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如果說起二戰時的日本海軍,估計很多人都會想起日本海軍的一票悍將,比如山本五十六、南雲忠一、山口多聞等人。至於日本陸軍嘛,顯然就沒幾個容易被人知道的勇將瞭,庸將到是有不少。而我們今天要說的這位牟田口廉也,則絕對是日本陸軍裡的奇葩,他憑一己之力成功坑死瞭數萬日軍,以至於日本陸軍官兵紛紛認為,牟田口廉也比盟軍還可怕,將其稱之為“鬼畜牟田口”。

一、牟田口其人

牟田口廉也於1888年10月7日出生在日本的佐賀縣,1908年參加瞭日本陸軍,並成為瞭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22期的學員。1910年畢業後,他成為瞭一名中尉,進入瞭日本陸軍第13步兵聯隊。不過這位老兄很快就在1914年又進入瞭日本陸軍大學進行深造,是日本陸軍大學第29期的學員之一。1917年畢業後,這位老兄就成瞭一名參謀軍官,一幹就是十好幾年,期間還曾經參與瞭對俄國內戰的幹涉行動。當然瞭,他那時候默默無聞,也就是去打個醬油,唯一值得一提的綽號就是他號稱“小東條”瞭。(這可絕對算不上是誇他)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而牟田口廉也念得這所日本陸軍大學,絕對是各國高級陸軍學院裡的倒數。畢竟日本陸軍大學慘淡經營多年,也沒弄出來幾個具備戰略眼光的人才,再加上日本陸軍滿腦子都是萬歲沖鋒,哪能培養出來人才就有鬼瞭。而牟田口廉也就更別提瞭,他這個人屬於典型的脫離實際的人,人生裡大多數時間都是做參謀,出謀劃策談不上,誇誇其談倒是可以。而且他還有一種典型的,日本陸軍參謀特有的傲慢,這就未免讓人更討厭他瞭。

雖然說他當過日本駐法國大使館的武官,但顯然這個經歷顯然對他沒什麼大用途,並沒有起到讓他開拓眼界的效果。他回來之後破天荒的開始作為聯隊長,直接指揮一支部隊。雖然因為他也有那麼一些功績,並因此晉升為少將,還得到瞭日本天皇發的一枚勛章,稍後又被調去做瞭第四軍的參謀長。可是如果不出意料的話,牟田口廉也應該會這麼混一輩子,畢竟他這參謀長是很難轉正為軍事主官的。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可因為日軍在1941年末打響瞭太平洋戰爭,所以這位牟田口廉也就因為他的“赫赫戰功”被調去做瞭南方軍的第18師團的師團長,與近衛師團和第5師團一起參加新加坡戰役。在整個戰役裡,第18師團的主要任務可能就是跟在第5師團後面打醬油。不過因為新加坡的英軍都有一顆法國人的心,所以日軍輕易奪取瞭新加坡,牟田口廉也就因此混瞭一份戰功。也因為這份戰功的作用,他在1943年5月成為瞭日本陸軍第15軍的司令,軍銜也成為瞭中將。

二、成吉思汗戰術

但很可惜的是,這牟田口廉也當司令的時間點不太好,1943年已經是盟軍在太平洋和東南亞反攻的時候瞭。但這位可不是個安分的主,當即制訂瞭一個從緬甸進攻印度的英帕爾邦的計劃,希望由此粉碎英軍的反攻基地。可是如果要實施這個計劃,那麼部隊就得橫渡緬甸西北部的欽敦江,然後才能對英軍發起攻擊。整個進攻路線又臭又長,大部分區域還在叢林裡或是山裡,哪裡是個人能走的地方呢?於是第15軍的軍官們大多反對這個計劃,都認為這計劃絕對是讓他們去送死的。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可是牟田口廉也卻堅信自己的計劃是完美無缺的,他堅定的認為部隊進攻並不是個問題。至於後勤嘛,很簡單嘛,讓部隊多多準備水牛和羊,這些牲口不僅可以馱運20天的作戰物資,還能夠在必要時擔任食物來源。而子彈不足也不是問題,在他眼裡英國人都是膽小鬼,組成英印師的印度人也不足為懼。見到敵人的話隻需對天鳴槍三次,英印之兵必然膽寒,很快就會跪地投降的。種種奇葩言論,可以說是腦洞大開都想不出來。他本人到是自我感覺良好,聲稱這是“成吉思汗戰術”。

按說隻有腦袋正常的人,都不會認為這個計劃可以實施。但可能是日軍大本營已經豬油蒙瞭心,最後竟然同意瞭他這個計劃。於是乎在1944年3月8日,日本陸軍第15軍的三個師團和所謂“自由印度”的“印度國民軍”,共計九萬餘人的大軍浩浩蕩蕩的發動瞭進攻。而且牟田口廉也還真的準備瞭12000匹馱馬、30000頭水牛、1000頭大象、外加山羊和綿羊10000隻。就這還是下面的軍官拼死勸阻,否則他能把猴子也充進軍隊裡做搬運工人去。就這麼一個胡鬧的進攻,也算得上是舉世罕見瞭。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而第15軍的官兵們也是自認生還無望,各個臊眉耷眼的,知道的是把他們當做出征,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出殯呢。第31師團的師團長佐藤幸德就說的更直接瞭,他在部隊渡過欽敦江之前,對自己的士兵們表示:“隻要沒有奇跡發生的話,大傢的生命就會在這次戰役裡失去瞭……不過,大傢不是英勇戰死的,而是在饑餓之中,痛苦的餓死在山裡,請大傢做好心理準備吧!”出征前說這麼不吉利的話,考慮到日軍十分迷信,那麼估計這佐藤幸德都是絕望瞭啊。

三、鬼畜牟田口

事實也正如佐藤幸德在戰前說的一樣,進攻部隊很快就陷入到瞭可怕的饑餓之中。牟田口廉也說的“成吉思汗戰術”完全不管用,盟軍飛機一來轟炸,這些牛羊和大象就四散而逃,不少物資就這麼丟掉瞭。而且因為牛羊吃不到足夠的草料,隻能啃野草充饑,所以很快這些牛羊也生病倒下瞭,士兵吃瞭這些病牛病羊之後,也紛紛患病倒下。至於和英軍的戰鬥也沒好哪去,雖然這裡的英軍主力都是英印師裡的印度人,但是你架不住人傢補給足夠啊,所以日軍打到5月末之後,反倒是先扛不住瞭。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此時日本陸軍第15軍下屬的三個師團都已經是彈盡糧絕瞭,可是給牟田口廉也打電報求支援,換來的是牟田口廉也的痛罵:“混蛋!我們日本人自古就是食草民族,你們現在被叢林包圍,怎麼可能會缺糧食?!”得瞭,感情在牟田口廉也眼裡,日本人就是吃草根樹葉長大的。第31師團長佐藤幸德徹底絕望瞭,因為在他的眼前不僅英軍的補給被空運來,連補充兵員都空運來瞭。再看看他自己的部隊,差不多是滿地餓殍啊,士兵們如果不是餓的爬不起來瞭,那就一定是被瘧疾折磨的夠嗆。

第31師團如今饑腸轆轆,隔壁的第15師團和第33師團也沒好哪去,基本都是餓的暈頭轉向的。而牟田口廉也一樣也不許他們撤退,還認為他們不配做日本陸軍的一員,難道沒有糧食就不能進攻瞭嗎?此時的牟田口廉也已經徹底失心瘋瞭,他堅稱如果這次戰役不能讓他成為陸軍大將,那他就絕對不會撤軍的。可現在的情況是,前線三個師團的士兵已經都快要餓死瞭。三名師團長必須在抗命而保全官兵,或是不抗命而全員餓死之間選擇。

日本最奇葩的將軍,能坑死己方數萬大軍,人送諢號鬼畜牟田口

最後佐藤幸德率先在6月2日選擇撤退,緊接著第15師團的師團長山內正文和第33師團的師團長柳田元三都先後下令部隊撤退。可饒是如此日軍也是損失慘重,其中戰死者約有32000人,但是餓死的卻有足足46000人。一個月多月後,成功逃回來的人也就隻有萬餘人左右。而牟田口廉也本人則對此十分不滿,還特意開瞭一個會,對著那些撤回來的軍官長篇大論,最後竟有許多軍官因為營養不良而暈厥過去。而牟田口廉也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最後被日軍大本營給撤瞭職務,一腳踹進預備役裡去瞭。

結語

經此一戰,牟田口廉也成瞭日軍士兵心裡最可怕的存在,紛紛將其稱為“鬼畜牟田口”,認為他是比盟軍還可怕。牟田口廉也本人還在英帕爾戰役失敗後,假裝要切腹自殺,但是因為沒有部下勸阻他而作罷。值得一提的是,戰後他被盟軍逮捕,但是卻沒有起訴他,估計是因為他在英帕爾戰役裡的所作所為幫瞭盟軍導致的。後來牟田口廉也為瞭證明自己沒有做錯,把餘生時間都用來解釋他在英帕爾戰役裡的決定瞭,甚至去世前還讓孩子在他的葬禮上發辯解用的小冊子,也算是一大奇聞瞭。

參考文獻:《陸戰史集》

《Burma: The longest War》

《Forgotten Armies: Britain’s Asian Empire and the War with Japan》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