞭她無法掌控自己的一切。如果她生活在現今社會她可能會過得很幸福,可在當時她掌控生活的想法隻是黃粱一夢,夢醒時一切走向崩潰。孫柔嘉是可悲的,她身上本有著溫柔、聰慧、堅強等優點,卻因為當時的環境,矛盾的性格而將這些優點用到瞭歪路上,最終深陷圍城而不知。

三、現代女性之路的探索

1、掌控一切

孫柔嘉從小已經習慣瞭將一切掌握在自己手裡,一旦脫離她的掌控,她會焦慮會恐慌。因此她對方鴻淺的愛是強勢的,為瞭得到方鴻漸她手段盡出,雖然最終她成功的將方鴻漸困入瞭婚姻的圍城,自己卻也深陷其中。婚後的她深陷圍城不自知,繼續想要掌控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這樣她才能夠安心。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孫柔嘉所走的這條路與現代職場女性所走的路何其相似,都是不甘於命運的安排,用盡一切手段想要將一切掌控在自己手裡。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哪怕犧牲掉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也在所不惜。

不過這個世界沒人能掌控一切,過於的苛求隻會適得其反。這個世界永遠存在著不可預知的變數,不能隨機應變一位強求將生活的一切、命運的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終隻會走向崩壞與失控。

2、一切失控

孫柔嘉是個聰明的女人,她幾乎把一切算計進去,甚至是方鴻漸的人脈關系以及未來的發展。可是方鴻漸的心、唐曉芙與世界格局的變化等不可控因素是她算計不到的。人心難測這是千百年來不變,這就註定瞭孫柔嘉悲劇的結局。

孫柔嘉用她的心機在婚姻的圍城內又構建出諸多圍城,將自己與方鴻漸圍困在內。看似她已經掌控瞭一切,卻不知道這隻是一切失控的開始。如同《圍城》中那句名言一般“外邊的人想要進入圍城,圍城內的人卻在想辦法走出去。”方鴻漸在不斷努力逃出圍城,這就令孫柔嘉掌控的一切開始不穩定。

孫柔嘉不斷構建圍城令自己掌控的一切變的穩定,但凡事都有一個平衡點,一旦平衡點被打破,那迎來的就是一切的崩壞。孫柔嘉的掌控在打破平衡迎來的就是一切失控。她本走的就是一條獨木橋之路,一步走錯就會萬劫不復。

3、荊棘遍佈的路

孫柔嘉所走的路,不正是現在不知多少都市女性在走的路。那些所謂金領、白領的都市女性如同孫柔嘉一般沒有顯赫的出身,沒有長輩的庇護。不安現狀的她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們的做法本無可厚非,人通過努力工作來證明自己的價值,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本也是人間正道。

不過社會是個大染缸,燈紅酒綠迷失瞭多少人的初心。這些都市女性,在努力中也漸漸迷失瞭自我,需求越來越高,越來越不滿足在別人看來已經屬於富足的生活。這些女性偏離瞭原本的正路,如同孫柔嘉一般走上一條荊棘遍地的路。

《圍城》:現代女性的“急先鋒”——談談錢鐘書筆下的孫柔嘉形象

錢鐘書

走在這條路上讓她們有種掌控一切的感覺,使她們的心靈得到滿足,但不知不覺中荊棘已經另她們遍體鱗傷,所掌控的一切也隻是浮空的泡沫。泡沫被戳破隻是,她們會崩潰,會無所適從,有多少人就此墮落來滿足自己日益膨脹的欲望,最終都如同孫柔嘉一般以悲劇收場。

四、總結

《圍城》是一部曠世佳作,孫柔嘉不但諷刺瞭那個年代自我矛盾的文化青年,也在給我們現今之人敲響警鐘。孫柔嘉作為現代女性的“急先鋒”,一位溫柔又有才華的女子,可她卻沒有將自己的溫柔與才華用在正路上,隻是將她們當成構建圍城征服方鴻漸的工具,功利心已經完全凌駕在瞭最純真的愛情之上。漸漸被功利迷失瞭本心,註定以悲劇結尾。現今社會有多少孫柔嘉是的女性存在,出發點都是好的,但在人生的旅途上慢慢迷失瞭本心,最終釀成悲劇。

參考文獻:

《圍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